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擒妻入懷︰岑少別太壞 第六百五十一章 誰藏的書



    我沒想到會在學校見到岑辭的好朋友。

    這還是除去蔣鴿之外,岑辭一直保持聯系的朋友了。

    但是人家似乎被我這張臉嚇得不輕,習慣性的掏出手帕擦擦臉上的汗和手汗。

    “這……怎麼就成一個人了?前幾天我還看到新聞里說你和許如塵離婚了,怎麼回事啊?”錢程仿佛在看連續劇一樣,眼楮都不敢眨一下。

    岑辭大概覺得被人也是他的腦子,接受事物很容易,他用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對著他的朋友解釋了我這個比較復雜的身份。

    錢程比我還虛弱的扶著牆,“我從以前開始就知道你們家是麻煩制造之家,沒想到還是編劇之家,我算是開眼了。”

    “你們家還是婦科醫生之家,為什麼最後又做了內科?”岑辭懟了一句。

    “我怕我對女人產生恐懼,以至于不敢結婚。”錢程站穩了。

    我倒是沒了剛才的緊張,雖然錢程的確刺激了一下我的記憶,但是我想到的畫面沒有一個是連貫的,我覺得我需要梳理一下,

    錢程打量著我,“我說岑辭認定了就不會改變,怎麼就換了這麼多老婆,害得我羨慕不已。”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我歉意的看著錢程。

    錢程嘆了一口氣,“以前抱歉了,我對你態度不太好,因為我和岑辭高一開始就是同學,雖然最後沒考在一起,但是有什麼事情我們都會互相說,唯獨你的事情他對我瞞得死死的,我就怕他出事,而且我在學校听說過你和你媽,就先入為主了。”

    “沒關系,你說這麼多,我都不記得,現在我就是江寧,你能理解就好。”我對著他笑了笑。

    錢程收好手帕,指了指里面,“就等岑辭了,我們還商量著去哪兒吃飯。”

    “不用了,我定了飯店,待會兒一起去就好了。”岑辭打斷了錢程的話。

    前塵轉身準備進去,結果走了一步又回頭,看了看我,問岑辭道,“待會兒,怎麼解釋?”

    “實話實說。”岑辭沒什麼起伏。

    但是我納悶了,實話實說是什麼意思?

    大家好,我是你們嘴里的人妖,許如塵?

    大家好,我是岑辭第三人老婆,江寧?

    哪個都好奇怪。

    結果岑辭很干脆。

    “我妻子,江寧。”

    我第一次感覺到了那種真空感的安靜,明明岑辭用很低的聲音介紹了我,卻讓周圍一片都瞬間平靜了下來。

    我察覺黏在我身上的目光後,笑也笑不出來。

    男人多了就不像女人喜歡問各種各樣細微末節的原由,他們一個人帶頭哈哈一笑,全笑了出來。

    “還是岑辭有本事!”

    我听著,怎麼覺得還是我虧了?

    岑辭不善于表達在同學之間就看出來了,但是奇怪的是像他這樣的人,居然高中有好多朋友,就是那種一起玩,一起鬧的朋友。

    我想象不出,岑辭高中和這些會玩的朋友在一起的樣子,坐在一旁安靜的鼓掌嗎?

    這次高中聚會,真的讓我發現了不一樣的岑辭。

    “我跟你說,我們班是男生最多的班級,就那麼五六個女生,陽盛陰衰,我覺得老師就是故意把岑辭放我們班的,就怕去了女生多的地方,人家都不要讀書了。”

    “還有一件特別好玩的事情,我們那個時候偷看片子,老師突然檢查,我們全塞岑辭桌肚里,反正查誰,老師也不會去查岑辭,結果一次,不知道哪個白痴沒藏好,岑辭抽書掉出一本小黃書,老師氣得差點讓岑辭當眾朗讀,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唯一能笑岑辭的事情了。”

    “對,我也記得,我還是第一次看岑辭臉紅,不過事情過去那麼久了,咱們也別藏著掖著,到底誰把書藏岑辭桌肚里的?現在承認,待會吃飯自罰三杯。”

    我也好奇,左右看了半天,岑辭這幾個好友,沒一個承認的。

    “膽小鬼!”

    “唉!我的,我的,我承認啊,待會兒我自罰三杯。”錢程站了出來,不好意思的認了。

    我盯著他們幾個,覺得挺好玩的。

    我一直覺得岑辭和我應該一樣,整個高中都很黑暗寂寞,但是好像也不是。

    不過……岑辭也是男的啊,怎麼就沒人懷疑岑辭?

    “我就知道是你,就你那個時候最浪了,岑辭一天到晚清心寡欲的,他看我們的眼神,就像是要普度眾生,他就不可能。”

    “你說的對,他清心寡欲,我色欲燻心……”錢程笑眯眯的盯著岑辭。

    岑辭輕咳一聲,直接站了起來,“時間不早了,走吧。”

    我趕緊跟上岑辭,“岑辭,錢程這話怎麼好像有別的意思?”

    “我听不懂。”岑辭拽著我就往車子方向去,“他們往我桌子里藏太多東西,我自己都記不清楚。”

    “這學校還是貴族學校,你的班還是精英班,老師知道後應該要氣得冒血了。”我都開起了玩笑。

    我心里和別人一樣,覺得岑辭和他們不一樣,就不是那種人。

    但是岑辭也是人啊?

    十幾歲的少年都會好奇吧?

    我盯著岑辭的側臉看了又看。

    岑辭猛地回頭盯著我,“不是我的,我不看,我不需要看,我懂。”

    “哦,你無師自通。”我笑了笑,這個話題就掀過去了。

    但是一路上我都在想一個問題。

    如果以悲催的許如塵角度看,岑辭應該是高高在上的,肯定和別人不一樣。

    但是以目前江寧的角度看,我覺得岑辭十幾歲的時候應該還挺有趣的,尤其是在听了他朋友這些話後。

    我甚至有種想倒回岑辭高中時,看看他怎麼生活的。

    但是一想,兩個人那個時候在家庭上生活不好,這種想法就打消了。

    到了酒店,趙冪告訴岑辭包廂號,又說她就在隔壁,有什麼是找她就好了。

    我跟著岑辭進了包廂,感覺說是包廂,都像個小禮堂了,擺了差不多八桌。

    服務員說,不夠可以再添一桌。

    男人都比較隨意,坐下擠擠就算了,就圖個熱鬧。

    剛才都還穿得正式,三杯酒下肚,外套脫了,領帶也歪了,帶家屬的人也顧不上家屬了。

    我看岑辭有錢程陪著,就想去隔壁看看趙冪,順便進行一下我的計劃。

    我走出包廂後,就發了消息給甦遇。

    然後敲開了趙冪的包廂門,這里絕對沒有隔壁熱鬧隨意,擺的居然是西式的長桌。

    這桌上零零總總擺放的東西,看得人晃眼,

    “我還以為這家酒店西餐多好吃呢,這前菜都不夠塞牙縫的,東西也不新鮮。”又是那個長發女。

    “你少說兩句,這麼貴的東西,給你吃就好了,別挑刺,有本事你請客。”

    “不是我說,我在國外吃的比這好吃多了,到底是不正宗,你們啊,就是沾沾光罷了。”長發女還在叫囂。

    我就很好奇了,這女人到底為什麼這麼橫?

    我走上前,“怎麼不見你丈夫來,大家的人好像都到齊了。”

    長發女一撩頭發,“趙冪的老公不也沒來?”

    趙冪沖我招手,在她旁邊還替我留了位置。

    我壓著趙冪的肩膀,“不坐了,這位置留給甦遇好了。”

    “他說來了?”趙冪驚喜的看著我。

    我就知道趙冪最後都沒通知甦遇。

    夫妻之間都怕麻煩了,那遲早感情要斷的。

    “會來的。”我篤定的回答趙冪。

    趙冪讓人在她另一側又添了一個位置,“你坐下陪我等等,我心里不安心。”

    “行,給我倒杯水就好了。”我坐在了她旁邊。

    趙冪也不想吃了,直接我這我的手。

    其他人眼巴巴的看著趙冪,都想知道趙冪的丈夫是何方神聖。

    其實以我的標準而已,甦遇應該是個能力很足的人。

    宋一也大致和我說過一些甦遇的事情,雖然父母離異,但是他母親是個不錯的人,當初低價買入一條老街,後來因為學區,那條街現在已經不是一般人能估量的價值。

    雖然不知道甦遇為什麼對幼兒教育這麼感興趣,但是他做的一系列改動,的確受到了好評。

    我還沒見過一個男人把私立幼兒園辦得和公司一樣成功的,關鍵是他還涉及了幼兒的玩具,餐具……

    這麼一算,術業有專攻,甦遇也不是吃軟飯的啊。

    我剛想著,就听到咚咚敲門聲。

    長發女起身道,“我來開,我看看是何方神聖讓趙大小姐這麼痴迷。”

    我真想替趙冪拔光這個女人的頭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擒妻入懷︰岑少別太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