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煙火江湖 第二卷︰奉天游 第一章︰東塔山



    端木玉睡得很好,她才八歲,過了夏天也才九歲,正是天真爛漫不知愁的年齡,尤其是久別重逢的姐姐又找到自己,睡覺做的夢都是香甜的。

    端木冷月和路一就不一樣了,初次相見,彼此都還存有戒心,另外兩人確實不算性格相投一見如故。

    路一性格隨和,但也只是針對一些心里認可的朋友。

    端木冷月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氣勢和驕傲,尤其是姑婆的交代讓她對眼前少年那很多時候都笑嘻嘻的神情有些抵觸,尤其是昨晚還被他調戲,心里更是恨恨不已,至于自己踢出去的那一腳,自然是臭小子咎由自取的,怪我咯?

    天色微亮,路一睜眼看了看盤膝而坐,雙手疊放的端木冷月,清晨的露水讓她及腰的長發有些濕潤,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明顯也沒有入睡,合身的紫色長裙下身材略顯豐腴,確實是美艷動人,容貌猶勝甦流兒。

    路一拿起黑刀,獨自來到河邊空地,開始有板有眼的練習刀法。

    清晨除了河流流水發出的輕微聲響,就只剩下刀鋒破空的動靜。

    身後傳來輕微腳步聲,路一轉頭看到神色清冷的端木冷月,冷笑道

    “教主這是想過來切磋切磋?”

    兩人相處的時候就是這樣奇怪,稱心如意的時候說什麼話都能听出字里行間的曖昧,兩看相厭的時候說什麼話都可以听出針鋒相對。

    端木冷月雙眉一皺,看了看還沒有睡醒的玉兒,壓低聲音怒道

    “好啊!那就切磋切磋!”

    路一扔下黑刀,伸出食指沖她勾了勾,目光里滿是不屑。

    端木冷月大怒,展開逐月飛流,身子輕飄飄的像是一只穿花蝴蝶,五指如鉤直取路一面門,那張掛著幾分笑意的嘴巴尤為可恨!

    望月寶典大部分功法都更加適合女子修煉,所以這也是斜月教教主之位為什麼傳女不傳男的原因。

    路一只覺得眼前一花,原本距離一丈有余的端木冷月已經近身,心里忍不住贊嘆一聲,看得出來她使用的輕身功夫和玉兒那丫頭是同一種功法,卻遠非玉兒可比。

    不過心里倒也不算慌亂,隨著對敵次數增多,經驗越來越豐富,無相梵天決的領悟也更加透徹,尤其是天羅步這種輕身功夫,更是熟能生巧。

    當下身形後撤一步,曲指彈在端木冷月的手腕上,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以掌為刀,暗含破痴式刀法,直取端木冷月後背。

    端木冷月冷哼一聲,不再以步法取巧,一貓腰身子前沖一步,回身一拳打出,距離路一還有一尺左右距離變拳為勾,直取路一胸前神闕大穴,同時右腿微微一蹬,左腿屈膝頂向路一右肋,正是望月寶典上赫赫有名的破玉拳。

    路一微微一驚,心里暗叫不妙。

    其實二人功力不分伯仲,但路一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心里存有一些輕視,而且又礙于端木冷月女子之身,未盡全力。

    眼見躲避不及,只得雙臂回收,擋住抓向自己神闕的手,同時真氣暗運,硬生生受了端木冷月左腿一擊。

    兩人一觸即分。

    端木冷月突然開心起來,笑嘻嘻的看著郁悶不已的路一笑道“對不住對不住,沒收住腿,不知傷到路公子沒有?”

    路一翻了個白眼,腰間傳來微微的疼痛,心想女人果然記仇,剛想再上,卻發現端木冷月跳出圈子,一臉驕傲的走了。

    端木玉起來之後吃完早點,看了看突然變得“客客氣氣”的二人,總覺得哪里不對,不過又說不出來,很是郁悶的嘆了口氣。

    “接下來不知教主有何安排?”

    收拾好東西,一匹瘦馬、一頭驢、三個人重新上路,馬和驢已經像是久別重逢的好兄弟,但是三個人卻看起來好像分別在即。

    端木冷月看了看玉兒,發現妹妹也正緊張無比的盯著自己,心里微微嘆息,看得出來路一待妹妹確實極好,現在估計想帶她走,她是怎麼也不會願意的,當下突然覺得天大地大,但好像就是沒有屬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端木玉察覺出姐姐的躊躇,苦著臉道“姐姐,你就跟著我們一起吧!好嗎?”

    端木冷月看了看路一,後者裝傻,心里恨恨不已。

    端木玉突然嘆了口氣道“兩個大人,真是讓我操碎了心!”

    兩人被這句話說得還真是有些無言以對。

    端木玉拉過路一的一只手手,又把姐姐的一只手拉過來疊放在一起,然後雙手握住兩只大手,笑嘻嘻的對二人說道“走走走,我們三人一起游歷江湖行俠仗義去!”

    路一看了看不解的端木冷月,也不解釋,蹲下身,玉兒興高采烈的爬上大哥哥脖子,兩人借著朝陽,大踏步向前走去。

    端木冷月看到玉兒的笑臉,突然覺得有些陌生,以前玉兒也愛笑,但和現在不同,現在的笑聲讓人心生羨慕,好像才是她那個年齡該有的歡樂。

    “喂!教主大人!麻煩你牽一下馬和驢!”

    遠遠傳來路一帶著笑意的聲音。

    過了半天沒听到回答,路一回頭就看見端木冷月還站在原地生悶氣!

    因為那頭叫大掌櫃的驢很不給面子,就是不肯跟著端木冷月走,耍了一招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花樣。

    端木玉趴在路一耳邊輕聲說“大哥哥,你是不是惹我姐姐生氣了?”

    路一看著拿大掌櫃毫無辦法的端木冷月,心里大樂,笑道“大哥哥有那麼壞麼?”

    端木玉笑道“那看來就是驢惹我姐姐生氣了。”

    “……”

    最後還是路一回身牽了大掌櫃,端木冷月氣鼓鼓的一個人走在前面。

    曉行夜宿,三人一路向北。

    有了端木玉這個鬼精靈的左右逢源,路一和端木冷月其實已經不知不覺的熟絡起來,尤其是每天的衣食住行,灶間煙火也磨掉了很多端木冷月身上原本帶有的一些冷傲。

    這天走到一片茫茫大山,附近了無人跡。

    路一蹲在地上正在仔細端詳地圖,原本十天左右就可以走進的流雲山,現在卻還是雲深不知處,就算三人再怎麼相互安慰也不可否認的是,他們迷路了。

    端木冷月早就換掉了原本的一身紫色長裙,穿上了在集市購買的一套粗布麻衣,並且用了易容術,看起來只是一個容顏普普通通的鄉下少女。

    過了一會兒路一收起地圖,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們應該是走岔了路,接下來要折向西,現在應該是在三河郡,已經出了江南道。”

    端木冷月道“難怪這邊的村落明顯破敗得多,這邊已經屬于宋王轄境,而宋王原本就殘暴不仁,治下更是民不聊生!”

    端木玉好奇的問道“就是那個要打皇後屁股的宋王?”

    路一摸了摸玉兒腦袋,點了點頭“根據地圖上的標記,這兒應該是東塔山,穿過這座山,再經過一個叫紅木集的地方就可以進入流雲山了。”

    端木冷月有些擔憂的說道“現在牧王的重甲衛王騎和破甲卒有超過半數的兵力駐扎在德清郡和三河郡交界之處的鎮北關,如果我們從宋王轄境進了流雲山,再想回江南道就十分不容易啦。”

    路一笑了笑“那就繼續往北,一路行來,我還真想去這個天下好好看看。”

    端木玉拍手道“大哥哥,帶上我!”

    端木冷月無可奈何的看了看二人,想到三人經常玩的一個游戲,遇事不決舉手表態,好像自己從來都沒有贏過。

    而且不知為何,和玉兒重逢總是再也回不到當初那種親密無間的感覺,始終有一種淡淡的隔閡夾在二人中間,反而是隨著時間推移,她和路一的感情愈發深厚,這讓端木冷月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有時候甚至懷疑哪天真要分別,玉兒是否願意和自己重回十萬大山。

    三人剛剛收拾好東西,打算起身趕路,就听見道路另外一頭隱隱有馬蹄聲響起。

    路一連忙把端木玉拉到身側,遠遠看見疾馳而來兩匹駿馬,一黑一白,馬背上端坐兩名身材壯碩的中年漢子,背著長刀,行色匆匆。

    擦肩而過的時候,其中一個中年漢子目光冷冽的瞟了過來,但是並沒有停馬,繼續打馬呼嘯而過。

    端木冷月等著兩匹馬遠去之後才冷哼一聲道“前面應該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已經是第六批人急匆匆的趕過去了。”

    路一道“可是前面出了一個紅木集,沒有別的村鎮,這幫人總不是來這荒山野嶺游山玩水來的吧。”

    端木冷月瞪了他一眼道“都怪你,我早就說過攔下那兩人問一下不就行了?哪里還用得著我們在這里胡思亂想。”

    路一暗想女人就是暴躁,什麼攔下來問問,還不是因為第二批過去的兩匹快馬中的一個黑衣漢子色眯眯的說了句這妞兒屁股挺好看,心里一直懷恨在心麼,所以只是笑笑,不和她計較。

    三人重新上路,由于瘦馬被賣了,只剩下一頭大掌櫃,端木姐妹二人就坐在大掌櫃背上,路一牽著韁繩慢悠悠的在前面走。

    太陽逐漸西下,山里又沒有看到人家,路一正打算找一個地方過夜的時候,來路又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三匹駿馬遠遠飛馳而來,三個人,兩個老者和一個年輕公子,都帶著兵刃。

    路一讓開道路,沒想到剛剛跑過去的三匹馬卻在不遠處停了下來,三人調轉馬頭,領頭的年輕公子手里拿著一柄黑色的折扇,馬鞍上還掛著一柄長劍。

    年輕公子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一身白色勁裝,相貌平凡卻略顯陰柔,神情似笑非笑,坐在馬上沖路一三人招了招手。

    路一只得牽著大掌櫃上前拱手問道

    “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年輕公子似乎很滿意路一的態度,笑道“閣下一家三口也是前往東雁塔參加尋寶大會的嗎?”

    端木冷月听到一家三口心里隱隱有些不快,不過倒也沒有發作出來,一路上她和路一被誤會是夫妻都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听著听著倒也習以為常,不像剛開始那麼生氣。

    路一心里恍然,原來今天這些陸陸續續進山的人都是為了什麼尋寶大會而來的,當下搖了搖頭道“我們兄妹三人只是路過東塔山,並沒有打算參加尋寶大會。”

    年輕公子神色淡淡的哦了一聲,目光卻一直看著驢背上的姐妹二人,尤其是端木玉,看了一會兒轉頭低聲和兩個老者其中一個說了幾句話。

    那個老者連連點頭,打馬上前,盛氣凌人的看了看三人,然後沖著路一說道“驢背上二人都是你的妹妹?”

    路一點了點頭,心里有些無奈,看那個公子的神色哪里還不明白打的是什麼主意。

    果然老者從懷里摸出一錠銀子,約摸有十兩左右的樣子,有些肉痛的扔在路一身前,然後指著端木玉說道“我們家公子缺一個伶俐丫鬟,看上了你這個妹妹,也算她的造化,讓她跟我們走吧!”

    路一彎腰撿起銀子,在手里拋了拋,笑嘻嘻的丟給端木玉,笑道“白撿的,收著!”

    端木玉眼眸彎彎,接過銀錠揣入懷中,嬌笑著問老者“老頭兒,還有沒有?一並拿出來,免得本姑娘動手!”

    說罷一個翻身落在路一身邊站定。

    老者大怒,指著二人喝道“你們敢戲耍我們公子?好大的膽子!”

    年輕公子覺得頗為有趣,打馬上前用折扇攔住老者,神色倨傲的說道“小姑娘,你可知道我是誰?”

    端木玉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圈道“當然知道啊!大哥哥說過,動不動就扔錢的都叫散財童子!”

    端木冷月一個靈巧翻身也來到二人身邊,如果不是和路一有約法三章,按照她的脾氣這三人早就死了。

    年輕公子眼神一亮道“有意思有意思!這麼一個相貌平平的山野村姑不光有幾分本事,這身材卻是一等一的不錯啊!”

    說罷不等三人答話,繼續說道“等會拿下這個小丫頭,這個村姑就賞給二位長老享受享受,應該也別有一番滋味!”

    二位老者同時拱手道謝,完全沒有把三人放在眼里。

    路一笑著向前走了兩步,突然一拳突兀地轟向年輕公子。

    兩名老者大吃一驚,剛想起身幫忙卻看到那個其貌不揚的村姑鬼魅的出現在兩人身側,緊接著一道雪亮的刀光從村姑長袖中乍現。

    二名老者本就是一對親兄弟,也是江湖成名高手,情急之下在馬背上一招鐵板橋,堪堪躲過割向咽喉的一刀,但是其中一人的臉龐還是被刀鋒劃破,鮮血長流。

    二人跳下馬背,拔出長刀,受傷的老者勃然大怒,長刀也無花哨,一刀筆直劈了過去,另外一名老者斜刺里封堵女子退路。

    端木冷月施展開逐月飛流,閑庭信步地從兩刀之間從容而過,逐月飛流原本就適合女子修煉,加之冷月身材曼妙,遠遠看起來如仙子起舞,更加賞心悅目。

    錯身而過時手中落日刀刀尖妙到毫巔的恰好割破一名老者的脖子。

    “大哥!”

    剛剛臉上受傷的老者,慘呼一聲,雙眼赤紅,轉頭看向端木冷月的時候卻是滿臉恐懼

    “你用的是逐月飛流,你,你是斜月教端木家的人?”

    端木冷月冷哼一聲,並不答話,只是神情冰冷的望著神色絕望的老者。

    另外一邊路一正蹲在臉白如紙的年輕公子身前,看了看自己的拳頭笑道

    “你到底是誰?怎麼如此不禁打?”

    端木玉笑嘻嘻的跑了過來,左看看右瞧瞧,嘴里嘖嘖幾聲道“還想買我做丫鬟,又打我姐姐的主意,原來你這麼沒用!”

    年輕公子肝膽俱裂,臉上全是恐懼,加上鼻子和嘴角溢出來的鮮血,看起來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結結巴巴的說道“本公子,不,不,小的有眼無珠,冒犯幾位少俠,還請饒命!”

    邊求饒邊把自己的身世來歷一股腦竹筒倒豆子一樣的說了出來。

    原來年輕公子是江南道留劍山莊少主,而留劍山莊要是單憑武力,最多只能算是江南道的二流江湖勢力,但是莊主候少卿卻是江湖中很有名氣的鑄劍大師,交友廣闊,所以留劍山莊在江湖也有不錯的聲望。

    候少卿一生一心醉心鑄劍,對于鑄劍確實造詣極高,但是對于自己的獨子候劍從小疏于管教,驕橫跋扈慣了,但又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只得每次下山都派遣山莊高手相隨,以期護他周全。

    而要求候少卿鑄劍也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要求,那就是擔任留劍山莊少莊主為期一年的貼身扈從,今天隨行二人剛好就是嶺南道那邊過來求劍的,所以認識斜月教的功夫就不足為奇了。

    路一問道“那尋寶大會又是怎麼回事?”

    候劍心想,如果能把這三個人騙去尋寶大會,到時候還不愁報不了仇?今天去的江湖朋友大部分可都是受過我們山莊恩惠的,到時候我振臂一呼,這三人還不是插翅難逃!任由我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當下添油加醋把東雁塔尋寶大會的前因後果給仔細說了一遍。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煙火江湖”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