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因愛頹費 第一百六十二章 父愛不善言、疼愛來不及



    “行了,你怎麼管,難道整天跟在她屁股後面嗎?”惠媽沒好氣的瞪了眼惠爸,讓他安靜不要插話,隨即又補充說明道“惠敏,你也不小了,是到了可以談戀愛的時候了,只要不胡來,媽媽不反對,畢竟這些早晚你都要經歷。

    不過,結婚成家可不像談戀愛,單憑互相喜歡就夠了,那是兩個家庭的結合,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你們現在只適合戀愛,明白我的意思嗎?”

    惠媽握住惠敏的手,以女性的思維模式、以母親的疼愛方式,以妻子的身份,以過來人的經驗,向丈夫、女兒闡述著她歷經滄桑歲月後,明悟且通透的婚姻觀念。

    “嗯,明白了。”老媽的意思惠敏曉得了,冷水澆頭,興致怎麼也提不起來,趴在老媽肩上尋求片刻溫存,也不清楚他們未來將會走向何方。

    醫院不遠處的長街,燈光清冷,不少店鋪都已經打烊收工,唯有零星的幾家飯館,還在開門迎客,算是沒有讓柯笑落空。

    挑了家看上去檔次不錯的推門進去,取下眼鏡擦了擦,就著菜單審視片刻,揣摩著惠敏家人的口味,冷熱葷素搭配選了幾道菜打包,提溜著匆匆趕回去,自己都沒顧得上吃。

    “咚咚”到了門前,擔心留下不好的印象,很有規矩的敲了敲門,提著飯菜站在門外等候。

    “開門去!”掛了輸液瓶,活潑好動的惠敏被禁錮在病床上,差點憋壞了,黏著惠媽不撒手,不知在嘀咕些什麼。听到敲門聲,惠媽抬頭看了眼惠爸,示意他過去開門。

    “真是麻煩!”惠爸不滿的嘟囔道,“誰呀?不是剛掛了水,還要干嗎?”他有理由發泄。

    現在的醫院真不能進,診斷書龍飛鳳舞,堆砌開藥不說,還少不了各項檢查,屁大點問題,只要到了這里,沒個千二八百的,別想輕易離開。要是如此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還不能問,美其名曰為患者健康著想,實則不過是增加消費項目而已。

    以為又是醫務人員的惠爸,不耐煩的打開門,看到是柯笑後,臉色霎時間變得更差。沖他冷哼一聲,轉身回到病床邊,眼不見為淨。

    “叔叔、阿姨,對不起啊!時間有些晚了,很多店鋪都關門了,所以跑得有點遠,讓你們久等了!”長輩發脾氣,柯笑又不能說什麼,硬著頭皮吞下這顆苦果,提著打包的餐食走了進來,滿臉歉意的說道。

    “剛才走的匆忙,忘了問您喜歡吃什麼了,所以就揣摩著都買了些,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柯笑將桌子騰空,把餐盒逐個擺上去,盡是討好的自言自語,卻又沒對著任何人說,也並不期待能得到贊賞或者什麼。

    “好了,你們先吃,我就不打擾了!有什麼需要,隨時招呼,我就在外面的走廊里。”柯笑心知肚明,若他在,先不說惠爸惠媽肯不肯給面子,食用他帶回來的餐食,單憑惠爸的暴脾氣,恐怕在那樣尷尬的氛圍里,一言不合、拍案而起的可能,也會大大增加,弄不好掀桌子揍他,那也不是不可能。

    故此,還是明智的退場比較好。

    “你不用在這里守著了,回去吧,也省的她爸看你不順眼!”惠媽見柯笑識趣,不顧惠敏哀求的眼神,端著架子給他了條忠告。

    “呃中。”柯笑腳步頓住,躊躇片刻笑著應了下來,然後輕輕關上了門。

    “哼,算他還有點兒眼里見!”惠爸揭開餐盒,夾了塊豬頭肉塞進嘴里,吃著還不忘評價柯笑。

    “哎呀,爸——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苛刻!”惠敏全程目睹柯笑是怎樣委屈求全,卻又被爸媽冷落出局的,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不清楚別人的男朋友,初次見家長會有怎樣的表現,但她覺得,即使換作旁人處在柯笑的情景,也未必會比他坐的更好。

    雖然清楚老爸為何看不慣柯笑,可是他覺得即使不接受,初次見面也沒必要這麼嚴厲,畢竟他已經做的夠好了。

    “砰”惠爸拍案而起,怒發沖冠,暴吼道,“什麼叫我不要那麼苛刻!”他不可置信的望著惠敏,仿佛再確認這到底還是不是自己的女兒,否則為何要向著外人說話。

    “你瘋了!閨女不就是這麼隨口說了句,至于這樣吹胡子瞪眼的嗎?趕緊坐下吃飯!”惠媽剛給惠敏盛碗湯端了過去,還沒來得及坐下,就被嚇得不輕,沒好氣的擋住他怒視惠敏的眼神,蹙眉教訓起來。

    “哼,怪不得人說女大不中留,這才幾天,就向著那小子說話了。要不是為了她好,我閑的沒事了,大冬天在醫院里給人甩臉子!”惠爸坐下,拿著筷子扒拉幾下,一想到自家白菜,被別人家的豬給拱走了,嘴里的肉愈發不香了。

    “什麼為了我好,擺明了就是故意為難他!”惠敏算是豁出去了,為了柯笑都跟老爸杠起來了。

    “你再說一遍!”惠爸怒不可遏地摔了筷子,繞開惠媽直面惠敏,望向她的眼神煞氣逼人,“我就是要讓那小子知道,要娶我閨女,門兒都沒有,除非我死了,否則別想我同意!”

    “你愛同意不同意,我就是要嫁給他!”惠敏梗著脖子,滿臉不服氣的瞪著老爸。

    “你說了不算!”

    “你說了也不算!”

    “戶口薄在我這兒!”

    “那我就跟他私奔!”

    “啪”耳光清脆而響亮,不僅嚇壞了惠媽,更是打在她臉上,疼在惠爸的心里。眼中的不忍與心疼轉瞬即逝,固執地父親依舊不肯低頭,“如果你敢,我就打斷你的腿,省的你到處丟人現眼!”

    “有本事你打呀!”叛逆的女兒也不肯低頭,指印清晰的小臉上全是倔強,“你憑什麼管我?我喜歡誰那是我自己的選擇,用不著你瞎操心。”惠敏雙眼 淚,深感委屈卻還不懂父愛如山。

    “就憑我是你爹!”視女兒為心頭肉的惠爸,自責、愧疚以及失望、懷疑,夾雜在憤而怒視的眼神中,凝結在牢不可破的借口中,卻又是那麼脆弱與無奈。

    “那你也管不著!”他越是聲嘶竭力的想要阻止,惠敏就愈發的認為他不可理喻,猶如飛蛾撲火似的義無反顧,便是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

    “你”惠爸氣急敗壞,寬厚的手掌下意識再次舉起來,惠敏絲毫無懼,仰著臉就那麼與他對視,如出一轍的固執,讓他不禁更加頹然而富有蒼老感,“唉——算了,隨你吧!”說完,扭頭出了房間。

    “你看看,吃個飯都不得安生,有什麼事就不能好好說嗎?”惠媽忍不住絮叨起來,“你干嗎去,不吃了啊?”見惠爸拉開門要走,她急忙追問道。

    “不吃了。”惠爸搖了搖頭,頭也不回的關上門走了出去。

    “你說說你啊,干啥非要跟你爸吵呢?他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好!”房間內只剩母女二人,惠媽給她盛了點兒菜,見她還有胃口大吃特吃,沒好氣的埋怨起來。

    “哎呀,媽,能不能別說了!”翻來覆去就這幾句,不是為你好,就是為誰好,好像不按照他們說的去做,天就會塌下來似的。從小听到大,耳朵都磨出繭子了,惠敏可沒耐心再听一遍。

    沒心沒肺地往嘴里扒拉幾口,很不耐煩餓的沖著老媽嘟囔起來,“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中,中,我不說了,你趕緊吃,不夠我再給你添!”惠媽終究還是心疼女兒,也不在乎她是否听話,替她把黏到嘴角的頭發絲挽到耳後,盡是寵溺的說道。

    醫院樓下,惠爸站在避風角,眼神滄桑而深邃,成四十五度角遙望遠方,燈光依稀層疊,隱匿于黑暗,看向未知的遠方。

    然後,掏出煙盒,撕開外包裝,顛倒過來輕輕磕了幾下,抽出一支放進了嘴里。“吧嗒”點火,煙絲燃燒,忽明忽暗,看不清他疲憊不堪的模樣。夾在指縫間猛嘬幾口,繼而緩緩吐出,霎時間煙霧繚繞,模糊了他的眼楮。

    “咳咳”許久未抽,不復年輕時的從容,免不了被嗆。手指輕點,抖落煙灰,回憶如潮水般翻涌。

    記得惠敏還小的時候,有次放學接她回家,剛抱起來準備親她,她說啥都不肯。到了家里還跟媽媽告狀,說爸爸不是好孩子,吸了煙嘴巴臭,牙齒黃,不要他親自己。

    他在廚房里做飯,听見寶貝閨女告狀,除了苦笑不得,還有就是深深的歉疚。為了跟女兒更親昵些,自那以後他便戒了煙,再也沒有抽過。

    “呵呵,我又成壞孩子了。”時間如刀,刀刀催人老。不知不覺他已兩鬢斑白,而女兒也羽翼豐滿,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翅飛翔,哪怕他仍有余力保駕護航,在她看來也不過是拖後腿罷了。惠爸感慨萬千,苦笑著掐滅了煙,用腳輕輕踩了踩。

    收好煙盒跟火機,塞進口袋里。嘴里的苦澀尚未褪去,心里的苦澀更加無人可說。

    今日不知為何,當惠敏與他爭辯時,那種兵臨城下的緊迫感、力不從心的失控感以及人去樓空的失落感,讓他分外抓狂,竟一時沖動打了她,這實在有違他本意。

    要知道,他疼愛她都來不及,又怎麼舍得她哭泣。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因愛頹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