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門蜜愛之嬌妻難馴 燕小西與葉小九爺,王不見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軍門蜜愛之嬌妻難馴 燕小西與葉小九爺,王不見王



    話說最近發生了許多讓燕西郁悶的事情,且不說習涼要生孩子這事兒,更主要的還是自己手頭的一份土地並購案被人橫刀奪走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公子,這個案子我已經盯了很久了,前期已經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現在收手的話,我們損失很大。”秘書站在桌前,已然戰戰兢兢。

    “既然投入那麼多,又怎麼會被人搶走。”

    “我們也不知道,對方的標書的低價,就比我們少了幾萬塊錢,就被他們”

    “啪”燕西將文件猛地扔在桌上,“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我們以為這次肯定是十拿九穩的,誰曾想”那人額頭沁出一層細汗,“而且我們也沒想到,葉氏會從忽然冒出來。”

    “葉氏?”燕西一听到這公司的名字,只覺得腦仁疼。“怎麼又是他們。”

    “之前沒听說葉氏要競標,到了現場才知道,而且他們似乎就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去的,誰曾想就那麼巧。”秘書一邊說著,一邊觀察燕西的神情,一顆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呵是你們自己工作不認真,現在還賴在別人頭上?”從知道競標結果開始,燕西的眉頭就未曾舒展過。

    “可是這葉氏也太可惡了,怎麼一直和我們對著干。”秘書咬了咬嘴唇,“這誰不知道這個項目我們要定了,他們怎麼又”

    他聲音越壓越低,到最後微弱的幾乎听不見,而燕西的臉色也是越發難看。

    若是這葉氏,十幾年前和他們公司就有合作,父輩也算是認識,一直合作得非常好。

    他們公司不僅有財力,更有強大的背景支撐,光是盛都葉家這名字亮出來,許多人就得退避三舍,軍門權貴,這些年更是風頭無二。

    這原本一個遠在京都,一個遠在盛都,父輩合作良好,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自從這葉氏換了新主人,做事風格比之前的葉九爺更加強勢果決,接連搶了他幾個大單子。

    “听說這葉家小九爺從小就蠻橫,在盛都都是橫著走的主兒。”秘書小聲說道。

    燕西冷哼。

    誰小時候不橫啊,自己在外面橫行霸道的時候,這小子還蹲在地上玩泥巴呢。

    燕西拿起手機,立刻翻出了某人的電話。

    其實他倆從小就認識了,那還得追溯到他家辦喜宴的時候,認識時間不算短,只是天南海北,偶爾見一次,卻都是不歡而散。

    “喂”電話一接通,那邊就傳來某個男人帶著促銷的笑聲。

    “恭喜。”燕西轉動著手中的鋼筆,“听說這次競標你們又拔得頭籌。”

    “是小西哥你太客氣了,雖然我比你但你也不用三番兩次遷就我,真的,大家公平競爭就好。”

    “平時合作歸合作,該競爭也得競爭啊。”

    燕西攥緊手中的筆。

    什麼叫無恥!

    這特麼就叫無恥。

    “就是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听說你們公司準備很久了。”燕西何曾在人手中吃過這麼多次虧,听了這話,心底的火苗更是蹭蹭地往上竄。

    “小西哥,這次這麼大的案子,其實我們葉氏一個人吃下去也很困難。”

    “你們公司準備這麼久,肯定對這個並購案吃得很透,要是我們兩家合作,肯定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

    燕西手指頓了頓,這小子這次會如此好心?

    不過他擰緊的眉頭也倏然放松幾分。

    “不過燕氏那麼大的企業,肯定也瞧不上這小小的並購案,所以還是我們公司自己消化吧。”

    燕氏手指陡然收緊,這小子

    給我等著!

    燕西掛了電話,這心里被憋屈得很。

    其實他倆年紀相差不大,加上身世背景也頗有幾分相似,兩大名門的長孫,難免會被人拿來比較一番,所以即使沒有生活在同一個地方,也覺得他無處不在。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應該是惺惺相惜的關系,從小長輩還撮合著,讓他們多交流多相處,卻不曾想他倆壓根就是王不見王,完全不對付。

    從燕西第一次到葉家開始,他倆到底是因為什麼開始,就直接扭打到了一起,雖說自己當時有些胖,年紀又比他大,佔了上風,卻也被他揍了好幾下,自此之後,兩個人就徹底結下了梁子。

    因為長輩有私交,兩人也會踫到,可能遇到強勁的對手就是這樣,容易激起人的斗志,偏生這小子陰鷙詭譎得很,心思特別多,兩人爭來斗去,也難分高下。

    這葉氏以前是他父親在經營,這些年在逐漸交到他手里,這行事風格更是大膽直接,比其他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

    索性燕西並沒有因為這個事情煩悶很久,因為習涼已經進入預產期,已經在醫院住下,他直接把公司事情推給了專人打理,安心在病房里陪護。

    習涼開始劇烈陣痛是在凌晨三點多,直接就被送入了產房。

    “哥,你別擔心,嫂子肯定會沒事的。”燕茴這幾日也是在病房里全程陪護。

    饒是如此燕西還是緊張忐忑,守在產房前來回踱步,原本打算進去陪產的,只是習涼不肯,說看到他會更緊張,沒辦法,他只能在產房前默默給她加油。

    而此刻從不遠處走來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人。

    “現在是什麼情況?”

    “羊水已經破了,已經開了三指”

    “嗯!”為首的中年婦女一邊點頭一邊與護士交流,而走在她斜後方的男人剛剛戴上口罩,準備進入產房,就被燕西一把給扯了過來。

    “燕北冥,你怎麼在這兒?”燕西一臉懵逼。

    燕北冥眉眼冷毅,那張臉看不出任何情感波動,“我來實習。”

    “你特麼的又不是婦科大夫,你實習個鬼啊。”

    燕北冥之前就是醫生,後來才讀的博士,這幾年一直跟著自己教授在各大醫院奔波,回家次數少得可憐。

    “我輔修了婦產科。”

    “你特麼的一個大男人,學這個干嘛!”

    “听說女人生孩子就如同在鬼門關走一遭,小董身子不太好,我擔心以後生孩子困難,所以等她懷孕,我打算親自接生。”

    “接生你大爺,就關小董那身子板!”燕西深吸一口氣,“都能上山打虎,下海擒龍,你特麼的和我說她身子弱。”

    “骨子里虛。”燕北冥說得坦蕩。

    “小北哥,你該不會真的學了婦產科吧”燕茴艱難得吞咽口水。

    “你以後生孩子,我也可以”

    “不用不用,這個真不用!”燕茴急忙拒絕,太可怕了。

    自家哥哥接生?那還不如讓她去死。

    “松開吧,我得進去吧。”燕北冥試圖撥開燕西的手,沒喜愛能給到他拉扯得更緊了。

    “不許進去!”

    讓他給自己媳婦兒接生,打死都不行,況且他就是去實習,又不是主要的接生大夫。

    “你沒听到你媳婦兒在叫嘛。”燕北冥擰眉,“我真的需要進去了。”

    “你要是敢進去,就從我身上踏過去。”

    一想到他要給自己媳婦兒接生,燕西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哥”燕秋白和莫韶光也趕到了,這一過來就看到二人撕扯在一起,還有些懵。

    “你們兩個人這是在干嘛啊,快點松開!”莫韶光急忙將二人分開。

    “燕北冥,你今天要是趕緊去,我保證你豎著進去,橫著出來。”燕西氣得咬牙。

    “在我眼里,他們都是病人,並沒什麼特別的。”燕北冥仍舊一臉冷硬。

    “到底怎麼回事?”燕秋白一臉懵,“我哥有手術嘛?你干嘛不讓他進去。”

    “難不成你以後也想你哥給你親自接生?”燕西冷哼。

    燕秋白徹底傻了眼,莫韶光原本是打算勸架的,一听這話還得了。

    這以後誰還敢生孩子啊。

    一分鐘後

    燕北冥就被燕西和莫韶光兩人,一人一邊架著胳膊,堵在了手術室門口。

    不過他本就是觀摩實習,沒有他在,也沒什麼大礙。

    “其實人上了手術台,對我來說,就是一具普通的,和尋常人並沒什麼兩樣,你們根本不用這麼緊張”

    “你給我閉嘴!”燕西本來就處于高度緊繃狀態,這里面的叫聲一浪高過一浪,燕北冥此刻要是敢多說一句,燕西絕對會把他直接宰了。

    燕北冥目光落在對面的兩個妹妹身上,只是微微一笑。

    “姐,最近好多人去國外生孩子,我們要不要到時候也去國外啊”燕茴一想到自己生孩子的時候,左手邊是戰揚,右手邊是燕北冥,就覺得生不如死。

    “我也這麼想。”燕秋白嘴角抽了抽,壓根不敢看自家哥哥的眼楮。

    習涼生產不算順利,從凌晨一直疼到中午,方才生了個女孩,可把燕西高興壞了,雖然一生下來皺皺巴巴的破不好看,燕西也當寶貝一樣捧著,到處和人炫耀,甚至在滿月的時候,包下了京都最大的一處酒樓。

    前來慶祝的人更是絡繹不絕,這小丫頭滿月的時候,又白又胖,眼楮烏黑發亮,見著誰都咿咿呀呀叫個不停,十分鬧騰。

    燕西那會兒正忙著招呼客人,臉上俱是喜色。

    “小西哥,恭喜!”隨著一道清明澄澈的嗓音,燕西一扭頭,就看到了一個十分不願看到的人,只是大喜的日子,他也懶得和他計較,只要這小子不是來鬧事的。

    “謝謝。”燕西眸色深邃,打量著他,有幾年沒見了,不過他還是一眼就認得出來。

    “這是禮物。”男子伸手將一方包裹著紅綢的長方形東西遞過去。

    別人都是送些小孩用的小玩意,這家伙倒好,送的又是什麼?

    “你這是”

    “送給佷女的禮物。”男子將東西塞到燕西手里,喝了點酒水,也沒多做停留就直接走了。

    燕西很忙,也沒顧得上他,直到晚上回家,習涼卻拿著一個文件來找他。

    “燕西,這禮物是不是送錯了?”習涼正盤點禮物,這誰家送了什麼,她得記一下,以後誰家有喜事了,回禮的時候,得參照著看。

    “什麼禮物?”

    “是並購案的合同,這不是應該送到你們公司的嘛?怎麼摻在禮物一堆。也沒任何署名標記,不知道是誰送來的。”

    燕西急忙拿過文件,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氣得他背過氣去!

    “葉擎軒!”燕西氣得咬牙。

    這分明就是前段時間那小子從他手里搶走的合同,搶了別人的東西,又當禮物送回來,他這是幾個意思,炫耀自己很能耐,能從自己手里搶生意?

    他就是故意選在這天打他的臉啊!

    而此刻正坐在飛機上的某人冷不丁打了個噴嚏,伸手揉了揉鼻子。

    自己禮物那麼別出心裁,小西哥肯定終身難忘吧!6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軍門蜜愛之嬌妻難馴”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