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85章 歸家(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85章 歸家



    客棧老板得知在住的考生里出了一個府試案首,當即把蕭六郎三人的房費退了,還將幾人的伙食包了,都是最貴的酒菜,本店沒有的還可使喚小二出去買。

    馮林雖說早已考上秀才,但他的成績不算拔尖,自然沒有過這種待遇。

    此番跟著蕭六郎,他算是好生風光了一回。

    值得一提的是,蕭六郎考得太好,乃至于他的文章在放榜當日便流傳了出去。自然就來了不少想要結交蕭六郎的人,全都被蕭六郎拒之門外。

    本朝的科考制度較之前朝有了極大調整,前朝的府試過後,要等兩到三月才院試,本朝的院試卻緊緊地排在府試放榜第二日。

    在等成績的這十天里,大多數考生都是心驚膽戰地度過,好不容易確定自己考過了,卻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又得進入下一輪的考試。

    這無疑加大了考生的壓力。

    院試一共兩場,分別試八股文與帖經。

    帖經的難度與府試相當,八股文依舊是莊刺史出題。

    蕭六郎已連拿了兩個案首,再拿下院試案首便是小三元。

    平城已有近十年沒出過小三元了,府衙所有官員都對蕭六郎給予厚望,然而令眾人都沒料到的是,蕭六郎的帖經竟然交了白卷。

    院試帖經與府試帖經的範圍區別不大,依舊是要求通三經,只不過題量更大,題型更刁鑽,但要說交白卷還是不至于。

    當然了,每一輪的考試都不排除考生可能會出現各種始料不及的狀況——曾經有一次,一個學生將穢物弄在了試卷上,導致整張試卷作廢。

    那是三年一度的鄉試,一個考生三年的努力就這麼付之流水了。

    但交白卷還是太罕見了。

    尤其這個白卷的對象是在府試中給莊刺史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蕭六郎。

    如果莊刺史記得沒錯,此番閱卷的考官一共十二人,其中就有十一個給蕭六郎的八股文判了甲等。

    唯一沒判甲等的是莊刺史。

    他給蕭六郎的是乙。

    但若是知道莊刺史給別人的全是丁,就能看出蕭六郎的成績有多難能可貴了。

    十一個甲,帖經就算瞎寫也能排進前十,偏偏蕭六郎排了倒數第三。

    這讓莊刺史很意外。

    他把試卷調了出來,結果就發現是一張空白試卷。

    莊刺史讓人將蕭六郎之前府試的帖經試卷也調了出來。

    如果蕭六郎府試的帖經做得十分糟糕,這件事或許就這麼過去了,偏偏蕭六郎府試的帖經卷是全甲卷。

    也就是說,他一題也沒錯。

    “而且他只用了半個時辰!”前來送考卷的監考官道。

    這名監考官便是府試時坐在蕭六郎正對面的那一位。

    試卷是糊了名的,交上去後便不知道那張試卷是誰的。只不過蕭六郎考了府試案首後,他的八股文流傳開了,監考官偷偷去過客棧,想瞧瞧這位府試案首究竟長什麼樣,竟能作出如此曠世奇文,結果發現對方就是那個帖經與雜文都只寫了半個時辰的考生。

    莊刺史眼光太高。

    能全部作對在他看來不足為道,但若是只用了半個時辰那就非常令人驚艷了。

    他所見識的人中,能做得比這名考生更優秀的只有已故的昭都小侯爺。

    莊刺史即刻派人去了一趟客棧,找蕭六郎問明情況。

    “我沒交白卷。”蕭六郎說。

    如果蕭六郎說的是真的,那麼就是有人動了他的試卷,這件事大了。

    科舉考試的試卷管理是相當嚴格的,每位考生交卷時,都有兩名監考人員共同前去收卷,並在糊名時同時按下手印,證明這張試卷是他們收走的。

    一旦試卷出了問題,唯他們二人是問。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監考人員都是入場後抓鬮配對的。他們與考生一樣,進來便不能再與外面聯系,一直到考試結束。

    收買其中一個人容易,但要同時收買兩個就太難了,因為誰也不能保證收買的那兩個恰巧就能被分在一起,更不能保證他們就恰巧被分配在蕭六郎所在的考場。

    盡管如此,羅太守依舊把收卷的人叫過來盤問了一番,二人都表示自己沒有任何不規矩。

    “可是白卷?”

    “不清楚,交卷前考生都會在上面蓋一張白紙,這也是為了防止我們窺伺他的筆跡。”

    莊刺史點點頭,轉而對羅太守道︰“經他們二人的手後,試卷就是糊了名的吧?一直到所有監考官批閱完才會拆開姓名。那我倒是很好奇,那人是怎麼認出蕭六郎的試卷並將其成功掉包成白卷的?”

    羅太守想了想,說道︰“兩種途徑︰一個是發卷,一個是閱卷。蕭六郎是府試案首,院試時他坐第一個,這是規矩。第一張發下去的就是他的試卷,那麼可以提前在試卷上動手腳,即便之後被糊名也還是能夠辨認出他的試卷來。

    又或者,有考官拿到了蕭六郎府試時的試卷,並記下了蕭六郎的筆記,在批閱帖經時,根據筆記把蕭六郎的試卷認了出來。

    不論哪一種,閱卷的考官里都一定有手腳不干淨的!”

    府試與院試的閱卷官不是同一批,就是為了避免有人記住考生筆跡,進而影響了對考生的判斷。

    但不排除有人悄悄弄到府試的試卷,畢竟閱卷結束之後,試卷的保密程度就大大降低了。

    除了莊刺史之外的十一名考官皆被押入了密室,接受羅太守的嚴刑盤問。

    重刑之下,還真讓羅太守把真凶給查出來了。

    那是一名姓吳的閱卷考官,在貢院矜矜業業地干了二十年,平日里老實得像個古董,羅太守原本覺得最沒可能的就是他。

    看來不背叛不是一個人的道德高,是籌碼不夠高。

    “那人給了我一千兩銀子,讓我把蕭六郎的試卷毀掉。我原本是準備了墨汁,打算偽裝出蕭六郎本人不慎弄髒試卷的情況。這種情況我見的多了,都是當廢卷處理,沒人會去核實。可是我還沒動手,被我支開的汪大人回來了。

    我手一抖把墨汁潑自己身上了,再去找別的墨汁也來不及了,恰巧手邊有幾張空白試卷,我便拿了一張替換了。”

    “那人長什麼樣?”

    “他蒙著面,我沒看清。”

    “聲音?多高?”

    “我不記得了……真的不記得了!”

    羅太守把審訊的結果稟報了莊刺史。

    一般來說,科舉中出現舞弊的狀況,所有人的考卷都將作廢重新再考一次,這麼做官府傷筋動骨不說,也會令不少考生崩掉心態。

    考試從來都是實力與運氣的結合,誰也不能保證自己的下一場一定發揮得比這場更好,更無法保證別的考生不會趁勢趕超。

    當然,對于落榜的考生而言,這無疑是一次白撿的契機。

    可問題是,蕭六郎就算被人換了一張白卷,他也依舊憑著十一個甲等、一個乙等通過了院試。

    換言之,該錄取的都錄取了,落榜的本就是該落榜的,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名次可能都往前排了一名,而蕭六郎則失去了案首之位。

    羅太守感慨︰“那人大概沒料到,都這樣了蕭六郎還能通過院試吧,只是可惜了,蕭六郎本該是有機會成為案首的。”

    莊刺史正色道︰“這件事可大可小,目光放長遠些,它就是一件小事;若平生止步于此,那它就是一件大事。”

    小三元足夠一個秀才風光一陣子,但也僅僅是一陣子。

    他若真想揚名立萬,就必須繼續去考鄉試,鄉試中舉人後再進京趕考。

    院試並不是一切的終點,恰恰相反,它是科舉之路的起點。

    莊刺史道︰“這件事決定權在他自己,你去問他是否需要重考。”

    重考就不是他一個人的重考了,而是所有參加院使的人將八股文與帖經兩場考試再經歷一遍。

    羅太守去了客棧。

    他見到了蕭六郎,委婉地道明自己的來意,問蕭六郎是否重考。

    蕭六郎沒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推開窗子,讓他看了看一樓大堂中正在相互交流成績的學子——榜已經放出去了,沒考上的灰頭土臉,考上的紅光滿面。

    這一瞬,沒人知道他內心經歷了什麼。

    “這些考上的考生都是無辜的吧?”他突然說。

    羅太守聞言就是一愣,半晌才啞聲道︰“是啊,你畢竟沒落榜,所以不存在他們之中有誰多佔了一個鄉試的名額。”

    蕭六郎望向那些考生,道︰“如果重考一次,他們之中會有人考不上吧?”

    羅太守嘆氣點頭,這是難免的,重考心態都崩了,很難去正常發揮了。

    “那麼羅太守你呢?”蕭六郎問。

    “我……什麼?”羅太守愕錯愕。

    蕭六郎道︰“听說羅太守的任期快到了,院使重考是大事,需上報朝廷,記大過,會影響羅太守的連任吧?”

    羅太守無奈點頭。

    本朝對科考管制極嚴,一旦因舞弊重考,他的官也算是做到頭了。

    蕭六郎不緊不慢地問道︰“羅太守覺得自己的前程值多少錢?”

    羅太守一怔!

    這這這、這小子是在公然敲詐他嗎?

    蕭六郎不疾不徐地說道︰“太守大人是清官,定拿不出太多銀兩。不過,那人收買閱卷官應當花了不少銀子吧?受害者是我,大人是不是應該把這筆銀子賠給我?”

    又能買回自己前程,又能不花一文錢,還能落個清官的好名聲。

    這筆買賣,劃算呀!

    羅太守一頭栽進了蕭六郎挖的深坑︰“應該的應該的,一千兩,我一定悉數給蕭考生送來!”

    蕭六郎又道︰“還有,若是試卷沒人做手腳,我就是小三元,這一點羅太守並不否認吧?”

    羅太守點頭如搗蒜︰︰“當、當然!蕭考生的實力本官與刺史大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蕭六郎幽幽嘆氣︰“可小三元是有獎金的,這筆獎金,我現在拿不到了。”

    羅太守︰“……”

    為毛感覺這個坑有點兒大?

    小三元的獎金是朝廷撥款,經由衙門發放,府衙發放一筆,貢院發放一筆,縣衙再發放一筆,加起來足足一百兩。

    又因為平城府已十年不曾出過小三元,獎金早已翻了倍。

    也就是說,蕭六郎到手的獎金應當有二百兩。

    只是如今的情況,自然不能走公賬。

    換言之,這銀子得羅太守自個兒掏。

    羅太守︰我居然天真地認為自己可以一個子兒不花,我真傻,真的!

    舞弊事件以羅太守吐血掏腰包結束。

    莊刺史是羅太守的遠房親戚,當事人不追究,他也就沒上報朝廷。

    羅太守的烏紗帽保住了,考生們也不用崩心態了,皆大歡喜。

    至于那舞弊之人,不出意外應當是一名考生,因為嫉妒蕭六郎的成績,所以很想將他拉下馬。

    羅太守表示會繼續暗中調查。

    蕭六郎回到村子時已是四月初,村莊里充斥著暮春的暖意,池塘邊上的柳枝發了嫩芽,一縷縷垂下水面,如同一片浮動的翡翠珠簾。

    地里的莊稼也長出來了,一眼望去綠油油的。

    他是去年這個時候來的村子,誰能料到一轉眼,已經過了一年。

    剛從地里回來的張伯轉頭對身後的張嬸兒道︰“娃他娘,你瞧那是不是六郎?”

    張嬸兒眼神兒比自家男人好,她看過後點頭如搗蒜︰“可不就是六郎嗎?哎!秀才回來了!”

    她也轉過頭去,朝那些正在地里勞作的村民吆喝。

    蕭六郎的成績早就傳回了村里,盡管院試失利,可縣試與府試得了案首,他也還是被評上了廩生。

    這是自顧大順之後村兒里出的第二個廩生。

    早在今早,縣衙的人便把幾十斤廩糧送來了。

    那白花花的大米,瞅著比顧大順的還好呢!

    村民們像是頭一次認識蕭六郎似的,想上前搭話又不敢。

    畢竟今時不同往日,人家是秀才了!

    “張伯,張嬸。”蕭六郎與二人打了招呼。

    這家子都是熱心腸,當初顧嬌葵水腹痛,就是張嬸借了紅糖給蕭六郎。

    二人受寵若驚,話都接不上了!

    之後,蕭六郎又陸陸續續踫上幾個村民,他都與他們打了招呼,不過分熱絡,也不過分冷淡,與往常的清冷樣子沒什麼兩樣。

    終于,他到了家門口。

    因沒提前遞消息,所以家里人並不知他今日回來。

    後院傳來小淨空叭叭叭的聲音。

    蕭六郎邁步走了進去。

    被陽光鋪滿的後院,顧嬌正在給小淨空洗頭。

    小淨空圓溜溜的小光頭上長出了青色的發樁子,他特別得意地問顧嬌他頭發多長了,是不是又比前幾天長了。

    老太太坐在一旁的藤椅上,一邊看小美和尚出浴,一邊嗑瓜子。

    她身邊的小板凳上坐著薛凝香一歲大的兒子狗蛋。

    狗蛋正在慢吞吞地啃玉米棒子。

    第一個發現蕭六郎的是小淨空。

    小淨空將腦袋低下去,從小襠襠下往後望,一眼望見了倒著的蕭六郎!

    他認了半天︰“咦?壞姐夫?”

    顧嬌舀水的動作一頓,靜靜地扭過頭來。

    她看著他,他也這樣看著她。

    一個多月不見,家里人都有了變化,小淨空長頭發樁子了,老太太越活越年輕了,她似乎長了個子,也更有了幾分少女青澀美好的樣子。

    她的胎記依舊在臉上,卻並不像一塊丑陋的紅斑,反而渾似一朵妖嬈的花,在清冷孤獨的氣質里綻放出一抹明艷動人的色澤。

    艷若桃李。

    而他也高了,眉宇間褪去了幾分少年氣息,多了一絲矜貴尊華的書香氣。

    二人就這麼愣愣地看著,誰也沒說話。

    “六郎回來啦?”老太太語氣輕快地回過頭,“帶什麼好吃的沒有?”

    蕭六郎回神︰“帶了。”

    他說著走上前,卻沒看門檻,一個踉蹌險些摔了。

    顧嬌一臉鎮定地轉過身,繼續給小淨空沖澡澡。

    只是她剛一瓢水下去,就听小淨空大叫︰“哎呀!好冷呀!”

    顧嬌大濉br />
    舀、舀錯水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