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彗熾昭穹 第193章 角宿使者



    葉Q和角宿使者連滑帶墜,沿著山坡連跌三級,終于在雪堆中停住。

    角宿使者劇烈咳嗽,葉Q之前無暇細看,現在借著積雪反光一瞧,才見角宿使者被刺面割鼻,臉上烙了不止一處驅奴印記,肩頭布滿重枷疤痕,手指腳趾殘缺不全,有被凍掉的,也有逃跑被捉後砍掉的。

    葉Q把皮襖脫下來裹在他身上,“角哥,你病得厲害,可咱們不能在山里耽擱,你得撐起精神,只要回到隴昆就不愁了。”

    角宿使者咧嘴一笑,“我也是習武之人,自己清楚,我病入膏肓,就是這幾天的命,衢園那套菩薩經,不用念給我听。我落到今日,不是一天兩天的積累,也沒再奢望能回青龍寨去。”

    葉Q听他斷斷續續的講述,神鷹教瓦解的前夜,江粼月偷上鷹喙峰,紀鐵離心中擔憂,來找角宿使者訴苦。

    角宿使者和紀鐵離劃了一條破船,漂到離鷹喙峰不遠的地方下了碇,一面聊天解悶,一面仰觀鷹喙峰的動靜。

    那晚林雪、江粼月與趙漠在峰頂決斗,角宿使者和紀鐵離雖然不知峰頂的狀況,卻親眼看到林雪懸空倒掛,去取藏在鷹嘴里的銀月刀。

    後來的奪刀之戰,葉Q曾听林雪反復講述,流光絕汐劍的劍氣和銀月刀的刀氣重合,震斷了整個鷹嘴,她和趙漠一同跌墜,林雪用追雲鏈自救,趙漠隨著鷹嘴掉下鷹澗峽。

    鷹嘴落水,激起滔天巨浪,趙漠被反彈的水浪一托,緩了墜勢,掉入河中。他水性平庸,也不擅劃船,需要借舟離開鷹澗峽,一眼瞥見小破船,可船上只能載兩個人,他一刀將紀鐵離劈下水,翻上小舟,勒令角宿使者劃船出峽。

    角宿使者當時肩胛有傷,被趙漠牢牢挾制,只能順從,出峽入漢水,不起眼的小破舟趁夜摸黑,混過了五湖幫的江面封鎖。

    後來林雪令人搜尋,眾人都以為如果趙漠離峽,必在漢水棄舟登岸,向西北而行,可趙漠偏偏連好船都沒換一條,繼續逼角宿使者劃著小破船,自漢水入長江,從容不迫的在南方迂回。

    趙漠為人精詭,角宿使者使盡脫身之術,無一奏效。到了無須再劃船的時候,趙漠笑道“你為我辛苦一路,我留你一條命,不過青龍寨你這輩子別想回去了。”

    他扣住角宿使者的手腕,運轉閻魔引內功,可又不似對付鄺南霄和謝荊時那樣用力,因此角宿使者也受內力反嚙、武功自廢之苦,卻苟延殘喘,沒有斃命。

    這樣作踐還不夠,趙漠又以五兩銀子的價錢把角宿使者賣給嶺南十三門中“煉土門”的鎩長老。煉土門專做掘金生意,鎩長老手下有幾十個淘金奴。

    煉土門的小嘍羅一听新來的淘金奴曾是青龍七宿之首,都以折辱角宿使者為樂,別人戴十斤重的枷鎖,角宿使者要帶四十斤,晝夜不解,壓得手足難展,背不能直,每日必須淘足的砂金也比別人要多幾倍。

    他被煉土門驅押著從積石山、焉支山一直淘到“七十二溝,溝溝有黃金”的金山,從酷夏淘到嚴冬,閻魔引蠶耗他的體質,苦役折磨他的皮肉,昔日嘻笑強壯的漢子變成了枯弱駝背的賤奴。

    青龍寨找遍四方,卻沒想到角宿使者一直在塞外最苦的山溝里輾轉。

    花迄勒和烏日勒交戰日久,鎩長老深知金山遲早是個亂地,打算回昆侖山淘金,角宿使者生病力弱,被鎩長老轉手賣給烏延呼臘部做了驅奴。

    交易的時候,烏延呼臘部的貴族看上了鎩長老腰側的龍爪劍,這龍爪劍是鎩長老從角宿使者身上白撈的,他用龍爪劍換了一只金面具,一對銀碟躞帶和三只獅形玉飾,比角宿使者這個活人的價錢高了百倍。

    奴隸叛亂的時候,角宿使者已經咳血三日,無力逃亡,他能把這條命拖到今天與野豬相搏,是個奇跡。

    葉Q把龍爪劍遞還給他,角宿使者用右手殘存的三根手指勉強將劍握住,“這劍原來這麼沉,舉都舉不動。”

    葉Q安慰道“鄺南霄身不能動,卻沒誰敢輕視他一分,你在青龍寨也是如此。”

    角宿使者放下劍,“葉Q,我雖然慘淡,卻不是一無所獲,趙漠害我至此,有關這賊子的消息,但凡我耳目能及的,一絲都沒漏掉。”

    “他化名昆漠來到渾朔,在烏日勒取得烏日王的信任。烏日王性情急躁,兵力、財富都遜于花迄王,又與百麗有血仇,寧可腹背受敵,也不肯與百麗講和。本來花迄勒和百麗夾擊烏日勒,有必勝之算,昆漠卻能訓練出一支神出鬼沒的騎兵,讓花迄勒屢受重創,陷入來來回回的拉鋸戰。”

    “承業二年倒春寒,四五月間天氣驟暖,融雪成汛,烏日勒兩面受困,狀況危急,又是昆漠突圍成功,在草原被淹的逆惡之境,打了一場大勝仗。那之後昆漠與烏日王歃血盟誓,結成兄弟,當了比萬戶兵統地位還高的娑陵王。”

    葉Q一听,“承業二年四月也是凜軍入關的時候,兩萬人馬飲了有聆音蠱的泉水,失控發狂,死于莫賀延磧,是不是燕姍姍下的手,她一直在輔助昆漠?”

    角宿使者點點頭,“不是她,還是誰?我很多次見到她的鷹,這女人駕鷹來去,進出草原,當然是受昆漠驅使。”

    “聆音蠱這東西,旁人不太听說,燕姍姍卻用這種蠱蟲馴了好多年的鳥,朱雀陣那些花哨的鳥雀大半聰明懂樂,無須下蠱,少數卻必須受蠱蟲控制,才能任她驅使,這是她守口如瓶的秘密,因為她一直在老雕面前炫耀她的馴鳥之能和笛子神技,聆音蠱的把戲會被看不起。”

    “她養的那些聆音蠱母將近百歲,她自己都嫌邪氣太重,不願放在朱雀寨,讓趙漠放在觖翅峰頂,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可觖翅峰在青龍寨,這秘密怎麼瞞得住我們。聆音蠱蟲繁殖雖快,卻遠遠不及蠱母,蠱母在干燥的地方枯眠如僵,一旦放進合適的水里,會瘋了一般無窮無盡的甩卵。”

    朱雀寨被燕姍姍一把火燒了,觖翅峰頂的聆音蠱母還留著。

    葉Q想起凜軍之慘,仍是悲痛,“昆漠是月鶻王子曄,憎恨凜軍奪佔隴昆,他知道聆音蠱母的厲害,所以讓燕姍姍利用凜軍入關的機會,半道下手。那女人一定二話不說,縱鷹直回鷹澗峽,去取她的聆音蠱母,等下蠱得逞,她在神荼背上翱翔高空,吹笛引誘,把中了蠱的凜軍帶入戈壁,笑看鐵騎變玩偶,互殺互殘,直至鹽湖沉坑塌墜,兩萬軍馬被埋,無一生還,之後的沙暴遮蓋了一切蹄印痕跡,凜軍平地失蹤,成為曠世之謎。”

    角宿使者道“這次花迄勒賤民奴隸大逃亡,也和燕姍姍相關。叛亂前半個月,她的鷹曾經連續出現,我知道將有大事發生,所以仔細留意部落中的動靜,最先在奴隸當中偷偷串通的是葛祿人,葛祿族一向甘于自保,這次卻十分堅決。”

    “燕姍姍有她的妖術,卻沒有說服人心的本事,一定是昆漠讓她向葛祿族傳遞了至關重要的消息,才能煽起這次空前絕後的大叛亂,使花迄勒一夕之間一敗涂地。”

    “按烏日王得勢不饒人的性子,會將花迄勒趕盡殺絕,可烏日王已對昆漠信任到百計听從的地步,于是按照昆漠的提議,接受了花迄勒的求和。”

    “如今昆漠掌控著從花迄勒繳獲的大量戰利,駐守在草原的腹心燕然山,一面監視著花迄勒的一舉一動,一面為烏日王攻打百麗提供後援。”

    “花迄王屢次被昆漠擊敗,深深折服于昆漠的才干,又因求和一事,對昆漠心懷感激。現在的昆漠,就象套著雙駕馬車的高明車夫,左右兩手隨意操控著渾朔兩部,翻雲覆雨。”

    葉Q明白,如今葛祿族已經和十幾萬賤民奴隸一起進入隴昆,而陸續從碎葉水之西遷進隴昆的部族也絕對不是無召而來,葛祿曾是月鶻九族中的一支,如果別的部族所受的是同樣的召喚,那麼世上有此召喚之力的,只有一樣——月鶻王杖銀月刀。

    月鶻滅國,王杖失蹤,一度擁有塞外袤土和草原金城的九族聯盟支離破碎,留居隴昆的部族寄人籬下,散居在外的部族流浪他鄉,受盡欺凌。

    人的本性,是在貧弱失勢時同仇敵愾,凝聚成團,在獲利富強後擁財自保,彼此疏隔。三十多年的淒涼,終于令月鶻後裔翻然醒悟,忘記了曾經的自相殘殺,合歸之心象荷葉邊緣的露珠,閃著淚光,以不能改變的軌跡,向正中滾聚。

    想要月鶻重新崛起,必先使鄰敵衰弱。曄在神鷹教洞察時世,知道大盛將亂,羌邏意圖東攻,他看準時機,破繭而出,奪回銀月刀,重創太白宮,然後耐心立足烏日勒,牽動兩部互耗,拖垮了渾朔。

    阻止凜軍入關,不僅是復仇,也是要羌邏、大盛廝殺更久。如今月鶻的三個強鄰都已元氣大損,隴昆凜軍薄弱,倘若昆恕的兒子曄在此時持銀月刀回世,光華耀目,威嚴如神,月鶻後裔和以前依附月鶻的各個邊族,將以怎樣的百川歸海之勢重新回到月鶻王權神杖之下,曄又將如何報復大盛的背棄和出賣,不敢想象。

    葉Q以前與林雪談論,覺得“復國”二字沉重艱難,就算趙漠下落不明,他們也沒有太過憂慮,覺得以一人之力拯救一國,是神話奇譚,沒想到不過短短四年,曄便蓄勢滿滿,宏圖在握。

    葉Q震驚之余,不乏欽佩。風沙掩不住熱血,趙漠到底走上了昆恕杜絕兒子繼承的道路。

    “九姓重聚,清除舊怨,重立新盟,光復月鶻”,這是英勇的月鶻國君在前往鐵門關的時候,澎湃于心的願望,也是昆恕以生命都未能實現的願望。

    趙漠在渾朔化名昆漠,堅定不移的把父子之路接在了一起,而他恢復曄本名的那一天,為時不遠了。

    後半夜下起大雪,天明的時候,葉Q背著角宿使者南下。雪路艱澀,兩人在沿途淘金者搭建的草棚里落腳歇宿。

    金山上有紅鹿,紫貂,還有味道不錯的鼠兔。葉Q竭盡全力照顧,可角宿使者兩眼凹陷,狀況一日不如一日,咳過兩次血以後,已是昏迷的時候多,清醒的時候少。

    葉Q為了吊住他的精神,背著他趕路時,一邊走一邊向他講述青龍寨的事。江粼月和六宿如何在西京享樂,盜竊各大豪宅王府,如何收服浙南大小山匪,讓他們為衢園難民開路,如何在颶風洶潮中勇闖雀兒嶴,剿滅潮鯨門,渡難民去南海,如何在太白山保護鄺南霄,救助天子,如何在蒲津關幫義軍渡河搶灘,破了大曦最後的屏障……

    紛飛的大雪中,許久沒有反應的角宿使者听到江粼月與虎鯨遨游嬉戲,終于扯動嘴角一笑。

    金山勢如階梯,西北雄厚高峻,東南逐漸收窄,變得平緩。

    葉Q望著前面的山嶺,自己來時騎的馬就在下一個盆谷里,後面的路可以以馬代步,再往南就是隴昆地界。

    最艱難的行程已經過去,“角哥,快到了!”

    角宿使者睜開眼楮,“葉Q,是我的時辰快到了,說你白費力,你偏不信。”

    垂危之際,希望、絕望一線之差,心念可以左右生死。葉Q深吸口氣,提起輕松的口吻,“角哥,不出三天,你就會見到一位當世神醫,我看她不僅能治好你淘金損壞的肺,還能幫你續上手指、腳趾和鼻子。”

    “葉Q,你是千年的石佛像——老實人。老實人吹牛,不堪入耳。”

    一股腥熱涌向葉Q肩頭,他側臉一看,角宿使者口中嗆血,一灘接一灘,比呼吸還頻繁。

    葉Q大驚,連忙將他放下來。

    角宿使者忍著肺中疼痛,竭力一笑,“其實我回不去,也沒什麼遺憾,我听你講那些事,好象這些年仍和他們在一起,那些酒肉之爽,冒險之樂,我一樣也沒短。你見到小月之後,讓他笨拙些,神鷹教本領最厲害的人,命運都不太好,他擔了‘一翼遮天’之名,反而不如以前輕松自在。”

    葉Q听他氣若游絲,喉中一哽,“角哥,你還沒告訴過我,你的本名叫什麼?”

    角宿使者虛弱搖頭,“‘角宿’是七宿之首,本名什麼也不是,我一個水匪,有人埋已是福分,不用勞駕你豎牌子立碑。”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

    角宿使者一臉賣關子的得意,就是不答,緩緩把龍爪劍遞給葉Q,手臂垂進雪里,再也不動。

    葉Q握著劍,明白他的心願,把劍帶回去,就是把他帶回去。

    歲月磨礪,龍爪劍鋒利如昔,人卻經不起時世改變。

    肉軀腐化成泥,隨劍回去與大伙團聚的,是一團魂魄,那仍是大家記憶中的角宿使者,一如過去。

    沉雲漫天,雪花密密匆匆,象無數急著投胎的亡魂,很快把角宿使者的尸身蓋住。

    每個人早晚都會成為雪花中的一片,在墜地融化之前,能飄舞的距離並不長。

    葉Q抬起頭,起伏餃接的山嶺延伸向南,隱在雪里,不知大盛邊境會不會象龍爪劍一樣結實,可以承受又一輪時世巨變。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彗熾昭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