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農門惡女升職記 第1266

    清漪不怒自威的站在那里,只是冷冰冰的看著這兩個人,桑美嬌和桑美喬接觸到了清漪的目光,立刻安靜了,也放下準備拉著元宇熙手臂的手。

    怯怯的看著元宇熙,不過元宇熙只當沒看見,對著水嬤嬤道“水嬤嬤,將五房的人全部關在一個房間,要不要放出來一會再說,奴婢們不配合不听話的,直接打出王府。”

    此刻五房的人似乎看到的就是一個王爺,而不是原來被治的沒有回旋余地的那個落魄的世子爺,誰也不敢上前,氣的桑美喬道“廢物你們都是廢物,都是廢物。”

    桑美喬被若嬤嬤直接抓住,若嬤嬤用極其鋒利的小刀在桑美喬的臉上比劃來比劃去的,桑美喬看的都對眼了,若嬤嬤還陰測測的道“不知道這嬌嫩的臉龐,是劃傷一百八十刀好呢,還是伍佰四十刀的好。”

    “咕咚!”桑美喬的小心肝再也忍受不了,直接華麗麗的暈了過去,被幾個奴婢給抬起來,放到了關著五房幾個人一起的房間。

    清漪和元宇熙趕快動手,五房的東西真的不少,雖然是偏房,都算不得王府的真正的血脈,可是真麼多年好東西一點沒有少了,這古玩字畫的,還有不少的珍稀物件,竟然還有一斗南海的珍珠,有十來顆,顆顆如鴿子蛋那麼大。

    各個都是飽滿散發出瑩潤的光芒,清漪拿起一顆來,看著道“我怎麼感覺這些有些熟悉呢?”

    元宇熙道“我感覺也有些熟悉,對了這不是我給你的聘禮嗎?怎麼到了這里來了?這五房是真的大膽,竟然私扣了你的東西,真是該死。”

    元宇熙立刻怒極的喝道“來人將五房都給我搬空了,一點不要剩,什麼王府五房,連王府的血脈都沒有,竟然還好意思冒充個五房,膽子大的竟然敢王妃的東西,給我搬!”

    “是王爺!”眾護衛是齊心協力,速度極快的將五房的家具家h全部搬走,還有那些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古玩字畫,瓷器玉器,一個都放過,因為每個都在賬單上記著

    元宇熙道“寶貝這個五房真是過分,以前動我們大房的東西不說,但是現在竟然還敢動你的東西,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個不搬光了,他們就不知道這王府到底是誰當家!”

    清漪和元宇熙在五房大肆動作,五房的人急的要命,五夫人陳氏拍著門窗老半天大喊大叫,這手掌都拍的紅了,可是門窗都緊緊的關著,沒有打開的跡象。

    “開門啊,開門,听見沒有,開門……”五夫人陳氏的嗓子都啞了,一想起辛辛苦苦進入王府攢的家底被大房搬空,五夫人陳氏現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來人啊,人都死到哪里去了?給我開門!”五老爺桑澤貴大喊大叫想要找到下人,殊不知五房的下人早就被關了起來,眼下這場景誰還敢多說什麼,立刻拖出去賣了,所以奴婢們都很安靜。

    五老爺桑澤貴同樣是著急的,畢竟他的書房里面有幾萬兩的私房錢,是陳氏不知道的,還有從母親那里得到的老侯爺的一塊極品的硯台,當初幾個兄弟都在搶,他也好不容易搶到了一塊,姨母還是心疼他的。

    “開門,開門,快點開門听見沒有!”五房的四個孩子,將門拍的山響,桑金凱則是用力的在踹門,可惜這門是紋絲不動,急的一頭大汗,心里更是拔涼拔涼的,早知道這樣就安分一些好了。

    五房的人急死了,五老爺三四十年在王府積累的東西,真的是出去足夠一家人活得有滋有味的,而且是未來的產業都規劃好了,只是一直惦記著五房在王府的名聲,沒有搬出去罷了,實際上五房在幾房里面雖然比不了二房的富貴,但是比起其他幾房還真的不差多少。

    所以五老爺急的都用手一個勁的撓牆,恨不得能將這道牆鬧穿了,好出去千萬不能被大房給搬空,否則這就完了。

    眼下其他幾個主子下人的房間都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若嬤嬤在五夫人的內室的床下找到了十萬兩金子的金票,清漪拿著這個藏得嚴嚴實實的,還是在床下找到的匣子笑了。

    若嬤嬤自信的道“主子,就他們五房這點小小的技倆還能瞞過老奴的眼楮?就算是老奴老眼昏花,但是這銀錢的味道,老奴還是一下子就能聞的出來。”

    清漪拿著這匣子金票遞給元宇熙道“夫君,你看看這個匣子,五房的家底還真的是不少,估計這五房應該還有一些才是,她們都是那麼貪婪的人,要是銀錢不多,估計這腰桿子都挺不直。”

    元宇熙將匣子打開看了看,里面不僅有金票,還有些房契和地契,元宇熙道“這些咱們都拿走,這五房不屬于王府的人,這些以前老侯府的產業,輪不到五房來繼承,一會再仔細找找,估計還有一些。”

    清漪在心里感覺這五房還真能往自己腰包打點,標準的只進不出,五老爺桑澤貴不過就是老夫人妹妹的孩子,還是被家族拋棄的孩子,但是在王府能過的如此的風生水起,如果今個不是搬空了五房,清漪還真的不知道這五房竟然是和其他幾房是不相上下的。

    平時看著五房算是低調,只有五夫人的嘴巴不好,不過這五房平時可不像是二夫人那樣露富,讓你基本都看不出來,只能是像今個這樣打開了全部的箱籠,才發現這麼大的秘密。

    很快這五房幾個主子的房間都搜刮干淨,納財再三確定沒有什麼東西了,這箱子有大大小小的幾百個了,家具家h的一件都不少。

    清漪和元宇熙來到了五老爺桑澤貴的書房,書房的藏書不多,可見五房的人平時是不怎麼喜歡做學問的,清漪在一個隱秘的櫃子里面發現了在二房的元尚志那里一樣的硯台。

    清漪驚喜的道“宇熙快看,這不是和元尚志的那個硯台一樣嗎?不過就是花紋有些不同。”

    元宇熙找到這個硯台也十分的高興,元宇熙拿起來對著陽光左照右照的道“嗯,沒錯就是祖父的硯台,真的是祖父的硯台,太好了,一共是八塊,現在回來了兩塊,真是天助我也!”

    很快元宇熙還發現了一個裝著九萬兩銀子,和幾個小些的莊子和鋪子的地契,元宇熙笑道“這個五房叔伯竟然還藏了這麼多的私房錢,不知道這外面是不是養了外室了,否則這麼多的銀子和產業他要做什麼?”

    現在就能解釋為何剛才的那個匣子里面的地契很少,余下的那部分在這里,清漪瞧著元宇熙鄙視這個藏了私房銀子的五老爺,就捂著嘴偷偷的笑了。

    元宇熙看著清漪小乖乖的樣子,情不自禁的親親清漪的臉蛋道“寶貝,你放心,為夫從內到外都是你一個人的,絕對不藏任何私房銀子。”

    “你這個人真是的,這麼多人呢,胡亂的說。”清漪一瞧水嬤嬤她們都在偷偷的笑,就錘了元宇熙幾拳,元宇熙反而更加的高興了。

    水嬤嬤和紀嬤嬤她們看見兩個主子的感情這般要好,心里十分的開心,干起伙計來更加的賣力,就差在吆喝起來了。

    很快五房的書房也給搬空了,五房的人還是沒有放棄的大喊大叫著,從外面潑了幾桶水到門內就安靜了一些,不過這門外還是凍了冰,希望五房的人待會不要摔得太難看。

    對于五房這幾個人的動靜,清漪和元宇熙只當是視而不見,五房的東西的確不少,清漪和元宇熙打開了五房的私庫,一進去清漪就感覺五房的私庫好像和別的庫房不同。

    庫里面尤其是上好的料子真的很多,這桑家估計是織布的人家,所以偏愛這些上等的衣料,只見一匹匹的上等衣料從五房的私庫里面搬出。

    這些布匹顏色鮮艷花樣繁多,就是這些料子賣出去,價格都是很大一筆銀子,清漪看著這麼多的料子道“宇熙,五房這王府的外來戶家底還真是不少,怎麼有好多料子都是很早以前的?這些料子都是越久越好的料子,這都是打哪里找到的?五房沒有這樣的家底,以前老侯府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料子呢?”

    元宇熙看著很多布匹,眼里回憶漸漸的多了起來,好半天元宇熙道“老侯府的前身曾經有一代是經營布匹的,當時造出來的布匹轟動了四國,不過後來這織造的技藝被天陽國皇室給拿走了,這才當起了閑散的侯府,這里面好多料子都是曾經的曾祖父私庫的物件,五房倒是真能舍得臉皮,也能下得了功夫,偏生那個我那個祖母就是個糊涂的,這樣金貴的東西,最後竟然都給了五房,其他幾房都是很少的,哎!”

    清漪握住元宇熙的手道“宇熙,別嘆氣了,你看現在不是都回來了嗎,今個這幾房咱們都給搬空了才是,以免咱們太委屈了,不管是哪一代的東西,我們作為嫡系的子孫,自然是應該妥善的保管,不在落入別人之手的,就算豐收的也應該是我們不是嗎?”

    “寶貝說得對,今個就是我們大房的豐收日!”元宇熙十分贊同清漪的說法。

    很快這些布匹搬出,五房的庫房空了一大半,畢竟這布匹存放的要求很高的,還要有防潮防蟲的作用,怪不得清漪感覺這五房的庫房有些不同呢,原來是為了要儲存布匹的原因。

    清漪目測一下,五房堆積的布匹有上千匹,而且至少就有兩千匹,清漪都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宇熙,你說這五房是不是打算離開王府準備開布莊呢?這水雲布莊都沒有這麼多的存貨。”

    “五房平時慣會裝個可憐,哭個窮什麼的,如果真要是離開王府,這五房的出路就是開個布莊了。”元宇熙大概也能猜出五房的心思。

    清漪感覺王府的這些人都和外面的人不一樣,壓根就不在乎什麼禮儀規矩的,眼楮里面只有銀子銀子還是銀子。

    無論爭也好,斗也好,都是為了利益,為了銀子,嚴重的時候,什麼歹毒的招子都能使出來。

    在最後的一個小的暗室里面,清漪听見了金風的驚呼聲,“主子,這里有好多的酒。”

    元宇熙的速度比清漪快多了,幾步就到了那個暗室的門口,里面大大小小的放了幾百壇子的酒,都是年頭久遠的女兒紅和狀元紅這類的酒,芬芳的酒香很快彌漫了整個庫房。

    元宇熙吩咐道“來人,這些壇子全部都抬走,小心些。”

    很多護衛都小心翼翼的開始抬起這些酒壇子來,清漪笑道“宇熙,看來我們小看五房了,五房不僅打算開個布莊,這不是還準備開個酒莊或者是酒樓呢,真真是好算計,我看這王府哪房都不傻!”

    元宇熙摟著清漪道“小時候我就知道王府這些人都不簡單,那時候在母妃去世之後才離開了王府,不敢在這里住著,否則我早已經不在人世了,更不要提今個的美好生活了。”

    清漪安慰元宇熙道“夫君,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後我們的日子會更好的,一定會更好的!”

    “是寶貝,我們一定會更好的!”元宇熙望著清漪的雙眸堅定的說道。

    五房很快就收拾完畢,不過這前後也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還多些,五房果然是不簡單的,王府現在上下都是人心惶惶,看見大房的人的就哆嗦,在她們的眼里,大房所到之處必定傾家蕩產。

    王府的幾房壓根就沒有時間打听別人的動靜,自己藏東西還來不及呢,清漪和元宇熙到了八房的時候,八房早已經是一片狼藉,大姑奶奶元媛和大姑爺齊峰還扭打在一起,兒女們都在拉架。

    不過清漪和元宇熙只看見三個,還有一個最小的沒看見,清漪和元宇熙對看一眼,這兩個人滿地打滾的,你揪著我的頭發不放,我抓著你的頭發不放,清漪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元媛的力氣也不比齊峰差了多少,反而是齊峰滿臉掛花,都是指甲印,就像是被十只貓一起給撓了一般的精彩。

    這二人打得難舍難分,但是不影響清漪他們搬東西,清漪指揮道“速度都快些,按照上面的單子,這些都是大房的東西,都搬走。”

    若嬤嬤她們很快就行動起來,這時候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齊峰和元媛也不打架了,兩個人從地上爬起來,齊峰不經意間摸摸臉,將臉上那嚇人的血印子竟然給擦掉了。

    清漪一下子就明白了為何有了剛才那一幕,原來是演了這場戲是給她和元宇熙看呢,以為這樣八房混亂一片,就不會搬東西呢。

    可惜元媛的主意打錯了,就是他們八房今個打出了人命,那也是他們自己願意打得,也和清漪和元宇熙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故此打得越凶越好,省著拉著這不能搬,那個我喜歡的。

    元媛很快就哭哭啼啼的道“佷子,你大姑姑我就只有這點家當了,你就放過我們一家吧,你瞧我們一家就這麼點家底了,你姑父還是個不爭氣的,沒有個一官半職,這樣我們一家怎麼生存呢?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們八房一場吧,大姑姑給你跪下了,給你跪下了,要是實在不行,我們家蓓蓓和燦燦都給你做妾室,你看如何?”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農門惡女升職記”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