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 第468章 氣憤



    皇兄,你真的不等冬兒了!

    玉龍騰項的九曲壺里,裝滿西域貢獻而來的葡萄美酒。容淺在和項祁玩著花間令,這次非常的奇怪,往往是項祁贏得多的,可是,當項冬兒走進他們,看到的卻是項祁輸了一盤又一盤,被容淺笑著灌酒……

    那猩紅的葡萄美酒,是被他含笑喝下的,為什麼她卻清清楚楚地看見,項祁每喝一杯,就會對一旁的容淺展顏一笑,而,每笑一次,他的胸膛開始出現一條條一寸長的口子……

    這是怎麼了,她幾乎被嚇傻!

    “皇兄,別喝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她急急忙忙跑到亭子里,隔著八仙桌就去躲他手中的酒,卻發現,他在對著容淺笑!

    俊逸的眉目展成春日的暖陽,卻配上一道道汨汨流血的傷口!

    然,她項冬兒在他面前就成了是空氣,他直接忽略她,含笑盈盈地接過容淺遞過來的罰酒……

    不,不可以再喝了!她很急,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感覺一切亂得像一團麻,把她急得幾乎要哭出來。

    她跑到項祁面前,扯扯他寬大的衣袖,就像以前那樣,不敢說出拒絕,只能扯扯他的衣袖,悄悄地告訴他,她不希望這樣……

    可惜,這屢試不爽的一招,今天已經失效了,項祁沒理她,又喝了一杯。她的皇兄,就像被人蠱

    惑了一樣,任由傷口惡化,任由她百般求他,都無法動容。

    “容淺……”

    她退而其次,不直接勸皇兄,直接讓容淺別再給項祁灌酒……

    可,容淺也不理她,繼續勸酒,她的漠視,她將項祁的安慰置之度外,讓她徹底失望。這一刻,她對這位已伴了自己七年,同自己無話不說的太傅姐姐產生了絲絲埋怨!

    她走近項祁,“啪”的一聲,使勁揚手,打掉他接著酒杯的手,以從所未有的憤怒目光盯著他,她恨他的自虐!更恨他和容淺把她當成空氣。

    她的皇兄,是她在夏朝里一邊天,他若垮了,無異于宣告她的世界也開始支離破碎!她更多的是心疼,小手捂住她的傷口,試圖為他止血……

    素手縴縴,捂住那汨汨而流的鮮血,似乎不管用,她想用力,又怕項祁疼,這場景太過熟悉,讓她不由加大力氣,生怕項祁再次背她而去。

    心下一窒,她的腦海里竟然出現了西景鈺的模樣,他站在遙遙之處,看著她像傻子一樣無厘頭地照顧著項祁.不由,涼薄的唇角掛起一抹譏諷的笑,他在笑她,哪怕是換了一個時空換了一個地點,她還是那麼傻,那麼柔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項祁在那痛苦!

    這一刻,她的忍耐悉數崩潰!“若不是你執意要殺皇兄,一切都不會這樣!”

    可,她的語氣越凶,他笑得越是舒坦。

    她不懂他,卻是恨他的囂張恣意!她搖搖腦袋,雙手護頭,不想看他,要把他從腦海里抹掉!“清妃,朕給你最後一次警告,莫要違逆了朕。”

    明明已經將他的身影抹掉了,可,陰冷的聲音還是無孔不入,讓她不禁嗤笑。

    她一直就是逆妃,是逃妃,甚至是替補妃。怎會因為他的一句警告就不是?

    “冬兒……”一聲輕響,項祁終于喚她,他的話,永遠是不疾不徐的,將她從黑暗拉入明媚的夏。

    她很慶幸,自己的那一招奏效了,他的眼里終于給她的存在騰出個位子,終于能好好的看她!她幾乎是飛快地將小手放到他的掌心,借著他力站直身體。慧黠地看他一眼,他永遠是最疼她,最寵她的皇兄!

    他不會不理冬兒!

    那張俊逸的臉貼她那麼近,可以看到夏日酷暑的芒光穿越瓦礫罅隙,一深一淺地落到他精致的輪廓間,那般鮮活,仿佛昨夜種種只是她的夢魘。她提醒自己,這是最酷熱的夏,她在宮廷里,項英未嫁,永遠可以陪在皇兄身邊。

    一個回頭,便可看見容淺坐在那背日之處,笑靨如花,一襲淺紫滾丁香的落地長裙,韶雅清新。是的,她想,她只是那個驚采絕艷的夏朝女太傅,是戀著項祁的顧家長女,不是陪她和親的顧容淺!

    她對項祁說︰“皇兄,剛剛冬兒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竟然夢到自己去和親了!冬兒真是傻,皇兄說過,要為冬兒挑一位絕世無雙的駙馬,怎麼會讓冬兒去和親呢?”

    然,項祁搖了搖頭,狠狠地打斷她所有的幻想。這次,他很認真的盯著她︰“冬兒,別騙自己!”

    她楞在那,傻傻地看著他,直到,他又將話再說了一遍。

    饒是話再輕,再柔,她也懂了他的意思。他在說,她自欺欺人!她想申辯,想向他撒嬌,想讓他騙她!“你又在戲弄冬兒了……”

    話還沒說完,眼淚就先落了下來,順著俏臉,幾乎快哭成小溪。無論何時,她在他的面前,總是可以無拘無束,有淚便流,有苦便說。

    項祁看了項冬兒很久,終于輕嘆一聲,將她哭得顫巍巍的小臉擁入肩項。“別哭了……”

    項冬兒都不記得他多久沒抱過她了,只記得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時候,總是哭鬧,是皇兄每日避開母妃,偷偷來找她,他總是抱著她,輕輕哄著她,讓她安然入睡。可是後來,母妃發現了,狠狠地訓斥了項祁一頓,項祁也略懂了些兄妹之別,就不便和她親昵。

    而現在,仿佛是回到了小時候,她哭花了一張臉,見他便不鬧了,撲到他懷里,眼淚鼻涕地蹭了他一身。

    他摟著她,一笑如風,翻覆紅塵滾滾。“以後就只有冬兒一個人待在漠朝了,要乖乖听話,皇兄不能照顧著你,自己也要好好的。”

    話,被他說得像決別……

    她不甘心,搶著問︰“皇兄你在騙我,你之前從來都不是這樣說,你說過會看著冬兒嫁一個天下無雙的夫君,看著冬兒成親生子。”

    永遠都記得他給的承諾,一直陪著她,看著她幸福!

    她踮起腳,認真看他。這是酷熱難耐的夏季,亭中鎏金鶴飛百花的小壺內,明煙裊裊,沉香如屑。她在項祁的懷里,被暖風和煦地吹過,听到長亭之外,銅質琳瑯,紛紛響。

    “皇兄,你說過的,不會丟下冬兒不管……”她努力地拽住他,卻發現明明已經將手中的廣袖握得那樣緊了,心下仍是空蕩蕩的。

    懷抱漸冷,她詫異抬頭,發現項祁在緩緩離去,此生彼死,仿佛是浮生若夢。她跌跌撞撞地挽留著他,哭著看他。

    他是最疼她的,未曾想,轉瞬,他就已經離開她如夏花般的生命里。那麼,多年前,她與他在夏朝宮掖埋下的那壺為她花嫁時備的女兒紅,又將與誰共謀長醉?

    那一刻,他在笑,幻美得像風一樣,讓她銘記終生。

    再度回憶起來,最為後悔的,便是,他在與她最後相見時,她哭得像個淚人,又讓他擔心了……

    夢,終于醒了。

    逶迤的紗簾下,她雪膚如玉,烏黑長發悉數落在瓷枕之上,清麗絕倫。

    可,她一睜眼就看到了燁帝。男人一襲明黃長袍,坐在她的牙床旁,修長的雙腿交疊,不像是等她醒來,甚至讓她覺得他在審視著她。

    見她動了動身,他將掌背貼上她光潔的額頭,那手,分明還帶著外面的涼意,不像是為她探病!

    她掩飾地背過臉,拉過身上的錦被,將臉狠狠蒙上!

    這一刻,她開始懷疑他為什麼不立刻刺死她,好了解一樁禍害。後來,她想明白了,他是喜歡項霓的,她哪怕是再不好,起碼那張臉蛋還是和項霓長得一模一樣,世界上,已經沒了項霓,她是最像最像的人,為此,他舍不得放棄與項霓那麼相似的!

    那人看著她的滑稽,不由笑了……

    一張涼薄的唇,勾成微微上翹的弧度,是譏諷,亦或是其它?他順勢斜睨著抱膝而坐的她,問︰“怎麼朕是只狼嗎?讓你這麼怕。”

    他單手掀開被她扔在身側的錦衾,借此為鞭,一把勾住她的腳踝,笑著道︰“第一,自己乖乖過來。”

    她不听!不選!拖著一身慘白,跌坐那那里,眸色寂寂,昭示著自己剛從噩夢里醒。她太弱太弱,和他斗,會活活被吃死。

    可,他是君,話便是聖旨,她不服,便是違逆。

    果不其然,他腕下一個用力,錦衾一扯,她整個身子便失去了平衡,可,她不想被他掌控,十指緊緊扣住右側的梨木浮雕,任他拉扯,硬是要坐在那。

    她稚氣,同時傲氣,像一個叛逆的孩子,拼了全力去反抗!那一刻,她想項冬兒,你不能再這樣沒有骨氣下去,項祁不在,你要堅強些,不要再傻傻的,任人欺壓。可,她似乎又忘了,自己已為魚肉,眼前的刀俎,是不要得罪為妙的!

    “給你兩條路選,怎麼,都不要,偏偏走第三條?”他見她素發雪顏,倔強地掙扎,忽然想到,多年前的這座宮殿里,也有那麼一個女子,宛若玉雕般躺在這床榻上,眼淚漣漣,空洞的看著他,那樣美的她,眸子卻是含著莫大的恨,他很想靠近她,然,她的冷漠與厭惡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那年,是她對他殘忍如斯,如今,他成了無情之人,傷得是與她一般美麗的項冬兒。迷途而不知返,唯有,越陷越深……

    “好,朕成全你這條路。”話落,他彎身上榻,挨著她蜷縮的地方,擋住她視線里目所能及的陽光。

    在他的前方,她只能看見閃爍的宮燈燭火,以及,無盡的黑夜……項冬兒怕了,像只小野獸地向他揮舞著自己並不鋒利的小爪子,尖叫著叫他離開。

    “暴君,請放過我!”某人臉色一沉。

    “走,別,別……別挨著我!”某人臉色一暗。

    “別蹭我!”某人臉色一綠。

    她又急又氣又怕。

    燁帝看她這樣,將身子挪開三丈,遠瞰她。她見他退了,心下一松,小爪子還沒來及收回去。就見……

    他的唇,不容抗拒的住她的眼角,還沒流出的眼淚就被他一滴滴地而出。眼淚很咸,很澀,甚至很苦。

    那淚里,有著她的痛苦與不甘……

    那一刻,她皺下眉頭,憤怒之極,撲閃的羽睫像是秋天斷翅的蝴蝶,而他,則沉睡在自己悠長的夢里。

    她怒極,伸手推倒近在咫尺男人,像一只憤怒的小獅子,攻其不備,擊碎他的美夢!

    “踫”一聲巨響,他被她推到在床尾,帶著一臉錯愕。

    她在病著,用力過度,干咳幾聲,面旁通紅,怒火中燒。項祁在天有靈,若是看到自己竟然可以在他尸骨未寒時,與仇人耳鬢相廝,又會是多麼的寒心徹骨?

    樂*文書*屋"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55/55282/ </p>

    一步,兩步,三步,四……

    才走了三步半,就被那人的猿臂一撈,往回拉。

    ps:書友們我是者沈勁風,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听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選擇公眾號)->輸入︰zhaoshushenqi(長按三秒復制)搜索,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她在心底冷嗤,這下好了,她做了這麼多氣他,激他,傷他的事,他肯定會雷霆大怒,把自己好生凌虐一番。

    這樣活著,無異于是讓她心疲交加。她知道自己很笨,很傻,動不動就會被人擺上一道,算計一盤。

    樂*文書*屋"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最新章節請訪問 https://../55/55282/ </p>

    “睜眼看朕!”

    他把她嬌小的身子拉上榻心,抵開她緊緊扣著的十指,擺正她歪歪扭扭的身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不!”斬釘截鐵。

    原來,拒絕反抗比起她之前的默默隱忍痛快得多,都不用思考,就可以脫口而出。

    她緊緊地閉著雙眼,小手握緊,就是不肯乖乖服從,過了很久,才听到男人長嘆一聲,說︰“項冬兒,朕對你真是興致全無了。”

    他的話,如了她的意。可,她還來不及雀躍,就被他立馬潑了一盆冷水。

    “你這公主還真不如那和親太傅,告訴朕,項祁是怎麼教你的,將你教成了這副模樣?”她極美,芙蓉如面,彎柳入眉,即使是含恨對他,緊閉雙眼,彎扭秀眉,仍舊讓人憐愛。

    眉峰一挑,他邪氣地看著閉緊雙眼的她。那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他在等,等自己提到項祁,她心下一激,睜眼反駁他。從某些意義上,他是懂她的,能吃定她的。他要的,是不費吹灰之力,看她的棄械投降!

    果不其然,項冬兒听到他的污蔑,再也不能平靜下來,憤怒地從床榻上跳起。盯著眼前的男人,氣憤道︰“你胡說,若果是我不好,不好便罷了,不要扯到我皇兄的身上。”

    一秒記住域名:"."樂*文書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