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游魚北上,歸冥為鯤 第一百五十九回:定策

    這兩年盛夏皆是不太炎熱,方才下過雨,土地上皆是濕漉漉的。

    如今校場上的昭軍和神策軍兩方皆著了甲冑,竟不覺得怎麼熱。

    陸冥之巡視著眾人列隊訓練,不時指點幾句。

    天氣尚好,並不使人覺得煩躁,陸冥之覺得有些口干,便想著回到帳中喝兩口水。

    待他進去,瞧見燕齊諧正捏著自己的下巴,在帳中對著張地圖,凝神思索著。

    陸冥之微微笑了笑,燕齊諧這家伙,平時不正經極了,一旦正經起來,倒還真那麼有模有樣的。

    陸冥之在他身後輕咳了兩聲。

    誰知燕齊諧一個激靈,“嗷”地一聲大叫,險些就跳起來。他回頭,瞧見陸冥之,整張臉全都皺了起來“你是要嚇死我啊,我的哥哥。”

    陸冥之也是哭笑不得“誰知你這家伙這麼不禁嚇?不知道的,還當我真的草菅人命了呢。”

    燕齊諧把皺起來的臉抹開來,笑道“你巡營巡完了?”

    “巡完了。”陸冥之道,“發現個躲在帳中偷懶的。”

    燕齊諧知是在挪揶他,只道“誒喲,小的冤枉啊。他們那群人,哪有我腦子好使啊。”

    陸冥之自己拿過了水壺,就朝嘴里灌,到了兩下發現沒水。

    他將那水壺拋給燕齊諧,道“給你哥哥我打些水來。”

    燕齊諧白眼翻了兩翻“得令!不然你軍法處置了我,是不是?我這是何苦,給你陸冥之做了這麼多年的老媽子……”

    陸冥之喝道“快滾!”

    燕齊諧得了他那句“快滾”,果真就快滾去打水了。

    陸冥之站在燕齊諧方才一直盯著看的地圖前,發現他在那圖上用朱砂標注了好些地方。

    “廣平府……順德府……真定府……保定府……”陸冥之在口中喃喃念著,這四條線一路北上,逐漸逼近京畿重地,而京師初,用朱砂狠狠抹了一筆,紅得仿若鮮血一般。

    陸冥之听見身後有人道“你瞧見了?”他轉頭過去,是燕齊諧打水回來了。

    他應了一聲。

    燕齊諧將水遞給他,道“你看這麼走,如何?”

    陸冥之也不用杯子,又是將這壺直接對了嘴,喝了兩口道“不錯。”

    燕齊諧嘆道“如今又要走這樣長一段,想想就覺得累人,倘若當初打過了大同,只要于居庸關再一役,就能進京了。現下卻是又要遠征。”

    陸冥之笑道“怕甚麼,咱們從宣平出來,那麼遠的路不一樣是打過來了。想當初,年少啊,就那般一路不管不顧沖出來,那像如今這般瞻前顧後的。”

    燕齊諧翻他一眼“鬧得你如今多老一般。”

    陸冥之不理他這話頭,道“師爺瞧,咱們何時能北上?”

    燕齊諧道“瞧你身體如何了。倘若你明年開春之時就能跟你十歲一般生龍活虎,咱們就北上,去砍溫栩的狗頭。”

    陸冥之笑道“我如今就挺好的了。”

    燕齊諧張嘴就罵“去你的罷,前兩日見你開弓還冒冷汗呢。瞎逞甚麼強,就對你那八力大弓情有獨鐘,十二歲在上頭栽一回,二十二歲再栽一回。”

    陸冥之笑道“我怎覺得你這話我在嘮叨大夫那兒听了一回,你又提了一回。”

    燕齊諧最听不得說他像顏初,立即就閉嘴了,板著一張臉,瞧著好笑。

    陸冥之心里笑道,這家伙多大了,還跟個孩子一般,他終于開口道“便依你,明年開春,北上京城。”

    燕齊諧終于笑了出來“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陸冥之背過身去,又對著那地圖端詳了一陣,開口問道“為何是走保定,而非走河間?”

    燕齊諧道“河間府離山東太近,咱們先避著在那兒打得自顧不暇的山東經略李為梁跟張信的順軍罷。”

    陸冥之問道“此舉有何深意。”

    燕齊諧到了圖前,用手指點了河間,道“咱們倘若從這兒走,離李為梁最近,倘若李為梁要是受了朝廷指派,是來打咱們呢,還是如何?”

    陸冥之道“他要是轉過頭來打咱們,那順軍還不將他的脊梁骨戳爛。”

    燕齊諧道“是啊,倘若咱們一不小心,兩面夾擊,把這個腹背受敵的可憐兮兮的家伙打死了。”

    陸冥之道“那他背後的順軍就沒了阻攔,盡數都出來了。”

    燕齊諧贊他道“聰明。我們要是把他一不小心,順軍沒了阻攔,從膠東沖出來,和昭軍分一杯羹。咱們們兩軍就纏在了直隸,朝廷是不是會有機會緩和下來。看昭順兩軍鷸蚌相爭,朝廷自己漁翁得利。”

    陸冥之笑道:“那依你之意,便是打下京師之後,再處理順軍那方。”

    燕齊諧嘆道:是啊,不僅有張信的順軍,還有從湖廣一路蔓延到江南的陳天澤寧軍,都要做處理,你今後的擔子還重呢。”

    陸冥之應了幾聲兒,不再言語。

    過了一會兒,他又忽然問道:“這衡兒該開蒙了罷。”

    燕齊諧正思索著,猛然一听這話,駭了一跳,險些被自己唾沫嗆著:“你家衡哥兒才多大四歲,你就著急著給他開蒙了。”

    陸冥之一臉坦然:“阿嬰就是四歲開的蒙。”

    燕齊諧又問道:“那你呢”

    陸冥之愣了愣,似是有些尷尬,半晌才道:“六歲。”

    燕齊諧道:“那不得了,你著急甚麼,讓他多玩兒兩年不完了。”

    陸冥之道:“我是瞧如今我們一眾好容易能過一兩年安定日子,不趁這機會給他開了蒙,哪兒還有別的時間。”

    燕齊諧思量一陣,臉色朝下沉了沉:“你莫不是要拿衡哥兒當你繼承人培養”

    陸冥之道:“原是想的,後來想想也算了。”

    燕齊諧道:“你自己知曉便好。”

    陸冥之道:“我如何不知衡哥兒沒有母家了,我要是立他為繼,不反而是把他往風口浪尖上推但單想想前朝爭國本,就夠有我後怕的。他一輩子順順遂遂,平安喜樂便足夠了。”

    燕齊諧問道:“想你也沒那麼蠢,只是你既知這道理,又為何還要著急著給衡哥兒開蒙”

    陸冥之道:“要他藏拙,未必是要他真愚笨。讀書明理明事,雖說今後閑散了,也不至于連該如何處事也不懂。”

    燕齊諧心道,你讓個四歲的小娃娃學藏拙,難度也忒大了些。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游魚北上,歸冥為鯤”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