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無敵副村長 第3656章跨星球傳送陣



    第3656章跨星球傳送陣

    一個出竅期的修煉者,膽子如同小沐蘭這麼小的,李天帝也是無語了。

    不過抱著這麼一個小美人,還是蠻享受的。”行了,不用害怕,只不過是小貔貅吃東西的聲音。“

    就見不遠處,小貔貅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塊臉盆大小的金屬材料,正在大口朵頤。

    李天帝神魂掃視了一眼,小貔貅大口朵頤的東西,應該是一艘戰艦的殘片。

    在這個已經殘破的地下世界之中,到處散落各種殘片,秘寶等東西。

    顯然,在數萬年前,或者是更久的時間,這里的這場曠世之戰,有相當多的強者參與了。

    這一刻的李天帝,也一下子明白了,小貔貅的肚子里面,為什麼一下子多出來那麼多珍貴的鑄造材料。

    這些戰艦的殘片,秘寶殘片,雖然已經極為殘破,而且還歷經了那麼久的時間,絕大多數都已經袑騑陷部C

    不過這些殘片,既然能在這麼久遠的歲月之中,沒有被腐蝕干淨,還能存留下來,本身就說明,這些材料的珍貴之中。

    而天賦異稟的小貔貅,把這些殘片吞服之後,在他那寶貝肚子里面提純一下,那就變成的相當珍貴的寶貝鑄造材料了。

    這時的小沐蘭,已經一臉羞澀的從李天帝的懷里跳了下來。

    〞李天帝,我們好像又發大財了,你看這里,好多神兵秘寶殘片,好多戰船殘片啊,這些東西,要是從新提純一下,本姑娘能夠煉制出好多好多秘寶。”小沐蘭有些興奮的說道。”確實是發財了,不過我更想知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隕落這麼多強者,還有就是,這些強者,為什麼會把戰場選擇在這里?”李天帝滿是疑惑的望著殘破的地下世界。

    “你光在這里想象有什麼用?快看那邊,最少有幾十艘戰船,我們上那里看看,或許能在戰船之中,尋找到一點線索。”

    小沐蘭所指向的方向,的確是有幾十艘戰船,這些戰船,絕大多數都已經殘破不堪,但大致輪廓還在,算是完整一些。

    李天帝也想上戰船上去看看,沒有任何猶豫,拉著小沐林,開始趕往殘破戰船所在的位置。

    很快,兩個人就來到殘破戰船所在的位置,直接選擇了一艘最完整的戰船,直接登了上去。

    這艘戰船,相對于其他戰船,稍微完整一些,只是船頭的位置,被某種利器砍掉一塊。

    戰船之中,除了一些枯骨之外,並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這些強者身上佩戴的儲物戒,在歲月的腐蝕之下,都已經消失殆盡了,根本找不到任何一點關于這個地下世界的線索。

    “李天帝,你快看,這是……”小沐蘭激動,有些顫抖的聲音,在一個船艙之中響起。

    听到這個小丫頭的呼叫,李天帝身形一閃,下一刻已經來到小沐蘭的身邊。

    當李天帝目光落在小沐蘭的正前方,眼眸之中閃過極為驚喜的神色。

    “這是傳送者,”李天帝脫口說道。

    “李天帝,這不但是傳送陣,而且是跨星域的傳送陣,這可是好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可是好東西啊。跨星球傳送陣,這東西在天魁星早就已經失傳了,有了這個樣品,本姑娘就能摸索出跨星域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哈哈哈,本姑娘有了它,將開闢一段歷史,到時候本姑娘將名流千古。”小沐蘭興奮的大叫道。”小沐蘭,你的意思是,你能復制這個傳送陣?“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閃爍興奮的光芒。

    李天帝在陣法造詣上雖然不弱,但跨星球傳送陣,這種東西太過復雜,就算是在前世,李天帝也沒有去精研這個東西。

    但如果小沐蘭能夠復制這個傳送陣的話,那對于自己來說,那用處可就太大了。

    別說天魁星上的跨星球傳送陣的煉制方法已經失傳了,就算整個殘天星域,據李天帝所知,就沒有一座跨星域傳送陣。

    這東西如果能夠復制,自己就可以無視個個星球之間的距離,可以所以傳送到殘天星域上任何一個星球上。

    這種事情要能最終實現的話,夸張點來說,完全可以影響一個星域的修真文明。

    “李天帝,你是不知道,其實這些年來,本姑娘也在一直研究跨星域傳送陣,已經多少研究出來一點頭緒了。本姑娘自信,在給本姑娘幾百年時間,本姑娘肯定可以研究出來一個跨星宇傳送陣。

    不過現在有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在我面前,我完全可以拆解分析如何布置,這可是給我節省了上百年的時間。”小沐蘭興奮的說道。

    “所謂的拆解,分析,用現代人的話來說,那就是仿造,有一個現成的東西,加之小沐蘭的陣法造詣還相當的高,復制這麼一個傳送陣,對于小沐蘭來說,卻是不是什麼難事了。

    “李天帝,接下來的時間,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不用管我,本姑娘要拆解分析這個傳送陣了,沒有特殊情況下,你千萬不要打擾我,影響我的工作。”

    小沐蘭這個小丫頭,一旦面對她感興趣的東西,立馬就會進入一種痴迷的狀態。

    就算是李天帝,也直接被這個小丫頭推出了這座船艙。

    叫李天帝更無語的是,小丫頭把自己推出去還不放心,居然還在船艙之中,布置了一個相當厲害的陣法結界。

    李天帝雖然是一陣無語,但這樣也好。這個地下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大,李天帝正想到處轉轉,還有些不放心小沐蘭,這小丫頭膽子太小了。”現在好了,這小丫頭把自己關在船艙之中,還布置了一個防御結界,自己也能放心,大膽的到處轉轉了。

    至于小貔貅,進入地下世界之後,就到處找珍貴的金屬吃,李天帝也懶得理會這個吃貨。

    更何況,這吃貨吃的越多,自己得到的珍貴材料也就越多。

    神念通知小貔貅,叫他不要打擾小沐蘭之後,李天帝開始尋覓這地下世界的線索。

    雖然這地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了,但李天帝從這殘破地下世界的戰斗痕跡上,已經可以判斷出,這里最少有上百位大乘期強者,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戰斗過。

    上百個大乘期強者那是什麼概念?李天帝和孟佳琳聊過天,從她的口中得知,整個殘天星域上,大乘期強者的人數,不足十個。

    而這個地下世界之中,就隕落了數百個,這是什麼概念。

    這些強者為什麼要在這里戰斗,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無敵副村長”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