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彗熾昭穹 第81章 流光絕汐



    鄺南霄仍是一臉平靜,只是目如寒星,透出些許冷意。

    撤後兩步,退至台邊,袍飛袖舞,掌生白霧,霧氣淹沒了半個問星台。

    鋪天蓋地的水翼沖向白霧,象猛獸撞進了棉花堆,逼到鄺南霄面前半尺,生生凝住。

    段崢驚得眉毛倒立,鄺南霄雙掌一推,只听“喀嚓嚓”碎裂聲響,原來遮天的水翼變成冰翼,被他反手一擊,裂成千片萬片,一聲巨響,暴散回池。

    整個問星台都象被凍住,許久無人開口。

    謝荊深吸口氣,“鄺宮主,你內力至強至寒,舉手之間便能迎面破解老雕的看家絕學,令人嘆為觀止!這以柔制剛的手法,叫什麼名字?”

    鄺南霄握握微痛的手腕,“‘霧鎖天寒手’。神鷹教的‘一翼遮天’,的確名不虛傳!”

    “鄺宮主,我三十招神鷹掌都已用完,沒能贏得了你,拳腳這一關,到此為止,我敬你一杯!”

    段崢奉酒上前,謝荊與鄺南霄對飲而盡。

    田闕清理了台上積水,段崢忍不住道︰“隔水雖然好看,總是不太過癮。”

    謝荊也有同感,向田闕打個手勢。

    田闕扳動青銅燈座上的機關,望辰池上平伸出兩塊石板,將水蓋住,變為嚴絲合縫的平地。

    謝荊踏前兩步,“拔仙絕頂,太白冰殿,流光絕汐,霄黯千顏。鄺宮主,我已領教了你的碾冰手,現在便想見識見識你的流光絕汐劍。”

    鄺南霄並不急,微笑反問︰“神鷹教各寨兵刃獨樹一幟,謝教首今日會用哪件?”

    謝荊回身自案上一抽,手中光閃,正是那柄寬長冷湛,色如湖水,兩側雕龍,護腕如火焰的青龍劍。

    “不怕鄺宮主見笑,本教有個不成器的小子,懶惰好色,沒個正經,以致此劍閑置,正好拿來一用。”

    青龍劍並不新鮮,眾人都轉頭,等著鄺南霄出劍。

    葉Q一路上都沒看到鄺南霄帶兵刃,此刻好奇凝視,見鄺南霄伸手從腰側摘下一枝水晶紫蓮。

    手持蓮柄,默運內力,掌生白霧,輕卷繚繞。

    紫蓮花中緩緩吐出一把冷光流溢的奇劍,劍鋒半實半透,明隱不定,好象流水打造的一般。

    眾人大感驚異,原來這花並非飾物,而是劍柄,劍身只有在奇寒內力的運控下方才顯現。

    鄺南霄道︰“流光絕汐劍是無形無影不沾血的奇刃,太白宮自有此劍,嚴禁一切人借其隱形之便殺人利己,因此只有歷任宮主可用太白心經內功生寒驅劍,旁人踫觸,格殺勿論。”

    橫手將劍一揮,冷光薄霧交纏浮繞,周身如籠輕雲,一時人虛劍幻,縹緲迷離。

    這還是凡間之劍嗎?世上還真有配得上這把劍的人。劍招還未出手,觀者皆已嘆服。

    謝荊做個請勢,這回輪到賓先主後,鄺南霄也不客氣,斜步撩劍,抬手直刺。

    他動作一快,繚繞劍周的冷霧旋舞四溢,動蕩之間,使人產生錯覺,仿佛整個問星台都如天庭仙島一般漂浮起來。

    謝荊不敢怠慢,來劍看似隨意,實則佔盡內功、劍法、奇刃三絕。

    將身一讓,避過刺人寒氣,側手一招“雲起龍驤”,揚劍迎擊。

    葉Q見過江粼月的劍法,青龍劍到了謝荊手里,卻是風格迥異。

    謝荊不似江粼月那般瀟灑靈俊,而是沉斂霸氣,《漢書》雲︰“雲起龍驤,化為侯王。”這一劍果然一派英雄乘時而起的豪杰氣象。

    謝荊心存謹慎,並未硬抵,劍鋒走偏,雙劍相擦,發出一聲清遠的踫響,在問星台下的千丈峽谷里回蕩不絕。

    一股寒意順著手臂蔓延而下,謝荊掌心一動,青龍劍似乎一夕變脆。

    微詫之後,立刻醒悟,變脆是太白心經寒氣所致,好在青龍劍是寶刃,側面相觸,抵住未折。

    謝荊平常憑膂力就可發揮兵刃之利,這回卻必須聚氣,運轉內功,將一股熱流綿綿不斷的貫至青龍劍上,與寒氣相克。

    鄺南霄挪移之間,太白心經暢行四肢,劍伴冷霧,流光電閃,出鋒之際偏偏靜得沒有一絲風聲,飄忽幻魅。

    謝荊只覺身處雲端,四周隨時都是奪命無聲的閃電,防不勝防,只能憑借迅捷無比的反應,在寒氣聚散的一瞬間判斷來劍的方位,搶手回擊。

    觀者止息,這一場斗劍靜謐又激烈,奪人心魄。

    台上兩人料敵之意,斗智拼力,一招若有接應,不等過手,立刻變招,接劍太快,變劍也太快,紗幕般的冷霧中,雙劍刺、吐、撩、避,光怪離奇,攻退如神。

    謝荊腦中一頓,自己一心想要降制他的劍,卻始終都在被牽著鼻子走,鄺南霄遲早會出其不意的取勝,其實要領是破他的至寒劍氣,而非劍招。

    想到此,深吸口氣,拔足躍起,青龍劍飛刺八方,撩起平地旋風,問星台上積聚的寒霧被一刮而散。

    這招“八海風涼”劍力磅礡,範圍又無比精準,招盡之後霧褪台清,場外觀者案上的酒盞卻連動都不曾一動。

    謝荊低頭一看,衣裳多處破口,好幾處在要害,只是對手點到即止,沒有深刺,方才之險,難以言述。

    田闕咂嘴,“鄺宮主,難道流光絕汐劍就是以寒氣為護,障人眼目,然後無聲偷襲,攻人不及?”

    語氣尖刻,鄺南霄卻不在意,“玄武君,‘承影訣’讓你看不明朗,真是抱歉。”

    田闕不知道,鄺南霄與人劍戰,向來只走三道劍訣,無論敵強敵弱,一視同仁。第一道相知,試探深淺,第二道相持,各盡所長,第三道決勝,鋒芒畢露。

    葉Q好奇,“‘承影訣’?衛人孔周收藏的殷天子三劍之中,承影位列第二,相傳出爐之時,‘蛟龍承影,雁落忘歸’,《湯問》里說這把劍‘日夕昏有之際,北面察之,淡淡焉若有物存,莫有其狀,其觸物也,竊然有聲,經物而物不見。’若不是鄺宮主用寒氣迫劍顯形,這流光絕汐劍,真的和史載的承影劍如出一轍。”

    鄺南霄目露贊許,“流光絕汐劍因其無形而無固相,能展天下各劍之長,重在劍意,而非招式。歷任太白宮主精選的各道劍訣,都是久習劍術凝聚而成的精神氣韻,‘承影訣’輕雅飄忽,制人無形而不覺,葉兄一語道出承影二字的來歷,真是淵博!”

    葉Q一窘,“是師父喜愛這些典故。”

    鄺南霄用“承影訣”,是讓謝荊熟悉流光絕汐劍,也是試探謝荊的劍路。

    謝荊固然是千載難逢的對手,然而今日不是盡興切磋,兵刃之後還有陣法,鄺南霄不想耗戰,也不想破三訣之例,試探之後,分寸拿定,將劍撤回,輕橫臉側,笑容漸隱。

    眾人定楮望去,那飄忽如電、萬變無形的劍光變得沉緩凝厚。

    鄺南霄探身出劍,風格與剛才截然不同,宛如身系鐐銬之人奮筆絕書,礪心勞志之人攀山越嶺,是掏心竭血的投入,孤注一擲的慎重。

    謝荊面色一凝,“鄺宮主,這是什麼劍訣?”

    “純鈞決。”

    相傳歐冶子鑄純鈞劍時,赤堇山破而出錫,若耶江涸而出銅,雨師掃灑,雷公擊橐,蛟龍捧爐,天帝裝炭。

    歐冶子嘔心瀝血,與眾神鑄磨十載,劍成之後赤堇封山,若耶泛濫,而純鈞也成為越王勾踐的劍中之尊。“純鈞決”,是厚積薄發的苦煉。

    謝荊喜歡純鈞決千錘百煉的直樸,正迎而上,青龍劍縱橫馳騁,“蒼龍伏世”虯勁勃發,與流光絕汐劍實打實的拼在一處,強鋒相抗,繁星震落。

    兩人一個熾熱,一個奇寒,蘊滿勁力的雙劍這一深觸,岩漿入冰海,沖撞之力沸騰激烈,順著兵刃涌入體內。

    常人早就震得筋脈煎麻,這兩人卻能在冰火交融的危絕之境,將內力再提一成,穩住沖震,運氣自護。

    謝荊運臂滯澀,青龍劍象被鯨口吞著,原來兩把劍冷熱交纏,氣勁如同漩渦,互相吸住。

    雙劍彼此纏粘,每一動都如移山挪海般艱難,如此交拆,逼得兩人內力飆拼,你增我漲,互遏互制,無路可退。

    謝荊登時明白,鄺南霄有所預料,所以才用力挑千斤、大折不彎的純鈞訣,正合此境,聰明之極!

    兩人逆著難纏的粘力,仍然能將劍招劍勢逐漸擴張,從緩慢到急劇,幅度越來越大。

    謝荊氣勁洪猛,震駭人心,鄺南霄不見刻意,卻是水漲船高,絲毫不遜。

    太白心經綿穩持長,後勁無窮,深不可測,謝荊不想久陷粘戰,提胸嘯吼一聲,內力熾盛,青龍劍上透出一層紅光,灼氣逼人,呼呼帶響,真象火龍吐火燃燒一般。

    葉Q手掌發麻,若非親眼所見,實在難以想象青龍劍竟可威力至此。

    林雪也驚呼出聲,隔著峽谷都能感到酷烈之氣。

    謝荊全力震臂,一舉從漩渦中拔出青龍劍,腳步後挪,借著慣力,身子連轉幾周,青龍劍紅光騰旋,在問星台上撩起一股颶風。

    “盤龍升空”!

    颶風猛烈,鄺南霄手腕翻變,劍上冷霧激涌,雪瀑般裹著火龍。

    “純鈞訣”百煉不摧,無論青龍劍如何囂狠,流光絕汐劍依舊固若金湯。

    謝荊竭盡所能,不想再被拖引,出手之速比之前快了十倍,劍劍崩山裂石,堅利果決。

    交擊之際,紅光、白光燃星似的爆亮,天河淬火,煙霧如沸。

    夜空變了顏色,莛飛揉揉眼,被劍光晃得幻覺重重,這奇絕炫目的劍戰熾烈得難以直視,又象豪歌長詩一樣深沉磅礡,不知不覺,把他的魂魄吸進那些讀過千百遍的悲愴故事里,戰爭血野,忠士自盡,臥薪嘗膽,功成將隱……

    緊張到窒息,又被悲意沖擊,莛飛胸口如壓巨石,目中熱淚滾涌,恍惚中听到父親的聲音︰“吸氣,定神!”

    莛飛轉臉看向台下的深壑千山,調勻呼吸,過了許久,視線才恢復清晰,胸中仍是熱辣滾沸,翻騰不止。

    謝荊斜滑一步,青龍劍由升空之勢變成曲扭橫沖,既猛且詭,呼嘯難測,是幾十條凶頑的火龍。

    江粼月曾在太白宮用“頑龍斗浪”破劉薊的終年帖,劍驚四座,鄺南霄自然認得,只是謝荊的火龍一出,江粼月的頑龍不過是一條青澀幼蛇。

    鄺南霄仍用“純鈞訣”,但腳下步法變快,劍勢冰潮堆涌,闊如銀河,一浪一浪,廣博無邊,逗著火龍迂回。

    段錚起先看得熱血昂奮,此時此刻,胸中涌起深深的蒼涼失意,自己練武一世,也未能達到相近的境界,感慨之余,暗暗好奇︰鄺南霄年紀輕輕,卻象一個活了幾世、經歷數度生死輪回的人,明明武學哲奧,洞察如電,足以傲凌天下,卻克制分寸,意存悲憫,仿佛對一切因果了然于胸。鄺宮主,你到底是什麼生平來歷?

    謝荊騰躍而起,頑龍前沖,烈光赫赫,宛如火山噴漿,試圖逼退冰潮。

    流光絕汐劍減勢退後,忽然白光倒卷,劍氣凝作一束,耀眼刺目。

    “謝教首,‘魚腸訣’,小心了!”

    第三訣!

    謝荊已猜到他要變劍,仍被突如其來的‘魚腸訣’震懾。

    鄺南霄飄躍半空,劍帶萬人之怒,閃著千古刺客殞身不惜的勇絕之利,彗星襲月,銳不可擋!

    林雪見到飛凌陡盛的白光,心跳都快停住。

    謝荊沉吼一聲,變攻為守,火龍橫卷,“龍血玄黃”,劍氣所指之處,黃沙疆場,死士萬千。

    天崩地坼,問星台上的八只青銅座燈一瞬間全部熄滅,峽谷起風,嘯聲嗚嗚。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彗熾昭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