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無限之至尊巫師 七百四十九章 特殊的陷阱

    俗話說,常在江邊走,難免會濕鞋。

    凱恩雖然還探不到‘常’,但架不住能‘’,什麼事大,他就往什麼事中湊,而且好裝比,裝著裝著就把握不住度了,為了一時爽,什麼底牌都敢往外翻。

    這不,跟深潛者前後兩輪交鋒,他本能的繼承了本尊一貫的‘被追殺?為毛要跑而不是就地將追兵殺絕’的思路,殺死的深潛者,超過了全球調查員50年所干掉的深潛者總量(有史以來平均值)。

    深潛者的行動指揮官自知回去沒法交代,于是把克甦魯搬出來玩一舉多得。

    克甦魯對深潛者們為‘引薦’的這個目標很滿意,神性直覺讓克甦魯本能的感受到了凱恩的不同尋常。

    正好凱恩處于過度使用精神力後的昏睡狀態,雖然即便是這個狀態,一系列的靈魂防護術,仍舊保護著他的靈魂,使外力無法侵入。

    可正是這些術法的根腳,一定程度的暴露了他的身份,至少讓見多識廣的克甦魯確定了他的不同尋常。

    于是克甦魯給予了他優待,一顆噩夢之種。

    一場較量就此展開。而往昔的這類較量,基本上都是以克甦魯的最後勝利收場。

    為一名神,克甦魯擁有漫長的壽元,和常人難以想象的耐心,只要樂意,等個萬把年都不算是個事兒。

    這次昏睡,凱恩自己都曉得自己睡了幾個小時。他臨睡前的安排就是,哪怕是深潛者們又殺過來了,只要還能頂得住,那就別喚醒他,頂不住了要跑路,同樣別喚醒他,除非是突圍的可能性都渺茫了,那喚醒他,直接進入玩命時刻。

    現在睡到自然醒,又發現人在船艙中,這說明情況不算壞,凱恩比較滿意。

    不過很快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發現了噩夢之種。

    但也談不上多懊惱,因為從某種角度講,他這是求仁得仁,提前達成了目標。

    凱恩參與希諾島行動的根本目的是什麼?自然不是為了給行動的組織方賣命,更不是因為人道主義救援,而是為了接觸舊日支配者。

    更具體的說,是為了獲取舊日支配者的知識。

    獲取知識的目的,當然不是貪圖其技術。

    千好萬好,也不如自己的道路好,到了凱恩這個層面,是不會改弦易轍,拐上別人的道路的,而只會堅定不移的走自己的路。

    他獲取舊日支配者的知識出于兩個目的,大目標,這算是情報搜集的一部分,他肯定是斗不過舊日支配者的,但本尊有機會,而要戰,知己知彼是起碼的。這個世界是舊日支配者獨大的世界,堪稱其巢穴宇宙,們表現出的相關信息和知識,是‘味道最正’的,而不是什麼探索型的分身、化身什麼的。

    含金量高,就是他搜集舊日支配者相關信息的主要動力。

    其次,收集這方面的信息,有助于他解析生成行星符文。可以說,舊日支配者一系的超凡技術,就是最好的技術參數,收集的越多,兩相對照,行星符文生成的越快,這樣他的技術逼格優勢才能發揮用。

    現在,他被克甦魯種下了夢魘之種,這固然是撕逼的開啟,甚至是毀滅的倒計時,但夢魘之種本身,就是個知識庫,他與之較量的過程中,就能獲取所需要的信息。

    俗話說,貪多嚼不爛,這塊有毒的餿蛋糕,夠他啃好一陣子了,這讓他一下子進入傳說中的家里有礦的狀態,不用到處踫運氣。

    之所以有踫運氣之說,是因為在他看來,哪怕是眷族,對舊日支配者傳授的知識也存在一個理解度的概念,眷族掌握的超凡技術就一定準確?恐怕未見得。

    凱恩覺得自己是個能夠控制的住貪欲的人,像現在,他就不打算深入探索了。

    當然他明白很多事不是他想怎樣就怎樣,行動進行到現在這個光景,他說不玩了就不玩了,怎麼可能?他不找事,事也會來找他。

    可即便如此,他認為他自己的主觀意願,仍舊起決定性的影響用。他不肯出力,或者說不願死,那麼即使遇到事,也會流于平庸。

    他敢這麼說,自然是有底氣的。自從希諾島行動以來,b組完全是因為他的意願,才以現在的姿態挺到今日的,否則恐怕早在第一天夜晚,就已經落坑了。

    說到這個,凱恩有些小秘密,沒有對奧利弗他們說,那就是他知道其他人的大致情況。

    希諾島之行固然是出于自願,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會輕易的將自己全盤托付給行動的組織方。

    按照一貫的警惕,他是留了一手的。

    他告訴過奧利弗他們,在大船上時,他四處溜達,因此知曉大船上大致有多少人,這是實話,卻沒說完,溜達可不是全部內容。還包括在某些人員身上做手腳。

    正是這小手段,讓他確定某些人還活著,只不過究竟是好好的活著,還是已經變成行尸走肉,這他不確定。

    他沒有向奧利弗他們透露這些,並不是因為擔心不好解釋,畢竟他已經打算放開手腳干,在奧利弗他們看來,他的很多手段都是不可思議的,也不差多加那麼一兩項,沒有透露的主要原因,是擔心有人犯聖母病。

    比如說穆迪,頭一天接到大船沉沒前的求救信號,若是按照他的一貫準則,是不會連夜趕去救援的。

    明知道是個坑,還不管不顧的往里跳,姑且不說這坑的威脅度,中這種招,本身就會讓他覺得很蠢。

    後來又一想,聰明也可能反被聰明誤,舊支系列的神秘事件風格,從來都是死才會死,四平八穩的處理法,是很安全,卻也容易錯過機會。

    那就死唄,穆迪他們都覺得應該去連夜營救,他又何必做那個惡人,讓他們撞南牆、見棺材好了,到時候他能撈就撈一把,撈不起也就算了,路都是自己選的。

    後來發生的事,凱恩認為,跟他強出頭有很大的關系。說白了就是很簡單的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險惡的幻境搞不定,那就上野獸般的無形之子,異界野獸也搞不定,有智慧的怪物就跳出來了,少了不好使,那就趕著戰獸來,這都不行,那咱就玩神降……

    他是能大略算出敵人發動的這一系列打擊,背後的成本的,尤其是超凡成本。

    那遮擋了天光的風暴潮,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引發的,神靈也不是深潛者的狗,想召喚來就召喚,用不著就一腳踢開,沒那麼簡單,說不出個所以來,打擾了神靈,那就得付出極高的代價,只不過這代價有時候因為神跟人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所以人未必會在乎,比如出賣自己的靈魂。

    很有那麼些人,動不動就願意為了某個目的,拿自己的靈魂做抵押物,豪氣萬千的說︰“我若死了,靈魂就是你的了。”

    不過是一世陽壽,即便什麼都不做,被野心和貪欲驅策的人,又有幾個能活到壽終正寢?何況就算真能無疾而終,也不過百年,跟靈魂相比,這才哪到哪?

    不管怎麼說,事件的大致發展,沒跳出他的預料,深潛者們的選擇很有限,要麼自己消化失敗的影響,付出高昂的代價,要麼變本加厲,再瘋狂一把,將神靈爸爸請出來為自己做主,哪怕賭上性命。

    果然,捅破天了,深潛者信奉的克甦魯跳了出來,噩夢之種不算是最好的一類,卻也不算是最壞的,最壞的是克甦魯發現了他的核心秘密,然後直接將他捏死,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概率畢竟是有。

    接下來就該收起死那一套,能苟就苟,不用調查了,再查誰知道還會蹦出誰,莎布?哈斯塔?又或撒托古亞?這都是有可能的,黑暗跟莎布尼古拉斯總是密不可分,他玩弄偽黃印,就有可能引出哈斯塔,而已經有過登場的無形之子,信奉的就是撒托古亞。所以只要深挖,都能出貨,無非是個概率問題。

    “從今往後,我就成了真?危險人物了,誰要難為我,我就請他一起分享克甦魯的噩夢,看他有多少san值可掉……”

    凱恩不乏惡意的想著,活動肢體,做了幾個廣播體操動。

    “科菲,簡單的報告下現在的情況。”

    “是,主人。”在一旁伺候的科菲應了聲,報告的第一個項目就讓凱恩眉頭蹙起︰“其他幾位都被迷惑了心智,離開了大船,這是發生在22個小時17分前的事。”

    凱恩對自己睡了一整天倒是並不奇怪,畢竟那場戰斗,他的精神力消耗真的是大了點,而現在的這軀殼,並不能完美的供養靈魂,超限支出後,長時間昏睡很正常。

    奧利弗他們的走失雖然也屬正常,多半是克甦魯對他下手的時候,余威波及了他們,致使san值直接掉了5點以上,身陷臨時瘋狂,然後契合了這個島上的某種法則,于是在受迷惑狀態下被引去了某地。

    其他失蹤的人員,多半也是類似的情況。先‘喪心’,之後被誘導。

    只不過,理解歸理解,不爽的情緒仍舊不可避免的滋生了。

    數日相處,終究還是有了些感情,不能完全當數據看待。更何況只剩他一個清醒的活人,新的救援隊抵達後,他很不好解釋。

    對此他當然是怕的,怕麻煩,尤其是他還沒做好與世界為敵,被超凡者,普通人,神話生物三方通緝的準備。

    “至少也得享受這個世界人類文明所帶來的種種便利吧?人人喊打的過街鼠太悲催了。”他心中這麼想著,猶豫著要不要營救。前一刻還打算就此苟一段時間的,結果這才多久,事情就登門了。

    “繼續匯報。”他吩咐科菲。

    于是科菲就將統計結果一一羅列,47名捕魂者,徹底毀掉的是11個,還有14個傷勢較為嚴重,其他的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傷勢,完好的也就科菲和他。

    這個情況自然是挺喪的,但收獲也讓人振奮,以燃燒帶為邊界的火海區域,是自帶聚魂法陣的,而死掉的怪物,又以大船附近最為集中,結果就是,捕魂者們補到了不菲的魂力。

    這些魂力雖然不及凱恩自己的精神力,卻也是可以為薪王之火的燃料用的。

    而足夠多的薪王燃料,就能撬動更多的超凡元素火焰,繼而駕馭幾何倍數的凡火,簡單的估算下,如果再開仗,凱恩就不用辛辛苦苦做前期布置了,只要他不計損耗,直接就能把燃點高到可令海水化燃料的火焰之海給激活,面積不會比之前的那次小多少。

    凱恩點頭,這確實算個好消息,怪頭沒白砍,有那麼點以戰養戰的意思了。

    其他方面,就基本盡是損耗了。用烈焰焚燒對手的確是很爽,但能留下的可利用物資也不會太多,不是燒的失去效力,就是干脆化成灰灰了,否則無論是海星怪還是深潛者,又或巨型寄居蟹,所能提供的,不會僅僅是可供捕魂者們食用的有限烤肉。

    听完匯報後,凱恩只說了一句話︰“搬家吧,這地方已經沒什麼好留戀的了。”

    的確,沒有了奧利弗他們,從某種角度講,的確是等于少了拖累。

    離開艙房,先去查看了下負傷的捕魂者。

    實際上能做的科菲已經替他做了,由于種種限制,他現在手中比較實用的治愈手段,只有兩種。

    第一種是激活捕魂者身上的魔法,利用火元素之力,刺激細胞,提升活躍度,達到加速新陳代謝,提高恢復力的效果。

    第二種則是利用比較簡陋的治療魔法陣,來進行愈傷。

    非要強調細節的話,還有第三種,那就是手術,比較野蠻的那種,就像凱恩之前在格林大宅給自己做手術差不多,粗野生硬,如果是普通人,這麼個搞法早就死在手術台上了。

    總的來講,從生命學的角度講,捕魂者還是很符合科學邏輯的,並沒有不講道理,種種魔法手段,也只是強化了其器官技能,使之在特定的情況下,發揮出人體極限,乃至超出極限的性能,但也就此到頭了,不會再有更多的提高,除非凱恩將它們當做‘火柴人’這種一次性消耗品用。

    現如今就有11具可為‘火柴人’用的捕魂者,它們都是在之前的大戰中戰殞的。說是死亡,不如說是軀干遭到嚴重破壞,不具備修復價值來的更貼切一些。

    不過凱恩再見到它們時,並不是殘肢斷臂,血肉模糊的景象。為合格的助手,科菲已經在凱恩昏睡時,將它們一一縫合,並纏成了木乃伊。

    另外,就是激活了它們身上的另外一種魔法陣,使之制備成干燥的柴薪,這樣一來不但防腐,成為‘火柴人’時的威能也更大一些。

    凱恩對這些干尸進行最後一步操,基礎級的不死喚醒。

    技術稍微高超一些,這個級別的死靈法術,就能不需要任何附加條件便可使用。

    並且容錯率也相當高,沒有因為法則問題而出現喚醒失敗的例子。

    只不過便宜沒好貨,這些玩意真的就跟生化危機世界中的喪尸一般,僵直緩慢,讓人看的忍不住犯困想打瞌睡。

    所幸凱恩喚醒它們,是為了它們自己能把自己的一百來斤體重挪來挪去,而不用專們的後勤運送,因此垃圾一些也能忍。

    其他捕魂者,養傷的養傷,執勤的執勤,工的工,科菲的智慧其實也就那樣,但指揮捕魂者們干些清掃之類工還是沒問題的,而戰後的爛攤子,清掃類的工,比重極大,短時間不用擔心沒活兒干。

    走了一圈,傷員探視完了,捕魂者們收集的魂力也都收割入手了。這個就得凱恩借助薪王的逼格親自來,科菲替代不了。

    現在的情況,搬家明顯不靠譜,合格勞工太少,強行操不經濟,等兩天讓捕魂者們恢復一番再說。

    那他干什麼呢?

    修復裝備。

    嗯,這次耗損確實有些大,捕魂者都報廢了11個,裝備破損程度可想而知,基本但凡需要養傷的,都是裝備、魔法掛件大爆。

    因此真要修復裝備,一周的時間輕輕松松就打發了。

    凱恩不想干這個,他打算去營救下奧利弗他們。

    原因一是擔心時間一長,奧利弗他們迷惑變真瘋,再也救不回來。真要那樣,他恐怕很難在後續抵達的救援隊那里澄清自我了。

    原因二,火柴人是有時效性的,過期不用,保養費噌噌的上,威能則嘩嘩的跌。

    所以,如果深入探察以及撕逼是一種必然,那麼宜早不宜遲。

    自我檢查了一遍,該帶的都帶了,凱恩命令科菲看家,他自己則駕駛舟車,載著11名火柴人,向著目的地而去。

    奧利弗他們的位置,遠比他在大船上時做過手腳的那些人的位置清晰的多。因為奧利弗他們都攜帶著他贈予的魔法掛件呢,依照凱恩的習慣,附帶定位效果基本是必然的。

    這個說起來其實並沒有多麼高大上,只需要附加一點點薪王之火就可以了。以他的魂力為燃料的薪王之火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同時又因為是魂力燃料,跟他的靈魂自然有特殊的感應。所以只需要他在制法器時有這方面的意識,打個暗簽,定位效果就有了。

    希諾島面積雖然不算小,可有以術法飛鷹為原型的火焰鳥,知道大致方位後,找到目標並不難。

    借助火焰鳥,凱恩連前往的路線都做到心里有數了,之後就是駕車,舟車的地形適應力,堪與工程部隊的架橋車輛媲美,不能走的地方真心不多,縱使有一些,繞繞路也就過去了,這點耐心凱恩還是有的。

    他也不是很急,現在還未到晌午,今天天也不錯,可能是昨天的大風暴太鬧騰,將力量都釋放了,今天天高雲淡,甚至能影綽綽看到太陽的影子。

    當然,想要見真正的放晴日,基本是不可能的,這地方過于特殊,島外環海的風暴區,那其實就是邊界,從那里開始,一個巨大的法則力場罩籠罩整個區域,在這個力場罩的邊緣,宛如日球頂層的太陽風和星際介質踫撞沖擊般的法則對抗的現象時刻發生著,而在其內,包括希諾島,就是被混合法則所征服的區域。

    所謂的混合法則就是指兩個世界相互影響產生的、時刻在變化,穩定性相對較低的自洽體系。在個體系內,發生普通人眼中任何匪夷所思的事,都沒什麼好奇怪的。

    所以凱恩到了地頭,穿過一小片密林後,見到一個水波蕩漾的湖倒懸在天上,他也沒露出驚訝表情,減san值更是不可能的,他雖然靈視極高,可意志強度更高,且眼界超高,能震驚或嚇到他的事物,怕是屈指可數。

    “令人討厭的地方。”凱恩邊想著,邊拉下面罩,激活了防護能量力場。頓時,他的愛斯基摩套裝的毛皮,長毛根根立起,並且有細碎的電光游走,遠遠的看,就像油亮的毛皮上蒙了一層亮藍色的光霧,使得毛皮呈現出一種夢幻般的華麗。

    凱恩是秩序陣營的,討厭混沌。而這里,就是混亂區域。相比外面,這里兩個世界相互影響的程度有著層次級的提升,卻又形成了微妙的平衡,顛覆普通人三觀的細節景象太多。比如一條魚從頭頂的湖中躍出水面,在空中游弋了幾下,然後過了某條看不見的界限後,就化為自由落體,啪嗒落在凱恩不遠處的小道上。

    互為對方的倒立世界,這確實很離奇,很克甦魯,也很危險,凱恩以能量罩為邊界,自成格局,就是擔心指不定什麼地方法則異常,從而坑到他。

    不管發生什麼異常,都會先體現在能量罩上,而超凡力量在兩個世界的中任何一個都是存在的,因法則異常而一下子就被抹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它是最好的緩沖區,哪怕有法則陷阱,他也能獲得思考和應對的時間。

    凱恩的目標是個小村落,應該是守門人一族的,建築風格不太好說,不是凱恩熟悉的那些中的任何一種,顯得粗獷而原始,但又比部族式的茅屋木棚先進一個世代,已經用到了石塊,並有了瓦片,木床也有模似樣,但沒有窗玻璃,而是使用了木板和獸皮簾子來擋風御寒。

    凱恩從來很注重細節,他留意了一下那獸皮,鹿皮,不是馴鹿,也不是普通的鹿,應該是魔獸化的鹿。

    凱恩下意識的看了看天上倒懸的湖,面積很大,但影綽綽能看到邊緣的山色,乍看起來跟這個世界的風光相似度很高。

    “守門人一族去另一個世界狩獵?也許吧。”

    凱恩淡定的一甩手,一條火鏈便連接了他身後所有的火柴人,這些火柴人以木乃伊的姿態一搖三晃的蹣跚前行,煞風景的很。不過沒關系,激活後不low就可以。

    考慮到這里的特殊性和火柴人的智商,凱恩決定用臨時的狗鏈將之拴好,免得在火柴人的感知中,他前一刻還在,下一刻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從而掉隊。

    事實證明,凱恩的這個操不算是操鬼心,當他穿越過鎮中心的小廣場,很突兀的,就到了另一個世界。

    對一般人而言,恐怕完全不會感覺到有什麼差異,房屋街道,近景遠景,天色氣溫,甚至那帶著海腥味的潮濕的風,都跟一秒前的所見所聞相同。

    然而凱恩很不一般,他能通過行星文字察覺到法則的變化,法則變了,行星文字就會失準,散發的能量波動會體現這種失準,凱恩由此知道已是另一個世界,哪怕看起來再相似,但內核不同了。

    凱恩立刻就舉起手看手中的火鏈,老實說,這一拉心存僥幸的成分很濃,因為一般的來說,一旦跨界,非要按照真實距離去計算,怕是難以想象的遙遠距離。

    跨界牽扯到的各類知識十分的復雜,簡化的說,可以理解為信息包的投送和轉移,並且是要麼就完整的過去了,要麼就都沒過去,不存在一部分過去,一部分沒過去,還有一部分在路上這種情況。

    這跟傳送門那種穿越液態的能量幕,腦袋先過去了,已經在看另一個世界的種種,而身體的其他部分還處于跨越狀態是不同的。

    跨界沒有過度體現,須臾之間,身前身後,上下左右就都變了,就像他剛才經歷的,在這種情況下,火鏈這類存在,是不可能仍舊保持連接的。

    果然,火鏈斷掉了,身後也看不到一眾火柴人。

    他不死心的繼續嘗試,往回走,三步之後,火柴人看到了,他回到了另一個世界。

    他忍不住嘖嘖稱奇,這里的詭異、或者說神奇程度,他生平僅見。他覺得,光是這種保持在穩定狀態的、允許自由跨界的時空結構,就值得他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其中的奧妙。

    可惜這樣的結構有著近乎不可復制的特殊性,他沒辦法在其他地方再現,也沒辦法打包帶走,就地展開研究又不方便,只能是暫時抱憾。

    偏開見寶而只能看、得不到,讓凱恩困惑的一個問題是,既然幾步之外就是另一個世界,奧利弗他們身上的薪王之火信號,是怎麼做到跨界被他接受的?

    “莫非,這是個專門為我設計的陷阱?”

    一番思忖之後,凱恩還是決定跨界深入探索一下。

    結果,更叫玄妙的事情發生了,在完成跨界之後,向前走了幾步,他竟然又跨界了!

    “這是什麼鬼?”他也難得的不淡定了。

    前進幾步,再次跨界,繼續前進,還是跨界……

    走了不到五百步,他硬是跨了137個世界。

    至此,他終于搞明白了一些情況,這137個世界,極有可能都是第一個世界的平行世界,他甚至通過感受行星文字失準後體現的出的能量波動變化,發現了一定的規律。也正是這規律,讓他意識到,這些個世界不僅僅看起來景致相似,就連法則體系,也存在著序列級的相似和差異。就像是a1、b2、c3、d4這樣的排序般,當然,相似性和差異點絕不僅僅是兩個,而是細究起來難以想象的龐大數字。

    總結出了情報信息的同時,凱恩也確認了這的確是個陷阱,一個設置成本高的讓他無語的陷阱。

    他听到了一種叫聲,像是風的呼嘯,又像是等離子流束摩擦空氣時的響聲,還像是某種他曾經听過的木哨聲。

    這聲音直接以神經訊號的方式,在他腦海中想起,然後他本能的就知曉了發出這聲音的是什麼——廷達洛斯獵犬。

    串聯1+137個平行世界的跨界通道,這就是陷阱本身,當跨越這個通道時,就相當于一次次進行秘法級別的時間旅行,終于,別棲息在遙遠過去的廷達洛斯獵犬們發現了。

    “非常棒,我竟然犯了低級錯誤,一廂情願的將跨界跟希諾島的兩界半交融特性聯系到一塊兒。然而實際上根本就是a是a,b是b,這就是個類似萬花筒回廊般的時空陷阱!”

    凱恩終于想明白為什麼能察覺奧利弗他們的位置了,因為奧利弗他們就在這個世界世界,而且距離他不算遠,真正遙遠的,是橫亙在他面前的這個無法被感知的層疊式時空通道。

    它太過深邃,涉及137個平行世界,跨越難以想象的時間和空間,涉及的信息更是多的無法描述,因此是感知力不可測的盲區。

    它就在那里,他的感知卻對之視若無睹,以至于他跨界了,才確認了其存在性,137個平行世界走一遍,才大致勾勒出它內部的回廊形態。

    “厲害了!”這麼牛掰的‘時空千層餅’擺在面前,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凱恩也不得不說個‘服’,反正以他的時空側技術,挖不出這種坑。

    至于廷達洛斯獵犬,他現在確實沒有封印這種怪物的時空系容器,不過沒關系,除了不死特性有點煩人,他會用硬實力,揍的對方懷疑犬生的。

    當然即便如此,凱恩仍舊生出了懊惱的情緒。

    很明顯,他越陷越深了,身上背著的債務越來越重,噩夢之種,廷達洛斯獵犬的追殺,這種近乎永世不朽的爛債,想想真的是很讓人絕望。

    但他主要氣的是自己的低劣表現,一天到晚提醒自己,結果真的事發了,卻hold不住。就這麼中招了

    得虧他早早的就做出了這一世人生有涯,不再追求無盡壽元,而是追求活的精彩的決定,因此現在還能保持起碼的淡定和從容。

    連死亡都可安然接受,仍舊能讓他畏懼的事物,真的沒多少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無限之至尊巫師”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