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永昭郡主 173.戒律

    阿穆爾丹聯合其他十多部落率兵南下的消息, 很快就傳了開來。

    京城,瞬間人心惶惶。

    鶴安院里,謝元姝只含笑不語。

    上一世, 可未有這樣的事情的。

    這一世,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 有這樣的變故, 不用想定是韓礪計謀的一步了。

    鳳陽大長公主瞧著她嘴角的笑意,心中也不由高看韓礪一眼。

    這些日子, 她雖未召見鎮北王和世子爺, 可心中卻不免有些不安, 害怕這當中生了什麼變故。

    而阿穆爾丹帥兵南下的消息, 可想而知, 對承平帝來說, 也是不小的打擊。

    若說之前她只覺得韓礪頭腦聰慧,那麼現在, 就稱得上有些謀略了。能在這個時候,算計如此得當,可見他是費了些心思的。

    謝元姝瞧著母親眼中的笑意,輕抿一口茶, 道︰“母親, 世子爺這一招確實是妙。只女兒也琢磨不明白,他怎麼算計的時機如此之準。這身邊, 也不知是有哪位高人指點。”

    鳳陽大長公主笑著道︰“是啊, 這招確實是高明, 若不是我們提前聯盟,這個時候,想必也和外頭的人一樣,人心惶惶呢。世子爺在京城,卻能掌控這所有一切,把這些都算計進去,這才是真正的厲害。”

    謝元姝看母親對韓礪難以言說的贊賞,心中也不由有些雀躍。

    只是,以她對韓礪的了解,這應該才只是個開始而已。

    畢竟,這次承平帝把寧德公主指給韓慶,又給了那裴氏恩典,即便大家不覺得現在的韓慶有取代韓礪的可能,可幾年之後呢,誰心里又不犯嘀咕呢。

    何況,這一個有一個的恩典,鎮北王府西府一直高于東府,這格局,怕是要變了。

    更不要說,皇後還曾想過給寧德公主體面,在西北設公主府。

    提及此事,鳳陽大長公主冷哼一聲,“皇後約莫是養尊處優太多年了,否則,怎麼會敢有這樣的心思。在西北建公主府非同小可,她以為是修繕她的坤寧宮呢。”

    謝元姝被母親這話逗得笑了出來,“母親說的是,皇後娘娘確實是有些糊涂了。不過太子發了寧德公主,想必,皇後娘娘心中也是有掂量的。”

    鳳陽大長公主輕笑一聲,“太後也是,近來是愈發不理世事了。這樣任由皇後如此,遲早是要吃大虧的。听說,下面的人都在費盡心思的討好皇後,這次皇後特意給菩薩鍍金身,便有人琢磨著雕一座通體雪白的羊脂玉大佛,隨這鍍金身的菩薩,一同給太後賀壽。太後也不想自己抗不扛得住,本事一件喜事,可別因著皇後的自聰明,遭了天譴,倒是可就有笑話看了。”

    什麼,竟然有人想雕了一樣大的羊脂玉大佛給太後賀壽。

    謝元姝正喝著茶,听著這話,險些沒噴出來。

    這到底是哪個自聰明的人呢?竟想了這樣的法子討好皇後。

    鳳陽大長公主諷刺道︰“還能有誰?還不是鄭家人?柳氏因著皇後把虞家姑娘指給了鄭晟,又因為鄭閔的婚事不順,覺得皇後不肯給鄭閔體面,才生了這個主意。”

    “她倒也無需自己花錢,鄭家畢竟是皇後的娘家,她只需這麼放出風聲去,但凡想討好皇後的人,可不擠破頭想出這個風頭。”

    謝元姝真不知該說柳氏是聰明還是蠢了。

    可這樣的事情,皇後娘娘難道能不知道?!

    鳳陽大長公主略略有些唏噓道︰“皇後只怕確實是不知道,這都想著給皇後和太後一個驚喜呢。而這樣的喜慶事,怕是她宮里的梁禺順,也不會提前往皇後面前去嘀咕。或許,梁禺順也不知。”

    謝元姝聞言,噗嗤笑了出來,“這驚喜可別到時候成了驚嚇才是。”

    謝元姝也覺得,皇後既然已經想弄了鍍金身的菩薩給皇太後賀壽,這樣已經極其招搖了,她也是賭了這麼一把,才豁出去的。

    她就是再糊涂,也不至于真的就這樣不顧及皇上的猜忌,又整出這麼一個羊脂玉大佛。

    鳳陽大長公主沉聲道︰“皇後當到這個份上,也是她的能耐了。這麼大的事情,都能瞞了她。她是六宮之主,自以為把控了一切,可惜啊,誰讓鄭家人沒一個有頭腦的呢?”

    鄭晟倒是有頭腦。

    可鄭晟早就到了韓礪麾下,也只會樂得在一旁看戲了。

    這樣下去,鳳陽大長公主覺得,壽辰那日,鄭皇後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挽回了。

    郭太後是皇上的嫡母不錯,可畢竟不是生母。這樣陣勢大,便是皇上這些年的萬壽節,也未有這樣的場面的。

    皇上臉上能好看才怪。

    如何能不對皇後更深嫌隙。

    而這嫌隙,怕是和當年鄭皇後逼的穆氏避居長春宮一樣,讓他夜不夢寐了。

    此時的沉香院

    大太太紀氏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阿穆爾丹帥兵南下的事情。

    她之前也是心中氣不過,才打發了阮嬤嬤去查當年的事情。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阮嬤嬤竟然真的查到了些東西。

    “太太,那日寺中人說就我們謝家一家人借宿。可奴婢打听過了,等您走之後不過兩日的功夫,一個叫莫安的僧人就消失了。這原也不是什麼大事,可奴婢差去打听的人,特意尋了還活著的幾個僧人,說是這莫安不守戒律,該犯的戒都犯過了。主持也是看他虔心悔過,才繼續留了他在寺廟的。可沒想到,他卻突然消失了。”

    紀氏感覺自己的心噗通噗通跳個不停,好半晌才開口道︰“讓人繼續查,一定要查到這叫莫安的僧人。”

    雖說現在還沒查清所有,可紀氏卻有直覺,這件事情不會這樣簡單。

    這莫安,何以在她離開寺廟第三日就消失了呢?這件事情,不會這樣簡單的。

    出家之人,若敢破戒,那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

    想到這樣的可能性,紀氏緊緊攥緊了手中的帕子,不由哽咽出聲︰“若真是他做了什麼,換走了我的孩子。阮嬤嬤,也不知那苦命的孩子,這些年是怎麼過的。”

    阮嬤嬤雖這會兒也下不了這定論,大姑娘一定就是這莫安動了手腳。

    可事情查到這里,是誰都會起了這疑心的。

    她輕聲寬慰主子道︰“太太,這莫安做了這樣瞞天過海的事情,想來那孩子,應該還是活著呢。即便這些年受了苦,可我相信,這許也是老天爺給您的一次機會。否則,何以引了您去徹查此事。”

    紀氏心中如何能不難過。

    想到自己這些年對謝雲菀的恩寵,又想到若真是莫安使了什麼手段,把孩子給掉包了,她如何能不遷怒到謝雲菀身上。

    本該是她的孩子享受的榮寵,偏偏卻讓這孽種奪了去。

    她享受了榮寵也就罷了,還惹出這麼多的是非,讓她這樣戰戰兢兢。

    “這事兒先別讓母親和郡主知曉,也省的大家都提著心。”沉默半晌之後,紀氏緩緩叮囑阮嬤嬤道。

    阮嬤嬤點了點頭,“太太放心,奴婢知道輕重的。”

    昭華大長公主府

    聞著阿穆爾丹帥兵南下的消息,昭華大長公主不由一陣心驚。

    這阿穆爾丹的她是知道的,自打兩年前被鎮北王攻打的節節敗退,之後除了在邊、境時不時的侵、擾,也未敢大規模出兵。

    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他聯合其他十幾個部落,放棄前嫌,這對于昭華大長公主來說,如何能氣得過。

    皇上給了她這麼大的體面,她原以為鎮北王這次勢必灰溜溜離開京城。

    可誰能想到,一道戰報傳來,他又再次成了皇上的肱股之臣。

    不行,絕對不能任由他再次立了戰功的。

    若傳出他的韓家軍擊敗阿穆爾丹及其他十幾個部落,那他在西北的地位,便再無人能比肩。

    不可以,絕對不能這樣的。

    楊嬤嬤看著自家主子眼中的冷意,心中微微一顫,遲疑了下,試探道︰“殿下,這阿穆爾丹集結這麼多部落,可是來勢洶洶。您這個時候,難不成想借此除掉王爺,讓三少爺取而代之?”

    楊嬤嬤說完這番話,心中都要嚇壞了。

    這事兒可不能糊涂。

    三少爺雖說有殿下寵著,可如何比得過鎮北王帶兵打仗的經驗,何況,三少爺只懂得紙上談兵,這若是真的殿下打這樣的主意,阿穆爾丹順利南下,可就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昭華大長公主也有些猶豫,可她不蠢,這些年鎮北王替皇上守著西北,若不是有鎮北王手下那數十萬精銳,忠心耿耿,別說西北不保,怕是都能打入紫禁城。

    所以,昭華大長公主即便行動,即便很不甘心放過這樣的機會,也不敢貿然行動的。

    只她心中到底是覺得不爽,怎麼偏偏,偏偏這個時候生了這樣得意外。

    難不成,連老天爺也在幫著鎮北王。

    “殿下,這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王爺這次若真的立功,皇上只怕對他更為忌憚。對我們來說,也未必不是好的機會。皇上越心急,便會越發支持三少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永昭郡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