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危情︰冷爺女人誰敢娶 第415章 ︰ 從天黑到天明 (大結局)(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豪門危情︰冷爺女人誰敢娶 第415章 ︰ 從天黑到天明 (大結局)



    “樊世安……”冷弈蘊艱難爬向著,嗓音清晰,仿佛他們現在不過是在家里閑聊般。

    “恩,我在。”樊世安應著她,看著冷弈蘊哽咽了嗓音。

    她爬向他,一步又一步!

    這一刻,他仿佛看懂了她對自己的愛情。

    她不是冷家人卻勝似冷家人,她沒有任何讓自己足夠自信的東西,所以她不安、她彷徨、她無助!

    她多希望辛琪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冷弈溟的,那冷弈溟就會跟辛安好好在一起,而他也會在她身邊。

    她很自私,自私的只想要將一個叫做‘樊世安’的男人綁在自己身邊!

    可偏偏,她又是冷家人!

    她無法看著冷家無後,也無法看著辛琪肚子里的孩子就那麼沒了,所以她將辛琪護得好好的,哪怕自己飽受折磨,哪怕所有人都不理解她,哪怕她……還冒著失去他的風險。

    可冷家對她的養育之恩,值得她這樣去做!

    冷弈蘊輕聲開口︰“樊世安,你愛我嗎?”

    樊世安又哭又笑,狠狠點頭︰“我愛你。”

    他只愛她!

    用盡一生!

    以前的他以為辛安是自己的歸宿,以為死亡是自己的歸宿,以為毫無未來的日子就是自己的歸宿,可直到遇上冷弈蘊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的歸宿叫做‘冷弈蘊’!

    那個冷家大小姐,那個他很早很早就听聞名聲,卻從未見過的人!

    第一次見面他就要了她,毫不猶豫的……

    然後,他娶了她,借助冷家的力量擺脫了樊家,或許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讓冷弈蘊不安!

    “真好!”冷弈蘊忽的笑了,臉上沒有淚水,只有笑意和……血色。

    冷群義緊咬壓根看著她,握著槍的手都微微顫抖︰“冷弈蘊,你別再動了!別在動了!”

    一聲爆喝,樊世安連忙趴下來跟她對視著︰“老婆,我們不動了,我們不動了好不好?”

    冷弈蘊不滿的搖頭︰“不要,我要去你身邊!”

    一句話,樊世安差點痛哭出聲!

    她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身後是什麼,仿佛不知道冷群義接下來會怎麼做,她只堅定的向著樊世安靠近!

    冷弈蘊努力又動了一下︰“樊世安,你要好好疼我,知道嗎?”

    樊世安狠狠點頭,無聲張嘴哀求著她別再動彈一下!

    冷群義爆喝︰“別再動了!”

    這一聲爆喝落下的瞬間,手里的槍對準冷弈蘊的另一邊肩頭又開了一槍!

    ‘砰’一聲讓樊世安整個人心都碎了!

    冷老夫人看得身子都在顫抖,終于伸手丟開輪椅便的拐杖,直接向著冷群義過去!

    冷群義下意識舉槍對著冷老夫人!

    “奶奶!”冷弈溟嚇得大喝!

    樊世安想上前將冷弈蘊拽過去,卻根本動彈不得!

    她還在地上努力向著自己靠近,臉上帶著笑……

    冷老夫人看著冷群義徑直道︰“冷群義,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拿槍對著你的母親!”

    一句話,冷群義幾乎是下意識的收了收自己的槍,可偏偏根本無能為力……

    “媽,你別逼我……”冷群義顫抖著開口。

    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離他而去,他還剩下什麼?

    連冷弈蘊都不要他了,他為她做了那麼多,她還是不喜歡他,還是不願意看他一眼……

    “媽,你別逼我……”冷群義步步後退,直到退無可退!

    冷老夫人看在眼里,眸底都是淚水︰“兒啊,你還想要做什麼,還不願意跟我回家嗎?”

    家?

    他現在還有家嗎?

    冷群義看看腳邊的冷弈蘊,又看看面前的冷老夫人,忽的深呼吸一口氣止住了哭泣!

    手里的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媽,對不起……”

    話落的瞬間,冷老夫人大喊著‘不要’,身後的冷弈溟連忙沖上前狠狠撞到他的胳膊上!

    ‘砰’一聲,槍聲響徹在黑夜里,冷群義和冷弈溟雙雙跌倒在旁邊……

    身後,冷群義的人瞬間作鳥獸散……

    冷弈溟一把將槍踢開,狠狠鉗制住了冷群義!

    冷老夫人連忙大喊︰“快!快!送弈蘊去醫院,快去醫院!”

    樊世安整個人都在顫抖,他一把將冷弈蘊抱起來,瘋了般的開始奔跑!

    懷里的冷弈蘊兩邊肩膀都被槍擊了,而她的肚子也受到了撞擊,正在流血……

    “世安……”

    “我在……”

    冷弈蘊嘴角揚著笑,迷迷糊糊看著面前的男人,只道︰“真好。”

    而他們身後,冷老夫人狼狽的從輪椅上跌下去一把抱住自己的兒子痛哭出聲︰“你怎麼就那麼想不通呢?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兒子啊,你是想嚇死媽嗎?難道你、你還……”

    現在老夫人,哪里還能承受一次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痛?

    而冷群義整個人愣怔著坐在地上,宛若沒了靈魂般……

    他……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冷群義眼睜睜看著樊世安抱著冷弈蘊離開,他甚至能看見她嘴角的笑。

    終究,他還是走到了這一步,終究,他還是無法退回去,終究,他還是……錯了。

    冷弈溟坐在旁邊無聲的看著,漆黑的眸底閃爍著別樣的光彩,似哀怨,似放心……

    這一次,是不是所有的一切終于都結束了?

    ……

    當天晚上,冷老夫人一路牽著冷群義的手回了家。

    “群義啊,你今天晚上就陪著媽,媽這幾天身體不好,晚上需要人照顧。”冷老夫人苦口婆心說著。

    冷群義一句話沒說,只安安靜靜跟著冷老夫人。

    冷老夫人一雙眼眸直直盯著他,她終究是不願意自己的兒子就那麼離了自己的。

    她活了那麼多年,有疼愛她的丈夫,有听話的兒子,有乖巧的孫子,她知足了!

    冷老夫人說著轉頭看向辛安︰“安安……”

    辛安輕應一聲︰“奶奶。”

    這一聲,冷老夫人忍不住紅了眼眶,只說︰“冷家,就交給你了。”

    辛安乖巧點頭︰“奶奶,你放心。”

    冷老夫人這才帶著冷群義轉身進了自己的臥室,身邊只跟著一個管家。

    隨即,辛安轉身走到冷弈溟身邊,伸手幫他仔細整理著衣服……

    冷弈溟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拉到嘴邊親吻一下︰“老婆,我還要去趟醫院。”

    辛安抬眸︰“你去吧,我會看著家里的。”

    那一瞬,冷弈溟頓時有種天長地久的錯覺。

    或許,兩個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的感受吧。

    與此同時,宏瑞醫院里,冷弈蘊早已被送進手術室,天一和慶格爾泰也早早跟了進去。

    樊世安等在門口,一顆心狠狠提起!

    以往哪怕是他在跟樊家人斡旋的時候,他都從未這樣緊張過,整個人仿佛連呼吸都停滯了般……

    冷弈溟到的時候,冷弈蘊還沒出來,冷群忠和李麗雯,一個守著冷氏,一個守在冷宅,都沒來。

    可他們都知道,所有人都等著冷弈蘊沒事的那個消息。

    從天黑到天明……

    冷弈溟哪怕是在醫院手術室外的走廊里,還是不得不處理著冷氏里的事。

    冷群忠、冷群孝和柯恩那邊都不斷有消息傳來,冷弈溟握著電話沉默了。

    看看手術室的方向,冷弈溟看向窗外即將破曉的天空輕嘆口氣,轉過身不知道對電話里的人說了什麼。

    柯恩沉默兩秒後,輕聲應下︰“是,爺。”

    冷弈溟掛斷電話的瞬間,冷弈蘊也從手術室里出來,孩子跟大人都沒事,只槍傷會讓她有些疼痛……

    冷弈蘊看著樊世安上前握住自己的姐姐手,那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變得宛若水一般的柔軟︰“弈蘊……”

    冷弈蘊忍不住揚起了嘴角,就好像……看見了自己。

    百煉鋼被練成了繞指柔,說的就是他們這樣的?

    想起辛安,冷弈溟只覺得自己一顆心都暖暖的。

    不遠處,得到消息匆匆趕來的時家墨身後還有一個胡子花白的老者,仙風道骨,眉頭緊蹙,似乎在評價什麼。

    時家墨看著樊世安和冷弈蘊從自己身邊走過,嘴角揚起一抹安心的笑,轉頭對他說︰“弈溟,醫生來了……”

    窗外陽光落進來,讓那個曾經在修羅地獄里摸爬滾打的男人變得溫柔了幾分。

    老者轉頭,看了冷弈溟良久,隨即緩緩沖他點頭。

    冷弈溟嘴角揚著笑,禮貌頷首著回應。

    他跟辛安之間,就等著那個孩子……

    ……

    半年後,一場春雨落下,整個江城里都能聞到春的氣息。

    冷弈溟看著面前挺著大肚子的小女人,嘴角都是無奈又寵溺的笑︰“安安,你又做什麼壞事了?”

    辛安將自己的小手背到身後,乖巧的看著他搖頭!

    冷弈蘊從後面過來︰“她偷吃。”

    一句話,辛安羞得耳根都紅了︰“姐姐!”

    辛澄從門外走來,忍不住‘鄙夷’的看看自己姐姐︰“姐,哪有人在自己家里偷吃的?你這……”

    話還沒說完,冷弈溟一個冷眼過來,辛澄立馬閉了嘴,身邊的曉曉忍不住道︰“看你還N瑟……”

    辛澄眼眸一沉,伸手拽著曉曉便走了出去!

    辛安將手伸出來,修長的手指還夾著一塊糖醋排骨,殷勤的遞到冷弈溟嘴邊︰“弈溟,你嘗嘗怎麼樣?”

    冷弈溟看著面前自從懷孕後胃口大開的小女人,突然很懷念當初她那盈盈一握的縴腰……

    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

    冷老夫人從房間里出來,忍不住道︰“安安,你這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冷家虧待你了!”

    辛安不好意思的往冷弈溟懷里躲了躲,小聲嘀咕著︰“可是,人家餓呀……”

    冷弈溟伸手捏捏她的鼻頭,滿眼寵溺。

    冷老夫人瞪他們一眼,眸底都漾著別樣的光彩……

    轉身看看不遠處置物櫃上的全家福,上面還有她的丈夫、她的兒子、她的孫子……

    現在,她的身邊也有他們的陪伴,甚至還有幾個孩子……

    時家墨和沈碩抱著冷思存過來串門,那小子現在成天向往冷家跑,誰讓時家小小姐愛欺負他呢?

    明明才半大的孩子,看見時家小小姐就癟嘴不理人!

    冷老夫人上前抱抱自己的小孫子,又看看家里自己的孫女和孫媳婦大著的肚子,滿眼都是笑……

    樊世安從警局回來,看見冷弈蘊連忙上前︰“你做什麼呢?”

    冷弈蘊看看自己手里的碗筷,爽快回答︰“幫忙擺碗筷啊!”

    樊世安眉頭狠蹙︰“你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情況?”

    冷弈蘊頃刻睜大了眸,樊世安立馬慫道︰“老婆,我錯了,你想干就干嘛!”

    “哼!”冷弈蘊得意的哼了一聲,屋子的人忍不住輕笑出聲。

    李麗雯走過去拍拍她︰“你呀,小心把人家世安給氣走了。”

    樊世安連忙幫冷弈蘊揉著她被拍的肩頭,輕聲問疼不疼,冷弈蘊忽的紅了臉道︰“他才不舍得。”

    冷群忠和冷群孝坐在沙發里默默看著這一切,兩人繼續下棋。

    管家笑著過來說開飯了,冷弈蘊還沒坐下卻突然愣在了原地……

    樊世安緊張的看她一眼︰“老婆,你怎麼了?”

    冷弈蘊忽然開口︰“我、我要生了!”

    一句話,平靜了許久的冷家再度兵荒馬亂,冷弈溟護著辛安走到一邊,听她扯著嗓子招呼……

    誰該做什麼,誰現在要準備什麼,誰去哪里,所有的一切都被她安置的井井有條……

    冷弈溟默默看著她,嘴角眉梢都是笑意。

    這樣的家,真好。

    不過一瞬,冷家浩浩蕩蕩一家人向著宏瑞醫院進發,眸底帶著點點擔憂和期盼……

    在經歷了那麼長時間的混亂之後,由冷弈蘊,這個冷家大小姐開始為冷家翻開了新的篇章!

    新的人降臨,新的故事也就開始了!

    手術室里,冷弈蘊在努力著,手術室外等候著的冷家人撇一眼電視里正在播報的新聞,充耳不聞……“半年前,一/夜間消失的蕭氏集團和義氏集團,今天終于對其員工有了交代,在江城繁盛幾十年的蕭家因為走私毒品而一/夜傾覆,蕭家老爺子跟隨了當年安家老爺子的腳步鋃鐺入獄,而蕭家僅剩的兩位少

    爺,蕭治和蕭陽也被查出與毒品一案有直接聯系,現在雙雙入獄……”

    “義氏集團所有財產被拍賣,拍賣之後的錢一部分會用以償還員工的工資,剩下的部分將捐贈給貧困地區的孩子,由江城其他家族捐贈的錢一起,為邊遠地區的孩子修建學校,以供這些孩子念書……”“另外,三年前江城辛家失火慘案的凶手在今天終于認罪,拒警方提供消息,他們已經掌握了確切的證據上訴狀告流產後剛剛休息好的X小姐的謀殺行為,如果罪名成立,X姓小姐將承受最低無期徒刑,最

    高死刑的懲罰,這也接該事件驚醒了我們大家,希望大家……”

    新聞還在繼續,與之相關的冷家卻從未出現分毫。

    當冷群義從國外趕回來的時候,冷弈蘊已經產下一子,他抱著孩子輕聲哄著︰“寶寶,我是你二爺爺……”

    冷老夫人坐在輪椅上看著眼前的一幕,眼眶泛紅︰“群義啊,你現在是不是也該娶個知冷知熱的老婆了?”

    冷群義抱著孩子沒說話,逗了一會兒便交還給了樊世安。

    病房里人太多,冷群義推著冷老夫人走到醫院花園里︰“媽,這件事,順其自然吧。”

    冷弈溟站在樓上看著樓下的二伯,辛安忍不住問︰“弈溟,真的不讓二伯會冷家嗎?”

    冷群義被逐出冷家,事到如今都沒改變。

    冷弈溟垂眸看她︰“你放心吧,二伯知道回家的路。”

    辛安沉默著沒說話,卻不小心看見醫院外冷群義車邊等著的一個中年女人,女人氣質翩躚,看向冷群義方向的目光都帶著深深的眷念……

    另一邊,樊世安也抱著孩子走了出來︰“弈溟,要是可以就讓二伯回來了吧,這是弈蘊和我的意思。”

    冷弈溟輕聲應下,只是看向樓下冷群義的目光變得柔和了許多。

    要是可以,他也想要一家團聚。

    許久之後,辛安看向旁邊等著自己的辛澄,這才回頭跟冷弈溟道別︰“你先回去,我待會兒就跟辛澄一起回來,別擔心我們。”

    冷弈溟在她發上落下一個吻︰“恩,你小心些。”

    辛安點頭,辛澄上前小心攙扶著辛安離開……

    江城某監獄里,辛安看著里面身著囚服的辛琪,眸色深沉。

    辛琪看向他們,嘴角微勾︰“怎麼?你這是來看我的笑話?”

    辛安看著她沒說話,旁邊的辛澄也沒說話。

    辛琪站在玻璃對面,與他們相隔了整整一個世界般,話語極盡的尖酸刻薄、嘲諷難听。

    辛安和辛澄只安靜看著她,似乎還想從她身上找出當初那個天真爛漫的辛琪般……

    可終究,只是徒勞。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走散了就是走散了,你或許永遠找不回來,也或許,找回來也不是當初的那個人。

    珍惜。

    兩個字說的那麼簡單,那麼容易,可大千世界里又有誰能真的做到珍惜誰?

    辛琪何其有幸,她遇上了冷弈溟,冷弈蘊何其有幸,她遇上了樊世安……

    他們都遇上了彼此該遇上的那個人,可有些人卻注定錯過……

    許久,許久,辛安和辛澄才從監獄里出來,倆姐弟誰也沒開口。

    須臾後,辛澄才輕聲問︰“姐姐,以後我會保護你的。”

    辛安揚著嘴角笑了,想起以前辛澄為了保護她被蕭陽打得進了醫院躺了許久的事,眼眶泛著淚意。

    她何其有幸,誕生在辛家。

    監獄外,冷弈溟終究還是不放心的跟來了,車邊的男人,漆黑的眸直直看著她,那就是她的選擇。

    辛安挺著大肚子走過去,嘴角眉梢都是笑︰“弈溟……”

    冷弈溟親吻一下她的額頭,溫熱的大掌撐著她酸痛的腰身︰“這個孩子出來了,我們就真的再也不生了!”

    辛安笑著連連應下,她現在似乎已經能看見以後自己兒子怎麼被他爹地嫌棄的模樣了……

    辛澄看著面前一幅幅幸福的畫面,心里某個位置暖暖的。

    這樣,真好。

    從天黑到天明,他們相伴了一整個人生的時光。(全文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豪門危情︰冷爺女人誰敢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