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大宋之高衙內威武 第203章 奸臣老爹的鳥

    趙佶是個不太有主見的人,要是問他詩畫他就懂。但此時此刻,趙佶除了被兩大政治集團斗狗弄得頭大外,最終也沒弄懂種師道是好人還是壞人這個問題。別說趙佶不懂,奸臣老爹也沒弄懂。趙黨蔡黨也一樣稀里糊涂,天殺的,他們誰關心老種是否好人啊,要不是老種還有用,早就先聯手害死又在商量其他了。

    結果就在趙佶被他們弄得心慌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奸臣老爹的鳥立功了,那只鳥忽然道︰“前排圍觀,坐等大能分析!”

    這句讓趙官家笑得捂著肚子,不愉快的心情不見了。他想問卻又不好意思開口的話,被高俅新貢獻的鳥說了出來。

    滿朝文武大跌眼鏡,這才注意到官家居然帶著一個鳥去上朝,梁師成那個太監提著個鳥籠裝紈褲?

    高俅說當時頭皮發麻啊,估計滿朝文武都恨死高家這兩只蠱惑聖心的害蟲了。不用問就知道,這等莫名其妙的語言,只會出自小高那個禍害。

    然後當時朝上的局勢,趙佶就不怎麼關心種師道建碉堡是否勞民傷財破壞和諧了,皇帝只是好奇的問高俅︰“此等奇言妙語,想必又是小高卿家的杰作吧?朕打算建閣名曰‘妙言’,封小高為……”

    听說到此的時候,即便張叔夜也實在看不下去,出列讓皇帝冷靜,建閣雖為祖宗常法,也看不出有什麼勞民傷財之舉,但是西北兵事正如火如荼,江南錢政靡廢民不聊生。于此時建閣,實為不吉利的預兆,建議官家慎重。

    在信中,高俅老爹直言不諱的說,要不是害怕被斬了,他當時想約張叔夜出去單挑。

    目下異軍突起的張叔夜說話也還是有些分量的,而趙佶也的確比較迷信“是否吉利”這一套,便只得作罷,放棄了建立妙言閣。

    想來趙佶也發現,封高墨涵為妙言直學士的話,學士似乎就沒有低品的。一個二十歲的頑皮青年,這麼封官也太夸張了。

    但與此同時,趙佶還直接在朝上給吏部下令︰限期年底,必須把小高這種妙人選入流內官任用。

    這樣一來,擊碎朝中眼鏡無數,也就是說高墨涵出任有職權的實缺,而不是蔭補官、私官之類的空頭官,這已經破了大宋的記錄了。官家不限定期限的話,高墨涵就只能領俸祿,吏部可以永遠以不適合為由,不啟用高墨涵,養著這麼一個閑散官員就行。

    事實上張叔夜也覺得那小子做個閑散人員就很不錯,流氓做官有些不成體統。但官家愣是要這麼干,張叔夜卻也沒有反對,他認為高墨涵出實缺總比尸位素餐的人要好些,反正實缺就有這些,高墨涵不上其他人就要上,或許是個書呆子上去,或許是個大棒槌上去搞的一塌糊涂。那就不如讓小高試試。

    于是就形成了另外的潮流,趙黨和蔡黨都異口同聲的說“使不得”,二十歲的黃口小子出任差遣太過兒戲,沒經驗會闖禍雲雲。但張叔夜則逆流而上,說是小高想法較多,雖然缺少經驗,心性還不穩,但是嘗試一下也問題不大。

    老張照樣引經據典的說了許多大宋的神童什麼的,總之一句話,別看年紀小就以為人家不行。此後陳文昭那個在吏部做小官的佷子,也照本宣科的念了一下高墨涵的檔案。

    既然有人給趙佶找到了理由,趙佶說了句“就這麼定了”,便離開了朝堂……

    今個一大早就有人來叫高墨涵,說是梁中書召見。

    來至留守府公房,因為這里是正式場合,高墨涵規規矩矩的見禮︰“下官高墨涵,參見留守相公。”

    “呵呵,不必多禮,快坐下。”梁中書和氣的笑著,放下了手里的文書,漫不經心的道︰“賢佷可願意听老夫一句?”

    高墨涵趕忙道︰“留守相公請說,方平候教。”

    梁中書嘆息道︰“如你現在這般的繼續揮霍才華可不好,听你梁世伯一句勸,讀書方為正道,你為人機靈,心有正氣,又憂心于國事。你年紀輕輕便以獲得了皇帝賞識,即將選入實缺。這樣的條件和機會如若不抓住,實在太可惜。記得多讀書,將來踏踏實實的考個進士出身,須知不經歷這步,在我朝想登入青雲是幾乎不可能的。”

    高墨涵一陣頭暈,也不知道梁希玟是怎麼和他說的,怎麼看老梁怎麼像是選女婿的模樣。

    老梁也是很有分寸很懂事的人,這種問題適當的提點了一句便不再說了。轉而和高墨涵討論起了大名縣的縣治問題。

    眼見他手邊漫不經心的翻閱著一本冊子,乃是大名縣的刑獄記錄。

    高墨涵心里有數,梁中書觸角靈敏不用懷疑。通過梁希玟傳話黑鐵匠事件,他已然預感到了這個事的嚴重性。以他的政治智慧而言,目下如此混亂的朝局,就是不從愛國的角度,也絕對不敢攤上這麼一堆事的。

    “本府對一事略有奇怪,為何我北京匠人在消失,而大名縣上報的文冊中卻無與之對應的刑獄記錄?小高少年英雄,機靈聰慧,能為老夫解疑惑嗎?”梁中書故意道。

    這已經是他在表明要甩清了,高墨涵躬身道︰“下官會把此事查明,為留守相公解惑。”

    “少卿雖為散官,但平日有諸多的私事要忙,所以不必過急,空閑時候慢慢查即可。你可明白老夫之意思?”梁中書呵呵笑道。

    這是在要求給他時間慢慢的撇清這事,高墨涵抱拳道︰“好教留守相公得知,方平雖食君之祿,然則私心很重,先天下之樂而樂,後天下之憂而憂,乃是下官的一貫原則,只有自己的事忙完了才,有空幫忙。”

    “孺子可教。可你把範希文的詞句這樣亂改亂用真的好嗎?”梁中書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對這小子是越來越滿意了。那是一種又愛又頭疼又忌諱的復雜心態。

    “如若沒有其余事,下官告退了?”高墨涵嘿嘿笑道。

    “去吧。”梁中書擺手,卻想想又道︰“別在毆打老夫的女兒,梁世伯這里好說,可你蔡姨那邊,你就自求多福了。”

    高墨涵一陣尷尬,梁希玟那死丫頭可真出息呢,打不過居然回家告狀……

    離開留守公房的時候,在外間正巧遇到匆匆忙忙走來的慕容彥。慕容彥遇到高墨涵這個在北京混吃混喝的閑散人員明顯愣了愣,隨即微微拱手就想走開。

    (本章完)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大宋之高衙內威武”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