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第79章 做夢(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首輔嬌娘 第79章 做夢



    吃過飯,顧嬌將家里收拾了一番,去西屋給小淨空蓋好被子,之後便回房睡了。

    距離上次做夢已過去兩個月,之後顧嬌一直沒再夢過。

    不料這一晚,她又做夢了。

    只是她夢到的不是蕭六郎,而是她“自己”。

    她夢見自己成了顧府的千金,見到了溫泉山莊的顧瑾瑜,並與顧瑾瑜一道回了京城。

    她住進了雕梁畫棟的宅子,每天都有十幾個下人伺候她,也有素未蒙面的家人疼愛她。

    下人們恭敬地喚她顧小姐,然而好景不長。

    顧瑾瑜貌美傾城、嫻靜優雅、知書達理、談吐不凡。

    反觀她,容顏有殘、舉止粗鄙、大字不識一個,說話更是笨嘴拙舌。

    在顧瑾瑜的強烈對比下,她成了徹頭徹尾的笑話。

    所有人都在說,顧家帶回了一個鄉下的野丫頭。

    下人們開始嘲笑她,千金們開始疏遠她,就連曾經疼愛她的家人也似乎不知該如何面對她。

    她為了挽回本該屬于自己的東西,在有心人的挑唆下做了些不大好的事情,導致所有人對她失望透頂。

    最後,她被送去了京城外的別莊,每日郁郁寡歡、傷心欲絕,最終病死在了一個寒冷的冬天。

    顧嬌醒來後,很奇怪自己為何做了這樣一個夢。

    夢見與蕭六郎有關的事時,她明白那些是會發生的,可放到自己身上則不然了。

    不為別的,就為夢里的那個“她”根本就不是她。

    她沒有不學無術,也沒有笨嘴拙舌。

    她不會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不會去嫉妒顧瑾瑜,也不會被人挑唆,更不會對顧瑾瑜使用那些弱智得要死的伎倆。

    她真正想弄死一個人,會做得比擦地還干淨。

    至于得不到家人的疼愛便傷心欲絕,那就更扯了。

    所以,她是為什麼會做了這個天馬行空的夢?腦子抽了不成?

    另一邊,蕭六郎與馮林的馬車歷經幾日長途跋涉,總算抵達了府城平城。

    他們來的不算早,考場邊上的客棧都住滿了,他們退而求其次,選了相隔一條街的客棧。

    二兩銀子一間房,簡直是漫天要價。

    不過這也沒辦法,誰讓考生們都等著住呢?只能乖乖掏銀子了。

    等府試結束,第一批落榜的考生離開,價錢會跌一半,等院試也結束,價錢又會再跌一半。

    馮林與車夫路上嘴饞吃了不干淨的東西,鬧肚子鬧得險些不能上路,幸好有顧嬌準備的腹瀉藥。

    蕭六郎一切安好,只是每晚入睡時都會有些不習慣。

    兩日後,府試開始。

    府試的地點在平城貢院,卯時一刻考生們攜考引入場。

    不同于縣試的考試文書,府試給每位考生發放的是一張魚骨所制的考牌,府衙稱之為考引,上面有考生的姓名、考棚、座號。

    平城的貢院有四大考棚,甲字號考棚多是各地縣試案首以及名次靠前者,蕭六郎也在其中。

    大考棚又分成無數的小考間,一人一間,地方不大,卻放有一張案桌,一個蒲墊以及一張狹窄的木板床。

    考生除了考引之外,什麼也不許帶進來,考生的筆墨紙硯由貢院統一發放,此外還有一日三食、過夜的棉被也皆有專人送來。

    考生若是累了,可以隨時歇息,只要不作弊,不違背考場紀律,就算在里頭睡上四天四夜也沒人干涉。

    府試不存在一場定江山的局面,因此考生們都要乖乖地考完三場,除了如廁能在專人的帶領下走出考間,其余時候都不得離場。

    一旦離開,不論任何狀況,都不能再返回考場。

    第一場是帖經。

    府試的帖經要求通三經以上,《孝經》與《論語》為必選,余下一經考生們可在《詩經》與《周禮》中二選一,按指定段落默寫。

    這看似簡單,但需知道,除了《孝經》只有兩千三百六十九字以外,其余三書加起來足足超過九萬字,就算去掉字數最多的《周禮》,那也還有五萬多字,記誦量是巨大的。

    帖經的題量也很大,最快也要寫到下午去,一般到了黃昏時分才陸陸續續有人交卷。

    蕭六郎卻只寫了半個時辰便停筆去睡覺了。

    他的試卷蓋在白紙之下,用硯台壓住。

    監考官都懵了。

    這是……答完了?

    不,這不可能,沒人能答這麼快!

    除非是將這幾經倒背如流,不必思考就能下筆。

    這可不是一般的天才能夠做到的,他以為他是誰?曾經的少年祭酒——昭都小侯爺嗎?

    監考官覺得他多半是答不上來,索性放棄不寫了。

    還是個縣試案首呢,真給他們縣城丟臉!

    考完後有專人上來收卷,先糊名,再放入專用的匣子里,就連監考官都不能見到卷面。而等見到時,名字已被糊住,也就不知道哪張考卷是哪位考生的了。

    或許是第一場蕭六郎給監考官的印象太深刻,接下來的兩場,監考官也格外留意了他。

    第二場雜文,考的是考生們的辭章能力,措辭與行文的限制都不大,算是三場中最輕松的一場。

    蕭六郎又是只做了半個時辰便蓋卷去睡覺了。

    你……能不能別這麼自暴自棄?雜文多簡單!連這個都不會寫嗎?你縣試是怎麼考上案首的?你們這一屆的考生這麼帶不動的嗎?!

    最後一場是八股文,連著考兩天,足見其難度。

    尤其這一次是京城來的莊刺史親自出題,莊刺史從《論語》中摘了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句子——貧而無諂、富而無驕,敏于事而慎于言,讓考生們將它們硬生生地湊在一起破題。

    不過一刻鐘,便有兩位考生壓力太大倒下了。

    他們被抬了出去,本場考試作廢。

    監考官暗罵操蛋,這麼難的考題,你咋不給爺爪巴!

    他以為蕭六郎這一次一定半個時辰不到便會放棄去睡覺,誰知他竟一直呆坐在那里沒動。

    “‘貧而無諂、富而無驕,敏于事而慎于言’,莊先生為什麼要布置這麼難的作業啊?阿珩,你幫我做!”

    少女明媚的笑容閃過腦海,歷歷在目,恍如昨日。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首輔嬌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