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反派想夭壽 第44章 63 道系貴妃作妖啦



    03一對玉佩

    開門進去,單千語開心地小跑到百里墨對面,一邊說“渴死了”一邊奪過酒壺仰頭往嘴里灌酒,基本不吞咽,直接讓酒順著食道往下流,最後喝得一滴不剩,仿佛怕百里墨喝到一丁點。

    “好酒!”喝得過于猛烈,單千語趕緊坐下來猛吃菜,腦袋里一陣暈眩,她發現這個身體可能是不耐酒精體質。

    之所以沒有拒絕這壺酒,是因為反正注定了被下毒,躲過這次還有無數次,一個皇帝想害你怎麼都會成功的,無所謂掙扎。

    她打算在毒發身亡前把自己作死,但也堅決要把這無解的毒藥吃進肚子里,萬一作妖不被殺,只是被遠遠發配的話,遠離男主,豈不是要生不如死地過一輩子?那可不行!現在她心安了,即便作妖不成功,她總共也沒幾年好活的了。

    最後百里墨一筷子沒動,眼睜睜看著單千語吃得杯盤狼藉,但他也看出單千語已經醉了。

    “吃完了,嗝——百里墨,你先走吧,我買單,拜拜,好走不送……”

    百里墨皺了皺眉,揮退了兩個手下。

    他看見單千語以為他已經走了,把玩著手里的石頭,視若珍寶。他忍不住問她︰“這石頭有什麼特別嗎?”

    “嗯?”單千語的神情恍惚迷糊,眼眶有點泛淚,好像不認識百里墨一樣,低頭看了看手里的石頭,又舉起來在百里墨心髒部位比劃比劃,“看,它像不像一個心的形狀。我好像有點想沈熹年了……”

    “沈熹年是誰?”百里墨有點不高興。

    “獨一無二的一個人。世上不再有沈熹年,他死了。”單千語看了看百里墨,此時的她分辨不出他是百里墨,“你挺像他的,嗝,這個就送給你了。嗝,你要小心,謹慎地活著,盯著你的人很多的,不要死了。”也不要再愛上我了……

    把心形石頭塞到百里墨懷里,單千語覺得自己頭痛欲裂,分不清上下左右,她往身後走,依稀看見那里有一個軟榻,想過去躺躺。

    百里墨見她行路不穩,鬼使神差地上去扶著她。

    “喂,我好想你啊,你知不知道?”單千語突然對他說。

    “什麼?我不是沈熹年……”

    話沒說完,單千語踮起腳尖吻上了他,那種熟悉的熱烈的血脈噴張的感覺又回來了,百里墨不得不回應她……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癱倒在軟榻上為止。

    單千語抓著百里墨,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扒拉,很快扒開了他的常服,貼近了他的肌肉。光是臉貼她覺得完全不夠,激烈地吻遍所有地方,百里墨被她撩撥得星火燎原,拉扯間,單千語散落了頭發,柔順光滑的發絲與百里墨的發絲勾搭、交纏,就如同抵足糾纏的兩人,你上我下的“炒蛋”。

    百里墨暗罵︰李_這廝到底給了我什麼毒藥,難不成是媚藥?!果然,和他說實話準沒好事!他定是知道了單千語曾經給我下過媚藥,才讓我有機會以牙還牙。干得好!

    瘋狂了整整一個時辰,兩個隨從守在門口臉從通紅到紫變綠,單小主這叫聲可不是一般人能頂得住的!害得他們還要通知店家把臨近的包廂都空出來。真是羞死人了!

    然後,穿戴整齊、神清氣爽的百里墨叫他們去備一輛馬車,順便叫廚房做一碗醒酒湯來。

    百里墨親手喂單千語喝了醒酒湯,把她抱上馬車,吩咐他們開去單府。可到了單府單千語還沒醒過來,百里墨沒有叫醒她,反而讓他們再架一圈。一圈又一圈,馬兒都累壞了……

    直到太陽落山,單千語悠悠轉醒,還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看見眼前放大版的百里墨,她慢慢回神。也對,□□沒那麼快。

    她坐直了身,離開了百里墨的懷抱,感覺自己的身體非常不適,全身散架有氣無力,以為這是□□的效力,心想這個病殃殃的身子如何囂張跋扈?

    但她也不質問百里墨,人家巴不得她過得不好。她撩起簾子的一角往外看︰“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送你回單府。”百里墨覺得溫度一下子降下,有點空虛,他看著單千語的後腦勺,暗中回味她的味道,淡中帶澀還有回甘,像極了她這個人……

    回家?單千語還以為他要找個荒郊野外或者亂墳崗把自己扔了,然後她再憑借自己頑強的意識自己走回單家呢。

    “哦。百……靖王爺,你最討厭什麼?”

    百里墨一臉莫名其妙,難道不是應該問他喜歡什麼嗎?難道單千語習慣逆向思維,他討厭的反面就是喜歡——“本王最討厭不擇手段”。

    這不就是說她嘛!單千語心中一喜,原來她只要做自己,不需要改變什麼就能得到男主的討厭。

    馬上,單府就到了,單千語趕緊下車,百里墨無意識地拉住她的手,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之後又飛速放開。

    百里墨不自然地別過臉,生硬地問︰“你平時都什麼時候出府?”

    他一定是不想遇見我,所以問清楚我的出行時間,盡量避開或繞道走。單千語估摸著百里墨對她的嫌棄,嫌棄到殺死她那不是一般的憎惡了,可她該不該頻繁地在他眼前蹦呢,能達到另闢死徑的目的嗎?

    她能說她想死的時候就出府?

    “王爺誤會了,單家家教嚴謹,深宅大院包圍著多好啊,小女子何曾出府?”說完便瀟灑地跳下馬車,令百里墨有一瞬的錯愕。

    看到單千語從狗洞鑽進單府,百里墨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地笑了一路,回到靖王府還偶爾忍俊不禁。

    他打開書房暗櫃的一個錦盒,里面裝著一枚通體透亮的和田玉佩,但這是一半,另一半是他時常佩戴把玩的,今天給單千語穿衣服的時候悄悄揣進她懷里。

    他想不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得到這對玉佩的時候他便想把其中一塊送給那個人作為定情信物,但之後兩人一直沒有機會單獨見面,只好等待。

    今日不知吃了什麼迷魂藥竟把那人的物什送給了不相干的人,他想問單千語要回,可抹不開面子,又怕單千語不識寶,將玉佩丟了或者弄不見……

    最後他鄭重地把心形石頭也放進盒子里……

    回家的單千語自然被發現了,罰跪祠堂,昏昏欲睡的她倒下不省人事,第二天醒來才又端正地跪好,單老爹和老娘也不敢罰得太過,畢竟是靖王的女人,此事翻篇。

    只是當單千語摸出一枚陌生的玉佩時,想了好多天。她自問自反問答︰“難道是我在地上撿的?”“那我怎麼不記得?”“難道是我買的?”“那我怎麼不記得?”“難道是別人送給我的?”“那我怎麼不記得?”……

    最後——只有唯一合理的解釋——“難道是高階生物給我的道具?”“那我還真有可能不記得,因為我不知道,或者他們發明了消除四維生物記憶的技術。”

    嘴上說著不出門,身體卻很誠實。單千語又尋了個日子到郊外去看看,想知道古代的郊區和現代的郊區的差別。從前車馬慢,一次只能去一個地方,多去幾個天就黑了……

    沒有濾鏡,荒郊野外的確就是荒郊野外,單千語是實用主義者,不是詩情畫意的人,所以她看山只是山,不是“碧井床空天影在,小山人去桂叢疏”,看水也只是是水,而非“應為洛神波上襪,至今蓮蕊有香塵”。

    郊外有座與山林融為一體的道觀,秉持著到此一游心態的單千語進去參觀參觀,然而觀外黃葉片片,映襯著紅磚綠瓦,觀內卻寂寞如雪。

    也對,程朱理學發展壯大,道家在燕朝已經式微,不負盛唐光景。可連盜墓的口訣“尋龍分金看纏山,一重纏山一重關。關門如有八分險,不出陰陽八卦形”也來源于道教,可見這是個應用型教派。

    單千語在思考自己能否在上面做些文章,例如“弘揚”道家思想什麼的。畢竟道士看起來神經兮兮的,整天做什麼“伸腿瞪眼”的長生不老藥丸,正好匹配她這個“不務正業的妖妃”的身份。

    倘若她也假意煉丹入魔,應該很快就會被嫌棄、被千夫所指吧。

    思前想後,單千語認為自己不能刺殺男主,她不知道女主是誰,貿然刺殺女主一怕殺錯人,二不希望自己去害無辜的角色。唯有那所謂的“厭勝之術”,搞點神神叨叨的東西,讓他們害怕,才可能眾志成城地逼迫男主賜死她。

    完美!

    單千語興高采烈地回到單府,閉門造車,一沉便是半個月,直到百里墨上門。說是近期有關異邦王子來燕學習的事宜,但單父和百里墨簡單地聊了幾句,便差人去請單千語。

    單千語走進一個只有百里墨的房間,以為服了毒自己眼神出了毛病,她不可置信地環顧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只好假客套︰“稀客呀,靖王登門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說完她不住看向門的方向,等待著人來化解尷尬。

    “我和子書氏明日大婚。”

    “?”單千語不知他告訴她干什麼,顯擺?下馬威?

    “完後很快我便可以迎你進門了。”

    “?”她想說這事不急,她正沉迷于道法的學習不可自拔。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反派想夭壽”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