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定是我穿書的畫風不對 13.男主你皮了



    “他不在了。”少年好不容易消停一下,听到這句話又開始哽咽,“我什麼都沒了。”

    “我還在。”

    顏如卿打斷他,把他抱起,讓他坐在自己臂彎上,開始往回走。

    楊毅之竟沒有再哭鬧,就是安安靜靜的用手勾住這個男人的脖子,直愣愣的盯著他的臉看了許久,也不知道想了什麼,還伸出手用手指刮了一下顏如卿縴長的睫毛。

    一聲輕笑傳來︰“噗,狼崽子,想造反麼?”

    殊不知,這冰山里盛放的花看痴了某個懵懂少年。

    ………

    顏如卿睜眼時,已經是正午了。昨天他居然睡著了!!睡著了!!還是在楊毅之房里甚至是歪在他床邊就那麼睡著了!!更無語的是他居然還夢到自己幾年前幫著小崽子出頭那事,他不過就在睡著前想起來一點,結果就夢到全過程,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難不成他現在腦子里楊毅之比重明派還重要了???

    不存在的,估計是這狼崽子把自己害慘了,他才老想著的。

    顏如卿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向楊毅之,結果發現這小東西也正好在盯著自己。

    尷尬。

    “醒了。”顏如卿繼續和他尷尬對視。

    楊毅之嗯了一聲,抓著被子依舊躺著,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看著狀況,楊毅之估計早就醒了,一直沒起床。

    顏如卿以為是自己擋著他下床了,差點老臉一紅,還好他臉皮厚。他飛快地從床上挪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楊毅之還是沒有要起床的意思,依舊直直盯著他。

    難不成是病了??

    顏如卿條件反射的去摸楊毅之的額頭,然後,在他靠近時聞到了某種不可描述的,淺淡卻無法讓人忽視的味道。

    顏如卿終于知道發生什麼了。

    啊,十四了,這種事挺正常的。

    于是他很識相的溜了。

    誰知道這小子夢到哪家美人了。

    其實楊毅之夢到他了。

    楊毅之就那麼莫名其妙地夢到自己壓一個男的,而且還是一個他很討厭的男的。

    雖然這個人長的的確好看極了。

    膚白貌美長腿細腰,有錢有勢還有實力,被弄疼了的時候會帶一點委屈的罵他“狼崽子”,然後狠狠地咬人。那一雙平時高傲逼人的淺青色眸子這時候蒙上一層水氣,看起來惹人憐愛極了,要是他是個女子就……

    其實楊毅之介意的是他夢到的這個人,竟然是這個冷血的顏如卿,而不是曾經頻繁入夢的那個外冷內熱的顏如卿。他分的很清,因為夢中的那個,一直都叫他“毅之”。

    只有這個冷冰冰的叫他“狼崽子”。

    他是在听到身下那人叫他“狼崽子”的時候驚醒的。

    然後就看到了歪在他床邊熟睡的顏如卿。

    咳,這剛剛被自己在春夢里醬醬釀釀的對象就躺在自己身邊,不要太刺激。

    顏如卿眉頭微鎖,濃密的長睫像兩把小扇子,接下來是高挺的鼻梁,還有淡紅的唇。

    很想讓人去咬一口,嘗嘗味道。

    他只是在上身草草披了一件外袍,里面什麼也沒穿,敞開的衣襟下露出他精致的鎖骨和平坦的胸口,再往下,就是被白布條胡亂包扎過的腰腹……楊毅之的呼吸突然粗重了不少。

    這個人真的讓人又恨又愛的,恨他無情無義,又愛無情無義的他給的一種被溫暖的照顧著的錯覺。

    不過楊毅之得急著解決自己被子里和褲子上那見不得人的痕跡。

    他根本不敢動,怕吵醒顏如卿,然後被顏如卿發現,他只好等著這睡得和死豬一樣的人自己醒過來。

    然後他就足足等了一上午。

    現在這個人若無其事的在院子里澆花。

    顏如卿隨便找了件凌雲峰的弟子服穿著,那向來是半綰的頭發被他扎了個馬尾,多了不少人間煙火氣,人也看起來活潑了不少,要是光看背影的話,別人還會以為這是哪位師兄在這呢。

    楊毅之默默把被子和換下來的衣服抱抱出來,一股腦塞進剛剛搬出來的木盆里,蹲在院子里洗。顏如卿就一直背對著他,裝模樣的繼續澆花。

    這樣蹩腳的演技真是……蠢的可愛。

    楊毅之突然想報復一下他。

    他就從下午一直洗到晚上,不帶停的。

    顏如卿就表演了一下午澆花。

    終于,顏宗主再也忍不住了,把手的木桶一扔,滿臉怒色的回過頭,正好看到偷笑的楊毅之。

    楊毅之維持著方才嬉皮笑臉的模樣和他尷尬地對視。

    “好玩麼?”

    楊毅之沒發話。

    其實他早就摸清了這人的脾氣,他知道這個人不管他怎麼皮都不會對他做什麼的,最多就凶一凶而已。

    估計是看在他師父的份上吧。

    不知道為什麼,楊毅之突然有一點嫉妒王齡了,明明自己之前還是因為這個人對王齡的冷淡而生氣的。

    估計是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夢。

    不過他為什麼會夢到一個男人?難不成是和這個老東西待久了,自己也被傳染上成了斷袖??

    楊毅之一想到這種可能,整個人都跟吃了屎一樣惡心,就算這個人長的再怎麼好看。

    顏如卿真的很想給這對著自己一臉囂張樣(其實是在重新審視自己的三觀)的東西一個大耳刮子。

    手揚起來了,卻沒有干淨利落的落下,只是捏住了楊毅之的一邊臉頰。

    狠狠地擰。

    楊毅之的表情猙獰了。

    顏如卿面無表情地松手。

    “該做什麼做什麼去。”

    小兔崽子,別以為老子怕一掌下去就要你半條小命就沒別的辦法整你!

    楊毅之覺得自己方才可能是瘋了才會覺得這個老東西可愛。

    “我給你的劍訣你沒看。” 顏如卿突然想起來這一回事。楊毅之給他在比試上算是丟了大臉,畢竟這個小子在人家看來是他親自教導的,結果他教出來個半柱香都撐不住的廢……那啥…咳,他不想說了,他自己也想承認。

    這不是他的鍋,他明明給了楊毅之劍訣,是這崽子自己不看的,怪不得他。

    楊毅之的臉被他擰得腫起來一大塊,看起來挺喜感。

    明天楊毅之得參加第二場了,雖然這次他把徐青給拉下台,但這小東西是個半桶水,不,連四分一桶水都沒有,估計要被比自己修為低的吊打啊。

    顏如卿突然覺得自己被捅的那兒又開始疼了。

    得了,明天再說吧,顏如卿默默地扶住傷口。

    不過從後面看起來,這更像揉腰。

    正好被門口要進來帶話的弟子從這個角度看到了。

    顏如卿不但穿著凌雲峰的弟子服,還像被人睡過一樣揉腰,看起來好像還挺激烈的,嗯,到現在腰還疼。

    沒想到這不可一世高冷傲慢的顏宗主居然會被人睡,之前的各種傳聞里他可都是上面那個啊!!

    好想知道是哪個膽子這麼肥,敢睡顏如卿!不知道那人還活著不…

    這弟子看到了顏如卿身後臉紅了一大塊的楊毅之。

    !!!!!!!!

    看!楊毅之那一臉做了虧心事的模樣和臉上疑似被扇耳光造成的紅腫!

    看!顏如卿那含恨(??)的目光和惱羞成怒(???怎麼看出來的)的表情!

    顏宗主是被他明面上是摯友實質上是情人的王齡的徒弟給睡了?!

    八卦峰…啊不,凌雲峰的這個小弟子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

    樂*文書*屋"一定是我穿書的畫風不對"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203/203290/ </p>

    至于為什麼楊毅之能好端端的站在這嘛,應該是這樣的——顏如卿雖然很生氣,但是念著王齡的舊情沒有弄死這狼崽子,有氣不能出,只好扇了他一耳光了事。

    又或者,楊毅之真的是顏如卿的私生子,一向眼珠子里容不下沙子的顏如卿見自己兒子弄出了這父子□□的丑事,氣急敗壞但又不能弄死自個兒子,所以就扇了楊毅之一耳光。

    ps:書友們我是者歸夭,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什麼事。”

    顏如卿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小弟子。

    樂*文書*屋"一定是我穿書的畫風不對"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203/203290/ </p>

    顏如卿︰??????

    這又是什麼鬼???

    發生了什麼,他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好像沒發生什麼啊??

    顏如卿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這位仁兄以為顏如卿要殺人滅口了,又想起他之前弄死人的手段,嚇得兩股戰戰,苦大仇深地皺眉閉眼等死,牙床向踫咯咯響。

    顏如卿更莫名其妙了︰“本尊長的這麼可怕?”

    楊毅之道︰“你的畫像都可以拿去闢邪了,能嚇哭三歲小孩。”

    顏如卿︰……

    不,他一點也不生氣,對,不生氣。不和熊孩子一般見識。

    小弟子見顏如卿半天沒反應,終于想起了自己是來干嘛的,哆哆嗦嗦道︰“楊…楊師弟明天第二場…晉…晉級…對手…齊昊南弟子林…”話還沒說清楚,他就像見了鬼似的沒命的跑,一眨眼就不見了。顏如卿賭五毛錢,這小子一輩子都沒能跑這麼快。

    喔,明天狼崽子還有比賽呢。

    估計又要丟一次臉了,一想到這個,顏如卿就像生吞十斤熱翔一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定是我穿書的畫風不對”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