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



    溫一諾說完,小心翼翼地抬頭,飛快地瞅了老道士一眼。

    她是咬牙說出這句話的,而且說出來就有些後悔了。

    可是老道士卻還是那副慈祥和藹的模樣,點了點頭說︰“……那就離吧。”

    溫一諾︰“……”

    她不滿地嘟噥︰“……您都不勸我?不都是勸和不勸離嗎?”

    人有時候在氣憤的時候說出某句話,並不是表示自己的決心,而是一種試探,在等待有人認可,或者否決。

    這樣才會心安一些。

    老道士呵呵一笑,“我干嘛要勸和不勸離?就你們那匆匆忙忙的領證,也叫結婚?再說道法自然,修道之人講究的是順性而為。不要勉強自己,才是正道。”

    溫一諾︰“……”

    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她若有所思。

    老道士垂眸,仔細觀察著她臉上的神情,輕輕嘆了一口氣,說︰“做夫妻也是要講緣份的。”

    “緣份不夠,強求也是枉然。”

    “一諾,我只希望你在做決定的時候,想的是他本人,而不是他的那些身外之物,比如他的家世背景,錢財地位等等。”

    “如果你想清楚,讓你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是他本人,那我支持你。”

    “其實做人這輩子,真正能自己做主的時候不到五十年,何必委屈自己呢?過的高興不好嗎?”

    溫一諾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在她做出這個決定之後,她煩躁不安的心情反而平復了許多。

    好像這些天的不適,一直在等著這樣的解藥。

    老道士繼續說︰“老道我這輩子真的沒談過戀愛,也沒喜歡過誰,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真的幫不了你。”

    “但是你可以問問自己幾個問題。”

    “你跟他離婚之後,還會來往嗎?還會做朋友嗎?還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嗎?”

    “如果答案全是不,那你絕對可以離婚。”

    溫一諾明白了。

    她小聲說︰“其實我以前是沒打算嫁給阿遠的。我爸說過愛情會消失,所以我打算跟他做一輩子最親密的好朋友。”

    “現在我結婚之後才發現,這個決定既自私,又膈應別人。”

    “將心比心,如果阿遠現在有個最親密的女性朋友,我可能已經拿刀把他們倆都殺了。”

    “現在我想離婚,最大原因就是受不了他在有關別的女人的事情上,騙我。”

    “可能他只是不想我多心,但這種無意的隱瞞,才是最致命的。”

    “愛情有排他性,愛情容不得半點偏移和猶豫。”

    “當他下意識隱瞞我的時候,愛情已經變質了。”

    “所以我跟他離婚,當然是朋友都沒得做。”

    “也許別的夫妻離婚,是兩人的感情都消磨干淨了,各自退一步,做朋友也挺好的。”

    “可是我不想。在我這里,就像關上了一扇門,抹去了一道程序,撤掉了退路,而不是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老道士微怔,低頭看了看溫一諾,“既然你都想清楚了,干嘛還要問我?一諾,你已經是大人了,應該學著自己做決定。”

    “當然,也要想清楚這個決定的後果,你能承受嗎?”

    溫一諾點了點頭,“當然能。”

    老道士笑了一下,“那以後蕭裔遠如果跟別的女人戀愛,結婚,你能接受?”

    溫一諾遲疑了一下,還是倔強地說︰“我說了,跟他離婚之後,不會繼續來往,也不會做朋友。他不管跟哪個女人戀愛結婚,我都不想知道!”

    “小鴕鳥一只。”老道士拍了拍她的手背,笑著說︰“行了,你想做就去做,听從自己的心。不折騰一下,你是不會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麼樣的。”

    從老道士那里得到啟示,溫一諾第二天一大早早飯都沒吃,就開車來到蕭裔遠的三居室。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蕭裔遠的位置,發現他居然不在家里。

    這是在那個氧吧里待了一夜?

    也不怕醉氧……

    溫一諾嘀咕著,自己上樓,拿出鑰匙,打開蕭裔遠的那套三居室。

    她找到蕭裔遠的那份結婚證和戶口本,帶著自己的結婚證和戶口本,離開蕭裔遠的家,來到他們曾經登記領證的那個民政局外面。

    她給蕭裔遠發了條微信︰你來民政局,我們離婚。

    ……

    蕭裔遠昨天晚上確實在氧吧跟冒蘭和沈召南談了一晚上。

    從西方的技術進步,到東方的急起直追,再到西方對東方任何技術萌芽狀態的絞殺。

    以前西方對東方技術進步都是用軟刀子殺人,比如西方大公司對東方小公司的收購,然後將東方的新技術要麼收為己用,要麼束之高閣。

    現在東方的小公司成長起來,從國家到民間,都對西方公司的收購行為保持警惕,他們不能再用軟刀子對付,手段越來越激烈。

    蕭裔遠這次面對的,是在法律層面的較量。

    沈召南對這件事感興趣,也是因為蕭裔遠顯露的技術天賦,極為難得。

    他們沈氏財團是以投行為主要業務,他們在有意識培養自己國家的“獨角獸”公司。

    三個人興致勃勃,都沒注意到沈如寶已經靠在沈召南肩膀上睡著了。

    沈召南把她放到包廂里面的一張休息床上,然後出來繼續聊天。

    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他們才談了初步合協議。

    “阿遠,我回去讓沈投法務部的人擬個章程,收購你公司的一部分干股,算是對你的初步支持。”沈召南和他握了握手,經過一夜長談,跟他已經很熟稔了,連稱呼都從蕭總,換成了阿遠。

    蕭裔遠不是自來熟的人,但他也沒必要糾正別人的稱呼,笑著說︰“謝謝沈總援手,我過幾天會出國一趟,還要聯系一下那邊的律師,實地考察一下最好。”

    沈召南笑著說︰“如果要告對方公司,你要找的律師可得謹慎,一不小心找個內奸,到時候把你的籌碼全一五一十賣給對方公司,你可哭都沒處哭。”

    蕭裔遠愕然,“還有這回事?但是他們是我請的律師,難道他們不顧律師操守準則了嗎?!這會被吊銷律師執照的吧?”

    那個西方某大國,不是最遵守“契約精神”嗎?

    沈召南笑著搖頭,“當然不會。你是外國人,他們有十幾個國家安全法案,就是針對你這種情況的。”

    “在本國人和外國人有利益沖突的時候,哪怕是法庭上的法官,都能做出偏向本國人的判定,更別說一個小小的律師。”

    “他出賣你之後,如果是跟國家安全相關,那麼根據國家安全法案,他不用承擔任何法律後果,反而會以為國家利益做貢獻為宣傳口號,在國內撈取政治資本,為從政做準備。”

    “你放心,你這個技術,他們肯定最後會炒成國家安全相關。”

    “而那個國家的政客,絕大部分都是律師出身。你明白了嗎?”

    蕭裔遠對國際政治確實不明白,他的所有精力和智商,都點在人工智能方面。

    他幾乎嚇出一身冷汗,立刻斷絕了找岑春言聯系那個國家知名知識產權律師的念頭。

    “那我只能從國內找代表律師了?可是我們國家的律師也能在國外出庭?”

    沈召南說︰“我們國家的律師也有國外的執照,可以出庭,但是要找到語言上特別精通的,也不容易。不過只要去找,還是能找到的。”

    冒蘭立刻說︰“我認識幾個這方面的律師,等會兒我把他們的名片和履歷都給你。”

    這就是有備而來了。

    蕭裔遠不由看了她一眼。

    他跟她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但是冒蘭對他真是好的出奇。

    他倒是不認為冒蘭對他有什麼非份之想,因為她給他的感覺,不是那方面的,更像是長輩對小輩的關愛。

    可是冒蘭為什麼對他這麼好?

    這個念頭在蕭裔遠腦海里一閃而逝,就被手機上突然想起來的提醒聲打斷了。

    他低頭看了看手機,正好看見溫一諾發過來的微信︰你來民政局,我們離婚。

    蕭裔遠腦子里嗡地一聲,立刻無法思考,眼前一陣陣發黑,身形跟著晃了幾晃。

    “你怎麼了?”冒蘭立刻注意到他異樣,甚至托了托他的手臂。

    蕭裔遠下意識反轉手腕,握緊了手機。

    後背上汗都冒出來了。

    他閉了閉眼,說︰“沒事,可能一晚上沒睡,有點暈。”

    其實他熬夜是常事,現在這個年紀,一晚上沒睡根本不會有任何不適。

    他現在的感覺,純粹是因為溫一諾一條微信出現的。

    就像心在淌血,表面上還得裝的若無其事。

    他定了定神,說︰“我有點急事,先失陪了。”

    顧不得看沈召南和冒蘭的臉色,他匆匆忙忙離開了氧吧。

    上車之後,他開了免提,開始給溫一諾打電話。

    可是溫一諾已經不接他的電話了。

    他再看看溫一諾的定位,發現就在民政局附近!

    那是他和她登記結婚的地方!

    蕭裔遠五內俱焚,頭一次把車開到飛起,在京城太陽初升的街頭,不顧一切狂奔而來。

    此時已經是上班族上班的時間,堵車已經成了常態。

    蕭裔遠甚至被警車抓到超速,被迫停在路邊等候警察的罰單。

    ……

    溫一諾在民政局前等了幾個小時了,蕭裔遠還是沒有來。

    他試圖給她打過電話,可是她不想接,也不想听他說話。

    她只要離婚。

    就像他們兩人結婚一樣,隨性而為。

    傅寧爵這天來到公司,在走廊里走了好幾圈,每次看見溫一諾那間沒有人的辦公室,心里就很不是個滋味兒。

    他終于忍不住了,試著給她打電話,想勸一勸她再考慮一下。

    溫一諾接電話的時候,聲音卻十分萎靡。

    她沙啞著嗓子說︰“謝謝小傅總抬愛,可是我真的已經決定了。”

    傅寧爵還想最後爭取一下。

    如果真的就這麼讓溫一諾辭職,那他以後真是一丁點機會都沒有了。

    現在在一個公司里上班,還能打著“近水樓台好挖牆角”的主意……

    想到這里,傅寧爵說︰“這樣吧,我們再談一下,你有什麼顧慮,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我說,我想想怎麼找出一個對大家都滿意的方案。”

    “真的不用了,我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有計劃了。我還有事,以後再聊。”溫一諾說完就想掛掉電話。

    傅寧爵急中生智,忙說︰“你先別急啊,對了,我這里還有份文件需要你簽名。離職手續不能只有你一份辭職報告的。”

    溫一諾松了一口氣,只要傅寧爵不繼續說下去就好。

    她點了點頭,有氣無力地說︰“等我事情辦完再去公司簽。”

    “不用那麼麻煩,我把文件送過來看著你簽吧。”傅寧爵心里一動,“你听起來身體不太好的樣子,是著涼了嗎?”

    溫一諾揉了揉額角,她是很累了。

    昨天晚上一晚上沒睡好,早上又匆匆忙忙出門,連早餐都沒吃。

    可是她等在民政局門口,不敢離開半步,現在都快中午了,肚子餓得咕咕叫。

    她苦笑一下,“不是著涼,我是餓了,我今天連早飯都沒吃。”

    傅寧爵立刻站起來,“你在哪兒?我給你送飯去。”

    溫一諾忙搖頭,“我可以叫外賣,這是沒胃口吃,不用麻煩小傅總了。”

    “一諾,你這樣我可生氣了,你就算辭職,我們還是朋友吧?你這樣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幾個意思?我傅寧爵哪里對不起呢?”

    溫一諾幾次三番的推脫,傅寧爵有些生氣了。

    溫一諾遲疑了一下,看了看手機,蕭裔遠還是卡在某個位置,一直沒能過來。

    她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是胃餓得難受,她還是妥協了。

    這個時候,她確實需要幫助。

    “……那好吧,我在這個位置。”溫一諾把自己的定位發了過去。

    傅寧爵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吃驚地說︰“你在民政局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離婚。”溫一諾心里煩躁,覺得胃更疼了。

    傅寧爵听見“離婚”兩個字,頓時心花怒放,忙說︰“行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就來!”

    他幾乎是哼著歌兒離開自己的辦公室,然後下樓買了早餐,開車飛快來到溫一諾所在的民政局。

    說來也怪,以前一向堵車的大馬路上,今天從他這邊去民政局,居然暢通無阻。

    他到的時候,蕭裔遠也才剛剛到,可到底晚了一步。

    看著前方的一對璧人依偎著站在民政局門口,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倆是去登記結婚的呢……

    蕭裔遠眯了眯眼,這一瞬間,溫一諾的所有反常行為,在他心里都有解釋。

    原來是她離心了,所以要離婚。

    蕭裔遠從車里緩緩走了出來,來到溫一諾和傅寧爵身邊,淡笑一聲,說︰“兩位怎麼不找間房子親熱?在大馬路上拉拉扯扯實在有礙觀瞻。”

    溫一諾抬頭,看見蕭裔遠終于來了,卻開口就是風涼話,心里頓時又氣上來了。

    她冷冷地說︰“我們做什麼,不勞您操心。現在既然來了,那就進去吧。”

    她半點胃口都沒有了,隨手把食盒往傅寧爵手里一塞,蹬蹬走進民政局里面。

    傅寧爵朝蕭裔遠勝利地笑了笑,十分囂張。

    蕭裔遠哼了一聲,沒有跟進去,而是懶洋洋地說︰“我沒帶證件,怎麼離婚?”

    “我給你帶了。”溫一諾回頭,揚起蕭裔遠的那份結婚證和戶口本,“還有借口嗎?”

    居然連這都準備好了。

    蕭裔遠也是年輕氣盛,又被傅寧爵刺激得不輕,頓時走了進去,“離就離,誰怕誰!”

    兩人來到民政局,不到半小時辦好所有手續。

    本來民政局的人一般都會勸一下,可是看這兩人都是面沉如水,一看就是吵架吵得不可開交,也不敢再勸。

    結婚證被剪了角,再拿到兩個同樣紅色的離婚證,溫一諾心里還是有氣,故意說︰“離婚證應該是綠色的,紅色一點都不應景。”

    蕭裔遠握了握拳頭,死死抿著雙唇,眸子里幾乎釋放出怒火,恨不得把面前這個陰陽怪氣的女人燒成灰燼!

    他想放一句話狠話,可是多年的涵養到底制止了他。

    他閉了閉眼,轉身不顧而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如果能少愛你一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