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數據廢土 第五百三十四節 惆悵



    接著,葉陽正雄從身後的架子上取下一把小茶壺和一個精致的茶盒,重新沏了一壺茶,給陳興倒上。

    “來,嘗嘗這個,東大陸那邊來的金牡丹。”

    新沏的茶濃香醇厚,和上一杯的粗糙苦澀有著雲泥之別,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待遇提高,也意味著態度轉變。不愧是書香門第,連表個態都這麼隱晦。

    “剛才你說的東西,我會暗中了解。”

    “若果屬實,今後你和大佷女的事情,我便不再反對。”

    “而且,我還會為她準備一份足夠分量的嫁妝,讓她風風光光地出嫁。”

    “但是……”葉陽正雄停頓了一下,望向竹簾外的庭院,“我決不會公開承認你們的關系。”

    他語氣低沉而堅定,仿佛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

    陳興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听,靜靜地品茶。

    沉默了許久,葉陽正雄開口說道,“有些事情,不說你也明白……”

    “伴君如伴虎。我們葉陽家還沒有強大到敢和大公公開叫板的地步,就算鋼鐵姐妹那邊同意,聖光教會那邊不追究,我們也無力承擔……”他看向陳興,語氣真摯,“希望你能理解。”

    陳興點了點頭。這種事情,本就不應該由葉陽家承擔。也如家主所說,承擔不起。一個三線城市的門閥世家,根本無力承受一個國主的怒火,更何況是以沖動易怒而聞名的薩洛德大公爵。

    “謝謝。”葉陽正雄拱手行古禮,陳興回禮。

    “今晚就留下來吃個飯,和家里人都見見面,熟絡一二。”葉陽正雄又說道,“對外就說,你是我們葉陽家在東大陸的遠房親戚。”

    “全憑長輩做主。”陳興頷首說道。

    葉陽正雄意思很明白,不公開承認,但私底下承認。以目前的局勢來看,確實是最好的選擇了,這樣對大家都好。

    除非有一天,他能和大公平起平坐。

    或許距離這一天還有很久,但他相信,皇天不負有心人。

    只要他鍥而不舍,堅韌不拔,總有一天能達到足夠的高度,光明正大地將葉陽白柳娶回家,給他生足球隊。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憑什麼,亭長的劉邦能崛起,賣草鞋的劉備能逐鹿中原,草根的朱元璋能問鼎天下,他陳興不行!

    雙拳暗自緊握,心中波瀾起伏,面上卻古井無波。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心底話的,不需要說出來,不需要告訴任何人,只需要去做就行了!

    兩人相對而坐,茗茶不語。

    時光悄然而逝,斜陽透過竹簾,照在兩人身上,光和暗涇渭分明。

    葉陽正雄緩緩站起來,注視著漸漸沉下屋頂的夕陽。

    他暗自給眼前的年輕人做出了評價︰

    知進退,明得失。

    沉得住氣,又能果斷處事。

    大佷女相中的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輩,比起那溫室里長大,只知學校和舞會的馬里斯二王子,確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假以時日,或許真能成大器。

    “該吃晚飯了。”他轉過身,語氣輕松。

    隨後,葉陽正雄將陳興帶回大堂,召集家眷家僕,宣布道︰“這位是陳興,我們葉陽家在東大陸的遠房親戚。”

    “各位長輩好!”陳興配合地抱拳說道。

    對于這個忽然冒出來的“遠房親戚”,葉陽家眾人全都面露疑惑,但家主既然說是,那就是了,沒有人敢提出異議。

    在大堂里坐了一會兒,葉陽正雄逐一介紹族老、晚輩,很快就到了晚飯時間。

    葉陽家人丁旺,庭院里擺了七八桌,如同酒席一般,熱鬧不已。

    葉陽清燕不顧母親反對,硬湊過坐陳興身邊,拿著杯小酒,低聲問道︰“我該叫你姐夫呢,還是表哥?”

    “隨你喜歡。”陳興低聲回答。

    “是東大陸的陳氏家族嗎?”葉陽清燕眉眼微彎,笑意然然。

    陳興訕訕一笑,對方是在暗示他當年在蘭花鎮欺騙眾人的謊言。當時他為了不受世家子弟壓榨,按照地球上的玄幻,編出了東大陸修仙家族陳家的背景。眾人信以為真,被騙得團團轉。葉陽清燕當時剛上高中,涉世未深,對陳興的話深信不疑,結果受騙最深,成了小迷妹,被揭穿後也最恨陳興。

    時過境遷,卻成了飯桌上的調侃。

    “那可不是我說的。”陳興拉葉陽正雄出來做擋箭牌。

    “真壞~”葉陽清燕用胳臂撞了下他,然後杯子挪過去,故作媚態,“表哥,陪小妹妹喝一杯嘛~”

    那聲音甜到發膩,听得人心神蕩漾。

    擔心被眾人看到,老婆還沒娶回去就開始和小姨子不清不楚,影響惡劣。陳興迅速踫了下杯子,拉開距離,可嘴巴上卻忍不住撩撥,“行啊,今晚不醉不歸。”

    “表哥,你可要說話算話,不要騙人家哦~”

    “那是,騙誰也不能騙表妹啊。”

    在場人多,兩人點到即止,喝完酒就各自吃菜,沒再交流。

    對這個小姨子,陳興還是比較清楚的。

    葉陽清燕從小被姐姐壓著,什麼事情都被拿來跟葉陽白柳比,從小就是競爭關系。可少女時期的葉陽白柳是天才,樣樣她都比不上,所以但凡葉陽白柳的東西,她都要爭,不管是東西還是男人。

    不得不說,這是大家族的悲劇。血親之間相互斗爭,永遠在親情和利益中煎熬,非常容易形成病態心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葉陽清燕就是不折不扣的“姐夫控”。

    陳興對自己的自控能力沒什麼信心,特別是對36D的美少女,只能避而遠之,吃飽飯找了個“商鋪復工,事務繁忙”的借口,溜之大吉。

    轉眼來到商店街,即使到了晚上,生意依然火爆,米婭和銷售少女被客人們圍著,問長問短。

    店員里多了些生面孔,應該是這些天新招回來的。

    陳興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看見生意已經恢復過來,就準備離開。

    “轟!”

    後方突然響起轟鳴,一輛大型機車橫沖直撞,路上行人紛紛避讓,直沖到陳興面前。

    車上的葉陽清燕看著陳興,卻是俏臉寒霜,美目含恨。

    陳興心里咯 的一下,這變臉怎麼比變天還要快,剛才還好好的,怎麼轉眼就恨上了。

    盈盈秋水,直看得陳興心里發虛,小心翼翼地問道,“清燕,怎麼了?”

    “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葉陽清燕咬著牙,恨恨地說道,“早上還百般殷勤,晚上就翻臉不認人了?”

    她聲音激動,引得路人紛紛駐足圍觀。

    “我,我怎麼了?”陳興一臉冤屈。數十道視線同時射過來,實在令人尷尬。

    “當我是什麼,一次用品嗎?用完就一腳踹了!”說著,葉陽清燕眼楮一紅,泫然欲泣。

    听到歧義相當嚴重的話,再結合當事人的表情,路人紛紛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開始朝著陳興指指點點,大有負心漢拋棄良家婦女的味道。

    “怎麼,怎麼可能啊!”陳興有些慌了。盡管他御女無數,卻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情。

    若是換個人來,送上門的便宜豈會放過?可對方是葉陽白柳的妹妹,牽扯太多,紛繁雜亂,根本不可能。

    “你,你先別哭……”他急忙安慰,想伸手過去摟抱,卻又不敢,僵在半空。

    “以前摸人家屁股的時候,怎麼就那麼大膽,現在卻膽小如鼠!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說完,油門一擰,機車咆哮著沖出去,前方人群狼狽躲閃,隨即怨聲載道。

    人群逐漸散去。

    或許這樣的戲碼,每天都在這里上演,並不稀奇。

    望著消失在華燈之下的倩影,陳興心中百味陳雜。

    情不知所起,愛不知所然。

    三世為人,卻沒看懂。

    第一世,一心求學,求上進,沒有談過戀愛。

    第二世,漂泊半生,遇到了甦雪菲。短暫的相處過後,各奔東西。不知道是愛情,還是兩個孤獨的人抱團取暖。

    第三世,和葉陽白柳,似乎就是覺得,這個女人合適做妻子。或許對方也是這樣覺得,但他不太確定。

    至于其他女人,都是因為利益。

    至少他是這麼覺得的。

    沒有錢,沒有勢,豬都不會看你一眼。

    所以,他一直很努力。

    他的概念里面,只有“換”。

    用女人需要的東西去換取女人。

    愛情是什麼,他一直都不懂,也沒想過要去懂。

    因為他不相信。

    他喜歡用加減乘除,用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去衡量。

    而此刻,他不知道這個女孩對于他,他對于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

    他認為是因為對姐姐

    的嫉妒,可回想過往的點點滴滴,他愈發地迷茫起來。

    想了很久,沒有答案。

    或許他這種人,永遠不能理解另一個維度的東西。

    “唉……”他插著褲腰帶,踢著路邊的小石子,心情惆悵地走向鎮外的浮空艇。

    同一天晚上,正在大聖堂靜思的葉陽白柳收到了三叔公的信息。

    “大佷女,那小子不錯!他說服了你叔父,現在同意你們在一起了。”

    看到信息,葉陽白柳的表情依然沉靜,似乎沒有特別的感覺。

    既沒有欣慰,也沒有興奮,而是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這是她所期盼的嗎?

    她到底喜歡那個人嗎?

    她到底愛那個人嗎?

    喜歡是肯定的。

    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在見到那人的時候,就想著和他上床。

    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每天每夜期盼著他發來的信息。

    若是不喜歡,又怎麼會輕易被他逗笑。

    那愛他嗎?

    她不知道。

    因為她連愛是什麼都不知道。

    她一直是個理性的人,做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追尋“正確”,並做到“正確”。

    這點她和那個人很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是一類人。

    謹慎、理智,被情緒支配的時候很少。

    在龍石鎮,那次笨拙的盜竊,對方識破並生擒了她,然後用語言和威脅摧毀了她的心防,並用強暴的方式奪走了她的第一次。

    可第二天,她並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樣哭鬧,顯示自己的脆弱和不甘。

    她用最短的時間調節了自己的情緒。通過冷靜的思考,她發現想要避免再次受辱,最佳的方式就是跟隨那只狡猾的狐狸,從他身上學到獨立生存的技巧和經驗。

    所以,她跟著他走了。

    她選擇了她認為的正確。

    在那之後,她確實在對方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無論是戰斗技巧,還是對人心的把握,以及對校園之外殘酷世界的認知。

    所以,她心懷感激。

    後來,那個人重傷瀕死。

    她的心好像失去了重要的一塊。她不希望那個人消失,希望以後還能看到他的樣子,听到他的聲音。

    她當時只有一個想法,救活他,無論任何方式,任何代價。

    在這種強烈的願望下,靈魂中的某些東西破碎了,翠綠的風暴卷席她了的世界,然後留下一片寧靜。

    她覺醒了。

    再次的,她選擇了她認為的正確。

    再到後來,她選擇投奔花北斗,也是心中的正確。

    因為她想得到自由,想得到屬于自己的生活,不想再背負家族的希望,不想再做籠中的囚鳥。

    她拒絕了二王子的追求,又拒絕了紅龍大公的提親。她寧可加入鋼鐵姐妹,宣誓終身不嫁,也不願意屈從。

    這是她認為的正確。

    她的未來不是王城里的囚鳥,那樣和從前並沒有區別。

    她要的不是錦衣玉食,她要的是自由。

    真正的,屬于自己的生命,呼吸自己想要的空氣,做出她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那個人從黑死大陸回來找她,她決定要殺死他,如果還和以前一樣弱小,無法承擔他們的未來。

    自由和他之間,她選擇了自由。

    因為自由比他更重要,他並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所以她覺得自己並不愛他,僅僅是喜歡他。

    或許某一天,她會離開現在的一切,和他結婚生子。

    但那不是因為愛,只是她覺得他合適扮演丈夫這個角色,于是她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所以她不確定,這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喜歡他,愛自由。

    或許這個才是她想要的答案,但她不確定。

    沉思之中,不知過了多久,上方忽然傳來雀鳥的嘰喳聲。

    抬頭看去,晨曦從彩色玻璃窗中透出,在地上映出七彩光斑。

    “請原諒我的任性……”她自言自語地說著,站起身,走向外面。

    身後的高台上,十字架金光流淌,邁向晨曦的步伐更加堅定。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數據廢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