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第413章 愛情的保鮮期(第一更)



    溫一諾只覺得滿腹怒氣無法宣泄,她隨手抓起隔間門口黑木高幾上的一個小茶杯,狠狠往黑不隆冬的隔間里面砸過去!

    砰地一聲脆響!

    站在黑暗處的男子忍了忍,還是沒有出來。

    溫一諾握著手機,完全不知道隔間里面還站著一個人。

    她以前也沒有這麼不警惕,但是現在被怒火沖昏頭腦,五感的敏銳度都下降了。

    她深吸一口氣,對手機另一邊的蕭裔遠再問了一遍︰“是嗎?真的是三個人?都有誰呢?”

    蕭裔遠張開就要說“沈如寶”的名字,可是突然想到溫一諾跟沈如寶不對付。

    要是被她知道他現在和沈如寶坐在氧吧的包廂里,哪怕是有別人在場,她都會更生氣。

    而且她本來就在氣頭上。

    蕭裔遠小心翼翼,不想橫生枝節,心念一轉,他淡定地說︰“幾個生意上的朋友,有一個你認識的,是傅夫人的私人秘書,叫冒蘭的,幫我們競過標。”

    “還有兩個人是她帶來的朋友,都是商場上的大佬,想看看能不能幫忙的。”

    溫一諾這時不僅生氣,而且覺得悲傷。

    到了這個時候,還騙她……

    就算有三個人,為什麼不說沈如寶也在?

    還是她也算商場上的大佬?

    如果沈如寶算是商場上的大佬,那自己可以算得上天師界的巨佬了!

    跟個白痴談生意,還要幫他打官司,她能幫什麼忙?

    圖她能哭會鬧善挑撥嗎?!

    溫一諾一顆心徹底冷了下來。

    他看她不順眼,她也看他不順眼!

    是青梅竹馬的光環蒙蔽了他們的雙眼嗎?

    為什麼以前沒有這些問題呢?

    溫一諾一時也想不明白,腦子里亂糟糟的。

    她握著手機靠在隔間的門上,抿緊了唇,一只手搭在門邊那個黑木高幾上,摩挲著另一只茶杯平息著怒氣,一邊呵了一聲,淡淡地說︰“是嗎?那你是不是暫時不會回來了?”

    蕭裔遠猶豫了一下。

    傅氏財團的冒蘭特意幫他帶的書,還介紹沈投的副總裁沈召南給他認識,說實話,確實是非常好的機會。

    他為一個沒有根基,完全靠自己往上爬的年輕人,很明白機會的重要性。

    但是,在他心里,溫一諾還是比這些加起來都要重要。

    想明白這一點,他閉了閉眼,溫柔地說︰“不,我馬上回來,你別走,就在家里等我。好嗎?”

    溫一諾能感覺到蕭裔遠猶豫了一下。

    他沒有第一時間答應回來,也沒有第一時間告訴她實話。

    原來她在他那里,已經成了退而求其次的“第二位”。

    溫一諾被深深傷到了,心里的堰塞越堵越重,她沒辦法面對蕭裔遠。

    她怕自己這時候看見他,會直接打死他。

    她抿了抿唇,連著喘了兩口氣,才斷斷續續地說︰“不用了……你的事情要緊,你別回來,冒蘭是個很厲害的人,如果是她要幫你,你跟她好好學學……我先回家了。”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關了手機,然後將手邊一直在摩挲的那個小茶杯又一次砸向隔間里面。

    砰!

    又是一陣脆響。

    這一次,有一道渾厚的男聲從黑暗中響起,低笑著說︰“……這就太過份了,有一還有二?”

    一個身穿剪裁非常合體的定制西裝的男人,兩手插在褲兜里,從隔間的暗處緩步踱了出來。

    正是溫一諾在沈家的王府花園見過一面的沈召南!

    她驚訝地瞪大眼楮,“……你一直在里面?!沈先生,你怎麼能偷听別人打電話?!”

    “我沒有偷听,我是先來的,你是後來的。你要在我面前打電話,我也由得你。可是你不能屢次三番拿東西砸我。嘖嘖,你看上去弱質縴縴,下手真夠狠的。”

    屋里那兩只被摔碎的小茶杯,可是真正的“碎”,那碎片砸得如雪花般飛濺。

    “我就砸了兩個小茶杯而已,等下出去我會賠償。”溫一諾強自鎮定。

    沈召南撢撢自己的西裝,淡笑著說︰“賠償?那我的西裝呢?”

    他指指自己西裝上面幾道被飛濺的碎瓷片劃過的痕跡。

    溫一諾︰“!!!”

    那套西裝一看就特別昂貴,說不定一套就值一輛車的錢。

    溫一諾雖然不缺一輛車的錢,可是對一個平時精打細算的小財迷來說,只享受數錢進賬的樂趣,要她拿一大筆錢出來“賠償”,那真是比挖她的肉還難受。

    溫一諾有些緊張,想不認賬,可是又不好意思。

    沈召南看著她局促的樣子,輕笑著搖頭,“好了,我是逗你的,不用你賠。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只是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是姑娘家,比君子還要貴重,為什麼動不動就要動手呢?這樣不好。”

    見面就教做人,這些男人是不是個個認為女人都是沈如寶那樣不知世事的小可愛,連走路都走不穩的大頭蓮巨嬰?

    溫一諾才懶得管沈召南怎麼想。

    在她眼里,沈召南就是一路人,而且因為是沈如寶和司徒秋兩個討厭鬼的親人,在她這里,他比路人都不如。

    溫一諾翻了個白眼,“你躲在屋里面,我又沒有透視眼,怎麼知道你在里面?既然你是先來的,也看見我進來了,就應該出聲警醒我。”

    “可是你一言不發,躲在那里鬼鬼祟祟,擱我這兒裝什麼高尚呢?知不知道什麼叫‘非禮勿視,非禮勿听’?”

    沈召南微窒。

    他是個綿里藏針的人,平時雖然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兒,但是說話從來滴水不漏。

    這是第一次被人從不可思議的角度給懟了,他居然一時想不起怎麼懟回去。

    溫一諾冷哼一聲,特意警告說︰“沈先生好自為之,別多嘴多舌,跟個碎嘴婆子一樣討人厭。”

    她說完才轉身離開。

    而蕭裔遠那邊心情還是震蕩不已。

    他今天負氣離開,溫一諾不僅追了出來,還很“大度”地讓他留下來跟人繼續談論官司的事,這樣好的老婆,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這一瞬間,蕭裔遠甚至原諒了溫一諾對“天師”這個位置的執念。

    如果她喜歡,就讓她玩吧。

    他會更加努力的工,往上攀登,能成為她的後台,為她撐腰!

    蕭裔遠心情如同雨後的晴空,霎時開朗起來。

    他臉上露出一絲自己都沒察覺的微笑,像是山蒙微雨,綺麗瀲灩。

    沈如寶看得呆住了。

    她知道蕭裔遠長得很好看,但是好看到這種程度,還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的臉上迅速飛起兩道紅暈。

    沈召南這時走了進來,剛要說話,不經意看見沈如寶痴痴看著蕭裔遠的樣子,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笑著說︰“貝貝,爸爸剛才打電話給我,說他有急事,馬上要去國外,現在已經上飛機了。”

    他們沈家有自己的私人飛機,平時不管出國,還是在國內,都不會跟大家擠商業飛機。

    沈如寶回過神,嘟起嘴說︰“才剛回來,又走了,爸爸跟你說他要去干嘛嗎?”

    “生意唄,還能有什麼事。”沈召南坐到沈如寶身邊,也就是蕭裔遠對面的位置。

    順手拿起茶壺,給蕭裔遠斟了一杯茶。

    看見茶杯,沈召南忍不住想起剛才被溫一諾砸碎的兩個小茶杯,嘖了一聲,搖搖頭,問蕭裔遠說︰“我听蘭姨說了你做的那個專門做後期特效的人工智能軟件,我也在追看那部仙俠劇,確實很好看,效果非常棒。”

    得到沈召南的認可,蕭裔遠雖然不意外,但還是暖心的。

    這是來自商場大佬的認可,也是他信心的源泉。

    人不可能無緣無故自信。

    真正的自信,是因為做出了一個個成績,並且逐漸得到大眾的認可。

    沒有成績而盲目自信,那不是自信,是自大,通俗地叫,叫傻叉。

    蕭裔遠覺得有些慌亂的心漸漸有了依托。

    他知道自己沒有抄襲過別人,但是被對方降維打擊的時候,還是會彷徨,會緊張。

    他今年才二十四歲,從大學畢業才兩年時間。

    直接從象牙塔步入詭譎多變的商場,他只能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機會,把自己當成海綿,努力地吸收經驗和知識。

    智商是天生的,但是情商是後天養成的。

    商場上的閱歷,更是需要時間來鑄就。

    這方面,那些出身世家的人比他這種平民百姓有著先天的優勢。

    因為他們有著家人朋友的耳濡目染,悉心教導,從小就在這種環境中生活,他們的閱歷,比他足足多了二十多年。

    他只有非常努力,才能奮起直追。

    因此他很仔細地跟沈召南談起自己的制過程,他說得那樣專注而認真,姿態更加迷人。

    認真工的男人最帥,認真工的帥哥更是帥得無與倫比。

    沈如寶雖然一個字都听不懂,可是她看著蕭裔遠說話心里就特別舒服,身上也暖洋洋的,那些身體里常常感受到的疲憊和乏力,在蕭裔遠身邊似乎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是比她待在司徒澈身邊還要舒服的感覺。

    沈如寶眯起瞳色略淺的雙眸,不知道自己的唇角翹了起來。

    冒蘭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她心里一動,不過很快按捺下來,笑著說︰“我叫了一些零食和小菜,還有一些果汁和飲料,大家邊吃邊談。”

    一邊又對沈如寶說︰“貝貝,如果你覺得我們說話太枯燥,可以去那邊的屋子看電影,他們有很好的放映設備,你想看什麼看什麼,動漫電影也有很多。”

    沈如寶笑著說︰“蘭姨,我喜歡听蕭哥哥說話,雖然我听不懂,可是覺得學到好多東西。”

    沈召南笑著揉揉她的頭發,憐惜地說︰“听不懂怎麼學東西?”

    “就是因為听不懂,才要學啊!”沈如寶偏著頭,還把腦袋在沈召南的手心里蹭了蹭,就像溫一諾曾經在蕭裔遠手心里做過的動一樣。

    蕭裔遠的心弦幾不可察地跳動,他又在想溫一諾了。

    ……

    此時溫一諾已經回到自己家的大平層。

    溫燕歸和張風起的房間已經關了燈睡下了。

    老道士房間里的燈卻還開著,房門半掩,屋里的人坐在床上,戴著老花鏡在看一本很古老的書。

    溫一諾推開了老道士的房門,喃喃地說︰“……師祖爺爺……”

    她滿臉彷徨,像是跟主人走丟了的小奶狗,眼神濕漉漉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老道士放下自己的手,朝她招招手,和藹地說︰“一諾,到爺爺這邊來。”

    溫一諾緩緩走進去,隨手關上房門。

    她來到老道士床邊,片腿坐在地上,趴在老道士床邊,喃喃地說︰“……師祖爺爺,我心里很難過。”

    老道士沒有說話,只是慈祥地揉了揉她的腦袋。

    溫一諾忍了很久的淚,終于傾巢而出。

    她嗚嗚地哭泣︰“……師祖爺爺,為什麼呢?他為什麼要騙我呢?先是岑春言,又有沈如寶,為什麼他要瞞著我?”

    “是不是他心里有鬼?是不是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已經讓他疲憊了,厭倦了?”

    “我知道他跟她們沒有實質上的瓜葛,可是無意的隱瞞比有意的欺騙還要讓我難受!”

    “這難道不是他對我們感情的背叛嗎?”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他對那些女生都不假辭色,從來不會做讓我誤會的事。”

    “可是現在……到底是我跟不上他的腳步,還是我們的路本來就是不同一條?”

    “男人真的是圖新鮮嗎?”

    “愛情的保鮮期,真的只有一年嗎?”

    “那一年之後,如果已經結婚的人,要怎麼一起生活呢?”

    “婚姻不是相愛的人的結合嗎?”

    “師祖爺爺,你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溫一諾哭得稀里嘩啦,不能自已。

    這些話,她對她媽媽溫燕歸都沒說過,因為覺得難以啟齒,是自己心底深處的隱私。

    可是面對老道士,她卻有種什麼委屈和隱私都可以傾訴的感覺。

    她信任他,比信任溫燕歸還多。

    老道士嘆了口氣,拿起床邊的紙巾盒遞給她,說︰“哭吧,哭完擦擦眼淚,又是一個好姑娘。我們一諾啊,從來就不會被這些事情打倒的。”

    溫一諾拿過紙巾盒,擦了擦臉。

    她沒有被老道士的話勸慰,只是搖了搖頭,說︰“不,這件事確實很打擊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有一瞬間,覺得死了就好了就不會為了這些事煩惱了……”

    老道士的手頓了頓,呵呵笑道︰“一諾,你這些話可是讓老道羞愧了。老道一輩子沒有談過戀愛,沒有結過婚,也沒養過孩子,我怎麼知道為什麼呢?你問錯人了。”

    “真的沒有?連動心都沒有過?”溫一諾擦干眼淚,好奇問道。

    很容易的,她哭完之後,心情就舒暢了,注意力也轉移了。

    老道士搖搖頭,“沒有,一次都沒有。”

    “那不可能啊!”溫一諾大奇,“您是不是自己忘了?少年人怎麼會沒有喜歡心動的時候呢?”

    “我確實沒有,我自己也很奇怪。可能是我運氣不好,沒有遇到能讓我心動的人吧。”老道士感慨地說,“我還是覺得,做學問,學道術,比談戀愛有意思。”

    溫一諾深以為然,連連點頭,“師祖爺爺說得對!我以後也要做一個專心搞事業的人!”

    她抿了抿唇,終于說︰“師祖爺爺,我想離婚。”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群麼麼噠!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如果能少愛你一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