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暖妻成癮 237不過就是個農村出來的女人

    </script>“放開我女兒!”高知秋的聲音猛地傳進耳里。www.ウwxs.com

    “媽媽……”vivian又疼又委屈,一听到高知秋的聲音,忍不住“哇”的一聲就大哭了出來。

    高知秋心急,快步沖了過來,伸手就將冷世鈞給重重的推開了。

    冷世鈞正彎腰想要安慰vivian,一時不妨,被她推的撞在後面的牆上。

    他很快穩住自己,眼楮緊盯著vivian捂著腹部的地方,好像……有紅色的血跡滲了出來。

    心里一驚,焦急的就想要過去了解情況,“好像流血了,快讓我看看!”

    看到女兒疼的大哭,一股無名的怒火在高知秋的心頭洶涌的燃燒著,她猩紅了雙眼,發了瘋似的又把他給推開了,神情就像是一只受傷的母獸,對著他一陣咆哮︰“你做什麼,你到底對我的女兒做了些什麼?她在病房里待的好好地,為什麼現在會這樣?你知不知道她剛剛做過手術,你……”

    話還沒有說完,“啪”的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在幽靜的走廊上顯得格外刺耳。

    高知秋的臉已經偏向了一側,左邊臉頰迅速紅腫,出現一個清晰的手掌印。

    哭聲停止,所有人都有著瞬間的怔愣。

    “媽?”冷世鈞這才注意到母親不知什麼時候過來了,再看到高知秋紅腫的臉,他迅速拉住了徐美祖的胳膊,“媽,你這是在做什麼啊?誰讓你打她了?”

    “做什麼?我今天就是要來教訓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的!敢推我的兒子,敢對著我兒子大吼大叫的,你以為你是誰啊,不過就是個農村出來的女人,你以為你有錢了就是金鳳凰了是不是,竟然敢這麼對我兒子……”徐美祖看著高知秋不停地咒罵著。

    剛才她一開始之所以沒過來,是以為那個女孩子只是兒子認識的一個朋友,沒想到高知秋突然出現了,還喊她“女兒”,兩人還合起伙來一起欺負自己的兒子,她一個沒忍住,直接跑過來二話不說就打了一巴掌,雖然現在手心里一陣火辣辣的疼,但是心里卻泄恨的很,看著高知秋的眼楮也充滿了快感和得意。

    見高知秋被打,vivian不顧肚子上的疼痛,直接用頭朝著徐美祖的身上就撞了過去,“老女人,不準你打我的媽媽!”

    徐美祖畢竟已經七十多歲了,年紀擺在那兒,加上只顧著高知秋,並沒怎麼注意,被vivian這麼猛不丁的一撞,雖然力道不大,但也感覺胸口一陣悶痛猛地襲來,差點兒被撞岔氣了……要不是剛好冷世鈞正抓著她的胳膊,保不齊就會跌倒在地上了。

    她穩住身子,喘著粗氣,伸出手指對著vivian就罵道,“你這個野丫頭,跟你媽媽簡直是一個德行,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果然就是缺乏教養!”

    “媽!”冷世鈞忍不住吼出了聲,“你說什麼呢!不許你這麼說她!”

    “為什麼不讓我說?世鈞,難道你忘了,當初是誰把你害成那麼慘的?要不是她把你騙去了美國,你能受那麼多的苦嗎?回國後還生了那麼長時間的病?那都是因為她害的啊!是不是現在好了,你就把以前受過的罪全都給忘記了?”徐美祖指著高知秋,義憤填膺的說著。

    “不管是苦,還是罪,那些都是我心甘情願去受的,行不行?”冷世鈞抑制不住心底的痛苦,尤其是母親那麼說vivian的時候……

    高知秋捂著臉起身,有那麼一瞬間,她很想要撲過去,撕爛徐美祖的那張嘴。

    但是理智和良好的教養讓她握緊了拳頭,指甲也狠狠的戳進手心,“就算是我欠你們冷家的好了,這一巴掌以後,我跟你兒子的關系徹底一筆勾銷,跟你們冷家也沒有任何的關系。”

    說完,她忍著臉上火辣辣的痛,攙起了坐在地上的vivian,“vivian,媽媽帶你去看一下傷口。”

    “不準走!”徐美祖不依不撓的擋在了兩人的面前,眼楮在vivian的臉上看了看,隨即了然的看向了冷世鈞,“世鈞,你老實告訴我,之前你是不是已經跟她見過面了?”

    住在同一層病房,而且才剛剛做過手術,世鈞昨天又一直待在這兒……這些信息,讓答案似乎在瞬間就水落石出了。

    徐美祖猛地睜大眼楮,因為憤怒和懊惱,腮幫子都抖了起來,“世鈞,你怎麼這麼糊涂啊,這個女人不是什麼好人啊,這麼多年了,你為什麼還是看不明白啊,她肯定是想要纏著你,還有這個野丫頭,她們肯定……”

    “媽!”冷世鈞猛地打斷了她。

    他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飛速的翻滾著,身體里更是從未有過的悲愴和無奈。

    vivian明明是他的親生女兒,卻要被母親指著鼻子辱罵沒有教養,他明明是孩子的父親,卻不能保護她,他還能稱為一個男人嗎?

    在徐美祖又想要開口唾罵的時候,他脫口而出的說道,“vivian是我的親生女兒!”

    徐美祖憤怒的表情頓時僵住,蒼白著臉,眼楮也是又驚又疑,“你,你說什麼?”

    “媽,當年是我要帶她去美國的,都是因為我沒有用,所以才讓她跟著我在那吃苦受罪。我跟著你們一起回國的時候,她一個單身女人,沒有任何的依靠,但是她還是把肚子里的孩子給生下來了,這麼多年,是我欠了她的,是我對不起她……”

    “vivian是我的女兒,在你罵她沒有教養的時候,你罵的人……就是你兒子我!”冷世鈞緊緊的攥著雙拳,說道,“現在,我要帶她去看傷口,至于你……隨便吧。”

    說完,他彎腰抱起vivian,直接快步朝著樓梯跑去。

    高知秋包都來不及拿,只能也追了上去。

    徐美祖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兒,半天都沒有動彈一下,耳邊來回盤旋的只有一句話︰那個女孩,竟然是世鈞的親生女兒?!

    這麼說,他們冷家還有一個流落在外的孫女?這……怎麼可能?!

    徐美祖不知道花了多久才消化了這個消息,她皺著眉,慢慢的往回走著,到了1806號病房門口,卻發現病房的門開著,走進去,看到韓敏芝竟然醒了,而且還坐在了沙發上。

    穿著寬大病號服的身體瘦弱的像是風一吹就能刮走似的,臉上更是慘白一片,兩只眼楮木木的看著前方,听到聲音也一點反應都沒有。

    徐美祖忙擔憂的走了過去,“敏芝?”

    見她還是沒什麼反應,徐美祖心里不禁一陣忐忑,在韓敏芝身邊坐下,輕聲的問道,“敏芝,你什麼時候醒的?怎麼自己下床了,身體沒事兒吧?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

    韓敏芝悠悠的轉過頭,聲音輕的像是不知從哪里飄出來的似的。

    “媽,世鈞他去哪里了?”

    “世鈞?”徐美祖愣了一下,隨即便撒謊說道,“哦,他去樓下幫你買水果了,你等一會兒,他馬上就回來了。”

    韓敏芝沒有說話,眼楮始終一瞬不瞬的看著徐美祖。

    徐美祖︰“……”

    在她就要承受不住那種怪異的目光時,韓敏芝轉過頭,繼續安靜的看著前方。

    徐美祖皺皺眉,只好站起身說道,“敏芝,你肚子餓不餓,我從家里帶了補湯,是親家母給你熬的。”

    “……”韓敏芝沒有說話。

    她的臉上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表情,不悲不喜,甚至眼楮都不曾眨過一下,漆黑的眼底像是兩顆黑洞一樣,漸漸絕望,沒有一絲的光亮和神采。

    。

    10層,醫生幫vivian檢查了一番,還好因為做的是微創手術,所以就算扯到了傷口,也沒有太嚴重。

    將傷口重新包扎好後,醫生又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vivian已經疼得眼淚汪汪了。

    高知秋心疼的不行,找了護士,幫忙將女兒放在輪椅上,推著離開了。

    冷世鈞忙追了上去,想要跟著一起進電梯的時候,卻被她猛地推了出去。

    “知秋,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是真的不知道vivian受傷了,剛才我看到她,我只是想要關心一下她……”冷世鈞解釋。

    “不需要你的關心,你走吧。”高知秋表情冷漠,伸手按下了電梯。

    見冷世鈞還用手擋著電梯門,她冷笑了一聲,說道,“冷世鈞,剛才你母親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就算是我欠你們的,現在也可以一筆勾銷了吧?你母親都那麼說了,你現在還這樣死命糾纏,你們到底又是什麼意思?”

    “……”冷世鈞啞口無言的站在那兒,看著她冰冷的眼楮,雙手慢慢放下,就那麼看著電梯門漸漸在眼前合上。

    什麼意思?

    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現在到底在做什麼,腦子里又在想什麼,他們已經離婚了,不是嗎?

    冷世鈞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上樓梯的,從十七層到十八層,短短幾十個台階,他卻仿佛像爬了一座山似的,整個人出了一身的冷汗。

    深吸一口氣,走回到1806號病房,卻發現韓敏芝已經醒了,正和母親坐在沙發上。

    冷世鈞抬腳走了過去,低頭看著她,聲音溫柔︰“敏芝,怎麼下床來了?你剛才剛做完手術,我抱你回床上休息吧。”

    說著,伸手就要去抱她。

    韓敏芝卻像是觸電了似的猛地往後一縮,抬起頭,兩只黑漆漆的眼楮直勾勾的看著他,問道,“你剛才去哪里了?”

    “我……”冷世鈞剛要開口,看到母親在她身後不斷做著暗示,改口說道,“我去樓下了。”

    “去樓下做什麼了?”韓敏芝追問。

    徐美祖不停的給暗示,用口型示意“水果”兩個字。

    冷世鈞自然是看不明白的。

    他皺了皺眉,說道,“敏芝,別胡思亂想了,你剛剛才做完手術,還是先好好休息吧,我……”

    “是啊,我剛剛做完手術,我的丈夫就在我面前去找前妻和女兒了,那我呢,我又算是什麼?”韓敏芝說著,嘴角邊勾起一抹嘲諷的苦笑。

    “敏芝,你……”冷世鈞訝異的看向母親。

    徐美祖也沒有想到,她還以為韓敏芝沒有听到他們的話呢,當下便擺擺手說道,“不管我的事,我一個字都沒有說。”

    韓敏芝听到這話更是心涼,緊抿著嘴唇,忍著心頭刀割一般的難過,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她拂去了冷世鈞伸過來的手,啞著嗓子說道,“你不要踫我,我自己可以走去。”

    冷世鈞皺著眉,一來身心俱疲,二來又怕她動作太大傷到自己,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好,那你慢慢走,先好好休息,等你身體恢復好了,我們再談。”

    “……”韓敏芝沒想到他這麼輕易就說出了這種話,苦澀的笑了笑,轉過身,一步一步緩慢的走到床邊,徑直的躺了下去。

    傷口處的麻藥效果早已經沒有了,可她卻一點兒都不覺得那兒疼,因為更疼的,是她的心,仿佛就像是被人拿著一把鈍刀,一下又一下的剜割著凌遲著。

    自己的丈夫,剛才在婆婆面前那般激動的說著對另一個女人的心甘情願,是他沒用,讓她受苦受難……而她這個妻子,卻孤獨的躺在病床上。

    韓敏芝心底苦澀,想哭,卻發現根本就流不出眼淚,她艱澀的眨了兩下眼楮,看著窗外灰白色的天,一動也不動。

    徐美祖看了看韓敏芝僵硬的背影,悄悄地拉著冷世鈞走出了病房。

    。

    房門關上,徐美祖看著冷世鈞問道︰“世鈞,你剛才說的話都是不是真的,剛才那個女孩真的是你的女兒?”

    冷世鈞無意識的點頭,腦子里一直回蕩著高知秋的話。

    心里頭的疑惑很多,他恨不得立刻沖過去一間一間病房的查找,然後找她問個明白。

    為什麼這麼久了她還沒有回美國?為什麼還要留在中國?是不是有什麼苦衷,或者是困難?還有vivian……她們母女倆,為什麼相依為命的在醫院里……

    “她結婚了沒有?孩子的這件事情,是她親口跟你說的?”徐美祖又問道。

    冷世鈞回神,看著母親,“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我看她生活的挺好的,如果沒有結婚的話,會不會是故意來騙你的……”徐美祖越想越可疑,世鈞心軟,指不定會被人給利用。

    “媽,這點不用懷疑,vivian她就是我的女兒。知秋到現在都沒有結婚,她一個人把孩子養大了,孩子不可能不是我的。”冷世鈞說道。

    “……”徐美祖皺著眉頭,“不行。這樣吧,找時間你跟那個女孩做一下dna鑒定,如果她真的是你的孩子,你要認回來我不反對,如果不是的話……”

    “媽!”冷世鈞不可置信的看著母親,以前只是覺得她比較強勢和霸道,但是現在,他有點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出自母親的口。

    剛要想開口,“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冷世鈞和徐美祖瞬間同時噤聲。

    電梯里走出來一個身穿軍裝的中年男人,徐美祖一看,臉上的表情立馬復雜了起來。

    冷世鈞無意識的看了一眼,卻剛好和那人的視線對上了,眼光深沉。

    雖然四目相對的時間只有短短不到兩秒鐘,冷世鈞卻覺得後背一涼,心頭更是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覺。

    直到那個男人一直往前走,並推開一間病房門走進去後,徐美祖才一把抓住了冷世鈞的胳膊。

    “怎麼了?”冷世鈞收回視線,好奇的看著母親。

    徐美祖看著前方,欲言又止的,最終,卻什麼也沒說。

    。

    郁錦川推開1801號病房的門進去,發現屋里的氣氛有些怪異,vivian坐在床上,高知秋坐在沙發上,都低著頭。

    他摘下帽子,提著一大包零食走了過去,“vivian,今天感覺怎麼樣?”

    vivian抬起頭,一雙大眼楮紅腫不堪,委屈的開始告狀︰“郁叔叔,我媽媽剛才被人欺負了。”

    “vivian!”高知秋低喊了一聲。

    郁錦川將零食放下,皺著眉走到沙發前,看到她刻意低頭擋著自己的臉……

    剛要伸手,在他手指還沒踫到的時候,高知秋猛地轉過頭,隔開了他的觸踫。

    郁錦川深不見底的黑眸漸漸籠上了一層怒氣,聲音低沉︰“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被打了?”

    vivian眨了眨眼楮,剛要開口,又被高知秋的眼神制止住了。

    “是不是讓我去調監控錄像?”郁錦川開口。

    高知秋︰“……”

    僵持了一小會兒,她抬起頭,將頭發往耳後撥,那半邊紅腫的臉也清晰的露了出來。

    “小事,不過就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以前又不是沒被打過。”她輕描淡寫的說道。

    “……”郁錦川望著她,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幾乎成了一條直線。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開口說道︰“我先出去一趟,馬上回來。”

    vivian乖乖點頭,等郁錦川推門離開後,她看著高知秋就說道,“媽媽,你為什麼不告訴郁叔叔,剛才那個老太婆好可惡,我不喜歡她,讓郁叔叔去教訓她……”

    高知秋︰“……”

    。

    高筱瀟並不知道,因為常歡顏在午睡,所以她不得不提前離開,而高知秋正因為在十九樓沒有找到她的人,所以才在回去的時候,和冷家起了那一場沖突。

    離開醫院的時候,時間還不到下午的三點半,想了想,她就直接攔了一輛出租車,“師傅,去聖約翰幼兒園。”

    到了幼兒園,學校還沒有下課,高筱瀟看時間還早,跟門衛打了聲招呼就進去了。

    走到大班教室,卻被告知孩子們都在操場上上體育課呢。

    高筱瀟來到操場,發現已經有不少孩子在那兒運動了,至于足球場那一小塊區域,更是歡聲笑語鬧哄哄的一片。

    當看到一身白色羽絨服的高筱瀟,座椅上的孩子們也是一個個張著好奇的眼楮望了過來。

    “小白媽媽!”景安玖正和幾個小姑娘坐在那兒加油,看到她就起身跑了過來,小臉笑眯眯的說道,“小白媽媽,你來接小白放學的嗎?可是我們還沒有下課。”

    高筱瀟牽著她到座位坐下,听著小姑娘脆生生的給她介紹,“小白他是守門員,你看,他在那里。”

    順著她的小手,高筱瀟看到球門前面,高小白穿著一身紅色運動服,繃著小臉,表情淡淡的站在那兒,一眼看去,很像是韓平日里在辦公時的樣子,不緊張,反而……有些隨意和懶散。

    高筱瀟看了半天,加上景安玖的解說,才知道原來這是他們班級和隔壁班的一場對弈比賽。

    景彥希是前鋒,在操場上幾乎是滿場跑,結果一場下來累的夠嗆,卻一個球都沒有進。

    相反,對方班級的球技儼然要比這個班好,尤其那個前鋒,叫什麼歐陽……一直頻繁不斷的射門,還好每次都被高小白給撲回去了。

    沒有球的時候,高小白就恢復了高冷,不苟言笑,每次撲到球後,景安玖還有那一群小女生就會使勁兒的扯著小嗓子喊,“韓墨白,你好帥!韓墨白,你好帥!”

    高筱瀟︰“……”

    果然是時代不同了,幼兒園的孩子就知道看臉了。

    高小白也是偶然朝看台望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高筱瀟竟然坐在那兒,他彎起小嘴笑了笑,後面的比賽顯然就比之前要專心一些了。

    不到20分鐘,這一場比賽就以零比零宣告結束。

    高小白和景彥希都從操場上跑了回來,尤其是景彥希,一頭大汗,熱的小臉都紅撲撲的。

    景安玖把一個藍色的保溫杯遞給高小白,給景彥希的則是一瓶哇哈哈的礦泉水。

    景彥希拿過水咕嚕咕嚕喝了幾口,才說道,“玖玖,你怎麼不把我的保溫杯也拿過來?”

    景安玖小臉紅紅的,想了想,說道,“你跟小白的杯子是一樣的,容易弄混淆。”

    景彥希︰“……”

    高小白在一旁慢條斯理的喝水,不說話。

    “阿姨,你剛才看到我射門了嗎?”小孩兒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景彥希立馬和高筱瀟熱切的攀談了起來。

    小家伙有點胖乎乎的,五官長得很漂亮,紅著臉單咧著小嘴,模樣看著確實特別的討喜。

    高筱瀟微笑點頭,“看到了,你踢得很棒,很厲害!”

    景彥希看著高筱瀟親切微笑的臉,開心的都沒邊了,點著小腦袋不停說道︰“我最喜歡射門了,今天我是沒發揮好,下次你再來看啊,我肯定會得分的!”

    高小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還是什麼話也沒說。

    “阿姨,肯德基最近新出了一個隻果派,你吃過嗎?”景彥希扭著小身子羞赧的開口。

    “想要吃就直說,干嘛拐彎抹角的?”高小白沒忍住,開始吐槽。

    景彥希臉紅,“呃,我……”

    高筱瀟微笑地說道,“沒吃過,那我請你們一起吃吧,好嗎?”

    “真的嗎?”景彥希其實也只是說說,沒有抱太大希望,沒想到……

    “當然是真的。”高筱瀟摸了摸他圓圓的小腦袋,從座椅上起身,“我們走吧。”

    “耶,小白媽媽萬歲!”景彥希開心的直接跳了起來。

    高小白+景安玖︰“……”

    。

    附贈韓少小時候番外一則︰

    某一天,八歲的韓小背著萌萌噠的小書包回到家里,一進家門就被韓正銘按住,扒下褲子,啪啪啪地猛揍了一頓屁股,然後被罰面壁思過一個小時。

    郁錦川剛巧來韓家串門,韓小一看到一身軍裝,威武正氣的郁首長,立馬飛撲過去,抱著他的腿嚎啕大哭︰“郁伯伯,我在這個家里實在是沒法兒再待下去了,你帶我走吧!你不是沒有兒子嗎,我給你當兒子吧,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

    郁錦川︰“……”

    一問才知道,原來韓考試又考了全班倒數第二名。

    倒數第一名是誰?景家老二景慕琛。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暖妻成癮”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