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名門閨煞 第528章 謀反(二)

    勤政殿中,北山嘯則只覺得一口悶氣壓在心口。

    早知道如此,他就應該將所有能威脅到他的人都殺了,也就不會有今日的局面,從他坐上這個位子就沒有一天省心放心的時候,世族做大,太後弄權,時時刻刻將他放在火上烤。

    他作為一個君主,這樣憋屈。

    楊承志異樣的聲音傳進北山嘯則的耳朵︰“君上,大殿下進宮了。”

    北山嘯則皺起眉頭︰“哼,我倒要看他怎麼解釋。”

    楊承志看出他仍舊不相信大皇子會做出什麼對他不利的事情,卻也沒說什麼,低垂眼眸,告退出去。吩咐自己的小徒弟,“去重華宮,跟嘉妃娘娘稟報一聲。”

    小內侍知道今日不尋常,趕緊領命去了。

    重華宮中,六皇子心神不寧的轉來轉去,嘉妃臣下面色,呵斥道︰“坐下!”

    六皇子被喝的步子僵住,緩緩做到一旁的椅子上。“母妃,這樣真的能行?”

    嘉妃凝眉道︰“你我母子無依無憑,好在我多年伴君,君上對我尚有些許情分,這才平安熬到現在。然而時至今日,我亦不能穩坐宮中了,君上若有個什麼,你我也是死。索性,最後借用君上的性命拼一拼。”

    “可是母妃……”六皇子心中惶惑︰“兒臣還是不明白,大哥不幫肅王父子,也不幫父君,自己又無心大位,他為何要這麼做?”

    嘉妃沉著臉,想到多年前大皇子還住在宮中時,她無意中看過的那幅仕女圖,心上緊了緊,說道︰“何須管這麼多,總之,今日咱們鑽了這個空子,這些人全都要死的。”

    北山廖在宮外的人手,已經與肅王等人斗的難解難分,他此時進宮不知是不是要對君上不利,但不管他要做什麼,她要趁著這個時機,將君上跟大皇子誅殺在勤政殿內。屆時,大皇子會被扣上謀反弒君的帽子,而六皇子雖然未能救駕,卻成功誅殺了謀反的大皇子。

    這麼做,會有兩種結果。

    第一,如果大皇子布置的兵馬在宮外順利將廉王之子誅殺,那麼六皇子將成為唯一能夠繼位的人選。

    第二,若廉王之子贏了,六皇子便是從龍之功,他們母子,也能從這場災禍中尋求一條活路。

    “娘娘……”小內侍氣喘吁吁進了內殿︰“大殿下快到勤政殿了。”

    六皇子猛地站起身,手心里的汗被風一吹,一片滲涼。嘉妃往前走了幾步,沉吟道︰“走,去勤政殿。”

    ***************

    勤政殿外,北山廖穿著一身絳紫蟒袍,發髻梳的十分整齊,更顯得他長眉入鬢,像一筆暈開的水墨,自然飛揚。他眼里含著一道利光,仿佛能夠看透所有一切。

    楊承志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北山廖,不禁暗暗心驚。

    “父君。”

    北山嘯則抬頭,一眼撞進北山廖的眸子里,愣了愣。

    他這個兒子,骨子天生就是個儒雅君子,什麼時候都是一副溫和清淡的態度。但今日,他似乎十分不同,眸光中有什麼東西晶亮的讓人不敢直視。

    北山嘯則看著這樣的北山廖,油然生出一股怒氣,嘉妃的話在他耳邊回響。難道這麼多年,老大竟然是騙自己的,實際上他根本沒病?

    “父君不比疑心,兒臣的確天生病體,坐不得這君王大位。”北山廖神情平淡,口中喚著父君,听上去卻跟叫張三李四似的那般毫無感情。“不過,父君也不該坐在這個位置。”

    北山嘯則聞言睜大眼楮愣在那里,半晌,他才清醒過來,一臉的不可置信;“你也要幫肅王他們?”

    北山廖搖了搖頭,目光悠遠又帶著許多疑惑︰“不,我只是想毀了這天下,好似從我出生那一刻起,就想這麼做。這方天地,令人厭惡,它不該存在,應該毀滅。”

    北山嘯則不解的抬起手指著他︰“你說什麼?”

    北山廖神色頓了頓,“直到最近兩年,我才漸漸堪悟到這其中的玄機……”

    “什麼玄機?”

    北山廖還未回答,外面就傳來刺耳的響箭聲,北山嘯則面色一變。北山廖淡然道︰“兒臣的兵馬正在絞殺肅王父子。”

    “絞殺肅王父子?”北山嘯則聞言面色一喜,緊接著又是一驚︰“你的兵馬?”

    北山廖卻好像很疲憊,拂了拂袖子沒有回答。

    北山嘯則見狀,心中警鈴大作,下意識去拿身後牆上掛著的寶劍。

    然而他的手卻摸到了什麼冰涼的東西,他一回頭,正對上一雙驚慌又貪婪的眼楮。

    六皇子握著匕首的手在不停的顫抖,不知是因為恐懼還是興奮,身體幾乎不听使喚,卻仿佛下意識的將匕首抵在了北山嘯則的心口。

    北山嘯則面上的神情從驚訝,憤怒到目眥欲裂,盯得六皇子直冒寒氣。

    這時,楊承志突然進來,看了一眼六皇子,面色很不好,“老奴讓人去打听消息,外面反了,宮門被破……肅王父子……”

    六皇子瞪大眼楮,“母妃,他們謀反了,他們謀反了!”自己可以動手了,趁亂將廉王之子殺了!

    “不是……”楊承志看了一眼筆直站在殿中的大皇子北山廖,又道︰“外面的消息是說,大殿下謀反,肅王父子平反!”

    六皇子一呆︰“什麼?”

    他這麼一愣神,被匕首抵住的北山嘯則憤起就要將他推開,六皇子嚇得一個激靈,匕首下意識的往前一送。

    噗嗤!

    冷冽的利刃穿透北山嘯則的心口。

    六皇子倒吸一口涼氣,手中攥緊匕首下意識的後退,溫熱的血線順著他拔出的匕首高高揚起,濺了他滿臉滿身。

    “你……”北山嘯則指著他說不出話。

    六皇子聲音抖得厲害;“父君……你別怪兒臣……就算兒臣不殺你,大哥也要殺你。”

    這時嘉妃從他身後閃出,她盛裝打扮,一雙眼楮中仍有綿綿情意,然而,更多的是放棄過後的遺憾。她已經放棄了北山嘯則,她得為兒子鋪路。

    她們是從密道過來的。

    她從潛邸之時就陪伴北山嘯則,自然知道他的脾性,一直在暗中尋找他秘密設置在各殿的密道。“君上,你到下面等臣妾,等臣妾安頓好六哥兒,就去陪你。”

    北山嘯則氣的青筋暴突,手腳卻都使不上力氣,他滑到在地,想要轉頭去看看北山廖。卻見北山廖站在原地面無表情,仿佛早就料到他會是這樣的結局。

    怎麼會這樣,他從登基的第一天開始,就防著有人謀反,這些年別的沒做太多,就是將京城內外布置的如同鐵桶,想要順利的拿下北冥宮,絕不可能這麼簡單!“你……你一早就收買了所有人……”

    北山廖道︰“是,北冥宮上上下下,遍布兒臣的人。”

    不止北山嘯則听了這話覺得遍體生涼,就連嘉妃和六皇子也渾身寒毛直豎。六皇子看向嘉妃,神色驚恐︰“母妃?”

    嘉妃攥了攥手心,“就算他本事通天,也不可能收攏所有人,咱們手下總還是有忠心的。”

    北山嘯則倒在地上,見眾人對他的死漠不關心,臉色越發灰敗,只剩一口氣。他死死看著北山廖,顯然不能明白,這個兒子到底是要干什麼,但他已經失去了再說話的力氣,瞪大眼楮歪在一旁。

    嘉妃往前走了幾步,說道︰“君上可還記得,當初有方外之人給大殿下算命格,說他命格乃是亂象,是不容于此天地的存在,所以身體才虛弱不堪。”

    北山嘯則聞言一怔,北山廖的目光終于落在嘉妃臉上,平淡道︰“嘉妃娘娘心思細膩,這樣的事情還能記得。”

    嘉妃見他反應如此平淡,心中不覺有些慌︰“你小時候,那時你不過八九歲年紀,筆下人物已是出神入化,記得你畫過一副仕女圖,當時君上還稱贊畫上女子的顧盼神飛,尤其是一雙眼楮,是神來之筆。但舉宮上下並無這樣一名女子,殿下現在可否說明,這女子是何人?”

    北山廖像听故事一般听完嘉妃的話,唇角不自覺抖落出一絲無奈的笑︰“自是我的夢中人。”

    “夢中人?”嘉妃似嘲似怕的看著他︰“不管是夢中人還是什麼人,殿下近日的變化,可與此女有關?”

    北山廖大大方方的回到道︰“有關。”

    嘉妃緊緊捏住手里的帕子,眼神中充滿了懼怕,一時沒說出話來。一旁的北山嘯則听得雲里霧里,卻已經支撐不住,嘔出一口血就不動彈了。

    六皇子哆哆嗦嗦上前試了試鼻息,急喘了幾口氣,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沒氣了……母妃,父君沒氣了……”

    他也跟眼前的人一樣,是個弒君弒父之人了。

    北山嘯則不甘的瞪著眼楮,死不瞑目,恐怕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就這麼輕易的死了,好像沒有激起半點水花就死了,連真相都听得一知半解。

    北山廖淡淡的看了死去的北山嘯則一眼,說道︰“我違逆天地法則,硬追尋她到這里來,受到反噬也在預料之中。”他用拇指輕輕磨了磨手心上那道與生俱來的橫紋,說道︰“只可惜我記起的太晚……”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名門閨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