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擒妻入懷︰岑少別太壞 第四十四章 月光下的傾訴



    銀行卡被媽媽搶了過去,她披散著頭發,臉上還有抓痕,可是眼中卻是說不盡的得意。

    “許如塵,他是在乎你這個兒子的,他是在乎我的!”

    我無法開口告訴媽媽,岑如雄的身邊可以有很多女人,但是絕對不會是她了。

    我低著頭不敢看那三個女人,“對不起,這里面只有三千,其他我一定會想辦法還的。”

    “三千!”媽媽聲音拔尖,原本得意的雙眸變得可怖。

    媽媽甩掉身上的毯子,一把拽著我的頭發,灰暗油膩的臉貼向我。

    “許如塵!是不是你偷偷用掉了?我不是讓你回去要錢的?他不可能只給你三千的!”

    媽媽不相信岑如雄的絕情,情願將這一切罪過都推卸在我的身上。

    她只會用懲罰我的方法來填補自己的痛苦不堪,卻全然不顧我的求饒,她的眼里只有愛而不得的恨意。

    蔣鴿嚇了一跳,立即上前來開我和媽媽。

    “干什麼?你自己賭錢輸了就叫兒子還?他才多大?他有什麼能力替你還這麼多錢?”

    “蔣鴿,我媽媽其實……”我想辯解,卻被蔣鴿瞪了回來。

    “你別說話,我早就看不下去,別把自己沒本事怪在自己孩子身上,算什麼媽?有你這種媽我都後悔出生!”

    蔣鴿洪亮的男聲,鎮壓整個房間的吵鬧。

    我看著揚起的灰塵,在這一刻好像在空中靜止。

    連同我的呼吸一起停止。

    我怔怔的看著蔣鴿,他把我不敢說的話用最響亮的聲音說了出來。

    “啊!啊!”媽媽瘋了一般抓起桌上的水果刀,“許如塵!你有什麼資格和我這麼說話!你這個賤貨東西!我弄死你!我叫你不听話!”

    “媽媽,別這樣,我錯了!你別鬧了,我還!我一定還!”

    我抱著媽媽的腰,半跪著阻止她發狂。

    “看到了嗎?許如塵是我的兒子,他只听我的!你算老幾?還敢說我?我告訴你,和許如塵在一起的人都要倒大霉的!是我不嫌棄他!”

    媽媽像是被蔣鴿說中了心事,更加瘋狂的想要砍蔣鴿。

    我抬手替被一切震驚的蔣鴿擋了一下,水果刀狠狠的從我的手臂劃下。

    鮮血迅速滴在地上,侵蝕著老舊的地磚,順著地磚向四周蔓延著。

    像是一朵血色花朵無情的綻放,吞噬著我所有的感覺和再也無法流動的淚水。

    要債的三個女人惶恐的看著媽媽,對著媽媽吐了一口唾沫,“瘋子一個!別以為這樣錢就不用還了!趕緊給我還錢,不然下次可就不是我們三個來了。”

    我抓著手腕的傷口,雙眼空洞看著三個女人,“給我點時間好嗎?我求求你們了。”

    “真是孽,這女的是不是腦子不好?”三個人繞開媽媽迅速離開,算是同意了我的請求。

    “你是不是瘋了?”

    蔣鴿回神立即壓住我的傷口,兩個人滿手都是血。

    媽媽扔掉了手里的水果刀,坐在唯一一張完好的椅子上,握著銀行卡,狠狠的瞪著我。

    “沒用的東西!岑如雄是不是又有別的女人了!”

    女人的直覺總是那麼可怕。

    可是媽媽你明知道是這樣的結果,為什麼還要把一切都放在這樣的男人身上?

    為什麼你要有用傷害我來灌溉你的仇恨?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傷痕累累,那個男人卻依舊無情無義。

    到底是你太懦弱,還是我太軟弱?

    銀行卡沾著血跡,媽媽只是盯著它又哭又笑的,不知道是對誰的嘲諷。

    “如塵,你跟我去醫院。”

    蔣鴿直接把t恤脫了下來裹住了我的傷口,純棉的黃色t恤染上鮮紅的血,變得觸目驚心。

    我害怕蔣鴿也會討厭我,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弄髒你衣服。”

    “去什麼醫院?又死不了。”媽媽絕情的望著我。

    蔣鴿完全不听媽媽的話,直接拽著我向外走。

    媽媽的聲音冰冷在我們的背後響起。“跟許如塵在一起會倒霉的,他連媽媽都克。”

    明明是夏夜,我卻渾身冰冷。

    怎麼到醫院的我也不知道,醫生說了什麼我也听不到。

    直到蔣鴿錘了一下醫生的桌子,不僅是我就連醫生都嚇了一跳。

    “是不是男生之間打架?年輕人啊,就是太沖動,不過……”醫生停頓的看了看拍的片子,“不過你的手臂是不是早幾年就受過傷,骨頭都裂的,沒看醫生?”

    “是不是你媽媽打得?”蔣鴿沖動的開口。

    我低頭立即搖頭,“不是。”

    是葉菲菲曾經用棍子砸得,之後又被岑辭壓了一下。

    可是說了又能怎麼樣?

    就不會這麼痛了嗎?

    傷口就算是不痛了,那麼心呢?

    傷口縫了五針,醫生提醒一個禮拜別沾水,給了一些消炎藥。

    蔣鴿給我買了一瓶水,“先把藥吃了。”

    “謝謝。”開口我才發現自己的聲音都沙啞了。

    蔣鴿猶豫了很久才開口,“所以,你是岑辭的……弟弟?”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我是岑辭的什麼?

    是仇人。

    蔣鴿望著我拍拍電瓶車,“走,我們回學校。”

    我坐在後座上,風迷了雙眼,路燈開始斑駁閃爍。

    “蔣鴿,不管听到什麼都別管我好嗎?”

    “……嗯。”

    迎著風聲,我的抽噎聲混著風聲向後而去。

    就這樣吧。

    人生啊,就這樣吧。

    明知道都是荊棘,還要掙扎只會越來越痛而已。

    蔣鴿的車速越來越快,風聲也越來越大,似乎為了掩蓋我的哭聲和不堪一擊的脆弱。

    風聲呼呼,哭聲嗚嗚。

    哭了一路,眼楮都腫了,到宿舍樓下我才平靜下來。

    “如塵,我去學校超市買點東西,你先回宿舍等我。”

    “嗯。”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說不出任何話來了。

    十五分鐘後,蔣鴿買了一些吃的給我。

    “如塵,我打電話給岑辭了,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讓你的家人知道一下。”

    蔣鴿是好心,可是他根本就不懂。

    我再度哽咽,聲音沙啞,“家人?誰?一個睡在別的女人懷里的父親?還是一個恨我的母親?或者……岑辭?他恨我啊!恨我啊!他想要我死。你問問,誰不恨我?離我遠點,求你。”

    蔣鴿一臉為難的看著我。

    我用頭磕了磕桌子,用力的喘氣,仿佛快要窒息。

    “如塵,別這樣,呼吸,呼吸。”蔣鴿拉住我。

    我趴在桌上,任由眼淚墜下,貼著桌面的臉頰一片濕意,干了又濕,濕了又干。

    我想起了甦遇曾經說的話,傷心的時候就唱歌。

    我看著窗外濃重的夜色,仿佛整個人都在墜落。

    我趴在桌子上不動,斷斷續續,時高時低的唱著,“總以為這個世界,沒有我無所謂,這樣的感覺或許從以前就在……沒人能體會我這孤獨的傷悲,就別抱緊我,別安慰我,就放棄我,讓我繼續墜落……”

    “如塵……廣播站的歌都是你唱的?”蔣鴿吃驚的開口。

    我沒有理會蔣鴿的問題,閉上眼楮,聲音越來越低。

    任由自己的意識緩緩墜落。

    我能感覺到蔣鴿離開宿舍的腳步,但是卻不願意醒過來。

    發酸的眼楮,即便是閉著也止不住的流淚。

    直到渾身發冷,口干舌燥,我才醒了過來,僵硬的脖子疼得不敢亂動。

    突然,鼻間嗅到了煙草味,我頓時站了起來,但是腦袋卻暈乎乎的又摔坐了回去。

    手撐著桌子,身體緩緩向後轉,目光盯著上下移動的煙頭火光。

    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滾燙一片,原來是發燒了。

    一定是發燒燒糊涂了,不然怎麼會看到岑辭?

    我輕聲的移動自己的凳子,深怕發出響動就把這個夢破碎了。

    也就只有在夢里,岑辭才會這麼平靜。

    窗外清亮的月光,映照在他的眼鏡上,沒有仇恨的目光,只是冷清的平淡。

    “岑辭……”

    月光拉長他側身的陰影,讓他顯得更加不真實。

    手輕輕觸踫了一下岑辭的臉頰,指尖依稀能描繪出他的輪廓。

    我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臉頰貼近他,他細微的呼吸一促,即便是平視我也卑微的像是在仰望他。

    散亂的呼吸,躁動的心跳,我將臉頰埋進了他的頸間,黏濕的肌膚貼著我高溫不下的額頭,我像是在尋求慰藉。

    但是心里很清楚,這個男人從來不會安慰我。

    我摟緊他的脖子,低聲喚著他的名字,“岑辭,岑辭……”

    曾經難熬的日夜,我一直都不敢死,因為有個人說我還欠著他的,不能一死尋求解脫。

    我掙扎的向著他指引的方向狂奔,只是苦難像是看不到頭。

    償還又談何容易?

    我知道他也活得難受,可是我連活著都辛苦。

    “岑辭,我好難受。”

    “你受傷了。”他淡淡的開口。

    “不是。”我拉過他的手抵在心口,“是這里病了,我還能好嗎?”

    房間又陷入了沉默,他不再說話。

    我側首靠在他的肩頭,看著扔在地上的煙蒂忽明忽滅,好像在催眠一樣。

    身體還是很冷,卻也抵不過疲倦,不知不覺我還是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夢,醒來的時候大汗淋灕,嘴里有種藥丸的苦味,像是誰在我嘴里塞了藥卻沒有咽下去,化開後苦澀讓人皺起了眉頭。

    “醒了?”床下響起蔣鴿的聲音。

    我一愣,盯著頭發亂糟糟像是剛睡醒的蔣鴿。

    難道我昨天做夢把蔣鴿當成了岑辭?

    那我說什麼?我捂著嘴惶恐的看著蔣鴿。

    蔣鴿手邊的動一頓,“是不是藥很苦?我就跟岑辭說了他那麼粗暴的手法肯定害人,居然把退燒藥碾碎灌你嘴里。”

    “什麼?誰?”

    蔣鴿站在床下看著我,醞釀了一下情緒,“如塵,不管你們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敢擔保岑辭對你說的狠話都是氣話,不然也不會連夜坐車趕過來,剛才我看他臉色實在是難看就叫他回宿舍睡覺了,你千萬別說我說的。”

    我更加用力的捂嘴,深怕自己發出奇怪的聲音。

    “蔣鴿,你為什麼騙我?”我覺得自己一定還在夢里。

    我的目光越過蔣鴿,看著夢里岑辭坐的位置,旁邊還有不少煙頭。

    蔣鴿看我盯著煙頭發呆,“你別在意,我馬上給你掃干淨,岑辭不怎麼抽的,除非他煩,諒解一下。”

    盯著所有和夢中相似的細節,我被夢里自己大膽的行為嚇得拉緊被子。

    岑辭為什麼不推開我?

    就算是他打我,我也不會還手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擒妻入懷︰岑少別太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