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諸天最強大佬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盤古父神無敵!



    中央大世界之中所發生的情形自然是看在了一眾大能眼中,楚毅、東皇太一他們都能夠看得明白這點,更何況是那些出身于中央大世界之中的至尊了。

    他們這些人更是能夠體會到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大爆發之下所帶來的影響,至少他們修為飆升的速度可以說是亙古未見。

    相對于中央大世界是不是會透支了本源,導致未來無數年再難有超脫者之上的存在誕生,諸位至尊倒是不怎麼在意,反正得到了好處的是他們,而受到了莫大損失的是中央大世界本身。

    雖然說未來他們也有可能修行到如今的境界,可是如今卻是能夠在短時間內便達到,何樂而不為呢。

    至于說中央大世界的未來,自然有神主、容成子他們這樣的無上存在去費心。更何況這些至尊也不是傻子,就連中央大世界的天道都對盤古那麼的忌憚,甚至不惜大爆發催生強者,那麼這便意味著中央大世界的未來很難預料。

    若是神主不敵盤古的話,那麼他們這些人只怕也不可能是盤古氏的對手,到時候留給他們的選擇恐怕只有兩條路可選。

    要麼就是選擇投降,要麼就是選擇遠走,反正只要神主不敵盤古氏,中央大世界必然會落入他人之手。

    既然中央大世界的未來如何都無法判斷,那麼他們自然不會杞人憂天去考慮中央大世界的未來。

    大明神朝一眾人因為王陽明證道成聖,直接破開囚禁他們的寶物而出,這個時候已經是沒有人去關注大明神朝一眾人了。

    畢竟這會兒區區大明神朝的眾人已經不足以去威脅楚毅還有那些聖人至尊,兩方世界的強者到了這種程度,已經不是誰想停下就能夠停下的。

    如此一來,大明神朝一眾人脫身而出自然也是無人再去理會。

    先前大明神朝一眾人在世界壁壘之後觀望被中央神朝至尊拿下,對于天外混沌之中的事情已然是無從了解,如今脫身出來,可以說他們最關心的不是修為莫名飆升,反倒是天外混沌到底如何了。

    做為大明神朝之主,除了王陽明之外大明神朝第二尊強者,朱厚照的修為提升的也是相當之快,只可惜朱厚照畢竟是借助大明神朝氣運修行,卻是沒有能夠趕上這一波最大的福利,一身修為自然也沒有能夠獲得突破,如同王陽明一般證道成聖。

    只不過朱厚照倒也沒有失望,他如今修為已經是站在了準聖巔峰之境,再度透過世界壁壘向著天外看去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天外的景象。

    此刻天外混沌之中可以說是陷入到了一片沉寂之中,盤古劈出那一斧被神主給擋了下來,卻也是觸動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致使中央大世界為之暴動。

    盤古氏倒是沒有再急著動手,反而是打量著中央大世界,仿佛是在給神主提升修為留出時間來。

    倒不是說盤古不知道神主在提升修為,而是盤古氏此刻正在觀察中央大世界,中央大世界此刻三千大道盡顯無余,自然是逃不過盤古法眼。

    中央大世界、封神大世界乃是兩方大世界,自然不可能一模一樣,如今觀察中央大世界的天道本源,對于盤古而言,大的收獲沒有,可是也不能說沒有一點的收獲。

    神主一直都在瘋狂的配合天道本源提升修為,其道行境界可謂是飛速的飆升,修為提升的越多,神主心中越是駭然。

    因為神主一直都在關注著盤古氏,可是哪怕是他修為再怎麼的提升,看向盤古氏的時候,神主仍然是看不透盤古氏,盤古氏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竟然難以窺其全貌。

    這就是極大的問題了,若非是雙方實力差距極大的話,絕對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也正是因為如此,神主才會老老實實的去提升修為,連大話都沒敢再亂說,唯恐激怒了盤古氏。

    不過神主心中卻是暗暗的給自己鼓勁,希望自己能夠追上盤古氏的修為,到時候他定然要讓盤古氏好看。

    像這般被人打的不得不低頭,甚至連狠話都不敢說,這種憋屈可以說是神主無數年來第一次遇到。

    這種憋屈之感讓神主心頭憋著一股子火氣,時間越久,這一股火氣也就越強。

    中央大世界之中誕生出來的那幾股至尊氣息自是瞞不過神主,甚至分出一部分心神傳訊于這些新晉的至尊,令這些至尊听命于他,同他一起應付異界來犯之敵。

    只可惜這新晉的至尊選擇听從神主的命令的竟然只有幾人而已,其余大半甚至都沒有理會神主。

    放在以往的話,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沒有幾個人敢違背神主的意志,當然神主受到容成子的牽制,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去刺激那些至尊。

    只是如今神主明顯是從盤古身上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心中有了壓力,自然是想要盡可能的掌握強大的力量,而至尊強者自然是一方世界之中最頂尖的存在了,神主自然是想要將之掌握在手中。

    王陽明出身于大明神朝,不將神主的命令放在心上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其余幾名至尊竟然無視他的命令,可是差點讓神主發飆,若非是無暇分神的話,他怕是已經對那幾位至尊出手了。

    當然那幾位至尊也不是傻子,他們敢無視神主的命令,自然是有所依仗,而且他們也看出神主情形似乎有些不妙。

    有那麼兩位至尊直接選擇押注在大明神朝身上,天外混沌之中的情形他們先前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很明顯,出身于大明神朝的楚毅來歷背景非常之大,如今楚毅背後的強者更是堵住了中央大世界,愣是壓制的神主都不敢輕易動彈。

    這種情況下,他們選擇站在大明神朝這一邊,自然也就是向楚毅以及天外混沌之中的一眾聖人表明他們的態度。

    轟隆隆的震動自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深處傳出,一道光華漸漸的彌漫開來,這一道光華正沒入神主體內,剎那之間,神主整個人消失無蹤,仿佛是就此不存于世一般。

    可是神主給人的感覺卻又是無處不在,仿佛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在,仿佛整片天地都是神主,隨著天地輕微的震動,一聲暢快淋灕的大笑傳來。

    伴隨著那大笑聲出現的自然是與天道相合的神主,相比鴻鈞氏合道,神主此番合道明顯要比之鴻鈞氏合道強出太多。

    神主可以隨意掌控天道本源,想合道便合道,想退出便退出,可以說在境界上足足高出能合不能退的鴻鈞氏一籌。

    也正是如此,神主如今算是邁入了至尊之上的境界,天道境。

    天道境可執掌一方世界之天道,三千道則為其所用,舉手抬足之間便等同于一方大世界加身,威能絕非是至尊之境可比。

    雖然說神主此番境界突破有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敞開了主動接納神主的緣故,而非是神主憑借自身修行邁入,可是不管怎麼說,就算是投機取巧,神主也算是突破了境界。

    中央大世界本源大爆發,催生那麼多的強者,真正的目標也就是催生出神主這麼一位天道境的強者出來對抗盤古氏。

    隨著神主身上的氣息流轉,神主身形一晃便走出了中央大世界站在了混沌之中。

    在神主的身後乃是那宛若明珠一般的中央大世界,只可惜如今中央大世界本源受損,看上去黯淡了許多,可是再怎麼黯淡,那也是一方極其驚人的大世界。

    立足于中央大世界之前,感受著充斥著全身的力量,神主向著盤古氏開口道︰“盤古,今吾已然突破,天命加身,你休想勝我!”

    盤古氏此刻也是收回了目光,緩緩的將目光落在神主身上,雖然說神主修為提升,可是盤古氏看神主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先前一般古井無波沒有一絲的波瀾。

    同樣的目光,同樣的態度,這讓自信心飆升的神主莫名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來。

    自己先前修為不如盤古,盤古氏無視他那倒也罷了,可是如今他好歹也是修為突破了的無上強者了,盤古氏竟然還以同樣的目光看他,這如何不讓神主為之震怒。

    盤古沒有開口,神主便已經受不了盤古那種無視的目光,帶著幾分獰笑道︰“好,好,尊駕既然如此小覷本尊,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今的實力。”

    遠處觀戰的楚毅等人自然是能夠察覺到神主身上氣息的變化,看著神主竟然敢走出中央大世界直面盤古氏,他們不禁生出幾分擔憂來。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無盡光輝流轉,甚至就連盤古氏同神主所處的那一片混沌都被那光輝所浸染,隱約之間無量生機猛地爆發開來。

    隨著光輝消散,一方大世界竟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而在那大世界當中,兩道身影也被一眾人所看到。

    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那一方新生的大世界之中,只不過看上去神主一副披頭散發的模樣,甚至一條手臂之上有鮮血流淌,那流淌而出的鮮血灑落于這新生的世界,竟然催生出無盡的生機,仿佛有大造化誕生。

    神主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盤古氏,至于說他們如今所處的環境,神主根本就沒有去關注。

    本以為盤古氏也就是道行境界與他相當罷了,他既然突破了,那麼便是勝不了盤古氏,好歹也能同盤古氏戰個旗鼓相當啊。

    所以神主志得意滿的選擇同盤古氏硬踫硬的戰上一場,然而一交手,神主卻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竟然被盤古氏隨意的一斧頭給劈傷了。

    如果說盤古氏傾盡全力的一擊的話那倒也罷了,但是神主卻是能夠看出,盤古氏出手真的很是隨意,完全沒有將他當做大敵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如此之強!”

    神主感覺自己一顆道心要崩潰了,中央大世界天道本源都主動幫他作弊了,他修為也突破了,為什麼還是奈何不了盤古氏,難道說他同盤古氏之間的察覺就真的如此之大嗎?

    若非是實力足夠強大的話,神主怎麼敢站在盤古面前。

    東皇太一眼中帶著幾分凝重道︰“盤古父神無人可敵,區區神主哪怕是修為突破,也萬萬不可能是父神對手。”

    正說話黃子健,神主已然出手,神主這一出手便是一道流光,流光之中隱約可見三千道則,三千道則匯聚而成這一道流光,看似沒有什麼威脅,其實神主卻非常清楚,他這一擊較之先前可是強出太多太多。

    “叱 !”

    盤古斧劃破虛空向著神主揮灑而出的那一道流光劈落了下來。

    原本的流光竟然一剎那之間仿佛化作了實質一般,而盤古斧正劈在其上,就見無盡光華轟然之間炸開,盤古氏、神主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迸發的光輝之中。

    甚至就連觀戰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的雙方聖人至尊都一時之間難以窺視那光輝之中的情形,好似二人就那麼的消失在他們的感應當中一般。

    【如有重復,請稍後刷新一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諸天最強大佬”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