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總裁的替罪情人 第三六四章,天荒地老(完)



    他不禁伸手,將她套在食指上的戒指取了下來,然後輕柔地握著她的手,重新那枚銀色的戒指,緩緩地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文靜的眼底一直都帶著甜蜜的笑意,並沒有阻止他的動作,銀色的戒指絲絲入扣,不大不小,仿佛是為她量身定做的。

    縴細皎嫩的指間,原本銀色樸素的戒身,莫名的顯得奢華低調,清容內斂,即便是之前一直想要推銷其他鑽石款式的店家,也不禁驚呼︰“真好看。”她不禁又抬眼看看這個素顏女人——膚色白皙如雪,從容婉約,氣質清雅,的確不需要一枚鑽石來證明些什麼了。

    而眼前這個俊美的年輕男人,顯然是愛極了自己的女友,那絲笑從心底泛出來,潤潤的,似是情難自己,徑直吻了吻她的手背,低聲說︰“就這一對吧。”

    人群熙熙攘攘,秦宇晟牽著文靜的手,走到街的拐角處,像個孩子一樣,笑得異常開心。

    “等等。”走到轉角處的時候,他忽然拉住她,拿出了自己的那個戒指,揚了揚眉頭,有些蠻橫的說︰“幫我戴上。”

    文靜並沒有矯情什麼,盡管之前自己一直嘴硬,但是當他把戒指套入自己的無名指的時候,她的心早就已經認可了。

    她不需要太過奢華的求婚,也不需要太過奢華的婚禮,更加不需要太過奢華的鑽戒,其實她一直都是他的,不管走得多遠,不管曾經有過多少次想要放棄的念頭,可是到了這一刻,她才現,堅持就是最幸福的。

    因為他的心,是自己走到了天涯海角也想要重新回去的地方。

    她拿起他的那枚戒指,淺淺地彎了彎唇,在套入他無名指的瞬間,停了停,“秦大總裁確定要戴這個嗎?剛才好像有人說幼稚……”

    他將她拉過來,圈入懷中,正好轉角處沒有什麼人,秦宇晟逼近了幾分,將她抵在了牆角邊,然後低下頭,細細密密地吻著她的唇,文靜主動地揚起脖子,唇角含笑地回吻他——

    “小東西,真是磨人……”吻到濃情處,他不得不停下來,按著她的後腦深深地呼氣,調整好了自己的氣息之後,他才重新抬起她的下巴,“靜靜,我想要給你最好的,所以我才會說這只是我們平常帶的對戒,結婚的時候我會專門請法國著名的設計師dR莫為我們設計一對真正的獨一無二。這樣的要求,你不會拒絕我吧?嗯?”

    dR莫?

    那可是全球赫赫有名的婚戒設計師,這個dR莫有神秘的色彩,文靜在進入廣告界之後就已經听說過這個dR莫,據說他為人很神秘,目前為止,讓他設計過的婚戒的人也屈指可數,還听聞,帶上了他設計過的婚戒結婚的新人都會幸福白頭到老。只是他的設計費是天價不說,有時候光是有錢,也並不是能夠一定請得出他來為新人設計婚戒!

    文靜自然吃驚不已,“你是說那個……婚戒設計大師嗎?dR莫?他不是很難請嗎?”

    “能有多難?”他淡淡地挑眉,在別人看來那仿佛比登天還難的事情,對于他而言,顯得這樣輕輕松松,“我一個星期之前已經聯系好了他,不出意外,半個月之後會有設計圖給我們看。”

    “真的嗎?”

    “寶貝,我會拿這種事情騙你嗎?”

    盡管之前她一直說不要鑽石,但是能夠請到dR莫為他們設計婚戒,她自然是欣喜不已,沒有人是不會喜歡真正的獨一無二的,她看了看自己無名指上的小天使對戒,一個勁地點頭,“我相信!宇晟,你真好!不過這對對戒我們也要一直戴著,好不好?”

    他寵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都听你的。”將手指重新伸到她的面前,“現在可以為我戴上了?”

    她笑眯眯地點點頭,這才將那枚戒指套上了他的無名指,大小竟然也是出奇的合適,兩人十指緊扣那對銀色的戒指在淡淡的月光下仿佛是有星光點點……

    **************歌月分割線****************

    四個月後。

    譚家別墅。

    “爸,你這個下錯了,應該是將一軍嘛……”譚文彬坐在譚遠昊的邊上,皺著眉頭一個勁地搖頭,表示剛才譚遠昊那一招絕對下錯了。

    “你懂什麼?”譚遠昊被兒子這麼指出自己的錯誤,老臉掛不住了,頓時有些惱羞成怒,“觀棋不語真君子!文彬,你要是太閑了,就進去陪陪你媽,不要老是黏在我這邊!”

    “爸,我這不是怕你輸給文靜嗎?”

    文靜的肚子已經八個月大了,整個人也微微有些胖,不過越顯得她有些圓潤,氣色看起來很不錯,她一手撫著自己隆起的腹部,一手捏著一顆棋子,“爸,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就說爸你下錯了啊……”

    “臭小子,進去陪你媽去!”譚遠昊怒目而視,拿著拐杖作勢要起身打譚文彬,這才將一直在身邊念念叨叨的譚文彬給趕進了別墅。

    後花園只剩下了父女兩人,文靜看著一盤已成定居的棋,笑不笑地說︰“爸,你是故意讓我的吧?”

    “唉,人老了,我確實沒有讓你。不過人家不是說懷孕的女人腦子會變笨嗎?”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拐杖,這才彎著腰站起身來,“昨天方庭打電話給我了,他說你的情況一直都很穩定,現在醫院都覺得你就是一個奇跡。可是文靜,爸爸還是不太放心,還有一個月多就到了你的預產期,不到最後一秒,都不能掉以輕心,你真的做好準備了嗎?”

    “八個月前我就做好準備了。”她神色淡淡,語氣也一派輕松,“爸,我很好,如果真的有奇跡,她一定會降臨在我的身上。”

    譚遠昊點點頭,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定居,他作為當年a市醫學界的權威,自然也能明白,這種東西說沒有絕對的,不能一定保證不會有意外,但是也不能一口咬定,一定會有萬一,他們只是在踫運氣……

    可是文靜的肚子已經八個月了,一切都已經木已成舟,現在對于他來說,唯一的希望也就是真的盼著奇跡可以降臨……

    “咳……”半響過後,他才有些不太自然地問︰“那個,他呢?”

    文靜知道爸爸問的人是誰,抿唇笑了笑,“宇晟說了下班就來接我。”她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應該快到了。”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爸,等我生了孩子再辦酒席,其實我覺得那些也不是很重要,四個月前我們就已經登記了,不過宇晟說希望給我一個婚禮,所以我想等到寶寶出生……”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譚遠昊就有些不太高興地哼了一聲,“你為了給他生孩子,連命都搭進去了,四個月前你們就應該辦酒席,等孩子出生……誰知道到時候是什麼情況……”

    “爸……”盡管譚遠昊一時口快,但是文靜知道,其實爸爸說的也不是沒有道德,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有遺憾,如果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或許她真的連一個婚禮都盼不到,在父母的心中,大概最大的願望就是看著自己的子女結婚成家。她定了定心神,這才說︰“我對自己很有信心,爸爸,你也要對你的外孫女有信心,我們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譚遠昊張了張嘴,還想要說什麼,佣人這個時候拿著文靜的手機匆匆跑過來,“小姐,秦先生的電話,說是已經在門口了。”

    文靜應了一聲,看了譚遠昊一眼,這才接過手機,確定秦宇晟已經在別墅門口了,這才掛了電話,“爸,我進去和媽說一聲,今天先回去了。”

    其實現在每個星期,她都會回家兩三趟,盡管四個月前秦宇晟就告訴自己,父母已經同意了他們的事情,但是有些隔閡總是存在的,就好像她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和父母的距離總是隔著一些什麼東西。她能做的就是耐心的等著。

    秦宇晟不願意走進譚家,而爸爸也不願意讓秦宇晟走進來。也許只能讓時間沖淡一切的膈膜,也許等到孩子出生,一切都會慢慢改變……

    出了別墅,她遠遠就看到秦宇晟的車子停在路邊,彎腰坐進去的時候,一雙大手及時地伸過來,圈住了她肥大的腰,將她往自己的懷里帶,他俯在她的頸項聞了聞她身上的體香,低沉的嗓音透著絲絲的神秘,“帶你去個地方。”

    “哪里呀?”她軟軟地靠在他的懷里,因為懷孕的關系,已經到了八個月總是很容易累,語氣也有些糯,“這都要晚上了,你打算帶我去哪里?我有點餓了……”

    “那先去吃飯也可以。”他伸手敲了敲司機的椅背,吩咐他,“先去餐廳。”

    司機很快就動車子,秦宇晟依舊抱著她,“靜靜,今天在外面吃飯,嗯?”

    文靜倒是無所謂,“哦”了一聲,靠在他的肩上就閉目養神。

    她似乎是睡著了,不過是秦宇晟將她搖醒的,睜開眼楮的時候現已經在餐廳門口了,兩人一起下了車,餐廳的經理親自帶著她們上了樓。這個地方文靜倒是第一次來,好像是新開的,其實秦宇晟每一次帶自己出來都會花心思,所以今天好像特別有氣氛,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經理帶著她們到了餐廳的最高層,然後安排在了靠窗的位置,是弧形通透的落地觀景玻璃,視野開闊。此刻正好是傍晚時分,窗外整個a市幾乎盡收眼底,高樓林立的萬丈紅塵,而遠處暮色沉沉,天地遼闊。身在這樣高處的瓊樓玉宇,只是俯瞰眾生。

    她的心情也不禁跟著開闊,“這個地方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新開的。”他簡單地解釋,將菜單遞給她,“今天想吃什麼?”

    文靜隨便瞄了幾眼,懷孕之後胃口也被他慣壞了,所以對一些吃的她連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喜歡哪一種,還不如他了解,所以她說︰“你幫我選好了。”Qv3i。

    他笑了笑,吩咐了特地來伺候他們的經理幾個菜式。沒過一會兒就上了菜,文靜今天胃口不錯,吃的很快,吃完了還意猶未盡,“這里的菜味道不錯。”

    “你喜歡?”他正好端起紅酒杯淺淺地抿了一口,挑眉問。

    文靜點點頭,“嗯,很好吃,我喜歡。”

    “那以後每天讓這里的廚師給你做飯吃。”他放下酒杯,“每天帶你過來這里吃飯,怎麼樣?”

    文靜“啊”了一聲,吐了吐舌頭,“你也太夸張了吧?”

    “一點都不夸張。”他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淡淡一笑,眼底五光十色,“寶貝,因為這正好是你名下的餐廳。所以你是這里的老板娘。”

    文靜瞪目結舌地看著他,“……什麼?你說什麼?我……我的?”

    她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對面的男人笑的一臉寵溺,文靜五秒過後才反應過來,怪不得他說什麼新的,這麼說他是特地為自己建造的嗎?

    這個男人!

    她雖然不想否認自己內心深處也是激動,可是這樣是不是太大手筆了?而且她好像也不需要什麼餐廳……

    “你……為什麼?”

    “原因你很快就會知道。”他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她的邊上,將她扶起來,“跟我來,我告訴你為什麼。”

    文靜跟著他一起上了電梯,電梯大概是上了最頂層,一出電梯,就看到一條孔型的通道,通道口是偌大的落地玻璃窗,他扶著她,兩人走得很慢,但是並沒有靠近玻璃窗,“雖然你沒有恐高,不過這里實在太高,你現在不適應走得太近,就站在這里。”

    文靜咬了咬唇,見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其實心中已經隱隱約約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是只是猜,她還是有些不太敢相信,“你要給我看什麼?”

    “站在這里不要動。”他放開了她的手,俯身在她的唇上親了親,“寶貝,一個人站在這里,我很快會告訴你答案。”

    文靜點點頭,然後看著他朝著反方向走去,很快就進了電梯,她一個人站在那個落地玻璃窗的不遠處,看著不遠處的萬家燈火,仿佛是有風吹拂著她的臉頰,而視野卻很開朗,只是感覺自己好像是立在了這城市之巔。

    幾乎如同立在這繁華世界之巔。

    唔……那個男人到底是要做什麼?

    這個念頭剛剛一閃過自己的腦海,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眼前驟然一亮,她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楮,只是那麼一瞬間,對面的高大建築物所有的燈齊齊亮了,她有些吃驚地長大了嘴巴,忍不住伸出雙手捂著唇,而下一秒,原本齊齊而亮的建築物陡然滅掉了一部分,和她所在的餐廳差不多高度的對岸有一個高高尖尖的建築物,那上面陡然映出了“marryme”的字樣,最下面還有一朵精致的玫瑰花……12512424

    她有些傻掉了,其實一開始已經有些猜測到了他今天的舉動,或許是會求婚,可是當真的如此浪漫的事情生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幾乎說不出話來。

    很俗氣吧?很多偶像劇都會有這樣的場面來大結局的。

    只是這樣的俗氣在他這個男人的身上生,是不是太神奇了?

    他也會為了她俗氣……

    眼眶很快就濕潤了,可是她並不知道,這才只是剛剛開始……

    眼淚還沒有來得及滑出眼眶,天空中隱約傳來沉悶的“ ”的一聲,一朵碩大無比的金色花朵絢麗突然綻放在夜幕上,越開越大,越綻越亮,幾乎點燃大半個夜空。

    美麗得幾乎不可思議。

    兩三秒鐘後,又是沉悶的一響,一朵更大的璀璨花朵劃燃夜空,眩目如琉璃碎絲般的弧光割裂整個夜空……然後又是一朵接著一朵……

    燦爛的煙花將夜空點燃如同白晝,紫的、紅的、橙的、藍的、綠的……無數顏色夾雜著無數金色銀色的弧光噴簿,像是最絢目的花園,奼紫嫣紅盛放在黑色夜幕。又像是噴濺的無數道流星雨,在空中劃出最迷離最流灩的弧跡,把黑絲絨般的天幕,割裂成流離的碎片。在這些明艷的光線里,每一朵煙花盛開,她的臉就被映成最明亮的光彩,而每一朵煙花凋謝,她的臉就朦朧未明。在無數煙花盛放與凋零的間隙,她只是凝望,任憑人間最絢爛的顏色,在自己面前陳現最美麗的景致。

    這城市在這一刻,綺麗風華,傾城絕代。

    這是他給自己的傾城絕代嗎?

    可是他人在哪里?

    她有些激動地轉過身去,通道口卻是四下無人,她一手撐著牆壁,一手撫著自己的肚子,好半響才想要去找自己的手機,只是等到她的指尖剛剛踫到了機身,原本寂靜的通道忽然響起了一陣柔軟的音樂聲,伴奏,似乎還搭配著鋼琴聲……

    她吞了吞口水,所有的動作倏然頓住,因為她听到有人在唱歌,那是熟悉到了靈魂的聲音,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他還有這樣的天賦……大還是靜。

    “我不會怪你,對我的偽裝。

    天使在人間是該藏好翅膀。

    人們愚蠢魯莽,而你縴細善良,怎能讓你,為了我被踫傷。

    小小的手掌,厚厚的溫暖,你總能平復我不安的夜晚,

    不敢想的夢想,透過你的眼光,我才看見,它原來在前方。

    沒有誰能把你搶離我身旁,你是我的,專屬天使,唯我能獨佔。

    沒有誰能取代你在我心上,擁有一個,專屬天使,我哪里還需要別的願望。”

    …………

    他唱得那樣認真,是真的沒有一個字跑調,也沒有走音。伴奏和鋼琴的搭配的天衣無縫,他的聲音透過電波,傳到了她的耳中,那樣清晰,每一個字,都仿佛是烙印在了她的心上。

    他唱得那樣動情,她甚至可以想象出他唱歌的時候的樣子,她是真的覺得很意外,他還會唱歌,還唱得這麼好……她仿佛是看到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很認真地看著她,那眸光讓人沉溺。

    文靜淚流滿面。

    他終于將一《專屬天使》唱完,她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整個人靠著牆,心潮澎湃。

    可是當最後一個尾音落下的瞬間,他低沉的男聲忽然又清晰地傳來,“文靜,做出這樣的事情連我自己都覺得太幼稚了,可是我想,我能給你的就是這些。他們都說,女人喜歡這樣的浪漫,喜歡到會舍不得離開。其實我真的很怕你有一天會突然離開了我,所以我只能用這樣的浪漫把你困在我的身邊,我想你永遠,永永遠遠都記住我給你的美好,如果你真的感動了,你一定就舍不得離開……”

    文靜捂著唇一個勁地掉眼淚。

    “寶貝,嫁給我好嗎?我會疼你愛你憐你惜你,我會給你最好的一切,我會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只是你一定不要先丟下我。”

    她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是對著無人的通道一個勁地點頭。

    她不會丟下他,絕對不會!

    她會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來,然後她會為他披上潔白的婚紗,她會走完人生的每一步,陪著他一起,真正的執子之手,白頭到老……

    秦宇晟從電梯出來的時候,文靜還在一個勁地流眼淚,透過迷蒙的視線看到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來,她不顧一切地沖他跑過去,猛地撲進了他的懷里,帶著哭腔,嗚嗚地說︰“壞蛋……你這個壞蛋……”

    他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我的目的可不是讓你哭……”

    “我只是……太開心……”

    “寶貝,其實有一件事情我沒有告訴你。”

    她的眼淚都沾在了他的西裝上,听到他的話,她吸了吸鼻子,從他的懷里抬起頭來,“什麼事?”

    這個男人還有多少驚喜要一次性給完?

    身邊的人都那麼擔心她會有事,可是寶寶在她的肚子里八個月沒有任何的問題,盛方庭都說了,現在一切都很穩定,其實都可以選擇提前剖腹把孩子取出來,但是文靜覺得八個月的孩子也算是早產兒了,所以決定再過一個月。

    但是她是真的有信心,這樣的感覺說不出來,反正她就是覺得,這一次奇跡女神已經降落在了她的頭頂。

    “你還有驚喜要給我嗎?秦大總裁,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會這麼煽情,如果被你的員工知道,不是要取消你嗎?一把年紀了,還搞得這麼情聖……”

    他低低地笑起來,似乎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得意,挑了挑眉,“其實剛才我唱的歌和說的話,是衛星直播的,也就是說,電台都可以听到我的歌聲,還有我跟你求婚的話……”

    文靜,“……”

    “這樣你就跑不掉了。”他含笑,低頭吻住了她的唇,讓她在極度的震驚之中漸漸地沉淪在他的高吻技之下……

    ****************結局分割線******************

    一個月後,醫院產房。

    嬰兒的啼哭聲打破了一室的寂靜,盛方庭大大地舒了一口氣,剛剛從文靜肚子里面取出的孩子,他輕輕地抱在手中,走到了她的邊上,對著半身麻醉的文靜說︰“你成功了,母女平安,孩子很健康,是一個小公主。文靜,你真的是一個奇跡。”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原本緊閉的產房門忽然砰一聲,有個挺拔的身影不顧形象地從外面沖進來,“我老婆呢?我剛剛听到孩子的哭聲了,我老婆呢?我老婆有沒有事情……”

    文靜下半身不能動彈,不過頭腦還是清醒的,她有些吃力地“嗯”了一聲,“……我沒事,我很好……”

    確定自己心愛的女人真的很好,秦宇晟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才想起了孩子,他轉身就看到了盛方庭手中的嬰兒,還閉著眼楮,護士這個時候上前,將孩子抱了過去,“我先帶寶寶去洗個澡。”

    “等等,讓我先看看。”他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抱到了文靜的面前,有些傻里傻氣地笑著,“老婆,你真的很勇敢,我們的女兒,你看……她長得像你,跟你一樣漂亮……”

    文靜覺得她的人生已經圓滿了,她真的做到了,別人是懷孕十個月,其實她也想要十個月,但是盛方庭在等到她九個月還一切正常的情況之下,再也不肯讓她冒險,一定要讓她提前剖腹產,她也不敢再任性,九個月的寶寶基本已經很正常了,所以選定了今天這個日子進了手術室。

    誰說天若有情天亦老?

    奇跡的女神真的降臨在了她的身上不是嗎?天使真的飛到了她的身邊不是嗎?

    她激動得一個勁地落淚,“老公,我們的女兒……”

    秦宇晟在這個時候吻上了她的額頭,低沉的嗓音有些粗嘎,“老婆,謝謝你,我愛你……”

    ******

    產房外的長廊上,譚家兩老和譚文彬,還有厲向野和芳容都等在門口,等到秦宇晟一臉激動的出來,譚遠昊第一個沖上去,“怎麼樣了?”

    秦宇晟看了他一眼,兩人面對面還是有些不太習慣,不過現在他的心情並不是簡單的用一個好字可以形容,那些恩恩怨怨早就已經拋之腦後了,“母女平安。”

    芳容第一個激動的跳起來,一下子圈住了厲向野的頸脖,“太好了!太好了!向野,你听到沒有?母女平安啊!文靜真棒!她真的做到了!”

    譚母在一旁激動的落淚,一個勁地感謝,“謝謝老天爺!謝謝老天爺!……”

    譚文彬一臉如釋重負地站在邊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臉上的喜悅已經表明了一切。

    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氣。

    “謝謝你。”秦宇晟忽然開口,他的一句謝謝顯得有些突兀,因為是對著譚遠昊說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最後才慢慢地說︰“謝謝你,以後的日子,放心把文靜交給我,我會給她最好的一切,我一定會讓她幸福!”他說完,也不等譚遠昊說什麼,轉身就朝著病房走去。

    其實心里還是有些疙瘩,但是他知道,這些誒已經不是很重要了,他的人生,從此以後都是幸福的,恩怨早就已經消褪,就算還不能夠完全接受他,但是他的天使給了他人世間最美好的一切,他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五年多的時間,他愛她的時間太少太少,以後的以後,他想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愛她……

    風吹過樹,出沙沙的聲音,听在他的耳中,在這一刻,竟然也是這麼的唯美。

    他想,那一定是天荒地老的聲音。

    推開病房的門,文靜已經躺在了病床上,她的臉色還有些蒼白,但是卻不顯憔悴,見到門口進來的男人,她輕輕地叫了一聲,“老公……寶寶呢?”

    “不是醫院有規定要先給寶寶洗澡嗎?一會兒就會抱過來了。”他坐在了她的床邊,她的身上還插著各種儀器,肩膀上面還掛著一個麻藥包,他有些心疼,“還痛嗎?”

    “不痛。”她很快就接口,臉上的笑意是前所未有的滿足,“我真的做到了,我覺得很幸福,老公,你給孩子取好名字了嗎?”

    “秦暖。”

    “……秦……暖?”

    “寶貝……”濃情蜜意化為一聲絲般吟喚,他輕輕在她鬢邊耳語,“你給了我世上最美好的一切。我們的女兒就叫秦暖,因為她的存在是最美好的,最溫暖的。她是我們愛的延續。”

    文靜滿足地合上眼,因為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他的臉貼著她的,她仿佛是听到了他胸口那規律的心跳聲,唇邊悄然逸出一絲魅力得出奇的微笑,半響過後,她才說︰“你也給了我最美好的一切,老公……我愛你,深愛。”

    鴿子的話︰

    這樣的大結局是我一直以來想的,我想應該留點空間,讓你們自己去yy。但是我覺得,禽獸和文靜,婚後的生活一定是幸福美滿的,因為我們的禽獸早就已經變成了情聖。\^o^/~當然了,小暖小盆友也會健康的成長的!有一個這麼愛她的麻麻,她一定是a市最幸福的小公主了!

    有人說,為啥不生個兒子嘛,不過你們要考慮到,要是是個兒子,禽獸會一天到晚吃自己兒子的醋的,我要做親媽,還是少虐虐禽獸好了。\^o^/~

    嗯,大結局了,真的大結局了!真的很感謝一直以來陪著鴿子度過了將近4個月時間的寶貝們。鴿子寫這個文,經歷了很多,我也任性過,耍過小個性,都是你們包容著我,支持著我,讓我可以走到今天,你們是我的驕傲。我手寫文,你心看文,我還會繼續寫下去,你們也會繼續支持我的對吧?

    再一次鞠躬感謝你們!

    至于番外,鴿子是不寫番外的,呵呵,個人的愛好關系,鴿子真心不會寫番外,所以還是不畫蛇添足了。至于這樣的結局,我想可能有些親也會覺得意猶未盡,不過鴿子呢,確實是想要留一點余地,意猶未盡就是我的目的啦!嘿嘿!

    別的話也不多說了,下一本文,我們不見不散!希望看到替罪里面你們的每一個身影!!

    我愛你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總裁的替罪情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