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錯愛總裁•老婆 ,別悔婚 大結局(三)



    何倫收好針管,仔細看了兩眼已經在藥物作用下熟睡過去的葉檬,轉頭無奈的嘆息︰“我放了適當的安眠藥,夠她睡到明天了,等你把一切處理好之後,再回來看她也不遲。”

    就在剛才,葉檬不依不撓的要問出真相,現在好不容易睡了過去,顧連筠卻並沒有松一口氣的感覺糌。

    “先出去。”

    給葉檬蓋好被子,顧連筠示意何倫一起出去。

    盡管她睡得沉,兩人也盡量把動作放輕,以免吵到了她,關門聲呼吸可聞。

    而在門外,何倫整張臉都垮了下來,“你真的要為了她改變最開始的目的嗎?楮”

    “一開始,目的就沒有變。”顧連筠解開袖口上的扣子,深邃內斂的眸光內一片死寂︰“只是這種方式能讓我覺得收獲更多,也更有意義罷了。”

    “那你想好顧家的退路了嗎!”

    何倫情急低吼了一聲,立即收到了一枚警告的眼神,當即瞥了一眼緊閉的臥室門,壓低了聲音,卻無比擔憂。

    “當年的事,顧家也有參與。”

    “這不用你管,今晚把你找到的東西整理一下,明天一早給我。”

    何倫還想再說,這段時間來一直藏在C市收集證據,每到手一份證據,他就多一份優怕。

    從踏足醫學這個行業起,他便一直跟著顧連筠,也知道那些東西,對顧家,對顧連筠,具有多麼可怕的覆滅意味。

    他一直以為顧連筠做這些,只是為了手握把柄,以此來掌控另外幾家,直到發現他的另外一個身份。

    正義。

    在自己家人面前,卻是不孝。

    如此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到收手時,他又做出了另外一個決定。

    而這個決定

    何倫看了一眼身後的臥室,終究是沒有說什麼。

    “算了,既然你都想好怎麼做了,我和甦截會在背後幫襯你,但願結局不會太糟糕,想做就放手去做吧。”

    何倫走後,顧連筠沒有回到主臥,而是去了西貝的房間,在床邊坐了兩個小時才離開

    翌日,葉檬醒來的時候,只覺得頭腦昏脹,完全分不清什麼時辰了,可渾身卻十分舒坦,想來睡了個無憂無慮的好覺。

    她隨手抓了件外套穿上,踢著拖鞋去了客廳。

    給自己倒水的時候,听見了開門聲,滿身酒氣的程馨予走了進來。

    葉檬被空氣里濃厚的酒氣給刺激得完全甦醒了,急忙叫終點阿姨去煮姜湯。

    程馨予與她擦肩而過時,身形搖搖晃晃,葉檬伸手要去扶,不想落了個空。

    前者似乎沒有注意到她,兀自往沙發上一躺。

    葉檬端著調好溫度的姜湯走過去,“你這是怎麼了,喝這麼多酒。”

    姜刺鼻的氣味鑽進鼻孔里,程馨予半睜著眼,還沒看清楚是從哪個方向飄過來的味道,突然胃部里一陣翻江倒海,捂著嘴干嘔起來。

    葉檬只好把姜湯暫時放在茶幾上,伸手拿過垃圾桶放在程馨予面前,可她卻不吐了。

    “到底怎麼了?”葉檬追問,突然想到昨天的記憶,她被顧連筠抱著離開的時候,程馨予留了下來,說的那些話,“難道你?”

    程馨予往胸口拍了拍,勉強順了氣,雙眼稀開一條縫,毫無焦距的視線掃了過來,看清楚扶著自己的人後,痴痴的笑了笑︰“是你呀,你沒事吧。”

    這是葉檬想要問她的話。

    雖然兩人的焦急並不多,見過面的次數用一只手也可以數過來,只因為她是西貝的媽媽,葉檬才會處處都不設防,也沒想過要去防備,尤其是昨天,那副站出來攔截的模樣,分明是在替她殿後。

    如果昨天再多點理智,葉檬一定不會讓顧連筠就那麼帶著她離開,而是會拉著程馨予一起走,那樣也不至于會看見她這副模樣。

    募的,腦海里一個可怕的念想冒了出來,葉檬扶著程馨予躺好,還沒調整舒服的姿勢,著急的開口問︰“昨天凌宇是不是為難你了?”

    “他?”程馨予諷刺的冷笑,“他還沒有

    tang那個本事。”

    頓了頓,表情又變得哀傷,“不過,我會親手害死他,我把所有致命的資料都交出去了,他完了,真的完了”

    “誰完了,你在指誰呢?”葉檬離得近,也沒有完全挺清楚她那些呢喃一般的話語。

    程馨予攸的抓住了她的手,被醉意給迷蒙的黑眸不知何時恢復了少許的清明,以那樣灼灼而不帶敵意的視線看著她,說︰“知道麼,我一直很羨慕你,你嫁了個好老公。”

    “你肯定不會知道,我到現在,還喜歡著顧連筠、”

    早晨八點的天氣是最溫和的,天幕上漂浮著的雲彩悠閑移動,就好似晨時的上班族,手上拿著溫溫熱的星巴克,悠閑的往公司里走去。

    然而,JE的員工在這天卻異常的忙碌,整個公司上下彌漫著一股無形硝煙的味道。

    因為公司迎接了幾位特殊的顧客。

    C市安瑞集團的總裁安炳柱,盛亞集團的總裁葉振濤,顧氏董事長顧老爺子和顧遠廷,以及美國神秘富商jion。

    JE的員工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大人物一同來公司,平時更是一眼都難以看見這些處在食物鏈頂端的人們,人人臉上皆帶著認真謹慎的神情,工作比平時更加認真。

    能夠讓這些人一起出現在這里的理由——

    心思敏捷的員工默默的往電梯看了一眼。

    電梯上的數字正好停在了十六樓

    程馨予喝了姜湯,酒醒了大半,揉著太陽穴一副難受的模樣。

    葉檬勸她進房間去睡一覺,她卻不肯,略顯歉意的看來︰“剛才我說的話,你沒生氣吧。”

    葉檬大方的搖頭,“醉話罷了,再說了,你要是對他還有情的話,也不會每次看到我都那麼開心的模樣。”

    程馨予笑︰“對啊,我對他也只不過是喜歡罷了,除了喜歡以外就沒有別的感情了,我對任何一個關心照顧過我的朋友,都會發自內心的喜歡。”

    “倒是你。”語氣攸的一轉,她輕輕抓住葉檬的手,捏了一下,“知道我每次看見你,都在想什麼嗎?”

    “什麼?”葉檬順勢接下一句。

    “我在想”只說了幾個字,程馨予懊悔的住了口,而葉檬卻顯然在意了起來,她嘆口氣,所幸說了出來︰“我在想,當你知道真相後,會不會還生活得那麼開心。”

    葉檬一震︰“什麼真相?”

    程馨予搖搖頭,似乎並不打算立刻告訴她,而是問了另外一個問題︰“西貝剛過來的時候,你沒少吃醋亂想吧?”

    葉檬沒有回答,既不承認也不否認,最開始她的確又那種想法,畢竟剛結婚才建立起了感情,憑空多出一個前妻的孩子來,任是誰也不會開心起來。

    她不回答,程馨予也知道答案,她抬頭往樓上的次臥看了一眼,滿目柔情的母愛頓時顯露出來。

    “那時候我已經被他給盯上了,孩子跟在我身邊,只會有危險,這是世上,唯一能保護好西貝,還能不被疑心的人,只有顧連筠。”她說這話的語氣十分無奈,既愧疚又心酸,好似當初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在做出的決定。

    葉檬不禁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一幕,小心試探著問︰“你說的他,是凌宇?”

    程馨予募的抬頭,“你怎麼會知道?”

    頓了頓,又說︰“顧連筠全都告訴你了?”

    葉檬正想要回答,可看她這反應,應該還不知道昨天凌宇拿西貝的頭發做了DNA,不知怎的,居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頭,卻不說話。

    程馨予又接著追問︰“那你,能原諒他?”

    鼻尖縈繞著散也散不去的酒味,葉檬突然覺得太陽穴的位置突突的跳動,刺痛感一直蔓延至全身。

    如果程馨予多注意一些,就能發現她背在身後的雙手逐漸趨近冰涼。

    某種事實即將要攤開展現在眼前,葉檬分不清此刻究竟是什麼情緒,只覺繁雜糾結,二程馨予雙眸緊盯著她,似乎是要找出一點破綻來。

    不說話,只會覺得她是在猶豫。

    而片刻後,葉檬輕輕的點了頭。

    因她這一動作,程馨予看著她的眼神完全變了,“你跟我來。”

    話落,人已經站了起來,往書房的方向走。

    一碗姜湯下肚,剛才又說了許多話,神智清醒了許多,完全能分辨得清自己正在做的是什麼。

    既然到了這一步,葉檬也完全沒有責怪顧連筠的理由,各種過程雖不得而知,肯定也是又誤會存在,她不打算再隱瞞下去,這段日子以來強裝歡笑,躲著不見兒子,盡量少來往,長久是思念和被跟蹤的壓抑全部涌了上來,她也需要找個人好好的抒發一下,說說心事。

    可她沒有想到,葉檬是故意造成了這種已經了解了全部的假象,而程馨予的反應,更是坐實了內心的猜測和懷疑。

    直覺告訴她,程馨予口中所謂的真相,也許和母親有關。

    再聯想起之前,顧連筠曾有幾次試探的詢問過她關于母親的事情,只可惜她也不知道,所以沒有一次回答得上來過。

    不由得,看著漸遠的女人背影,眼神逐漸轉冷。

    進了書房之後,程馨予在電腦下的抽屜里翻找了一陣,葉檬剛好走進去,按開了牆上的開關,問︰“在找什麼呢?”

    “找之前我給顧連筠的光碟,你又看見在哪里麼?”

    葉檬想了想︰“你是說拍攝了西貝成長的那些光碟?”

    “對呀。”程馨予頭也沒抬,“看來你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幫忙一起找找吧。”

    “哦,好。”

    葉檬走到書櫃旁,隨手拿了本書,心不在焉的翻起來,若有若無的語氣︰“其實,我還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瞞著我那麼久。”

    “明白什麼?”程馨予正在拉一個抽屜,也不知道是怎麼的,明明沒有上鎖,可就是拉不出來,“你剛說什麼?”

    “我說,他瞞著我的那些事,之前我居然一點都沒發現呢。”

    一個使勁,抽屜拉了出來,程馨予在里面找了找,全是些公司里的文件資料,翻看之後,又整理好,這才有空回答︰“他瞞著你,當然是為了你好,你要是早就知道真相了,破壞他計劃不說,還一定會去找那些人算賬。”

    葉檬擰眉,心想果然有事,抬手又拿了另外一本書,假意失落的嘆口氣︰“原來,是怕我拖後腿啊。”

    程馨予一頓,吐了吐舌,急忙直起身來解釋安慰︰“不是不是啊,其實也挺可惜的,當初你媽媽正在和你爸爸談戀愛呃,你應該不喜歡听人稱呼那人是你爸爸吧。”

    葉檬不說話,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十個手指扣進了書頁,只有這樣,才不會讓顫抖的雙手泄露了自己。

    程馨予卻更覺得愧疚了,暗暗思索是不是剛才說的話讓人不高興了,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當初,你媽媽正在和葉振濤熱戀,怪只怪某天晚上她私自跑去了葉家,在門外面偷听到了那些齷齪的事情,其實我挺佩服你媽媽的,在那種情況下,別的女人早就嚇得不知道做什麼了,她居然偷偷的把那些人的對話錄了下來,恰巧又是錄下了重點。”

    “後來,她還是被發現了。”葉檬順著話頭往下接,假裝自己真的知道那些事情。

    程馨予點頭,很是肯定的承認了她的說法,“是被發現了,本來談話已經進行到了最後,葉家有佣人突然往這邊走,你媽媽在書房外面,躲也不知道往哪躲,又加上被偷听到的事情沖擊得太厲害,匆忙間躲進了隔壁的房間里,可是沒注意到關門的力度。”

    “後來,發現她的人,是葉振濤,你媽媽什麼都沒說,葉振濤卻起了疑心,當時沒從她身上搜出什麼來,就把你媽媽軟禁在郊外的一棟別墅里,你知道吧,她喜歡畫畫,每天畫一張畫從窗口扔出去,葉振濤也看過那些話,都是些他自己的畫像和一只關在籠子里的鳥兒,畢竟他對你媽媽也是有感情的,沒有細細的追究。”

    “那”葉檬背過身去,嗓音有點哽咽,想說的話在出口時拐了個彎︰“她當時好像懷著我呢。”

    “嗯,說起來,還是你救了她,懷孕四五個月的時候,到了該做孕檢的日子,家庭醫生恰好有事不能過來,葉振濤見那段時間你媽媽表現得很乖,就親自開車帶她去了醫院,她趁著葉振濤不注意,逃走了,據說去了某個度假村躲了

    一段時間。”

    啪的一聲,又東西掉了下來,砸在葉檬的腳邊,她本能的往旁邊挪了一下腳。

    程馨予兩眼一亮,撿起了那東西,白色的塑封袋里,是一張沒有刻字的光碟。

    “原來放在書本里,害我還在抽屜里找來找去。”

    她站起身來時,葉檬已經調整好了臉部表情,因此雙目相視時,程馨予並沒有起任何疑心。

    “來,一起看看吧,可能你之前也看過了,不過照顧連筠的性子,一定只給你看一眼,不會看全。”

    “是呢,我只看到好多人坐在一起說話,也沒開音量,都不知道是在做什麼。”

    程馨予突然不說話了,臉上又浮現出那種悲哀的神情。

    其實葉檬大概能了解到一些,既然西貝是凌宇的孩子,事情肯定和凌宇有關,能夠甘願生下那人的孩子而不是打掉,想來也是動了感情。

    然而,猜測歸猜測,從程馨予口中听到的,卻是另外一種版本。

    “當年,我發現自己懷孕的時候,已經四個月了,因為是冬天,我自己是個吃貨,身上本來就有些肉,也沒注意到逐漸大起來的肚子,等四個月時第一次孕吐,我才嚇壞了,當初很想拿掉孩子,可是醫生說,我的血型特殊,是熊貓血,又體虛,四個月了才來墮胎,大出血會要了我的命。”

    “可是我打定注意了,那時候覺得自己真的很髒,執意要做手術。”

    葉檬似乎能想到那種無助的場景,默默的幫她擦去眼角的淚水。

    話說到這里,程馨予已經完全打開了心房,越說越仔細︰“是顧連筠把我救了下來,我們本來就是假結婚,當時也是說好了時機成熟就離婚,誰也不許動感情,可是我動了,我真的喜歡上了他,但是又一直都不敢說。”

    “直到後來,我發現了他的秘密,和他正在做的一件事情,當年的事,安炳柱還是安瑞集團的經理,他是主要發起人,知道的內幕也最多,很多過程都是他親手參與。”

    “于是,當我知道安瑞有兩個太子的時候,我去接近了安凌宇”

    說到這里,葉檬突然捂上了她的嘴︰“不要說了。”後面的事,大致能猜到了。

    她為了顧連筠,去接近另外一個男人,想要搜集證據,卻被對方給玩弄,甚至懷了孩子。

    程馨予抽了張紙巾,把臉上的淚痕擦開,強自扯出一抹笑來,“不用在意,我早就已經從陰影當中走出來了,其實當年我懷孕之後,故意在安凌宇面前出現過一次,而且偷到了一些關鍵的證據,他對我很是忌憚。”

    “前段時間,我把那些證據整理了一遍,有段視頻因為年份久了,顯得花屏,也是請人還原了高清。”

    “啊對了,你還不知道吧,你媽媽有對耳環,裝耳環的盒子夾層里,有一張讀卡器。”

    葉檬搖搖頭,她從來就不知道,因為尊重母親,不想動她的遺物,才從來沒有翻看過,後來,她把耳環留在了身邊,盒子被顧連筠拿去了。

    那麼——也就是說——

    說話間,電腦已經讀出了光碟上的內容,程馨予在眾多文件夾里找了出來,雙擊,播放。

    前面的內容都是西貝的影像,快進到某個地方,則變成了書房模樣的房間里,幾個男人坐在一起。

    出了葉振濤和顧老爺子的面孔,其他人,葉檬一個也不認識。

    而程馨予解說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在耳邊乍響︰“當初這幾家公司起步很快,其實暗地里做了見不得光的勾當,軍火走私”

    顧連筠把刑警身份的證明甩在會議室的辦公桌上。

    顧老爺子睨了一眼,當即從鼻子里哼出一聲︰“混小子。”

    而其他人,從進會議室相互的寒暄之後,都謹慎得沒有再言語。

    顧連筠開門見山的放了一段視頻出來,正是當初這些人軍火走私前密謀的談話。

    第一個控制不住情緒的是安炳柱,本是病殘的身體,居然能猛的一下撲上去關掉了視頻,回身看向那個分明是自己小輩,卻氣場比任何人都強大的男人︰“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顧

    連筠不語,也不看任何人,向甦秘書打了個手勢。

    後者會意,將手上的復印好的一疊資料分別放在所有人面前。

    A4紙上,一張張黑白照片比針還要扎眼。

    葉振濤一掌合上了文件,故意拍出了巨大的聲響︰“我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婿會是國際刑警,有一天會拿著二十年前的證據來威脅我。”

    “算不上威脅。”顧連筠反唇相譏︰“比起當初你們集體逼死劉濤來說,我只不過是幫你們回憶了一遍當年的事情罷了。”

    說到這,有意看了一眼自家老爺子︰“爺爺,幸虧當年你在第一次談話之後覺出危險,當即退出了,也發誓這輩子也絕口不提,這些證據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搜集出來的。”

    顧老爺子重咳了一聲,轉開了視線,無意和身邊從開始就在看戲的jion對視了一眼,他始終不明白今天的場景,這個老頭怎麼會在這。

    “我在美國的時候,巧合接觸了刑警這個行業,被老爺子召回國的時候,接到了組織上的命令,讓我查清當年轟動一時的軍火走私案,當年抓的全都是些小頭目,而大BOSS們都因為軍火發了家,成為了站在上流社會的人。”

    一番話,說得在座的人面紅耳赤,尤其是安炳柱,才剛出獄,身體本來就吃不消,捂著胸口艱難的喘氣。

    顧連筠假意關心︰“真是委屈了安先生,有心髒病還千里迢迢來這里。”

    身後,何倫從藥箱里取出幾粒藥來,遞上清水。

    安炳柱吃了藥,暫時平穩了一些,犀利的眸光頓的一驚,難以置信的看著何倫︰“你?”

    何倫裂開嘴一笑︰“多謝安先生這段時間對我的信任,要不然案子也不會這麼快水落石出,您的書房里,藏的秘密也不少啊。”

    “你!”安炳柱猛的扣住了何倫的手,因憤怒而扭曲了力道,何倫只是一甩手,輕松的掙脫開來,有模有樣的柔起了手腕。

    安炳柱這才明白過來,“他是你的人?”

    這話問的是顧連筠,後者不否認,嘴角微微的笑意算是默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錯愛總裁•老婆 ,別悔婚”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