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數據廢土 第五百七十一節 做人



    ,最快更新數據廢土最新章節!

    晚上七點,龍石鎮的商店街一如既往地熱鬧,人來人往。

    現在是中秋時節,天黑得比較快,此時街燈已經開啟,大約十米一盞,加上兩旁商店玻璃窗里透出的燈光,將整條大街照得通亮。

    街上的行人很多,可來來去去只有幾種,穿著旅行長袍的商人、背著武器的佣兵、站在街邊搔首弄姿抽著煙的流鶯、穿著工作服的工廠工人,以及衣著簡陋的本地居民,偶爾才能看到一兩個衣著體面的有錢人。

    龍石鎮是附近二十幾個邊緣鎮的中轉站和交易中心,邊緣鎮把產出的原材料運到這里賣給工廠,然後購入糧食和其它生活物資運回去。

    同時,這里也是邊緣鎮居民的辦事大廳。每隔三個月就要過來接入網絡一次,否則個人信用會持續下降。跌落冰點,就會淪為流民。

    商店街是龍石鎮最熱鬧的地方。特別是到了晚上,各地遠道而來商旅,經歷了數天的舟車勞頓,或是剛辦完正事,忙活了一整天。不免要犒勞一下自己,吃頓好的,喝兩杯小酒放松放松。或是買些禮物給家人帶回去,又或者趁著出來辦事,找個人慰藉一下寂寞的身心。無論是流鶯還是牛郎,這里都不缺。

    陳興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甦娜跟在他身後,一只手拿著三個雪糕甜筒,另一只手拿著一個往嘴里送,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好不好吃?”

    “嗯,好吃~”陳興隨口問一句,甦娜立即跑上去用臉蹭他。

    “謝謝哥哥,哥哥對甦娜太好了!”甦娜舉著甜筒,眼楮里滿是小星星。

    “小心點兒,別把衣服弄髒了。”陳興怕剛換洗的衣服被雪糕弄髒,用手支開甦娜,不讓她靠近。

    “嗯嗯嗯~”

    雖然遭到嫌棄,但甦娜還是一副幸福滿滿的樣子,沒有絲毫的不高興。在她心目中,哥哥就是宇宙第一真理,哥哥說什麼都是對的,做什麼都是對的。只要能跟哥哥在一起,她就是最幸福的。

    “過來。”

    陳興掏出紙巾,甦娜立即把頭伸了過來,乖巧無比。陳興替她擦了擦嘴,再把落在碎花裙上的雪糕沫沫擦掉,隨手扔進旁邊的垃圾桶。

    這條碎花百褶裙是見月蒼蓮專門為甦娜手工縫制的。針線女紅,也是宮廷女僕的必修課程。見月蒼蓮心靈手巧,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其設計要點在于遮掩甦娜十月懷胎、如同快要臨盆的大肚子。碎花布料能夠造成視覺錯位,波浪形狀的皺褶則能產生蓬松感。除非仔細觀察,否則看不出破綻。

    所以一路走來,甦娜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要不然,一個貌似未成年的少女,挺著大肚子在街上逛,肯定會引來路人異樣的目光,甚至招來一些婦人在旁邊指指點點。

    甦娜倒還好,不通人情世故,陳興可就尷尬了。

    他曾經用一些醫療儀器透視過甦娜的肚子,里面是一團漆黑,任何射線都無法穿透。後來他又用靈能觸手探索,一下就被吸了進去,仿佛黑洞一般。

    雖然黑表資料庫里沒有相關的記載,但是根據他的推測,應該是甦娜的個人領域。

    以某種未知的能力,將巨大的蟲軀收容在異度空間里,只留下人類的部分,就像陳興的空間戒指一樣,實現了人類和蟻後的轉換。

    這點上可以從變化過程中看出。甦娜由蟻後形態轉換為人類形態,需要通過結繭,而從人類轉換到蟻後,只需要瞬間就能完成。

    只要甦娜願意,下一秒她就能恢復蟻後形態,用她龐大的身軀擠垮兩側的商店。

    當然,如果沒有遇到危險,肯定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除了肚子里的那團黑暗,甦娜的身體結構和一般的人類女生完全相同。

    簡單來說,就是該有的都有……

    “佣兵先生,要烤羊肉串嗎?”

    思緒之間,旁邊店里一個穿著圍裙的小哥朝他熱情地招呼。

    肉香四溢。轉頭看了眼甦娜,已經被饞得流口水了。

    “新鮮的黑山羊肉,早上大山嶺那邊運過來,下午才宰的,包你吃過不後悔。”

    “想要嗎?”陳興故意逗弄甦娜。

    “要要要~”甦娜叫道。

    “很想要嗎?”“要,我要吃~”“很想很想要嗎?”“嗯,甦娜很想很想要~”

    “真的想要?”“要嘛~”“真的真的很想要?”“甦娜真的真的很想要~”

    逗弄了一會兒,陳興朝圍裙小哥比劃道,“來三串。”

    這黑山羊肉,他很多年沒有吃過了,今天正好回味一下。

    這個黑山羊,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黑毛山羊,而是一種來自異位面的山羊。

    據說最初的時候是在一個名為“黑森林”的世界碎片中發現的。

    黑山羊體型巨大,高達三四米,體型跟地球上英國的夏爾馬有得一比。它們的繁殖力超強,而且環境適應性高,大部分地區都能飼養。在第一批人吃過沒有問題後,很快就成為了各地牧場最受歡迎的肉畜。

    但是黑山羊有個缺點,就是肉的騷/味太重,而且硬,只有窮人才會去吃。

    以前在龍石鎮的時候,他就吃過不少,有時候真的覺得難以下咽。

    這個世界沒有袁隆平,所以沒有雜交水稻,小麥、土豆和黑山羊才是主食。同樣吃飽的情況下,米飯的價格要貴百分之八十。

    不過這個烤肉,似乎下了不少的調味料,感覺沒那麼騷。

    看著甦娜接過羊肉串,如獲珍寶般端詳了數秒,瑩綠的大眼楮中光彩熠熠,然後一口吃下去,滿臉幸福。

    陳興嘗試性地咬下一塊,先滿嘴油膩,然後一股尿騷/味直沖鼻腔,再然後是如同橡膠的口感。

    真的太難吃了……

    嚼了足足半分鐘才咽下去,果然是記憶中的味道。不過他不想在嘗試了,隨手將剩下的塞給了甦娜。

    後者歡天喜地的接過去,往晶瑩的小嘴里送,腮幫子漲得鼓鼓的。

    “你女兒好可愛!”大概是覺得甦娜漂亮又可愛,圍裙小哥忍不住稱贊了一句。

    霎時間,溫度驟降。陳興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如同漫畫里面的一條條的黑線。

    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听過的最不爽的話,特別是自從突破

    後渾身輕飄飄,突然給他來了一下。

    雖然他三世為人,加起來的心理年齡已經是大叔級別的了,但他這具身體,好像也才二十多歲吧,怎麼就成了個大姑娘的爸爸了。

    大概是看到陳興的臉色,圍裙小哥做慣了生意,知道弄錯了,急忙改口,“口誤,是口誤!”然後解釋道,“你妹妹長得太漂亮了,一時間回不過神來,腦瓜子秀逗了。”

    對方的措辭還算滿意,陳興的臉色好了許多。

    “這麼可愛的妹妹,先生可要看住了。這里雖然是安全區,可是壞人也不少呢。”

    “謝謝提醒。”

    在和圍裙小哥互相雙手比過大拇指後,兩人繼續朝前走。

    陳興一只手插在褲兜里,一只手搖搖晃晃,優哉游哉,目光隨意地掃過周遭的行人和商店,整個人都松垮垮的,顯得十分悠閑。

    這次出來逛街,他只帶上了甦娜,其他人都留在了鎮外的浮空艇上。因為他想緬懷過去的歲月,帶著一大群人沒有感覺。吵吵鬧鬧的,什麼氛圍都沒了。

    上一世,他在龍石鎮待了兩年時間,也算是他的第二故鄉了。

    由于工作性質,他對龍石鎮的大街小巷熟悉無比。即使過了很多年,依然記憶如新。

    再往前幾個商鋪,就是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很快,他就看見一個門口停放著大量機車的店子。朝內望去,堆滿了紙箱包裝的貨物,十幾個年輕的小伙正忙著將貨物搬上機車,用皮繩固定好。

    上頂的牌子寫著幾個快要掉光油漆的大字——龍河快遞。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龍河之風,安全送達。

    這個世界有多個快遞公司,龍河快遞的主要業務在紅國,還有整個大陸的“紅土快遞”和全世界範圍的“荒野速運”。

    這里是龍河快遞的分站點,陳興當年就在這里干了兩年,直到遇見鐵諾,加入雷光團,從此走上了佣兵的不歸路。

    看著忙完事情,坐在旁邊抽煙閑聊的快遞小哥,陳興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幾曾何時,他也和他們一樣,坐在那里閑聊。

    當然,並非看不起他們,或者是覺得過去有什麼不好。

    相反,他覺得那時候挺好的。

    因為簡單,沒有那麼累,沒有那麼多的勾心斗角。簡簡單單的,干完活,抽根煙,聊聊天,喝點兒小酒,沒那麼多壓力,日子也挺快活的。

    其實人的壓力,都是自己給自己的。

    不去追求那麼多,欲望沒有那麼多,自然就沒有壓力。

    當年他在這里干活,也是簡簡單單的,沒有想太多,就是干好自己的本分,存好錢。

    或許沒有鐵諾的出現,他會在這里干一輩子,然後娶個過得去的老婆,生幾個孩子,相信日子也過得舒舒服服的。

    在他看來,無論有壓力還是沒有壓力,都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沒有對錯。

    怕就怕在,欲求不滿卻又行動無力。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小事兒不屑做,大事兒做不好,眼高手低,志大才疏,那人生就必定灰暗。

    如果安于現狀,那就好好存錢,以備不時之需,同時認真做好工作,哪怕是個快遞員,認真工作多年後也能成為站點的主管,再往上還能做經理,又或者承包站點,做個小老板,甚至是自己開快遞公司,做大老板。

    這個世上,就沒有做不大的行業。搬磚搬好了能做泥水工,泥水工做好了能做裝修師傅,裝修師傅做好了能做小包工頭,小包工頭做好了能做大包工頭。行行出狀元,這句話不是假的。

    如果不安于現狀,想要更換工作,就要學習更多的知識,開拓更多的眼界,然後再去闖蕩。

    陳興當年,就是先做好快遞員的工作,然後學習了一些佣兵的技能,直到遇見鐵諾,才開始闖蕩世界。

    雖然他不是千里馬,鐵諾也不是伯樂,但他至少是一個合格的、有所準備的實習佣兵,而鐵諾也是一個實力過得去的小佣兵團的團長。

    如果換一種情況,他天天自怨自艾,覺得這個不行那個不想做,天天做著發大財摟美女的白日夢,即便讓他遇見鐵諾,估計雙方也就是擦肩而過。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道理很簡單,仿佛三歲孩童都能說得出來。可真正要做,卻不是那麼容易。

    首先,要把工作之余的時間抽一部分出來,去強化自己。

    他當年就是下了班,累得半死,還每天抽空看會兒佣兵手冊、變異生物大全、紅土大陸歷史,又或者到練習場練練槍法。

    其次,要存錢,要有足夠的積蓄,以便于應對改變。

    他當年存下了近兩百金幣,買完一身的裝備還剩下幾十個當飯錢。按照佣兵行業的規矩,能自己出裝備的能分到更多的錢。

    由于他的空余時間有事情干,所以不像其他人那麼閑,下了班就去混酒館找流鶯,變相地減少了消費。

    其實他一直覺得,學點兒什麼都行,只要自己有興趣就行。

    但是興趣不能僅僅是興趣。

    喜歡玩游戲的,玩得好的可以做主播,玩不好的可以寫攻略,時間長了都有提高。但是如果玩游戲就只是玩,那麼唯一的作用就是放松了。

    實力和見識,是靠積累出來的。

    假如他沒有上一世做佣兵的經歷,這一世就算給他重生了,明明知道地下水站有寶貝,他又能怎麼樣?

    首先在阿麗雅這關他就過不去了。他沒能耐,別人就會看不起他,會把他當豬宰。

    他的前身就是這樣,被阿麗雅宰得一干二淨,落得個毒發身亡,這才讓他穿越過來接了盤。

    而他,證明了自己在荒野中生存的能力,證明了自己是一位合格的佣兵,阿麗雅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還能貸款給他。

    世上哪有免費的午餐?

    這個世界是由利益構成的,沒有能力就等于沒有利用價值,沒有利用價值就只能指望別人的善心大發的施舍。

    這樣的人有,但是絕對不多。

    寄望別人,不如寄望自己。

    就算要別人幫,也得讓別人覺得這個人值得幫。

    在水站

    的時候,如果不是他有足夠的利用價值,人品也過得去,估計早被阿麗雅一刀切了。

    而在之後和世家子弟的矛盾中,危難之際,鎮長夏德•辛克萊出手救了他。

    固然夏德•辛克萊是一位品德高尚、心地善良的傳奇強者,但一切的大前提是——他陳興這個人值得幫。

    如果沒有這個大前提,一切都不會存在,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哪怕沒有什麼能力,寄望前輩高人的提攜,也得讓自己成為一個“值得幫”的人。

    “這位先生,您有快遞要取嗎?”

    看見陳興發愣,一個快遞小哥上前詢問。

    陳興回過神來,笑道,“沒有沒有,就是看看。”

    快遞小哥打量著陳興,大概是從衣著和身後的漂亮女孩身上看出陳興有錢人的身份,嘆息道,“這有什麼好看的,一天干到晚,累死人了。還是你們做佣兵的好,來錢快,想要什麼都有。”說著他還瞄了甦娜一眼,目光里透著羨慕。

    大概是想著,這樣的女生要是能做他女朋友,少活幾十年都沒關系。

    “她是我妹妹。”陳興介紹道。一方面是不想引起什麼誤會,另一方面則是安慰對方,減少對方的落差感。

    “你妹妹很漂亮啊。”快遞小哥感嘆道,目光有些痴迷。

    “甦娜,別人說你漂亮呢,你該怎麼回答?”陳興回頭看了眼甦娜。

    甦娜趕緊把剩下的一小截甜筒塞嘴里,然後朝快遞小哥頷首行禮,“謝謝小哥哥。”

    “你妹妹真乖。”

    “好好加油,我以前也是干快遞員的。”陳興說道。

    “啊!”快遞小哥詫異道,“你也是干這行的?”

    “這里的巷子我都很熟悉的,前巷後巷、七八九巷、老鼠坑、雞尾巴、大四院……”

    陳興一連串地說出附近的地名,而且都是業內的俗話,快遞小哥馬上就信了。

    “您,您真的是老前輩啊!”快遞小哥一時激動,連敬語都用上了。

    陳興哈哈一笑,卻在這時,店內傳來一個粗魯的聲音,然後一個大胖子走了出來。

    “誒誒誒,在外面干嘛呢,貨還沒送完就閑聊,不想干了嗎!”

    大胖子面容嚴肅,抬起肥厚的巴掌,作勢要打。快遞小哥連忙腦袋一縮,笑嘻嘻地跑開,“肥爺,馬上就送,馬上就送。”

    這個大胖子陳興認得,是這個分站點的承包人,叫陸大海,由于生得肥頭大耳,又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大伙都叫他“肥爺”。

    陸大海算是個七分惡三分善的人,說不上有多好,但是對手下的快遞員還是不錯的,至少不會克扣工資。

    但總的來說,陳興不想和對方過多接觸,畢竟時過境遷,對方也不是自己的老板了。而且他現在身份比對方高太多,沒什麼共同語言。

    “咦,陳興?”

    陳興剛想走,就被認出來了,

    “臥槽,真的是你啊!”陸大海滿臉驚喜,臉上的橫肉都在抖。

    “你小子……”話說到一半,陸大海就把話咽了回去。商人的精明讓他迅速看出了陳興有錢人的身份。

    一是服裝。

    陳興穿著龍鱗衛定制版的作戰服,雖然陸大海不一定懂貨,但從面料可以看出是高檔貨,比他平日里見到的都要好。

    二是身邊的小美女。

    甦娜在陳興的評分里是八十五分,和葉陽清燕同分。而且是青澀之美,長開之後更是不得了。放在大城市都非常少見,何況是龍石鎮這種小地方。

    身邊能有這樣的女人,沒兩把刷子還行?況且紅顏禍水,藏在家里都怕被偷了,還敢帶出來?

    三是氣質。

    陳興的身份已經不同往日,並且很長時間處于領導地位,屬于上位者的氣勢油然而生。

    “幾年不見,現在應該叫你陳大人了吧?”陸大海也不怯場,笑呵呵地著說道。

    “叫陳興就行了。”陳興說道。

    “這可不行,看你這身衣服,少說也得幾千金幣吧?我上次去巨蜥城看見有人穿,還是個貴族呢,肯定不是一般人能穿的。”

    不得不說,陸大海還是很有眼力見的。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在龍石鎮這種龍蛇混雜地方經營快遞站數年,只有小風沒有大浪的緣故。

    陳興也不否認,有時候謙虛過頭,反而是對別人的不尊重,當別人是傻子。

    “現在生意怎麼樣?”陳興隨口問道。

    看似隨口,卻有不少藝術含量,與其糾結他的衣服多少錢,還不如換個有共同語言的話題。

    他這件龍鱗衛定制版的作戰服,使用高縴維面料,防護等級為三,是量產型作戰服的最高配置,紅土世界最高的科技結晶之一,再往上就只有個人專屬定制版的了。成本價就是三千金幣一件,加上是龍鱗衛的專屬作戰服,市面上不流通的貨,價格高到驚人。

    換而言之,這件衣服能換對方這個分站點還有余。

    所以這種話題,根本沒什麼意思。

    “還是老樣子,不虧,也甭想賺大錢。”陸大海的回答有些客套,但也差不多是事實。龍石鎮就這麼大,業務量也就這麼多,收入比較固定。

    “怎麼樣,要不要找個地方坐坐,咱們敘敘舊。”陸大海邀請道。

    “行。”陳興點頭答應。

    一番接觸下來,他不得不佩服的陸大海做人的水平。首先,對方沒有請他到店里去坐,因為對方明白店里髒亂,已經不合適他這樣身份的人了。其次是陸大海從頭到尾都沒有提他當年的往事,更沒把他當做從前的舊下屬對待。

    這點和之前在灰角城遇到的小軍和李熊簡直不能同日而語,怪不得“肥爺”一直是肥爺,而他們只能是打工的。

    還有就是,雖然看出他身份不同了,有錢有勢,卻也沒有點頭哈腰擺出巴結的樣子。

    就當做是認識的老朋友,偶然踫見了,坐下來敘敘舊。

    即便陳興有心想拒絕,也找不到理由。或者換個說法,如果拒絕,那就是他陳興不會做人了。

    這時候別人背後說一句小人得志,富貴忘本,他也只能受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數據廢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