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87章 揭穿(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87章 揭穿



    似乎是男人的讀書聲,斷斷續續,每次到了同一個地方就會卡殼,然後又從頭念起。

    小淨空的強迫癥有些受不了了,他溜著小雞噠噠噠地走過去,在顧家外的一棵大樹下看見了眉頭緊鎖的顧大順。

    小淨空是認識顧大順的,只是沒和顧大順說過話,他不明白顧大順為什麼不在家里念書,要跑到樹下來念。

    家人正為茶葉與老母雞的事吵得不可開交,二房怪大房出了餿主意,大房怪二房的顧小順搞砸了事情……

    顧大順無法集中精力于是來樹下躲清靜,沒想到念著念著竟發現自己有幾個字不會。

    “躲!這個字念躲!”小淨空站在他背後,看著他書上的字說。

    突然起來的小奶音讓顧大順嚇了一跳,他轉頭,詫異地看向小淨空。

    小淨空來村子這麼久了,他听過也遠遠見過,只是沒交流過。

    小淨空見他發懵,以為他沒明白,又念了一次︰“剩 敉 閆鵠吹畝悖 br />
    顧大順才不會信一個三歲孩子,淡淡撇過臉︰“不懂別瞎說。”

    小淨空叉腰︰“我沒瞎說!我學過!”

    顧大順道︰“你怎麼可能學過?”

    小淨空道︰“《金剛薩市鬧洹罰 以緇岊沉耍 br />
    顧大順將信將疑地看了他一眼,指著另外一個字道︰“這個呢?”

    “耨!‘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般若波羅蜜心經》!”他小嘴叭叭叭,一口氣說下來,流暢得連一個小停頓都沒有。

    顧大順就算不懂佛經,也明白這麼難的句子不可能是一個三歲半的孩子隨口編出來的。

    所以他是真會。

    之後顧大順又指給小淨空幾個字,有自己會的,也有自己不會的,沒想到小淨空全部都認識,還能準確地說出出處。

    小淨空痛心疾首地看向顧大順︰“你怎麼念書的?听說你是個秀才,秀才都這麼差勁的嗎?”

    小淨空突然想起壞姐夫也剛剛考上秀才,不會也這麼差吧?

    那要怎麼養家呀?

    能支撐到自己長大嗎?

    操心家里難以為繼的小淨空突然沒了溜小雞的心情,將小一到小七統統帶回了家。

    他將小雞放回雞籠後,即刻去了西屋。

    他現在還不大會寫字,主要是力道小,抓不住毛筆,但他有經書。

    他從自己的小箱子里翻出幾本經書,來到蕭六郎的面前,隨手翻開一頁,指著上頭的一個生僻字道︰“這個怎麼念?”

    蕭六郎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念了出來。

    小淨空嚴肅地皺著眉頭,暗暗點頭。

    沒念錯。

    小淨空又指了一個字,正是方才顧大順不會的第一個字。

    蕭六郎輕而易舉地念了出來。

    “嗯。”小淨空還算滿意。

    之後他又陸陸續續考了蕭六郎許多字,每一個蕭六郎都說對了。

    他又考了蕭六郎釋義,蕭六郎解釋得與師父差不多,甚至比師父更言簡通透。

    嗯,看來壞姐夫有好好念書,小淨空總算是稍稍放下心來。

    蕭六郎哪里知道他的小九九?還當他是突然想認字了。

    鎮上的孩子七歲開蒙,但小和尚比尋常孩子聰明,又在寺廟有過一點基礎,或許早些送去蒙學也可以。

    省得一天到晚粘著顧嬌。

    蕭六郎暗暗把小和尚開蒙的事記在了心上。

    --

    另一邊,顧侯爺的傷勢基本痊愈了。

    他沒說自己是被親閨女一腳飛成這樣的,只說是不小心摔的,下人們被迫都信了。

    黃忠這邊收到了京城來的家書。

    顧侯爺看過家書後,眉頭漸漸擰成了川字。

    黃忠問道︰“怎麼了侯爺?是侯府出什麼事了嗎?”

    顧侯爺嘆氣︰“侯府沒事,是淑妃的信。”

    黃忠納悶道︰“淑妃娘娘?她有事召見您?”

    顧侯爺無奈地將信件折回信封︰“她生辰快到了,瑾瑜的生辰與她同月,她問我何時帶瑾瑜回京,今年是瑾瑜的及笄禮,讓我千萬不要忘了。”

    黃忠感慨︰“是啊,一轉眼,小姐都要十五了。”

    顧侯爺道︰“還差半年呢。”

    龍鳳胎是十月的生辰。

    黃忠笑了笑︰“淑妃娘娘一定是惦記小姐了。”

    淑妃是顧侯爺的親妹妹,與前侯夫人的關系極好,待姚氏這個繼室不怎麼熱絡,對顧琰也不冷不熱,唯獨顧瑾瑜憑借一身才華獲得了她的寵愛。

    顧侯爺頭疼。

    他現在還不能回京,而且就算回,他也要帶上姚氏與顧琰一起。

    畢竟是瑾瑜的及笄禮,怎麼能沒有親娘陪在身邊呢?

    況且他瞧著顧琰的病情有了很大好轉,可以跟著回京了。

    “那……小姐呢?”黃忠指的是顧嬌。

    “當然一並帶走了。”顧侯爺說。

    這麼果斷?您是欠虐麼?

    黃忠愣了愣︰“不滴血驗親了?”

    顧侯爺炸毛道︰“那也得拿得著啊!你去拿?”

    黃忠縮了縮脖子︰“屬下不敢。”

    顧侯爺蹙眉道︰“琰兒這麼親近她,不會有錯的。至于說藥引,回春堂的藥暫時有效,藥引遲些日子也無妨。只是……”

    “只是什麼?”黃忠問。

    顧侯爺沉吟片刻,道︰“那孩子在鄉野長大,一身陋習,言行舉止半分女兒家的儀態也沒有,回了京城勢必惹人詬病。回去之前,得找人好好教教她。”

    黃忠的眼珠子轉了轉︰“您……是不是跳過了什麼關鍵的步驟?比如……小姐可能自個兒不樂意?”

    顧侯爺撢了撢寬袖︰“哼!這種事有她不樂意的余地嗎?本侯是她親爹!管她信不信,本侯真要帶她走,她還能反了不成?”

    黃忠撇撇嘴兒,那是誰被小姐掛在樹上的嘛?

    顧侯爺不是打腫臉充胖子,他這會兒最擔心的還真不是顧嬌,而是姚氏。

    他不知如何向姚氏開口,才能將對姚氏的刺激降到最低。

    “夫人呢?”顧侯爺問。

    黃忠回憶道︰“好像是在溫泉外的牡丹園,屬下方才路過那里時看見夫人了。”

    姚氏的確是在牡丹園。

    顧瑾瑜的牡丹被弄壞之後,顧侯爺又讓人快馬加鞭運來了好幾株,並闢了個新的院子給顧瑾瑜做牡丹園。

    這也算是對顧瑾瑜失去了丫鬟玉茹的補償。

    顧瑾瑜與姚氏坐在牡丹園中央下棋︰“娘,到您了。”

    姚氏出神。

    顧瑾瑜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娘,娘!”

    姚氏回神,抱歉地笑了笑︰“到娘了嗎?娘來看看怎麼走。”

    顧瑾瑜拿過她剛夾起的棋子,溫聲道︰“下了許久了,您一定累了,不如歇會兒,吃點東西吧。”

    “嗯。”姚氏點頭,讓丫鬟把棋盤撤了,把一盤現切的瓜果以及一盒她親手做的桂花糕拿過來。

    顧瑾瑜吃了點瓜果,也嘗了一小口桂花糕。

    姚氏看得出她不怎麼想吃,究其緣故,是瑾瑜的親姑姑淑妃曾說過點心吃多了會發胖。

    瑾瑜從那之後便不大踫甜膩的東西了。

    “娘,您最近氣色不錯。”顧瑾瑜笑著對姚氏說。

    姚氏摸了摸臉頰。

    是啊,用了顧姑娘的藥後,她感覺整個人輕松多了,能吃能睡,也不再那麼容易情緒低落。

    唯一費解的就是她最近總惦記顧姑娘,方才走神也是想起了她。

    和女兒下棋,實在不該如此心不在焉。

    “娘,您稍等!”顧瑾瑜放下手中的點心,邁步去附近的廂房拿了件氅衣披在姚氏的身上,“風大,當心著涼。”

    女兒是體貼的,只是女兒的這份體貼,姚氏受之有愧。

    沒人知道,她心里其實一直有個秘密。

    她曾經無比厭惡瑾瑜。

    她從在月子里就喜歡顧琰多過瑾瑜,她看著那個襁褓中的孩子,總有一種無法親近的感覺。

    這樣到了他們三歲那年,顧琰將一碗湯藥潑在了瑾瑜的身上,瑾瑜約莫是氣壞了,沖過來便將顧琰撲在了地上,並死死地騎在顧琰的身上。

    顧琰被壓得喘不過氣。

    她發現後,走過來粗魯地將瑾瑜拽開,並反手給了她一巴掌!

    是顧琰先動的手,瑾瑜反擊也正常,何況都只是三歲孩子。

    她作為母親,將兩個孩子分開就好,犯不著動手打她。

    她至今都記得瑾瑜詫異與受傷的眼神。

    瑾瑜哭著喊娘,她卻非得不心疼,反而有一股沖動將她丟下!

    這件事過去這麼久,兩個孩子都沒了當時的記憶,她也終于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尋回了對女兒的感情。

    只是每每想起這件事,她都感覺自己不配做母親。

    所有人都認為她的心病是來自她與侯爺的關系、來自世人的詬病。

    其實不是。

    她只要想到自己作為母親,居然能不愛自己的孩子,甚至想過拋棄自己的孩子,她就沒辦法原諒自己。

    瑾瑜是一個完美的孩子。

    就算自己曾經那樣傷害過她,她也依舊敬重自己,並且無限包容總是在欺負她的弟弟。

    “娘,您怎麼哭了?”顧瑾瑜發現了姚氏的淚水。

    姚氏抹了淚,苦笑道︰“你會不會覺得娘這些年……對你不夠好?”

    顧瑾瑜握住姚氏的手,鄭重道︰“怎麼會?娘對我很好,和爹爹還有祖母一樣,你們和弟弟都是女兒在世上最親近的人,女兒會一輩子愛重你們。”

    回去的路上,顧瑾瑜被丫鬟叫走了,又一盆牡丹到了,她得去驗貨。

    姚氏一個人走回院子,沒讓丫鬟們跟著。

    路過一座假山時,姚氏听到了爭吵的聲音。

    “你不要命了?這種事也能胡說?當心被人听見告到侯爺與夫人那里,要了你的小命!”

    “嬸娘,我沒胡說!我親耳听到的!”

    姚氏認出了二人的聲音,一個是她院子的方嬤嬤,另一個是方嬤嬤的表佷女兒翠翠。

    翠翠在顧侯爺的書房外做灑掃。

    談話聲還在繼續,姚氏停下了步子。

    “你怕不是听錯了!”方嬤嬤呵斥。

    翠翠大聲道︰“我沒听錯!侯爺就是這麼說的!咱們小姐抱錯了!她不是侯爺與夫人親生的!”

    姚氏只覺當頭一棒,愣愣出聲道︰“你說什麼?誰抱錯了?”

    “夫人?”翠翠與方嬤嬤扭過頭,齊齊一怔。

    姚氏怔怔地來到翠翠面前︰“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什麼抱錯?什麼不是親生的?”

    方嬤嬤忙道︰“夫人你別听她胡說……”

    姚氏厲喝道︰“你給我閉嘴!”

    姚氏是個溫柔的性子,可兔子逼急了也有咬人的時候。

    翠翠低下頭,支支吾吾道︰“小……小姐抱錯了,她不是您和侯爺的女兒,真正的小姐流落民間,在一個村子里長大,又丑又傻,時常被人欺負,侯爺找到她時,她……”

    後面的話姚氏就沒听到了,她只感覺兩眼一黑,一陣天旋地轉。

    之後她雙眼一閉,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