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慕林 第六百零八章 死士



    ,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節!

    謝慕林回想起糕餅鋪老板娘曾經說過,杜媽媽向方家派來保護曹淑卿進京的護衛抱怨,說方聞山手下的人辦事不可靠,不但沒能解決掉謝璞,還露了馬腳,也不知會不會帶來麻煩。

    所謂露了馬腳,莫非是指……方聞山派去襲擊謝璞的四個人里頭,落下了一個死人和一個活口在燕王府手中?

    死人要是被人認出身份,可能會暴露出主使人方聞山;活口就更不用說了,只需要供出幕後之人,方聞山就別妄想能逃脫罪責!

    不過……方聞山現在還能鎮定地給曹淑卿寫信,讓他去帶走女兒謝映慧,作為人質威脅謝璞,證明他目前還有把握,那死人不會暴露他,活口也不會招供吧?之所以要帶謝映慧走,恐怕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況且,就算他派人襲擊謝璞一事不會暴露,他也需要有手段能威脅謝璞,在他那個朋友的案子上伸出援手。他派去的到底是什麼人?哪來的信心那些人絕不會出賣他?

    謝慕林繼續看信,發現蕭瑞那名心腹還打听到燕王府里的人對那一死一活兩名襲擊者身份的推測,說他們身上帶有頗為明顯的軍伍氣息,身手也十分不凡,不象是流氓地痞一流,恐怕是軍中的精兵出身。

    但同時,燕王府又覺得這兩人不象是在役的軍士,因為死去的那一個,是在受了重傷無法撤離的前提下,被同伙一刀從背後捅死的,算是滅口。通常軍伍中人,都會十分重視同袍,不到絕境,是做不出這種殺同袍滅口之事的,更別說是背後捅刀。燕王府中的親衛全是軍伍出身,對這種事很有把握。

    至于活著的那一個,恰好就是動手滅口的人,他也受了不輕的傷,原本已經逃離了現場,只是運氣不佳,在胡同的另一個出口遇到北平城衛軍的高手。那高手本是守在燈會場地附近候命,好保證燕王父女能在燈會上玩得愉快,不會遇到什麼糟心事的。听到這邊有動靜,又看到燕王手下的人發出了救援信號,知道出事了,就趕過來幫忙。他看到那逃竄的襲擊者一身黑衣打扮,不象是好人,就上前阻攔,成功把人給打暈過去了。事後他在對方身上發現了毒藥,還跟燕王府的人慶幸呢,說當時要不是直接把人打暈,而僅僅是將人擒下,天知道那人會不會畏罪自盡呢?那就一切線索都斷了。

    但即使這活口沒有畏罪自盡,也很難說能靠他查出謝璞遇襲的真相。這人自醒來後,就閉口不談,無論別人怎麼審問,他都不肯吐露一個字。即使大刑加身,他也只是哀嚎,嘴卻閉得死緊。這讓燕王府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此了得的高手,還能在大刑之下毫不動搖,實在是個人才呀!這樣的人才去對付敵軍不好麼?哪怕是到北邊敵國里做奸細,也是為國出力,跑來做什麼死士?太浪費了!是誰這麼浪費人才?要遭天譴的!而出動這等人才,竟然只是為了襲擊一個北平布政使司的三品文官,還挑了如此不合適的襲擊地點,那主使人心里到底在想什麼呢?!

    謝璞不涉軍務,唯一能跟軍隊搭上關系的,就只有曾經對軍中被服案發表過意見一事了。可他說的也不過是常理,說軍中發生這樣的案件,影響十分惡劣,務必要從重處置,以震懾宵小,令後來者不敢重蹈覆轍。北平府的官員,無論文武,在公開場合都差不多是這個態度,保證政治正確。就算謝璞在燕王殿下也這麼說,可這麼做的也不僅是他一個呀!若說那主使者是為了這件事,才去襲擊的他,那為什麼不去找其他人呢?

    目前燕王府的人還查不出真相,只能繼續審訊那活口,同時檢查死去那人的尸首,看他身上是否有什麼線索,又叫人繪出兩人的長相,四處去查問是否有人見過,以此找出他們的行蹤了。

    不過燕王府的人普遍認為,這應該是因被服案而發生的,是那些參與貪墨軍資銀款的高層將領擔心燕王會查到他們身上,就派了心腹親兵來刺殺燕王屬下的官員,既是警告,也是示|威。謝璞只是踫巧做了第一個倒霉的人,因為他是文官,體弱又無得力護衛在身邊,比較好下手。但接下來,其他與謝璞發表過類似言論的文官,恐怕都會有危險。

    一時間,北平城內的大小官員都變得格外警惕起來,盡量只在自家宅子與官衙之間來回,少去某些娛樂場所,連飲宴都少了,出入都帶著許多護衛,那些解甲歸田的老兵特別受歡迎。官職較低的人找不到靠譜的護衛,還有人去雇佣城中地痞的,連帶的街上混混都少了不少。幾個城門的防衛也更嚴格了,各處官衙都增加了守門與巡查的官兵人數。一旦有哪個生面孔出現在官衙附近,立刻就會有人上前查問。

    與此同時,那些外地前往北平城的武將及其身邊的衛兵,則成了官府的懷疑對象。因為四名襲擊者都帶有軍伍氣息,可落網的兩人都是生面孔,官府覺得,他們要麼是元宵節趁著宵禁令取消混進城來的,要麼本來就是外地武將的隨行人員,其中又以涉案的軍中人士相熟的武將們嫌疑最大。

    蕭瑞人在半路上,能拿到手的並不是第一手消息,所以也說不出有哪些人值得懷疑。他本人對于燕王府的推斷還是比較信服的,認為謝璞不過是遭了池魚之災,經此一劫後,更加深居簡出。那主使人若還想再對官員下手,也不會找上謝璞,勸謝慕林安心。

    然而謝慕林怎麼可能安心呢?她不僅僅是從北平知道了自家父親遇襲的消息,還先一步從襲擊者那一頭知道了真相,明白這事兒雖然與被服案相關,但主使人的目標就只有謝璞一個而已,與旁人無關。

    謝璞這一回幸運地逃過一劫,可方聞山卻分明還未打算罷手呢!他顯然是一定要救出自己的那個朋友了。那個朋友因被服案而入獄,本來就對他造成了威脅,如今他更是有心腹死士落入燕王府手中,一旦供出他來,他只會更倒霉。為了自保,天知道他還能做出什麼事來?!

    狗急跳牆,不可不防!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慕林”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