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報告教官,回家煮飯 第六百三十章 咱們聯個手

    等到星期一,金先生就會跟著考察團進入療養院,趕在周末兩天,常笙畫拿著張主任幫她弄好的通行證,從早到晚都去第六區報道。

    她也沒有刻意去病房區查看什麼,只是在跟蹤之前做過催眠的那個病人的情況,和值班的醫生討論怎麼樣完善這套治療方案。

    這份工作對常笙畫來說不是掩飾性的,所以她的表現沒有任何破綻,第六區的醫護人員很快就知道這里新來了一個研究狂人的消息。

    常笙畫很滿意這個傳播速度,而且有了張主任和馬副主任的安排,她在第六區的權限比在第三區還高,不少內部資料都是對她開放的。

    常笙畫挑挑揀揀看了一部分,對第六區的情況也有了基礎的掌握。

    安秋已經去摸索過第六區外部的情況了,袁函良也若有若無地透露了一些內部消息,常笙畫則是在第六區內部轉了兩天,然後把了解到的事情和安秋互相一交換,兩個人都難得雙雙皺了眉。

    既然療養院敢關那麼多有精神疾病的犯人,其中還有不少重犯要犯,那就肯定有這個困得住他們的能力,之前常笙畫和安秋探查得還算順利,一方面是因為常笙畫的身份沒有什麼漏洞,內部人員能接觸到最直接的信息,另一方面就是袁函良的通行證起到了關鍵作用。

    可是第六區是袁函良絕對踫不到的區域,常笙畫現在拿到的權限的確不低,可是她就算能找得到人,也不意味著能夠把人帶出去。

    從某個角度來說,第六區不介意給剛入職不久的常笙畫開放權限,也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保衛力量很有把握。

    “這幾個關口……”安秋在手繪的簡略地圖上點了幾個位置,“從病房區到電梯口,必須經過這些路口,但是這里的監控和巡邏是沒有盲角的。”

    常笙畫琢磨著道︰“只能寄望于突發情況?”

    這個“突發情況”自然指的是他們人為制造的。

    安秋沉思,“太冒險了,他們肯定有備用的方案。”

    兩人對視一眼,紛紛都感到了頭疼。

    “金先生會在這里呆多久?”安秋想到還有個不知道會不會爆炸的炸彈在對他們虎視眈眈,就覺得更頭疼了,“他會不會把你的行動捅出去?”

    療養院里還有那批勢力的人,只是上頭在神仙打架,這里的小蝦米暫且貓起來不敢動作罷了,如果金先生出面,他們說不定就要行動了。

    常笙畫卻是搖頭,“除非他不打算救梁平宇了,不然他只會乖乖閉嘴。”

    常笙畫不知道金先生為什麼那麼執著于已經瘋了的梁平宇,還是只是通過梁平宇來報復莫爺,但是這個籌碼對常笙畫來說的確很好用,更何況她也不只是只抓著金先生這一個把柄。

    再說了,金先生放了那批勢力的鴿子,帶著他手頭的勢力就離開了帝都,把拖後腿三個字演繹得淋灕盡致,頗有幾分背棄東家保全自己的意味,那批勢力找他快找瘋了,可他死活就是不回去。

    所以,只要金先生不想被那批勢力給活撕了,他就不會主動暴露自己在療養院附近的消息。

    “從他身上下手去找人,會不會快一點?”安秋想到鳩頭和蠻子就是被那批勢力藏在療養院里的,也許金先生會知道更詳細的情況。

    常笙畫用指尖飛快地敲擊著自己的膝蓋,“不排除這個可能……但是要怎麼從他手上把人搶過來呢?”

    “梁平宇……”安秋詢問性地看著常笙畫,“可以嗎?”

    常笙畫搖頭,“莫爺會踏平You-Know-Who的總部。”

    龍有逆鱗,梁平宇就是莫爺的逆鱗,無論常笙畫是把梁平宇交出去還是提供給金先生去搶人的方案,都會得到莫爺最瘋狂的報復,甚至會累及You-Know-Who。

    安秋露出犯難的表情。

    人找不到,安保力量的漏洞看不著,突破口馬上就要來了,偏偏無門可入,他們的行動首次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僵局之中。

    安秋都忍不住在琢磨對金先生使用暴力的可能性了。

    “關于金明銳從小到大的資料……”常笙畫想了想,“再給我搞一份,再詳細一點,詳細到他睡了幾個女人都行。”

    安秋嘴角一抽,“……行。”

    金先生的資料還沒到,但是星期一已經如約而至,考察團也在中午時分前抵達了療養院大門口。

    井孟可和常笙畫自然沒去門口當迎賓迎接他們的,不過第三區的淳區長親自給他們打了電話,讓他們在考察團待在療養院的期間進行陪同,配合解說一些專業問題。

    常笙畫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金先生在搞鬼。

    還解說專業問題……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輪得到一個剛入職的新人來干?

    不過考察團是來取經的,會陸續參觀第一區到第五區的情況,倒是方便了常笙畫把這幾個區轉一遍。

    雖然鳩頭和蠻子更有可能是在第六區,但也不能完全放過前面五個區,誰知道有沒有個萬一呢?

    井孟可顯然不喜歡這個空降的任務,臉色黑了一中午。

    常笙畫揚起眉頭,“金先生聯系你的生活,你就沒有想到這個?”

    井孟可冷笑,“誰知道他的臉會這麼大!”

    金先生不但沒有給到他真相,還讓他在常笙畫面前失了分寸,被對方拿捏住了他的把柄,井孟可簡直火大,偏偏他奈何不了常笙畫,就只能沖著金先生發火了。

    現在金先生還非要招惹他,井孟可真想讓他看看死字是怎麼寫的。

    常笙畫優哉游哉地道︰“不如咱們聯個手?”

    井孟可繼續冷笑,“誰跟你是‘咱們’?”

    常笙畫好整以暇,“親疏有別啊,師兄,換作古代的話,咱們就是同門手足,怎麼可以讓外人看了笑話呢?”

    井孟可臉色陰沉地看著她。

    常笙畫一點兒都不怕他的死亡視線,“平心靜氣,師兄,搞心理學的人最重要的是修煉自己的心態,只有自己擁有一個健康向上的心境,才能夠以身作則去給患者做治療。”

    井孟可咬著牙道︰“輪不到你來跟我說教。”

    常笙畫做了個“雖然你無理取鬧但是我和你計較”的表情。

    井孟可的臉色已經黑如墨水了,好半晌後,才不甘不願地道︰“起碼得讓我知道他的身份和目的。”

    常笙畫展顏一笑,“很好,師兄,合作愉快。”

    “……”井孟可面無表情地想,他到底是為什麼會淪落到被一個少吃了很多年鹽的小崽子威脅的地步呢?

    果然愛情是個操蛋的坑,把他的智商都坑進去了!

    井孟可振作起精神,從來沒那麼精神奕奕地摩拳擦掌準備撿起武器開始戰斗,勢必要一雪前恥,化被動為主動,不再被常笙畫牽著走!

    常笙畫看著井孟可戰意澎湃的樣子,內心滿意得不得了。

    她這位好師兄已經拋掉了那種半死不活的狀態,也是時候重新出山了,用裝逼的說法就是要從出世到入世……

    嗯,不知道多少工資才能把他挖走,如果提供工作室股份的話,師兄大人願意打個白工玩玩嗎?

    這人還沒有忽悠來呢,常笙畫已經在琢磨著要怎麼榨干對方的勞動價值了。

    下午兩點半。

    井孟可和常笙畫接到電話之後去了第一區的大會議室,和其他同屬于療養院的陪同人員一起和考察團見了個面。

    作為行政人員的袁函良也在其中,遠遠就跟常笙畫打了個招呼。

    常笙畫也不意外,點了一下頭,然後環視全場,目光落在一個衣著講究的男人身上。

    金先生還是一如既往的儒雅斯文,穩重有加,哪怕如今形勢飄搖,五大世家和那批勢力都雙雙在找他,金先生仍然不顯窘迫,和療養院的院長在說話。

    談笑風生之間,他的眉梢嘴角有笑紋展開,歲月沉澱出醇香,在他身上展示了無盡的偏愛。

    常笙畫的眉頭不可遏制地蹙了一下。

    井孟可已經順著常笙畫的視線看了過去,然後表情也變得有些微妙起來,他呢喃道︰“不是個善茬啊……”

    在見到金先生本人之前,井孟可其實是沒有那麼高估他的能力的,但是就這麼一個照面,哪怕金先生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井孟可就已經可以看得出常笙畫為什麼要提出和他聯手了。

    總有那麼一些人,自學成才,再厲害的心理大師估計也比不上他的手腕多端。

    井孟可直接問常笙畫︰“你被他坑過幾次?”

    常笙畫裝作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只要看到他,我就覺得我要倒霉了。”

    雖然常笙畫只見過金先生一次,但是金先生已經用無數辦法讓她倒霉過無數次了,其中還包括她家小獅子呢。

    金先生遠遠地就注意到了常笙畫的存在,然後就對她露出一個笑容。

    常笙畫松開眉頭,走了過去。

    既然常笙畫都主動出擊了,井孟可便也跟了過去,他也想看看這個金先生到底是個什麼道行的老妖精呢,忒邪性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報告教官,回家煮飯”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