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第1066章 大結局



    花翼不以為意,“大哥,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都記著呢!”

    上官野用手指向夜漫空,“這人很可能就是你的親人,他們正在四處找你!”

    花翼站在那,驚訝的打量夜漫空。眉頭皺起,他還有親人在世嗎?為何這麼多年,從來都沒人找過他,還有他當年為何會落到青樓之地?

    上官野道,“我當年救下他的時候,他就對以前的事情,沒有記憶!”

    這麼大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唏兒。她過來後,給花翼把脈後搖了搖頭,說道,“應該是被下了失憶的藥物,但是這種藥根本解不了,除非機緣巧合,能夠自己想起來。”

    夜漫空派人把夜琉璃叫過來,夜琉璃看到夜潤玉,一邊哭一邊把兩人在皇宮被唐不屑劫走的事說出來。花翼听後,依舊一臉茫然。

    他沒了那段記憶,永遠無法感同身受。

    最後,夜漫空把代表夜潤玉那塊紫玉給了他,他看到紫玉之後,還是沒想起來。

    上官野道,“花翼,你的五官和你皇叔長得那麼像,不用我說你也該知道,他們沒有騙你。你跟他們回去吧!”

    花翼收了紫玉,卻搖頭,“大哥,我喜歡現在的生活。”

    就算他曾經是皇子,那也只能代表過去,他的命運軌跡早就發生了轉變。。他喜歡現在的無拘無束,又何必要勉強自己去融入那個陌生的皇室。

    他看向夜漫空,“十一皇叔,皇姑姑,我想留下來。”

    不等夜漫空說話,夜琉璃便道,“潤玉,我也會留下來,以後你不再是孤單的一個人。”

    夜漫空開口,“可以,你們都留下,但是潤玉,你必須跟我回去一趟,見一見你的母後,她很擔心你。”

    夜潤玉點頭答應。

    當晚,唏兒留赫連如雪他們在客棧住下,又問她要不要回大周。赫連如雪沉思之後,說道,“三姐,上官野在哪,哪就是我的家,我就不回去了。”

    第二日,唏兒等人和夜漫空告別。

    夜漫空去找留在這里的屬下,銀針婆婆和唐歸晚還有納蘭悠等人直接回唐門。唏兒和風錦商量之後,決定先送明眸回大周。

    回到大周京城這日,已是春暖花開。

    明眸帶著納蘭陌進宮去見明非楚,唏兒和風錦帶著大家回唏園。

    織錦和朱砂等人見到小姐回來,高興得哭了一場。唏兒輕笑,“你們哭什麼,特別是織錦,赤焰也回來了,今天給你放假。”

    織錦臉上立刻飛滿了紅暈,羞澀的偷看向赤焰,剛好與他的目光對上,好像心髒都漏跳了半拍一樣。

    赤焰向她走去,當著眾人的面拉起她的手,“織錦,我回來了!”

    “嗯。”織錦害羞,趕緊把手從他手里拽出來,紅著臉跑開,逗得大家一陣哈哈大笑。

    勁風等人羨慕的看著赤焰,然後一轟而散。

    錦唏閣。

    風錦和唏兒剛洗了澡,身上的水汽還沒散去。風錦道,“唏兒,我去見一見父王。”

    “我跟你一起去。”他們這麼久沒在京城,理應過去請安。

    “你明日再去,今晚我找父王有點事。”風錦說完,沒給唏兒考慮的時間,直接走了。

    唏兒呆了一下,猜不到他找墨衣王能有什麼事,竟然還背著她。

    她從屋里出來,看著唏園的一草一木,听著遠處院子里的歡笑聲,終于有一種回家了的感覺。

    “小姐,您怎麼出來了?奴婢替您先把頭發擦干。”朱砂拿著布巾走過來。

    “沒事,外面暖,被風一吹,一會就干了。”唏兒走到一顆花樹前,閉上眼楮輕嗅空氣中的芬芳。

    “朱砂,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魏家可還好?”

    “魏家很好,听說給魏家大公子上門提親的媒婆都要把他們家門檻踏平了。”提起這事,朱砂就一臉自豪。

    唏兒展顏輕笑,趕路有些累,她想回屋去補一覺,明早再去魏家。

    墨衣王府。

    墨衣王看著回來的風錦,臉上閃過激動之色,急切的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唏兒呢?”

    “她回了唏園,我沒讓她過來,我有事情想單獨跟父親說。”

    墨衣王詫異,指著椅子讓風錦坐下。

    “你想跟父王說什麼?”他問。

    “我見到了母妃,還被她封為太子。”風錦一開口,墨衣王便騰地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你母妃她……”墨衣王的身子有些搖搖欲墜,嘴里喃喃的喊著,“錦瑟,錦瑟……”

    “她怕是不會原諒你!”風錦的話,把墨衣王打擊得體無完膚。他蒼白著臉,問道,“那她可還好?她當年……”

    “當年是她對你心灰意冷,剛好娘家那邊有人找上門來,她便假死脫身。給你機會,讓你和外室長長久久。”

    風錦一臉譏諷,哪怕姚瓊花已死,他仍然耿耿于懷。

    “風錦!”墨衣王大怒。

    “我說的都是事實,你有什麼接受不了的?”風錦撩了眼皮。

    墨衣王一屁股坐回去,似乎剛剛才反應過來風錦最初說的話。他焦急的問道,“你說什麼?你被她封為太子?那她現在是……她是……又嫁人了嗎?”

    “父王是糊涂了嗎?就算她嫁給了一國之君,她也沒那本事去冊封太子吧?”風錦有些煩躁,不知道他即將做下的決定是對是錯。

    墨衣王忽然頹廢下去,苦笑了幾聲,“我就知道錦瑟的身份不簡單,她……是繼承了皇位?可她明明是個女子……”

    “誰說女子不能當皇上?”風錦眼前閃過母妃苦苦支撐星辰國的模樣,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些,這才開口把母妃那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墨衣王。

    當墨衣王听說北方的三國聯軍,竟然在風毒揚生父的蠱惑和威脅下,直逼星辰國北疆時,整個人都變得暴怒。

    “風錦,你把地址給父王,我要去幫她!”他一拍扶手,頗有一種怒發沖冠為紅顏的氣勢。

    見他如此,風錦便放了一半心。

    他道,“那里很遠,而且就算你去了,母妃也未必肯原諒你。”

    墨衣王沉默下來,回想著和星錦瑟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過了許久,他一臉鄭重的開口,“本王要去!當年是本王有錯在先,所以本王要去找她贖罪。”

    他臉上帶著無奈,“當年,本王也是被姚瓊花算計在先,要不然……”

    “這些話,你和我說沒用,留著對我母妃說吧!”風錦打斷他。

    墨衣王臉上一喜,“你是同意讓父王去找你母妃了?”

    “母妃離開你之後,一直是一個人。”風錦道,“你再好好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去。因為我不會跟你去,我要留在唐門。”

    墨衣王震驚了一下,馬上道,“我去!”

    “那你準備一下,三日後我送你過去。”風錦說完,便回了唏園。

    他回來時,唏兒已經睡了。他合衣上床,挨著她躺下,伸手將她摟進懷里。沒過多久,他也睡了過去。

    唏兒醒來時,已經是深夜,她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整個人都在風錦懷里,臉上有些燙。

    “醒了?”她才一動,風錦也跟著醒來。

    “嗯。”她剛應了一聲,風錦的吻便落了下去,溫柔綿密,又勢不可擋。不知何時,兩人的衣衫已經褪去,風錦一邊輕吻一邊低語,“唏兒,給我生個孩子吧!”

    天亮時,兩人才沉沉睡去。

    再起來時,已經是正午。唏兒大吃一驚,“風錦,我還想今日去給父王請安的,還要去魏府一趟。”

    風錦吻了一下她鼻尖,聲音里滿是寵溺,“什麼時候去,父王都高興。”

    兩人叫了熱水,洗漱之後,直接用了中飯,然後去墨衣王府。

    唏兒見墨衣王有些心不在焉,請安之後,便趕緊走了。

    然後,她又拉著風錦去了魏府。

    這個時間,魏府只有舅母元杉衣和小表妹魏依糖在家。唏兒把在路上給小依糖買的玩具拿出來,逗得小丫頭哈哈直樂。

    唏兒坐了一會,便說先回去,改日再來看舅舅和瀟然表哥。元杉衣見唏兒一臉倦色,也沒留她。

    接下來的三日,風錦每晚都熱情如火。第五天早上,他起得比較早,等唏兒起來時,發現他不在府里。

    她問赤焰,赤焰說他也不知道。

    晚上,風錦還沒回來,唏兒讓赤焰去墨衣王府問問。到了那里才知道,墨衣王早上是和世子一起離開的。沒說去哪,也沒說什麼時候回來。

    “世子妃,世子應該是去軍營了。”赤焰道。

    “你進宮一趟,問問明非楚可知道此事?”他們離開這麼久,墨衣王現在掌不掌軍權,唏兒也說不準。

    赤焰是帶著明非楚一同回來的,明非楚一看到唏兒,就問,“朕听說世子失蹤了?”

    “算不上失蹤,只是一天沒看到人了,還有王爺那里,听說是跟他一起走的。”唏兒臉上帶著擔憂。

    “可能是他們有急事,沒來得及跟你打招呼。”明非楚道,“會不會是回了唐門?”

    唏兒也覺得有這個可能,她道,“我派人去問問。倒是皇上你怎麼親自來了?”

    明非楚輕笑了一聲,“在宮里呆久了,想出來散散心。”

    明非楚小坐片刻,便回宮而去。

    又等了二日,還是沒風錦的消息,唏兒只好往唐門派人。一個月後,派去的人回來說,風錦根本沒回去。

    唏兒把自己關在屋里,仔細想著風錦和墨衣王一同離開,會去哪里。

    然後,她猛然一驚。

    星辰國!

    他們一定去了星辰國。

    她用力咬著下唇,直咬到自己嘗到血腥的味道。

    剛好魏瀟然來看唏兒,他道,“唏兒,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知道世子的下落了?”

    “沒有。”唏兒讓朱砂給表哥上茶。

    “唏兒,要不你回家去住一段吧?家里人多,熱鬧。”魏瀟然很擔心唏兒。風錦這些天沒消息,肯定是出事了。

    可是他能出什麼事呢?他走的時候,竟然連暗衛都沒帶。

    唏兒搖頭,“瀟然表哥,我這邊還有點事,就不回去了。等過一段有時間了,我再去。”

    唏兒現在哪有心思去魏府,她只想一個人靜一靜。

    送走魏瀟然,唏兒便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期間不管誰叫門,都不開。二日後,她開門從房里出來,被太陽一晃,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世子妃。”好在赤焰手快,趕緊扶住她。

    把唏兒送回床上之後,他趕緊讓人進宮去請太醫。

    太醫來了之後,明非楚也來了。等太醫診脈之後,他冷著臉問,“世子妃如何?”

    “回皇上,世子妃是有喜了。”

    明非楚立刻驚喜起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不管風錦會不會回來,這個孩子對唏兒來說都是一種慰藉。

    他們前腳剛走,唏兒就醒了,見王婆子領著一眾丫環都在,她輕笑道,“我只是沒休息好,瞧把你們都嚇成什麼樣了?”

    “哎呀,我的小小姐,你這哪是暈倒啊!你這是有喜了。”王婆子立刻上前來,把太醫和明非楚都來過的事說了。

    唏兒的手不自覺撫上小腹,這里已經有了一個屬于他和她的小生命了嗎?

    她神色恍惚了一下,仿佛看到風錦,正一臉嚴肅的行走在漫天的大漠之中。

    “王娘,我餓了。”她道。

    既然有了孩子,她得好好照顧自己。

    王婆子趕緊應了一聲,親自去廚房炖湯。

    拉下來的日子,唏兒按時吃飯,耐心等著肚子里的孩子長大。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在等風錦。

    她不信他會拋下她,再也不回來。

    可是一想到,他一言不發就走,她終究還是氣憤。

    這一日,她收拾了一下,出城去祭拜外祖。要不是風錦的事情耽擱了,她早就該去。

    她告訴外祖她已經替她報了仇,然後又去看望楊塵爺爺,告訴他,她已經有了身孕,等孩子生下來後,帶過來給他看。

    納蘭悠和唐歸晚從唐門來看唏兒,他們听說風錦的事後,一致認為他肯定是又回了星辰國。

    “堂嫂,等明眸成親,我跟過去送嫁。到時候,一定要把堂兄替你找回來!”唐歸晚也在生風錦的氣。

    “歸晚,如果他不自己回來,我就不要他了。我已經有了身孕!以後我和孩子過。”唏兒話落,唐歸晚便開始掉眼淚。

    “堂嫂,堂哥肯定會回來的!”她趕緊幫著說好話。

    唏兒唇角微彎,目光里一片淡然。

    她道,“納蘭悠真的決定把太子之讓給納蘭陌了?”

    “嗯,他們已經商量妥當。”唐歸晚道。

    因為唏兒有了身孕,明非楚不忍麻煩她,私下里找過赤焰等人,仔細尋問了一下大漠另一側的情況。然後終于做出決定,同意明眸遠嫁。因為兩國離得太遠,他和納蘭陌商議之後決定,他們先在這邊把親事辦了,到那邊再辦一次。

    轉眼就過去了五個月。

    這一天傍晚,唏兒坐在藤椅上納涼。夜晚的風吹得她全身都舒服起來,她漸漸閉上眼楮,似乎睡了。

    一道身影無聲無息落到她身前,目不轉楮的看著她。

    當他的目光落到她隆起的小腹上時,再也控制不止自己的情緒。俯下身子,輕喚了一聲,“唏兒……”

    然後便緊緊的抱住她,“娘子,我回來了!我把父王送到母後身邊了。母後已經答應再給父王生一個兒子……”

    謝謝寶寶們一路上的支持,愛你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