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長袖善舞 第二百九十六章 斷其後路

    “你們這不是在背後拆台嗎?”

    “什麼話呀!我們就不能有點困難?當我們遇到困難需要你們配合的時候,就成了背後拆台?你這話我不愛听!法律規定只許銀行幫你們,企業從來不需要體量銀行的難處?”

    “老範肯定要問原因,我就把你的話告訴他?”

    “原話跟他說,如果嫌五百萬太少,他要是不願意要,我們現在就可以收回來。”

    “別別別,劉經理,我求你了,你千萬別給我們斷了根!”

    事情重大,老王放下電話,急忙向老範匯報。

    “怎麼會這樣?”沒等老王說完,老範拍著桌子高聲喊道。

    “範總,你听我把話說完。銀行信貸經理跟我做了說明,他說最近銀監局要下來檢查業務,農商行的存貸比不好,怕上面查出來受罰,不光對咱們,對別的企業也一樣要收回部分貸款。”

    “胡說八道!我不信他們會到別的企業收貸款,除非企業很有錢,否則不可能有人在沒到還款日期給他還款,這個姓劉的在騙你!”

    “他還說了,這個時候正趕上咱們歸還本金,趕上了,沒辦法,等過了這段時間再說。”

    “只能這樣了,管他什麼原因,銀行已經收走的資金,想要也要不回來。”老範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不管怎麼說,咱們目前的流動資金還過得去。”老王寬慰著。

    “幸好抵押貸款剩了一點資金,否則咱們現在就得停產。”老範沒好氣地說。

    “範總,應該敦促銷售科的人加把勁,否則,庫存越來越多,咱們現在這點流動資金怕是持續不了多久呀!”

    “不用你說,我幾乎天天崔他們。”

    半年後,新興公司的貸款又將到期,為了歸還本金,老範絞盡腦汁,到處借錢。因為新興公司業績不佳的狀況,在老範的朋友圈子里已經不是秘密,以前朋友之間相互拆借資金是常有的事,這回完全不一樣了,只要老範張嘴提錢,朋友們就借機躲開,“就為了還貸款,只用幾天。”老範一再聲明。

    任憑老範如何表白,圈子里的朋友沒有一個願意把錢借給他。眼看還款日期就要到了,老範著急,為新興公司的貸款作擔保的保人單位更著急,每天打電話催問,生怕老範還不上,連累擔保單位。

    財務科長老王再次給老範出主意,“範總,實在借不到錢,我看不如找小額貸款公司想辦法。”

    “土地都抵押出去了,還能想什麼辦法?”

    “找小額貸款公司短期借貸,這次數目又不大,只有五百萬,哪怕利息高點,只用十幾天,銀行續貸後就還回去。”老王說。

    “沒有抵押,人家能同意嗎?”

    “十天半個月的,即使有抵押,人家都嫌麻煩。你再找上次那家小額貸款公司,他們應該沒有問題。”

    無奈之下,老範再次找到那家小額貸款公司,說明來意後,對方真就同意了老範的請求,“短期貸款,沒有擔保無抵押,利息得高點。”對方說。

    “多少?”

    “在上次的基礎上,翻一番,而且按天計息。”

    “這個----,”老範考慮了片刻,“好吧,利息按翻一番計。”

    利用這筆短期借款,新興公司總算按時歸還了農商銀行的貸款本金。和通常情況一樣,一個星期後才能辦理續貸手續。

    第六天頭上,齊明遠指示信貸科,新興橡膠制品公司的續貸停止辦理,他給出的理由是,新興公司存在巨大風險。

    信貸科負責新興公司貸款業務的小劉,自然要向齊明遠問個究竟,否則他沒法向企業交代,畢竟這是斷人家後路的事,沒有正當理由,很難說的過去。“董事長,咱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已經說了,他們公司存在巨大風險。”

    “咱們這是憑感覺判斷,還是听到了什麼消息,或者看到了什麼現象?”小劉也是著急,有點顧不得了,要是在平時,他不敢以這樣的口氣跟董事長說話。

    “既不是憑感覺,也不是听說了什麼,而是根據事實做出的判斷。首先,他們的庫存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老範還不趕快做出調整,還在一味地按他的舊思維行事,這不是往絕路上走嗎?第二,新興公司的土地都抵押給小額貸款公司了,對于一家建立在別人地盤上的企業,難道我們不應該倍加警惕嗎?其他都用不著說了,僅憑這兩條,從風險控制的角度,你覺得咱們還應該繼續支持這樣的企業嗎?”齊明遠質問道。

    “董事長,你說的這些都很在理,新興公司到了這種狀況,銀行確實應該對他嚴控風險,只是這樣一來,咱們把資金給他掐斷了,恐怕這家企業離完蛋也就不遠了。”小劉擔憂道。

    “情況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吧,老範手里還握著設備廠房,他可以繼續拿去小額貸款公司抵押貸款呀,沒有農商銀行這筆貸款,繼續經營也沒啥問題,哪能玩完呢?”

    “董事長,小額貸款公司的利息多高啊,把公司的固定資產做抵押,貸回款來做流動資金,那和飲鴆止渴有多大區別?如果產品利潤稍微低一點,掙的錢都不夠還貸,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虧損,用不了多久,抵押出去的固定資產價值,就會被蠶食殆盡,到了那時,整個企業就都不是自己的了。”小劉分析道。

    “看來當初把你安排在信貸科是正確的,你剛才的分析很對,可是銀行作為旁觀者,看出了問題又有什麼用?企業不是我們在經營,老板們看見火坑也要往里跳,銀行有啥辦法?即使你跟老板們講出了危險所在,他們也不一定听你的。咱們要做的,就是在發現問題以後,趕快扎緊咱們的籬笆,控制好咱們的風險,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齊明遠說的語重心長。

    “只怕是咱們百般解釋,他們也不理解呀。”

    “這就由不得他了。該解釋的,你向對方解釋清楚,該說的話,你盡量說透,這是咱們要做的工作,理不理解是他們的事,只要咱們把工作做到位了,就問心無愧。”

    “話雖如此,眼睜睜看著一個自己曾經扶持的企業倒下去,心里總有些不是滋味。”

    “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小劉,你這種悲天憫人的想法我不怪你,但不要讓它影響你的工作。如果我也像你這麼想,那不就麻煩了嗎?作為銀行管理著,首要工作就是控制風險,因為咱們代表的是政府信譽,老百姓把錢存在咱們這里,最看重的是穩妥,穩妥是什麼意思?就是安全。然後才是利用老百姓的存款產生效益。從某種意義上說,寧願不要效益,也要確保安全,如果看出了風險還不采取措施,那是咱們工作的失職,是對政府和存款人不負責任,說得嚴重一點,那也是犯罪。咱們以慈悲為懷的態度對待他們,如果把款貸出去,企業真要出現什麼閃失,到時候你再怎麼後悔都于事無補。”

    “董事長,我知道了,那就把新興公司的貸款掐了。”

    “你去辦吧,但願這樣的事以後不再有了。”齊明遠心里似乎也有點不得勁,畢竟是合作了多年的關系。

    新興橡膠制品公司還了最後一筆貸款,沒能得到農商銀行的續貸支持,老範只能把剩余資產繼續抵押給小額貸款公司,以便維持公司運轉。在高利率的蠶食下,老範的企業堅持了不到兩年,就再也轉不動了,最後被告上法庭,清產核資後,以老範淨身出戶而告終。

    作為小額貸款公司的圈內人,謝雲祥最早知道新興橡膠制品公司破產的消息,他在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齊明遠。

    “好端端的一家企業,經營了近二十年,沒想到兩三年時間就破產了,真是世事難料啊!”老謝做了多年的企業老板,現在還是迎春置業公司董事長,看見別人的企業倒閉,不免唏噓道。

    “是啊,這家企業最早就是個手工小作坊,是在我們銀行的一手扶持下逐漸發展壯大的,走到今天這一步,也是我不願看到的。”

    “說到這里,我覺得一個企業的領導機構非常重要,這家新興公司在這方面就吃了大虧。它的老板自認為很精明,啥事都自以為是,最終把自己害了。當初華麗包裝公司那筆貸款,咱們都認為對方找不到擔保單位,誰曾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新興公司這位範老板非要替人擔保,從那件事情開始,他就麻煩不斷。”

    “的確是這樣,任何一個單位,靠一人決策都存在風險,如果決策人素質很高,算是單位的福分,要是遇到老範這樣自以為是的,出現問題那是早晚的事。新興公司走到今天,固然與老範耍小聰明,想佔便宜的決策失誤有很大關系,但說實話,這幾年實體經濟嚴重不景氣的現實,也是拖垮新興公司的主要原因之一。”齊明遠分析道。

    “嗯,凡事都有因果,正是實體經濟疲軟,才導致他們庫存大增,進而流動資金緊張,正好遇到華麗公司找他擔保,老範認為有便宜可佔,便不顧風險,一意孤行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這就歸結到企業的決策機構上,如果新興公司有一個可以和老範商量,說話又能讓老範听得進去的人,以後的事也許就不會發生。市場疲軟,為什麼不減人減產?非要在那里硬撐,結果導致大量庫存,把原本寬松的流動資金狀況,搞得捉襟見肘,迫使自己鋌而走險。其實即使到了為華麗公司冒險擔保的時候,如果老範表現出令人稱道的人品,也不至于出現目前的局面。”

    “此話怎講?”

    “以前對他沒啥感覺,通過擔保那件事,我覺得這家伙就是個賴皮,只不過他沒想到跟我耍賴的後果!”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長袖善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