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午夜探險直播 第三百六十二章袒露心扉的家庭談話會



    “阿……

    阿妹……”

    我模仿王秀蘭對我的稱呼︰“咱屋子里,怎麼連口鏡子都沒有,鏡子到哪里去了?”

    听我叫她阿妹,王秀蘭的身子,猛地一顫。

    這一次,倒不是被我的問題嚇到,而是听我叫她阿妹,激動的了。

    王秀蘭臉都紅了︰“阿哥……

    你都多少年沒這麼叫過我了……

    簡直羞死個人了。

    咱家的鏡子,賣了。

    你不記得了嗎?”

    鏡子賣了,這是啥情況?

    我頓時一臉懵逼。

    “你不記得了嗎,阿哥?

    當初嫁給你的時候,我家里找木匠給我做了個梳妝櫃做陪嫁,可風光了,十里八鄉的人都來看這個櫃子。

    梳妝台三面都能打開,打開以後,每一面里邊都是一方銅鏡。

    我以前經常對著鏡子畫紅妝的,你還在鏡前給我描過眉。

    但你養的那只黑狗頭被我吞下珠子,死了以後,咱家的財運就開始走下坡路。

    那個梳妝櫃,最後為了補貼家用,被我們給賣了。

    听說最後好像到了我妹夫手里。

    這麼多年來,家里日子啃啃巴巴的,鏡子也不是啥必需品,我也一直懶得再買。

    對著盆里的水照照當鏡子,也就足夠了。

    反正只要我們兩個真心相愛,我怎麼樣,你都會喜歡的。”

    王秀蘭的話,驗證了我的想法。

    她口中的阿哥,果然是就是當年那個救下‘尸狗降’的農夫。

    但我的關注點,卻不在這兒。

    種子公寓,203房間里的那個梳妝櫃……

    真正的主人居然是王秀蘭!

    當初那個打雨傘的黑衣老太,假裝新娘子跟我結冥婚的時候,提起過這個梳妝台。

    她說這個梳妝台,是她對象給他買的嫁妝,還說她姐姐有個一模一樣的梳妝台,是她姐姐結婚的時候找木匠做的。

    這麼說……

    黑衣老太就是王秀蘭的妹妹。

    黑衣老太至少有60歲,如果她和王秀蘭是姐妹的話,那王秀蘭的真實年紀,最少也有六七十歲了,遠比她此刻的外表要蒼老得多。

    更重要的是,梳妝台的原主人是王秀蘭的話,上鎖的梳妝櫃內的東西,是否也是王秀蘭的?

    我當初撬開了梳妝台,三面梳妝櫃里,沒有胭脂粉黛,也金銀首飾,放的都是些奇怪的東西。

    第一個櫃子里,放了一堆嬰兒穿的繡花鞋。

    第二個櫃子里,放了一瓶砒霜。

    第三個櫃子里,放了一個供奉死人的靈牌,牌位上寫著‘供奉亡妻王氏之位’。

    當時我打開第三面櫃子的時候,水井之下傳來了一聲滔天的巨響。

    現在想來,就是王秀蘭察覺到自己的東西被人給打開了,這才從沉睡中甦醒。

    等等……

    供奉亡妻王氏之位……

    王氏……

    王秀蘭……

    我忽然頭皮發麻,這不會是王秀蘭的丈夫,給王秀蘭做的靈牌吧?

    可王秀蘭明明沒死,農夫為什麼要給王秀蘭做靈牌呢?

    聯想到第二個櫃子里的那瓶砒霜,我忽然一愣,莫非男主人想要殺死王秀蘭,所以提前做好了靈牌?

    可原因是什麼呢……

    再想到第一個櫃子里,滿滿一櫃子的嬰兒繡花鞋……

    似乎跟一個嬰兒有關。

    難不成,農夫和王秀蘭結婚後,生了一個孩子?

    這個孩子,導致了這個親密家庭感情出現破裂?

    這麼一想的話,我頓時感覺有了頭緒。

    難怪午夜秀場發來短信,問我這一家一共有幾口人。

    這並不是詢問,而是提醒,是想告訴我從人數入手,抽絲剝繭,破解真相。

    我在客廳坐下,低頭沉思。

    客廳里,擺著一張圓桌。

    圓桌邊,有四張椅子。

    顯然,一張是農夫的,一張是王秀蘭的,還有兩張,是招待客人的。

    下一秒,我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這是一個客廳!

    可王秀蘭,為什麼會需要客廳?

    她躲在這種暗無天日,隱蔽到極致的地方,根本沒有人能找到她。

    更何況,她眼里只有她阿哥,她的世界里只有她阿哥,世界上根本沒有其他她想見的人。

    這個客廳,只是個幌子,以前有別的用途才對。

    我低頭看了一眼桌子,駭然發現,它的四條腿很奇怪。

    桌腿,不是直木,而是用彎曲的木頭做成的。

    而且,四條腿,粗細不一。

    就像是另一樣家具被拆開,然後東拼西湊,改造成了桌子的模樣……

    我摸了摸曲木,有把手,有紋理……

    像是是一個嬰兒的搖籃床劈開做成的。

    我頓時明白了過來,這個房間,以前的確不是客廳,而是一間嬰兒房。

    這麼說的話,王秀蘭和農夫,的確有過一個孩子。

    他們給這個孩子,準備了繡花鞋,搖籃床。

    但這個嬰兒,現在卻不見蹤影,而王秀蘭,想要遮蓋嬰兒存在過的痕跡。

    我猜測,嬰兒可能遭遇了不測,比如王秀蘭將嬰兒給弄丟了,失手導致嬰兒死了之類的,讓農夫無法原諒她,對她起了殺心,甚至還給她提前準備好了靈牌。

    但王秀蘭又是女魃,又有‘尸狗降’妖丹護體,怎麼可能被殺死?

    農夫估計發現自己沒辦法殺死王秀蘭,又不願意繼續在她身邊待下去,只得選擇逃跑,這一跑,繼而引發了37年前的災荒。

    我大致縷出了個頭緒,可是如何來驗證這一點呢?

    只能從王秀蘭身上求證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拼了……

    我伸出手,將王秀蘭抱在了懷里。

    “阿哥,你這是做什麼?”

    王秀蘭臉蛋通紅,像隻果一樣。

    “這不是好久不見了,想你了嘛。”

    王秀蘭痴痴地看著我︰“我也想你呀!

    你不知道,我每天有多想你。”

    我抱著她,把電視里,網絡上那些流行的情話,一籮筐的對她說了一遍。

    像什麼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再不就是我和你纏纏綿綿翩翩飛,飛越這紅塵永相隨。

    像她這種活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怎麼可能听過我這麼洋氣這麼時髦的情話。

    被我一通鬼扯,王秀蘭將自己腦袋埋在我的懷里,羞得不敢看我。

    我感覺時候差不多了,忽然對她來了一句︰“咱給孩子的嬰兒床,你給扔到哪里了?”

    王秀蘭腦子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羞答答道︰“我把嬰兒床改造成客廳里的桌子還有椅子了……”

    一句話說完,她本來嬌羞的身子,忽然僵住了。

    氣氛,頓時詭異了起來。

    她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原來是這樣。”

    我的語氣依舊和煦︰

    “反正我們的孩子已經夭折,那張嬰兒床留著也沒有什麼用。

    你把它改造成桌子我感覺挺好的,也算是廢物利用。”

    “真的嗎阿哥?

    你也是這麼想的嗎?”

    王秀蘭不敢置信的抬頭看我。

    “當然,畢竟孩子已經死了,不管發生什麼,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珍惜眼下,和你永遠在一起,才是我最需要做的。

    話都講到這里了,不如我們開個家庭座談會,把之前的矛盾,通通給說清楚,這樣的話我們才能消除隔閡,永遠親密無間的在一起。”

    我笑著說道︰“我也是最近才感覺到,家里有孩子,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只有我和你在一起過二人世界,才是最幸福的。”

    王秀蘭趴在我的懷里,將我死死地抱住︰

    “老公你怎麼這麼好?

    我當初就告訴你了,多了個孩子以後,一家三口人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你還不听我的,想不到你現在的想法居然和我一模一樣了,不愧是我老公。”

    王秀蘭越講越興奮,居然吧唧在我臉上親了一口。

    一家三口嗎?

    從王秀蘭的話中,我得到了午夜秀場提出問題的答案。

    幾乎是同一時間,我的手機再度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我背著王秀蘭,掏出手機一看︰

    第二個問題,我為什麼要逃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午夜探險直播”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