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表妹後來成了國師 85、第八十五章



    寧府西屋里奉著寧家夫婦的牌位, 楚二夫人直挺挺地跪在中間的蒲團上, 身邊是帶來的侍女與嬤嬤。

    屋里沒人出聲,安靜得很, 只呼吸聲隱約可聞。

    一身翠青褂子的老嬤嬤, 悄然轉過眼, 借著余光往楚二夫人臉上看了看, 見她面色僵硬, 兩目發直, 經這一夜, 連抹了薄薄口脂的雙唇也微可見兩分青白。

    老嬤嬤不由地嘆了一口氣, 勸道︰“都多少年的事了, 您又何苦一心較著勁兒呢。”

    楚二夫人不語,發木的腮幫子動了一下。

    老嬤嬤道︰“公子,小姐都各自成家了, 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往日掐尖要強的,如今您已是侯府的二夫人,她就留著這堂上一方牌位了, 您過得不比她舒服, 她痛快嗎?”

    楚二夫人扯了扯嘴角,冷聲道︰“可我現在就跪在她的牌位面前。”

    嬤嬤道︰“你那事兒, 確實做得不地道,奴婢老早就勸過你,寧家那幾個孩子,不管他們就是了, 支那個手做什麼呢。”

    楚二夫人面無表情道︰“我做什麼了?我是苛待了他們吃食,還是折騰要了他們的命?”

    老嬤嬤心想,你是沒苛待他們,沒折騰他們,可你由著側妃使事兒,暗里跟在後頭掃尾,這是沒得說的。

    西屋又沒了聲兒。

    楚二夫人的視線落在前方的牌位上。

    寧夫人單名一個嫵字,娘家是蘄州傅氏,其母與楚二夫人的生母甦家夫人是表姐妹。

    傅家做藥材生意,是蘄州有名的富商,日子也是過得相當不錯。

    可惜好景不長,當年洪水大災,時疫橫行,傅家夫妻不慎染了病,相繼離世,只余幼女傅嫵一人。

    也是因得如此,在寧家遭滅門之禍,寧家三姐弟沒有外家可依,會選擇上京避禍。

    傅家夫妻臨死前,將幼女托付給了甦家,懇請其照料一二。

    楚二夫人冷笑,寧莞帶著弟妹上侯府來的情形,和她娘傅嫵昔日到甦府來時,何其相似。

    都是表小姐上門,都要叫當家的夫人一聲表姑。

    當年她的兄長喜歡傅嫵,如今她的兒子也和傅嫵的女兒勾上牽連。

    這日子就像是一個輪回,到頭來,就似打了一個圈兒。

    她兄長因傅嫵而死,她千防萬防,甚至費盡心思暗里幫著華茵在生辰宴算計了溫言夏,拆了長庭和寧莞的事兒,結果到頭來,還是得到寧莞手上來求命。

    也真是諷刺。

    楚二夫人嗤笑,“說什麼寧家救了我甦家滿門,她傅嫵在我甦家待了十年,出嫁也是從我甦家走的,勉強也算是半個娘家了,要曉得沒有我甦家收留,她早不知道死蘄州的哪個骯髒地兒了。”

    但凡是個知恩知情的,踫見了事兒,誰不得搭把手,怎麼就欠她的了?

    “她就是個禍害,你看看,但凡沾上的,傅家,甦家,寧家,哪一個討到了好處?”

    也就甦家有個運道在,一門好好撐著,還沒死透。

    老嬤嬤也往前看了一眼,“傅小姐是命苦,但您這話誅心了,傅家當年留了不少東西,甦家確給了個庇護之所,卻也說不得什麼天大恩情的。”

    楚二夫人怒而轉目,“奶娘你倒是一心偏著她說話!”

    “老奴說的是實話。”老嬤嬤面上皺紋深了幾許,“您是將當年公子的死,全全遷怒在傅小姐身上了,可誰都知道那是意外,連甦夫人都未有責怪,您怎麼就想不開呢?”

    老嬤嬤沖著上方寧夫人的牌位磕了個頭,“到底還是太固執了。”

    楚二夫人心中發堵,緊緊繃著臉,“行了,別再說了。”

    她面頰蒼白,冷聲道︰“我今日跪在這里,可不是給傅嫵低頭的,也就是為我兒求個命,說那些無關緊要的做什麼。”

    老嬤嬤知她心性,當即閉了嘴,安靜下來,再不多言。

    芸枝空余時候來看了一眼,見她們仍然跪在堂前,不禁輕撇了撇嘴。

    ……

    正安書院原院長落了罪,這處地方戶部回收,便空了下來。

    里頭屋舍牆瓦還沒來得及拆除,都是好的,軒明院靜,青閣文窗,只需簡單做些修繕,便可來使用了。

    寧莞看了一圈,深覺不錯。

    郁蘭莘不想回相輝樓干待著,非要留下來監工摸閑。

    寧莞樂得當個甩手掌櫃,自個兒回了皇城去,準備各需要的書籍。

    下午王大人為水風嵐與寧家滅門之事來了一趟,問說幾句以便寫個結案卷宗。

    寧莞隱去了水風嵐與北岐之間的牽連,至于旁的,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末了她想起些事情,壓了壓書角,問道︰“我記得她還有個女兒,名喚水一。”

    王大人坐在椅子,摸了摸短須,回道︰“是養女,交到水一程手上了,不過還沒查清楚這里頭和水家莊有沒有干系,就叫他們還暫時待在大理寺里。”

    寧莞得知了水一去處,便點點頭,不再多問這案件之事。

    王大人喝完了茶也不走,坐在一邊跟七葉瞪眼楮。

    這一人一貂好些日子沒見了,還真是有些想念。

    七葉偏過腦袋,翹著尾巴往一邊的冰盆兒里支了支,冰冰涼涼的,從尾巴尖兒瞬地躥了上來,登時舒服地蹬了兩下腿兒。

    呼呼,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王大人在旁看著,嘿嘿笑了幾聲,飛快身上順了一把毛,在它亮爪子齜牙的時候又立馬地收了回來。

    寧莞笑笑,“你可小心些,七葉最近有些挨不住熱,凶得很。”

    王大人應了一聲,轉頭說︰“對了,再過個小半月就是明衷陛下萬壽,因地動之事十有八|九不會大肆操辦,但這位在宮里,禮還是要備著的。”

    他接著又問道︰“寧大夫,你這打算送什麼?”

    寧莞早把這事拋腦後了,哪里記得,轉了轉思緒,答道︰“我可沒什麼東西,就準備一瓶回春露好了。”

    王大人︰“你有數就成,我就給你提個醒兒。”

    說完這話,王大人便起身告辭,寧莞再待了會兒,抱著七葉回家。

    待她回到府里,芸枝便小跑著迎上來,附耳低語,“西屋里的,半個時辰前暈倒了,在那邊擱了張椅子靠著呢。”

    寧莞也不想過去看,到藥房里取了一粒藥丸給芸枝,“拿給她,叫人走吧。”

    芸枝指了指外面,問道︰“這是給那邊解毒的?”

    寧莞嗯了聲,埋頭弄她的藥草,芸枝笑眯眯道︰“我還以為小姐不會給呢。”

    寧莞抬起頭,笑道︰“他若是死了,不得往你姑爺身上甩鍋。”

    芸枝咧了咧嘴,她嗔道︰“什麼姑爺啊,你倆還沒成親,早著呢!”

    這孝期不說三年,至少兩年里莫說喜事了。

    她邊往外走,邊暗是心里嘀咕,說起來這倆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就好上了,奇了個怪。

    老嬤嬤從芸枝那兒拿了藥,帶著楚二夫人忙是回了府,宣平侯府解毒的解毒,養病的養病,療傷的療傷,也不必多提。

    寧莞每日忙著書院之事,少有空閑。

    宮里告示一張貼出去,有官印在,也算是官方文件,住得近的州城里有感興趣的,已經有不少人往京里來,就一心等著日子。

    寧莞這頭忙,楚郢那邊也在一個細雨綿綿的下午到了合城。

    他牽著馬,一手打著傘,望著山間蔥蔥郁郁的林間小道,慢步穿行。

    再一次過來,心緒是截然不同的。

    唯一相似的,即是有所求了。

    楚郢將馬拴在樹下,撥開擋路的繁盛枝葉,順著久無人踩踏,野草遍地的幽靜一路往上。

    約有小半個時辰,陰雲Φ奶焐賢A擻輳 樟松。 謊劭杉 諫街械拿┌菸菰套潘  心訃 ┘┐慕猩槐楸榛氐礎br />
    作者有話要說︰  這個月應該可以完結掉。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魚魚魚魚魚頭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莫默仟行 5瓶;fy9945 3瓶;29824551 2瓶;曼珠沙華、巫婆婆婆婆婆婆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表妹後來成了國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