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86章 遛雞(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86章 遛雞



    老太太看一眼顧嬌,又看一眼蕭六郎,眼神迷之意味深長。

    感覺自己不久就要抱小重孫孫!

    顧嬌無縫切換問起了馮林。

    蕭六郎也答得一本正經︰“他回書院了,去府城一個月,耽擱了不少課。”

    這次多虧了馮林,他的好,顧嬌記下了。

    二人說話間,幾只嫩黃色的小雞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蕭六郎這才發現,自己離家月余,家里竟然開始養雞了。

    顧嬌對養雞不感冒,是小淨空偶爾看見隔壁家的小雞崽,喜歡得不行,問顧嬌他可不可以養幾只。

    顧嬌說可以養,但有個條件,他必須自己照顧小雞,喂食喂水、清掃雞糞都不能假手于人。

    為了讓小淨空明白養雞的難度,顧嬌讓他先去薛凝香家喂了兩天雞,不僅有萌萌噠的小雞崽,還有已經發育成熟不再可愛的老母雞和大公雞。

    且顧嬌告訴他,所有現在看著可愛的小雞崽,有一天都會長成老母雞和大公雞。

    結果這都勸退不了他,顧嬌只能讓他養了。

    他養了七只,每一只都肥嘟嘟的。

    他還給它們取了名字,從一到七,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辨認它們的。

    蕭六郎給老太太帶了平城特產——糖漬楊梅干,這個時節楊梅剛結果,果子不大,酸味很濃,但這種楊梅最適合糖漬,酸甜的口感吃起來不會膩。

    蕭六郎帶了兩罐,一罐是去了核的,一罐是有核的。

    別看只是兩罐吃食,但這是平城最有名的一家糖漬楊梅干,又恰逢考試學生多,每天幾乎一出來便被一搶而光了。

    蕭六郎是半夜去排隊的,在冷風里瑟縮了許久。

    老太太扒拉了一個無核的楊梅干給狗蛋。

    狗蛋吸溜得口水橫流。

    顧小順還沒放學,蕭六郎給他也帶了東西,是一整套做木雕的工具,特別齊全。

    昭國對鐵的管制極嚴,一般人很難買到如此精細齊全的鐵具,蕭六郎是訛了羅太守才買到的。

    眼看著蕭六郎的包袱癟了下去。

    小淨空遛著小雞,臉上渾不在意,卻時不時往蕭六郎拎著的包袱里上瞥一眼。

    顧嬌捕捉到了他的小異樣,問道︰“淨空是不是也很期待自己的禮物?”

    “我才沒有!”小淨空傲嬌地撇過頭去。

    壞姐夫是不會給他買禮物的!

    蕭六郎將小家伙的別扭盡收眼底,本來倆人的關系就夠嗆,又分別了一個多月,如今連生疏都算不上了。

    蕭六郎從包袱里拿了一套孔明鎖出來︰“不要就算了,我送給狗蛋。”

    “不行!”小淨空一下從椅子上蹦下來,將孔明鎖搶在懷里,“他、他小!他玩不了!”

    狗蛋茫然地看著小哥哥,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是顧嬌的。

    那是一個十分精致的錦盒,只瞧盒子便感覺其價值不菲。

    顧嬌暗道比劃了一下錦盒的長度。

    是簪子麼?

    這麼貴的盒子,至少是根銀簪吧。

    銀簪在鄉下可不多見,一般都是木簪,豪橫一點的就是銅簪。銀簪只有條件很好的人家才能買,而且只有在很重要的日子才舍得佩戴。

    當然最重要的是,如果一個男人送女人簪子,那就代表了某種不可言說的意思!

    顧嬌滿臉都寫著我好喜歡我好喜歡我好喜歡!

    吧嗒。

    蕭六郎將錦盒打開了。

    卻不是什麼簪子,而是一支毛筆!

    顧嬌當場傻眼。

    蕭六郎道︰“你的字總是練不好,除了握筆姿勢不對,與毛筆也有關系。這是平城一位名匠所制的狼毫筆,很適合你的力道。”

    他一本正經地介紹,顧嬌卻整個人都不大好了。

    簪子它是燙手嗎?

    為毛要給她送支筆?

    這好比是給一個滿心只想氪金游戲的學生送了一套考試真題,她能拒絕嗎?!

    看著顧嬌強忍住抓狂的小樣子,老太太笑得肚子都疼了!

    ——有一種需要,叫六郎認為你需要。

    顧嬌抱著懷里的狼毫筆,小臉黑成了炭。

    隨後蕭六郎又遞給她一塊銅對牌,上面刻著周記錢莊。

    “家用我存在錢莊了,你需要就自己去取。”

    蕭六郎沒說具體數額,顧嬌也沒問,她還沉浸在被送了一支毛筆的暴走情緒中。

    顧嬌不知道的是,這支狼毫筆比其余幾人的禮物加起來還要貴,不是銀子這等俗物能買到的。

    顧嬌倒也沒暴走太久,她還記得正事。

    臨行前,顧嬌叮囑過馮林,務必盯著蕭六郎每日練習走路,現在她要驗收成果!

    顧嬌和蕭六郎去了西屋,看了他的腳踝。

    手術的傷口已經淡到幾乎看不見了,顧嬌探出手捏了捏︰“還疼嗎?”

    蕭六郎搖頭︰“不疼了。”

    “一點也不疼?”顧嬌抬頭看他。

    他點頭︰“嗯。”

    顧嬌又捏了捏他的腿肚子,手感不錯,看來馮林沒有偷懶。

    曾經弱化的肌理在復健了近四個月後已經基本恢復,也就是說,蕭六郎也不存在腿腳無力的狀況了。

    他至今仍沒丟掉拐杖,最大的問題可能來自于他的心理。

    顧嬌在前世見過不少類似的案例,有的是因為害怕二次受傷,自我保護過度,不過這種多半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淡忘並好轉。

    另一種的情況則比較復雜。

    患者有心結。

    打不開那個心結,他就會一直活在傷病的狀態里,以此來懲罰自己,或逃避什麼事情。

    顧嬌思量的空檔,蕭六郎已經放下褲腿,杵著拐杖出去了。

    顧嬌望著他清冷而孤單的背影,不由心生疑惑,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

    蕭六郎考上秀才的事很快在十里八鄉傳遍了,作為村里的大戶顧家當然也听說了消息。

    他們真是做夢都沒料到蕭六郎能連考兩個案首,還最終考上了廩生。

    明明連天香書院都差點考不上的學渣,怎麼和大順一樣考上廩生了?

    而且同為廩生,蕭六郎的顯然更有含金量一些,否則也不會發給蕭六郎的大米比發給顧大順的大米要好上許多了?

    “兩個案首呢,只差一個就小三元了。”飯桌上,顧長陸不無羨慕地說。

    他是生來不願讀書嗎?

    不是。

    只不過他讀不進去,後面他有了兩個兒子,指望他們讀進去,可願意讀的家里供不起,免費入學的又是顧小順那個不爭氣。

    顧家人哪里知道,不是蕭六郎考不上小三元,是他主動放棄了小三元。

    一桌子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最難看的當屬顧大順。

    一貫被自己瞧不起的蕭六郎突然翻身騎到了自己頭上,顧大順心氣都不順了︰“有黎院長親自輔導他,他的進步當然很大,縣試前的那個月,我天天都看見黎院長把他叫去中正堂。”

    他才不信蕭六郎是憑自己的本事一飛沖天的,明明論資質,蕭六郎還不如自己,如果被黎院長親自輔導的人是自己,那他一定能考出比蕭六郎更好的成績。

    說白了,他是輸在資源上。

    若是以往,顧家人一定跟著酸蕭六郎兩句,然而今晚眾人一個字也沒有接。

    這令顧大順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感覺最近家里的氣氛似乎和從前不一樣了,大家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除了顧小順。

    他會這麼想並不奇怪,顧家打侯府千金的主意失敗後,顧嬌的事就算徹底東窗事發了。

    都不用顧侯爺使什麼審訊的手段,只讓黃忠在村里走一圈便將顧嬌從小到大的經歷弄了個明明白白。

    這可是正兒八經的侯府血脈,能被人這麼欺負嗎?這不是把顧侯爺的臉摁在地上摩擦嗎?

    顧侯爺的怒火可想而知。

    要不是念在顧瑾瑜與顧家三房夫婦的份兒上,顧侯爺早把這家子抓去亂棍打死了!

    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顧老爺子的里正做到頭了。

    這是顧老爺子最冤枉的一回,去族里吃了個酒,回來村官兒就沒了,還是被自家婆娘和兒子兒媳坑沒的。

    至于顧瑾瑜那邊,顧侯爺讓顧家放棄了顧瑾瑜的撫養權,並發誓這輩子都不出現在顧瑾瑜的面前。

    另外,替顧侯爺守口如瓶,一個字也不許往外泄露。

    所以顧家人連顧大順與顧小順都瞞著。

    顧二順無意中偷听了一些,知道顧嬌可能是抱錯的孩子,但更多的他也不清楚了。

    以上是氣氛古怪的原因之一,之二是家里的女眷竟然上桌吃飯了。

    顧大順對此很不習慣。

    顧大順瞥了眼親妹妹顧月娥,想到什麼,道︰“嬌娘真有福氣,嫁了個秀才相公。”

    自家妹妹年紀不小了,按理該說親了,若是嫁給好人家,于他也是一股助力。

    顧月娥悶頭吃飯不吭聲。

    眾人心道,有福氣的是嬌娘嗎?分明是蕭六郎那小子吧!他知不知道自己娶了誰?侯府千金啊!

    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

    說起來這門親事是他們大意了,若早知那丫頭這麼有來歷,他們就不把她嫁出去了!

    留在家里當棵搖錢樹,不知能找侯府討多少好處呢!

    顧家人毀得腸子都青了,然而又有什麼辦法?那丫頭不再傻乎乎的好糊弄,他們就算想修復關系也沒這麼容易了。

    吳氏沖劉氏使了個眼色,讓她夾碗里的大肉。

    這是實實在在的大肉,每一片都切得特別厚,肥的直流油,以後都只有顧大順能吃到。

    劉氏咽了咽口水,夾起最厚的那片,原本想放進二順碗里,被吳氏一記眼刀子瞪來,她趕忙放進了顧小順的碗里。

    顧小順一臉古怪地看著他娘︰“干嘛?”

    劉氏訕訕道︰“你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吃點肉!”

    這段日子顧小順都在書院住,今天才被顧大順請回來。

    顧大順才不想好聲好氣地請他,可親爹發話了顧大順也沒辦法。

    顧小順看著碗里的肉,不咸不淡地吃了。

    顧二順饞得直流口水。

    顧大順眉頭緊皺。

    其余人全當什麼也沒看見。

    劉氏笑道︰“小順吶,你回來還沒去你姐那兒吧?”

    顧小順問道︰“干嘛?”

    劉氏訕笑道︰“你姐對你這麼好,你說你回來了咋不去看看她?”

    顧小順吃了口飯︰“一會兒就去。”

    劉氏繼續訕笑︰“你姐夫考上秀才了,你記得多說幾句恭喜的話。”

    顧小順︰“嗯。”

    半天沒說到點子上,吳氏與大房都急了。

    顧長海道︰“小順吶,大伯準備了一罐上好的茶葉、兩只老母雞,一會兒和你一起給你姐送去。”

    顧小順道︰“我去就行了,你去干嘛?”

    我怕你拎不動行了吧!

    顧長海簡直要被顧小順氣出毛病了,顧小順一根直腸通到底,彎彎道道的話他听不明白。

    顧長海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一家人沒有隔夜仇,之前是我們做的不對,如今給你姐賠不是。從今天開始,咱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

    顧侯爺只說不許他們接近顧瑾瑜,又沒說不許接近顧嬌,只要他們不對顧嬌吐露真相。

    顧侯爺的意思他們大概能猜出來,無非是怕顧嬌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所以徐徐圖之,他們只用在父女相認前與顧嬌重修舊好就可以了!

    “你們是看我姐夫如今考上秀才了,想去巴結他吧?”顧小順不冷不熱地將筷子放在桌上,“東西在哪兒?”

    前一句話挺讓人皺眉,後一句卻讓顧家人感覺有戲!

    顧長海忙對周氏道︰“快去拿來!”

    周氏不敢怠慢,去屋里把花大價錢買的茶葉以及家里最肥的兩只老母雞捉了過來。

    顧小順放下筷子,拿了東西就往外走。

    顧長海伸出手︰“哎!等等我!”

    等你才怪了!

    本來就是你們欠我姐的!

    滾犢子去吧!

    顧小順撒開腳丫子往外跑,一溜煙兒地進了他姐的家, 的一聲將門關上!

    被門拍得鼻血橫流的顧長海︰“……!!”

    顧長海花了血本才舍出去的茶葉與老母雞就這麼沒了,他還不敢鬧不敢吵,上哪兒說理去?

    顧長海倒是想敲門來著,可惜敲了半天沒人理,他只得咬牙切齒地回去了。

    顧嬌才不會理顧家人,老太太與蕭六郎就更不會了。

    不是顧小順把門板按著,老太太能現場給顧家人扣個屎尿盆子!

    顧嬌在灶屋做飯。

    “姐姐姐。”顧小順許久沒回村,怪掛念他姐的,先沖去灶屋和顧嬌打了招呼,隨後才去找蕭六郎與老太太。

    蕭六郎把從平城帶的刻刀給了他,顧小順喜歡得緊,每一把小刀都看了又看,愛不釋手。

    好刀之于工匠,與好劍之于劍客一樣,那種欣喜一般禮物替代不了。

    顧小順越發覺得自家姐夫好。

    顧小順玩著小刀,突然就被老太太叫去了屋里。

    老太太特別熱情地沖他招手︰“小順來,嘗嘗六郎給我買的糖漬楊梅干!”

    顧小順眨眨眼︰“姑婆今天怎麼這麼大方?”

    平日里吃她一顆蜜餞比登天還難。

    “給。”老太太扒拉了半天,給了他一顆最小的。

    顧小順倒也沒挑,一口塞進了嘴里。

    下一秒,他就看見老太太一二三四五六七,數了七顆大大的糖漬楊梅干裝進自己的小蜜罐里,並大聲嚷道︰“嬌嬌!小順吃了我八顆楊梅干!”

    “……”

    顧小順差點沒活活噎死!

    為了幾顆楊梅干,您至于嗎?!

    顧嬌管著老太太,一天最多讓她吃三顆,過年才能吃五顆,她一口氣便攢下七顆,可以說是一筆滔天橫財了!

    老太太很滿意,擺擺手讓顧小順該干嘛干嘛去。

    顧小順一臉懵逼,這就把他利用完了?

    顧小順打算去找小淨空,結果發現小家伙出去了。

    小淨空去溜小雞了。

    起先他只在自家後院溜溜,慢慢地覺著後院不夠溜,便將小雞們帶了出去。

    小淨空溜雞的路線是從自家到村口,再原路返回來,要是踫見鄉親,他都會禮貌地打招呼。

    鄉親們從最初的驚詫到如今已是習以為常,甚至開始喜歡這個小和尚。

    人家的小雞出了門都亂跑,他的小雞居然還能有隊形。

    “小七,不能插隊哦。”小淨空道。

    彎道超車超到了第五的一只小雞默默地回到了最後。

    小淨空溜著溜著就來到了顧家老宅外,這是去村口的必經之路。

    他知道兩家的關系,不會往顧家去,也不會與顧家人打招呼。

    然而今日,他卻被一陣古怪的聲音所吸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