首輔嬌娘 第89章 上藥(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89章 上藥



    顧侯爺開始下令徹查姚氏中毒一事。

    據兩位小丫鬟交代,藥是方嬤嬤熬的,也是方嬤嬤送來的,她倆被方嬤嬤派去給顧瑾瑜送東西,之後的事便什麼也不清楚了。

    “把方嬤嬤叫來!”顧侯爺冷聲吩咐。

    不一會兒,便有下人來報︰“回侯爺,方嬤嬤不見了!”

    顧侯爺的大掌倏地捏成了拳頭。

    很快,他想起了方嬤嬤在府中還有個佷媳︰“那個叫翠翠的丫鬟呢?把她給本侯帶過來!”

    “是!”下人領命去了。

    方嬤嬤為了不引人注意,並未帶走翠翠。

    等翠翠意識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時,連忙收拾包袱走人,可惜終究晚了一步,讓山莊的侍衛逮住了。

    等她被帶到顧侯爺跟前,才知姚氏竟然中毒了。

    下毒的人是誰用腳趾頭也能猜到是方嬤嬤了。

    翠翠撲通跪在地上,瑟瑟發抖道︰“侯爺饒命啊!不是奴婢干的!奴婢什麼也不知道!奴婢是冤枉的!”

    顧侯爺道︰“冤枉?那本侯問你,夫人究竟是怎麼暈倒的?”

    翠翠支支吾吾道︰“是……是……”

    顧侯爺譏諷道︰“好,留著這條舌頭沒用,那不如拔了它!”

    翠翠身軀一震︰“奴婢說!奴婢什麼都說!是方嬤嬤……方嬤嬤讓奴婢干的!她讓奴婢把偷听到的消息故意說給夫人听!”

    顧侯爺心一緊︰“你都說了什麼?”

    翠翠害怕道︰“就……就說了……小姐不是親生的……是抱錯了……”

    “混賬東西!”顧侯爺氣得一把摔碎了手邊的茶盞!

    翠翠整個人匍匐在茶盞的碎片上,手都流了血,卻半分不敢動彈︰“老爺饒命……是方嬤嬤逼奴婢的……”

    顧侯爺是擔心會這樣,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告訴姚氏真相,他寧願一輩子不要認回那個孩子,也不希望姚氏有一點兒閃失!

    可他小心翼翼,倒是讓兩個賤婢把真相捅了出去!

    他厲聲道︰“夫人待她不薄!她為什麼這麼做?”

    翠翠抽泣道︰“奴婢不清楚……嬸娘……不是……是方嬤嬤……她讓奴婢做事……從來不許奴婢問緣由……奴婢也不知道她為何要陷害夫人……奴婢要是不听她的話,她就讓她佷兒打死奴婢!侯爺明鑒啊,奴婢說的都是真的!”

    “呵,你听她的話倒是比听本侯與夫人的還多,怎麼?她的話是聖旨?”顧侯爺到了這個份兒上,又怎會看不出翠翠的話半真半假。

    方嬤嬤指使她是真,可她浪子野心更是真,不是她貪圖方嬤嬤許給她的好處,怎會替方嬤嬤賣命?

    她這兒應當是問不出什麼了,顧侯爺厭惡地擺擺手︰“拖下去,亂棍打死。”

    “侯爺饒命啊!侯爺饒——”

    侍衛沒給她求饒的機會,直接拿抹布堵了她的嘴,將她蠻橫地拖下去行刑了。

    山莊的侍衛兵分四路去抓捕方嬤嬤,天黑時總算找到了方嬤嬤的蹤跡,只可惜方嬤嬤已經在一棵大樹上自縊了。

    “死了?”書房中,顧侯爺冷下臉來。

    黃忠是武夫,勾心斗角他缺根筋,可要說驗人尸體,他是在死人堆里呆過的,見過死狀無數,哪里會看不出方嬤嬤是咽氣之後才被人掛在樹上的?

    顧侯爺神色凝重︰“這麼說……她是讓人滅口了?”

    滅口不滅口的黃忠不敢妄言,但他確定方嬤嬤是他殺。

    顧侯爺沉默了許久︰“本侯知道了,這些日子你加強山莊的戒備,夫人身邊除了房嬤嬤,其余人全部打發掉。”

    “是!”

    顧侯爺去了姚氏的屋。

    房嬤嬤帶病守在屋內,氣色不大好。

    顧侯爺對她道︰“你去歇著吧,今晚不必過來了。”

    房嬤嬤卻並未立刻退下,而是頓了頓,斗膽開口︰“侯爺,您一定要帶夫人回京嗎?”

    “怎麼了?”顧侯爺問。

    房嬤嬤語重心長道︰“奴婢知道侯府寵愛夫人,可整個侯府除了侯爺,只怕沒人歡迎夫人回去。”

    顧侯爺捏緊了拳頭︰“她是本侯的妻子,本侯自會護她周全,用不著你擔心!”

    “侯爺……”

    顧侯爺雙目如炬︰“本侯不會再讓她出任何事!”

    房嬤嬤沒再反駁,沖顧侯爺欠了欠身︰“奴婢告退。”

    顧侯爺封鎖了姚氏院子的消息,沒讓顧琰與顧瑾瑜知情。

    一個時辰後,姚氏悠悠轉醒。

    顧侯爺坐在床邊,握住她的手,輕聲問︰“你醒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姚氏虛弱搖頭,定定地看著他︰“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事已至此,顧侯爺也沒什麼可隱瞞的了,他緊了緊握著她的手,深吸一口氣道︰“她方才來過,就在這里。”

    姚氏再次激動了起來。

    顧侯爺恐她又暈了過去,忙扶住她雙肩道︰“你先別激動,听我把話說完。她很好,我已經找到她了,等你把病養好了,我就帶你去見她。”

    姚氏不假思索道︰“我好了!”

    顧侯爺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今天天色太晚了,你過去也是打攪她歇息,明早,我答應你。”

    姚氏這才重新躺了回去。

    她不解地看著他︰“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顧侯爺沉默。

    姚氏眉心一蹙︰“你是不是不想認回那孩子?”

    顧侯爺給她嚇得小心肝兒一陣亂顫,巨大的求生欲讓他在坦白與撒謊之間果斷做出了決定︰“沒有的事!你不要多想!她是我的親骨肉,我怎麼可能不想認回她?只是……已經錯了一次,我不想再錯第二次。”

    顧侯爺將藥引的事與姚氏說了。

    “……我是想等拿到她的血,與琰兒的融合過後才告訴你。不過琰兒與她相處得極好,我想,如果不是血脈相連,琰兒不會那麼喜歡她。”

    姚氏神色一怔︰“琰兒也見過她了?”

    顧侯爺緩緩點頭︰“……是,她就是回春堂的那個小藥童。”

    “有她的畫像嗎?”姚氏迫不及待想看女兒的樣子了。

    顧侯爺遲疑︰“這……”

    “求你了,侯爺。”姚氏第一次哀求他。

    就為了一個臭丫頭的畫像,顧侯爺心里不是滋味兒。

    但顧侯爺還是硬著頭皮去畫了,他似乎永遠都無法拒絕姚氏。

    只不過,當姚氏滿懷激動地打開畫卷時,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你畫的都是什麼?”

    圈圈叉叉圈圈叉?!

    這張圓不圓方不方的大餅是臉嗎?

    兩顆不對稱的小綠豆是眼楮嗎?

    鼻孔是懟到天上去了嗎?

    還有嘴巴也是個歪的!

    顧侯爺尷尬地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道︰“是她長得丑。”

    絕不承認是自己畫得丑!

    才華橫溢的顧侯爺一直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的書法與作畫稀爛,外人只道顧侯爺的墨寶求不到,卻不知是他壓根兒不敢讓人看到。

    “你才丑!”姚氏將畫扔回了他懷里,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顧侯爺一眼就猜出她想做什麼,雲淡風輕道︰“你是要去找琰兒要畫像麼?呵呵呵,他畫得還不如我。”

    很想打死他的姚氏︰“……”

    姚氏最終還是得到了女兒的畫像。

    是顧瑾瑜畫的。

    顧侯爺沒告訴顧瑾瑜真相,只讓她把小藥童的樣子畫出來,顧瑾瑜畫功了得,在全京城的貴女中至少能排進前三。

    顧侯爺將畫像拿到姚氏跟前。

    當姚氏看清畫像上的小姑娘時,神色驀地怔住了。

    如今天黑得晚,顧嬌回到村子時日頭還沒下山,村子里炊煙裊裊,菜香四溢,一片鄉間的煙火氣。

    顧家最近很安靜。

    听說顧老爺子的里正之位丟了,顧家的幾十畝佃田也被收走了,那些佃田本是上頭撥給顧家種的,說是佃田,然每年的租子卻不過百余斤而已,與白送沒什麼差別。

    這既是沾了顧老爺子的光,也是沾了顧大順的光。

    然而眼下,統統沒了。

    顧家的日子變得捉襟見肘起來。

    听說顧大順的束修都快要交不上了。

    不過這與顧嬌沒有任何干系,顧嬌才懶得搭理他們。

    顧嬌的後背有些火辣辣的疼痛,她沒太在意,去灶屋做了晚飯。

    小淨空蹲在後院喂小雞,喂到一半,他抓著一只小黃雞走了過來︰“嬌嬌,嬌嬌,小七它不吃東西!它是不是生病了?”

    “早說了你不會養雞,看吧,你要把它養死了。”

    是蕭六郎戲謔的聲音。

    小淨空生氣地扭過頭來,叉腰跺腳︰“我沒有!小七不會死!我有好好養它!”

    “給我看看。”顧嬌伸出手。

    小淨空委屈巴巴地將小七放在了顧嬌的手心。

    他嘴上說著自信的話,眼眶卻有些紅了。

    看得出小家伙是真的擔心小七會被他自己養死。

    顧嬌摸了摸小雞的肚子,笑道︰“它吃飽了,吃不下了。”

    “啊?”小淨空睜大黑溜溜的眼楮看著小雞,撓撓頭,一臉幽怨地問道,“小七,你是不是又搶食了?”

    小雞︰“嘰!”

    小淨空拿回小雞,沖壞姐夫做了個生氣的大鬼臉,噠噠噠地將小七放回雞籠了。

    蕭六郎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目光轉而落在顧嬌的臉上,發現她臉色比平日里蒼白。

    “飯好了,吃飯吧。”顧嬌說。

    蕭六郎頓了頓︰“好。”

    晚飯時,顧嬌胃口不大好。

    小淨空抱著碗筷問她︰“嬌嬌,你也吃飽了嗎?”

    蕭六郎神色復雜地看了她一眼。

    老太太也看了看她。

    顧小順亦抬起頭來,愕然道︰“姐,你的臉色這麼難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小淨空放下碗筷,爬起來站在凳子上︰“胡說!嬌嬌才不會生病!”

    “我沒生病。”

    確實沒生病,應當是受了點傷。

    疼是疼的,只不過這種疼痛她前世早習慣了,她根本沒放在心上。她忘了這副身體本身的底子夠嗆,又哪里挨得住一個武將的一鞭?

    夜里,顧嬌的情況越發惡化。

    黑漆漆的夜空電閃雷鳴,將屋子照得忽明忽暗。

    床鋪上小淨空趴在他的小枕頭上,睡得口水橫流。

    蕭六郎睜開眼,望了望門口的方向,猶豫了一會兒坐起身來,先給小淨空拉上被他踢翻的被子,隨後披上衣衫去了顧嬌的屋。

    顧嬌從前是鎖門的,自打有一次小淨空半夜被噩夢驚醒,抱著枕頭來找她卻推不開門,嚇哭了好久。

    那之後,顧嬌就不鎖門了。

    蕭六郎推開虛掩的房門,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蕭六郎眉頭一皺,頓了頓,還是邁步進了屋。

    “顧……顧嬌。”

    他叫了她一聲沒反應,于是來到床前。

    他探出手,摸了摸顧嬌的額頭,一片滾燙!

    又一道閃電驚起,將屋子照得亮若白晝,蕭六郎看見了椅子上的血衣。

    他的臉色變了變,將血衣拿起,隨後就發現那是一件小衣。

    算不上柔軟的廉價料子,曾磨礪在她嬌嫩的肌膚上,血腥氣的遮掩散發出一股似有還無的少女幽香。

    蕭六郎紅著耳根看清了血跡的位置,確定顧嬌是傷在背部,他深吸一口氣,打算將顧嬌翻過來,然後去請個郎中過來。

    他的手剛靠近顧嬌,便被顧嬌的冰涼的小手抓住了。

    她拽拽地說道︰“大半夜不睡覺,想佔我便宜啊。”

    蕭六郎一陣尷尬,解釋道︰“不是,我是……”

    “不許佔太多。”顧嬌含糊不清地說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所以……是夢話嗎?

    蕭六郎呼吸微促,冷汗都滲了出來。

    然而這並不是最可怕的。

    他不經意地扭頭,又一道閃電驚起,在門口照出了老太太陰森森的小身影。

    他汗毛都豎起來了!

    老太太面無表情地進屋,將一瓶金瘡藥放在顧嬌的桌上。

    蕭六郎的後衫濕透了。

    他說不清自己是害怕多一點,還是心虛多一點。

    畢竟,他的手還按在她胸口,雖然是被她拉過去的,可怎麼看都像是他主動的。

    “姑婆你別誤會……”

    “不是兩口子嗎?有毛好誤會的?”

    老太太放下金瘡藥,鼻子一哼出去了。

    真是的!

    月黑風高!

    還不快給她整個小重孫!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