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浪潮之巔 第一千四五九章 三年五百億



    比爾蓋茨現在自然不會說此時的股價就是網景的極限,畢竟現在如果就已經到極限的話,那他還費勁巴拉的想要收購網景干嘛?

    做個善人?

    這種話說出來,只會侮辱他自己和方辰的智商。

    但百分之二十的溢價,他絕對接受不了,現在網景的市值已經很高,百分之一的溢價,就是一億多美元。

    經過一段毫無營養的唇槍舌戰,最終方辰和馬克•安德森手中的445%網景股份,以778億美元,溢價百分之十五成交。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麼聊齋,所以倒也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話術和計謀,有時候一句話,一個表情,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是不是已經到達了對方的底線,所以說,這個價格也就比較好談。

    如果外人看來,恐怕很難相信,這種牽涉到將近上百億美元的巨額交易,居然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就徹底談好了。

    隨著方辰和梅特甦兩人將各自的名字,落到合同上,比爾蓋茨不由感覺心髒一緊,仿佛被誰狠狠的握了一下。

    臉上更是浮現出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紅,興奮的有些難以自制。

    從這一刻起,他期盼已久的網景的的確確落到他的手中。

    他相信,微軟對操作系統的壟斷,再加上網景對互聯網入口的壟斷,這麼強強聯合下來,必將創造出一個他之前想都不敢想,偉大的時代,一個屬于他的時代。

    然而這個時代的高度如何,只取決于計算機和互聯網對人類世界的影響。

    他對這個有信心。

    方辰的嘴角也閃過了一絲濃濃笑意。

    從第一次跟馬克•安德森他們見面到現在,三年的時間過去了,整個網景計劃終于全部完成。

    他將網景的所有股份都甩了出去,並且價格出乎意料的滿意。

    他之前想,能在網景身上賺個三四十億美元就不錯了,可現在算起來,網景為他帶來了足足六十多億美元,五百多億華夏幣的收益。

    三年賺五百億,方辰自己都有種說不出來的玄妙感。

    “方,我想問你一下,你是如何讓馬克•安德森和吉姆這兩個網景的創始人,重要股東對你唯命是從的,並且連清空自己在網景的股份都願意。”比爾蓋茨突然問道。

    其實這個疑問,已經壓在他心底至少有兩年的時間。

    如果只是小的利益也就罷了,馬克•安德森在網景的股份牽扯到的可是幾十億美元,而且網景在他的手中,一旦發展的比現在要更好,市值更上一個台階的話,那馬克•安德森他們受到的損失,恐怕也至少有數億美元,甚至十億美元。

    這麼多錢,他相信已經足以讓這個星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為之瘋狂,甚至敢于犯下深厚的罪孽。

    可就方辰一句話,連問馬克•安德森他們都沒有問,方辰就替他們做主將網景的股份給賣掉了。

    這怎麼想,都覺得是無比的不可思議,令人疑惑不解。

    甚至這個疑惑,在方辰第一次把股份賣給他的時候,就已經產生。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他之前拉攏馬克•安德森他們失敗。

    說真的,如果馬克•安德森支持他的話,他第一次從方辰手中購買股份的時候,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掌握網景,哪用得著後面這麼多的麻煩。

    聞言,方辰微微一笑,並不說話。

    前兩次,說服馬克•安德森的時候,還是比較容易的,兩人對他也是十分信服,畢竟在他們看來,沒有他方辰的支持,就沒有網景,更沒有他們成為億萬富翁的可能。

    但這一次,他的的確確是要廢點勁。

    馬克•安德森是因為不願意放棄,網景這個他親手成立,並且帶領到這個地步的企業,而且這次跟之前還不一樣,之前只是說是賣掉一部分的股份。

    而這一次,一旦出手的話,那就是全部出手了,網景公司從此就跟他沒有半點關系了,這讓馬克•安德森怎麼舍得。

    而吉姆則完全是為了錢。

    畢竟,網景的市值是在增長的,如果現在就全部賣掉的話,未來網景的市值漲得話,那他豈不是虧大發了。

    沒辦法,方辰只能讓泰勒帶他們看了一下楊志遠的雅虎,並且告訴他們,這將是互聯網的下一個入口。

    馬克•安德森當時並不接受,但在仔細的使用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已然意識到了。

    雖然想要登陸雅虎,閱讀上面的新聞,也必須要瀏覽器。

    從一點來說,網景和雅虎是平等的,甚至網景還超出了一點。

    畢竟,不是每一個網民都必然會打開雅虎,但只要他們上網,那他們就一定會使用瀏覽器。

    但真正致命的地方在于,用戶們想要換一個瀏覽器,代價實在是太低了,畢竟大家功能都差不多,作用也大同小異,頂多就是網景瀏覽器的服務器更多,因為用的是最新的JAVA編程語言,上網速度能快一點而已。

    哪怕是他加入了一些郵箱,記事本,計算器等亂七八糟的功能,也是如此。

    並且還有一個十分關鍵的點,那就是網景沒有盈利手段,又或者用方辰的話來說,網景無法將流量變成實實在在的金錢。

    向用戶收費,這一點看似最容易,也是最有效。

    但憑什麼?

    在瀏覽器同質化極為嚴重,並且有大量瀏覽器層出不窮的現在,網景想要收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一點,作為網景的實際運營者,他看的比所有人都清楚。

    換句話說,在網景管理層,他之所以不同意網景直接向用戶收費,並不完全是方辰的意見,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在里面,要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那麼的堅決。

    他之前所期望的,是隨著時間的發展,互聯網變得越來越多彩多樣,網景能夠找到一條能適用在瀏覽器的收費方式。

    但雅虎這樣門戶網站的出世,則擊破了他的所有期望。

    網景既然沒有前途,那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在其還值錢的時候,將其賣掉。

    見方辰不回答,比爾蓋茨白了方辰一眼,也就不再作聲了。

    他總不能將方辰的嘴撬開,逼著方辰回答吧。

    且不說,他願意不願意這麼做,就算是他願意,恐怕也要先看看,方辰身邊這些保鏢們答應不答應。

    三天後。

    紐約,網景公司。

    &nbsp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p;馬克•安德森在眾員工詫異,甚至驚悚的目光下,宣布了網景公司易主,他和方辰,吉姆從此退出網景公司的管理,不擔任任何的管理職位,以及股份全部賣給了梅特甦、比爾蓋茨的消息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大的東西,前兩天,秘書已經為他收拾好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他的私人物品。

    將自己常用的簽字筆,以及新交女朋友照片的相框放到箱子里,馬克•安德森看著周圍空蕩蕩的房間,不由的呆住了。

    “怎麼,不舍得?”

    背後,突然傳來了吉姆的聲音。

    “是啊,的確不舍得啊。”

    馬克•安德森看著手中的東西,突然覺得索然無味,要說起來,這些都是他的記憶,但真正值得讓他懷念,不舍的,還是這間辦公室,還是網景。

    “我也不舍得,但這樣其實挺好的,我們沒必要在這麼一艘即將沉沒的船上繼續待著,哪怕這艘船是我們自己建造的。”吉姆灑脫的說道。

    對于他來說,他之前舍不得將網景的股份全部賣出,全然是因為覺得網景的市值以後還會再漲。

    而現在,種種跡象已然表明,網景已經到了頂峰,未來只有下坡路可以走,那麼在現在抽身,並且賣出個好價格,真是再好不過了。

    他對方辰談出來的,百分之十五溢價,十分開心。

    甚至他心里很清楚,這個價格,如果不是方辰來談,絕對是不可能從比爾蓋茨和猶太一族那里談出來的。

    “好了,伙計,你想想看,我們現在都已經是身家三十多億美元的超級大富翁,現在從網景離開之後,正是我們逍遙自在,美好人生的開啟,你有什麼不開心的。”

    吉姆一把攬住馬克•安德森的肩膀,心花怒放的說道。

    “而且,我已經準備在夏威夷那邊,買下一個小島,然後在去歐洲,把我喜歡的球隊給買下來……”

    吉姆滿臉憧憬,滔滔不絕的訴說著,自己對未來人生的美好規劃。

    雖然不管是買島還是買球隊,听起來都比較夸張,但他已經是世界少有的超級富豪,有資格這麼做。

    又或者說,只有這麼做,才能彰顯他的身份。

    “馬克,你呢?你未來打算怎麼做。”

    突然發覺,只是自己在喋喋不休的說了半天,馬克•安德森一點話都沒有說,吉姆好奇的問道。

    方辰賣股份實在賣的太急了,所以他們也一直沒有討論過,各自未來打算做什麼。

    “我打算去上個學,旅個游,看看更大的世界,如果可以的話,再開一家公司吧。”馬克•安德森想了想說道。

    “年紀輕輕的,不去享受一下人生,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我跟你一樣年輕的話,我從公司離開之後,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五十個漂亮姑娘,開一個大party。”

    吉姆有些遺憾的說道。

    聞言,一想到之前吉姆的那些破事,馬克•安德森不由翻個大白眼。

    吉姆則訕訕的笑了笑,其實後面這件事情他之前,成為億萬富翁的時候已經做過了,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著實不行,實在是享受不了這個福。

    “對了,不說這個了,看這意思,你是已經打算听從方總的話了?”吉姆岔開話題說道。

    “是的,方總說我現在不太適合再開公司,需要再歷練歷練,我後來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馬克•安德森說道。

    其實方辰說這話的時候,他內心是有點不服氣的,覺得自己在網景做的也不錯,網景能發展成這個樣子,肯定是有他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

    但後來,仔細一思考,還是覺得方辰的話才是對的。

    雖然網景是他一手帶大的不假,網景現在做的不錯也不假。

    但實際上,他對這個社會,對如何進行商業運作,甚至連如何從頭做好一家公司都不太清楚。

    畢竟成立網景的時候,公司的這些實際性的籌備和管理工作,都是擎天投資公司派人,以及吉姆給搭建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實際上就是個產品經理。

    他每天所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把網景瀏覽器做的更好,更能受到民眾的歡迎。

    至于說公司大的方向發展,則還是由方辰來做主。

    也就是說,雖然他做了一些管理上的工作,學到了一些經驗,但實際上,他在網景所做的工作,跟他在大學時,悶著頭研發網景,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吧,伙計,你要對你自己有信心,方總是商界天才,而你也不差到哪。”

    吉姆有些心疼的說道。

    “我跟方總比,那可是差得遠,方總是真刀真槍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我只是個幸運兒而已,幸運的做出了網景,又幸運的踫到了你,後來還幸運的踫到了方總,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我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成就。”馬克•安德森神情真摯的說道。

    “感謝我就不必要了,要感謝的話,感謝方總吧,而且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去上學,去旅游都可以,如果要做公司的話,記得給我說一下,我給你投資。”

    吉姆拍了拍馬克•安德森的肩膀,笑著說道。

    “一定!”

    ……

    听到馬克•安德森听從他的建議,準備去上學之後,方辰不由嘴角微翹,松了一口氣。

    在這一世,是他帶著馬克•安德森走到這一步的,所以他由衷的希望,馬克•安德森能走上一條正確的路。

    畢竟,在前世,馬克•安德森後來的遭遇的確不太好。

    在離開網景之後,馬克•安德森就成為了一個投資人,大量的投資科技企業,但屢戰屢敗。

    一度從世界富豪榜上消失,也就是在二十年後,賠的錢足夠多了,而且也積攢出了經驗,馬克•安德森這才再次出現在世人面前。

    但那時,他在世界富豪榜上,已經從原來的二百名以內,下滑到了一千八百多名。

    並且身家還是十幾億美元,跟二十年前,賣掉網景時的身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也就是說,馬克•安德森兜兜轉轉了二十年,賺了個零,賺了二十年的挫折和打擊。

    其中的辛酸和苦楚,著實不足以給外人道。

    這樣的覆轍,方辰並不希望馬克•安德森再經歷。

    所以說,現在一切都是好的結果。

    不過,他希望比爾蓋茨也這麼覺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浪潮之巔”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