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9章 互咬了



    “你們先了去吧,先出去吧。”

    這邊發起了火,盤子帶菜都給摔了,于歐忙把這兩保鏢朝外推,到了外面謙意的說︰“你們來得太突然了,我先和他商量一下。”

    雖然說這是她的家,但現在小望和她暫且住著,還是要尊重一下他的意見的。

    和這邊打了聲招呼後她便進去對一臉怒色的小望說︰“你這是干嘛啊,又是摔盤子又是摔碗的,搞得好像別人真的強奸過你似的。”

    小望沒說話,拿眼狠瞪著她。

    “好了好了,你也別生氣了,其實這還不都是為你好,若不是因為你,我用得著整天這麼提心吊膽的生活?認識你的那些人隨時都會來找你,搞不好就真把你給帶走了,你要真被帶走了,你說我怎麼朝小希交代吧,你畢竟是托負給我照顧了,我也得對你的安全負責任對不對?”

    她算是費了一番唇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了,小望這才松了口,說︰“不要讓他們出現在我的視線之內。”說罷這話拿起筷子,動手吃了起來。

    “你,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太子了。”于歐也是被他這皇太子般的架式給氣倒了,他自己盤子碗扔在地上就不管了?就這麼開吃了?她很辛苦做出來的菜啊啊!

    小望沒再搭理她,她自己氣呼呼的一邊收拾地上的殘局一邊罵他︰“我這是請回來一個祖宗啊!我這輩子就是侍候人的命!以前照顧弟弟,現在照顧你。”

    說到這里她話也就猛然止住,把東西收拾起來把地擦干淨後,小望人已經放下碗筷站起來就往自己屋里去了。

    我真是養了個爺!

    于歐自己抱怨著翻了個白眼,這才沖外面的人叫︰“你們吃過沒有?這里有菜,我再幫你們炒幾個小菜下酒吃?”

    “于歐小姐,我們吃過了。”答話的是另一個紀青。

    既然他們說吃過了于歐也就作罷,便又說︰“事情是這樣子,我和你們說一下,這小望脾氣不太好,不願意見生人,尤其是男人,他在的時候你們盡量回避,行嗎?”

    “這沒問題。”紀青應了,一旁的男人倒是沒答話,他並非听不出來,那個人不過是討厭看到他罷了。

    說好了這事于歐也就坐了下來開吃,一邊吃一邊說︰“既然你們吃過了,我也就不客氣了哈。”忙到現在她都餓壞了,結果一口菜還沒吃上,現在吃的還是那個人的口水菜。

    沒辦法,將就著吃吧。

    這若擱在以前,她才不會這麼將就著吃一頓飯。

    曾經對于她來說,唯有美食不可去辜負。

    ~

    夜,冷清。

    比起冷清的夜,帝都之城卻是另一番景貌。

    凌晨之際,也正是帝都最熱鬧時刻。

    帝都之城是一座地下賭城,在幽都帝國是出了名的賭城王國,對于這一塊上面也一直處于默認態度,雖沒有禁止但也不宣揚,所以便一直處于地下狀態。

    之所以提到這里,這要歸于最近的安寧,他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最近實在發生了太多令他無法掌控的事情,就如同他無法掌控眼前的京東一般,盡管他拿回了另一半安靜的股份,還是無法掌控。

    還有與明悅小姐的婚事,他心知肚明自己是為什麼要與她走到這一步的,像他這種有點清高有點傲氣的人,盡管已經滿身的污點,還是覺得是別人配不上他。

    說白了,這場婚事並不讓他覺得滿意,但為了某種目的,他不得不委屈自己去和這個女人結婚,甚至還要說一些令他自己都惡心的甜言蜜語來哄騙一個女人的感情,這也讓他覺得煩悶。

    如果不是安然的再一次出現,他何必走到這一步?

    如果安然如他們當初所設計的那樣,她已經死于那場車禍。

    安然若果真死了,後面的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安靜應該會和黎痕結婚,黎痕的軍旅生涯應該會一帆風順。

    至于他,整個京東都是他的了,哪里還輪得著別人來指手劃腳,甚至沒有他插口的機會。

    安然她!還是那樣的讓他覺得可恨。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在京東的她,永遠都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她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

    偏偏就是這個令他自己不屑的女人,最近令他生不如死。

    ~

    這樣的局面令他心情煩悶是難免的,男人解決煩悶的辦法有幾種,有的喜歡找女人,發泄一通也就罷了,該干嘛繼續干嘛。

    有的喜歡借酒澆愁,大醉一場,借著酒勁與人干一架也好,醒來後該干嘛照顧干嘛,偏偏這些他都不喜歡,他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很不入流的,所以最近便時常來這里小賭一把,他反而覺得這個東西看起來還高大上些。

    說是小賭,對于他這類身份的男人,輸贏在幾百萬是正常的事情,動輒上千萬也不是沒有過。

    再則,安寧不是個笨蛋。

    只不過,不論有多少小聰明的人,一旦沾上這東西,就好比沾了毒品一樣,想抽身,卻身不由己了。

    此時的安寧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局面。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賭下去了,但最近輸進去的實在是太多了點,這令他是有些不甘心的。

    換作誰都不會甘心,沒有誰會在輸進去那麼多錢後拍拍屁股走人,下次不來了,就當輸一塊錢罷了。

    夜已經很深了,由于最近熬夜實在是多了點,安寧的雙眸也布上了血絲,本來英俊的臉龐此時看起來有些疲倦。

    等他再一次從里面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四點鐘的時間了。

    “最近迷戀上這里了?”有輛車忽然就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有聲音從里面飄了出來,傳入他的耳中。

    安寧看了一眼,借著燈光依稀看得見里面的人。

    “京東本來應該是你的,現在幾乎要毀在你的手里了,你的手中還有多秒資產可以令你揮霍。”那聲音里帶著幾分的責備,令他微微眯了眼。

    車門忽然就開了,他甚至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整個人就被拽了進去,車隨之呼嘯而去。

    安寧跌入車中,同時也看清了那一張臉。

    他心生疑惑的看著這張臉,問︰“你究竟是誰?”雖然只是一種感覺,但感覺告訴他,這個人決不是那個在秘書室內叫小望的男人。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搞清楚,你現在究竟在干什麼?”對方的聲音帶著幾分的冷厲,目光之中甚至有著對他的失望。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安寧向來也是個高傲的,哪里忍得了一個陌生人對他指手劃腳的批評。

    對方冷冷的反諷說︰“如果不是受人之妥,你以為我稀罕多管你的閑事。”

    一時之間,安寧沉默不語。

    他只是注視著眼前的這個異國男子,他忽然出現,又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他心里難免要猜測一番的。

    片刻,他說︰“誰讓你來的。”

    “你我心知肚明,何必點破。”對方並沒有看他,他目光飄向車窗之外,深邃的目光劃過一絲的冷厲。

    “你是誰?”安寧再次問,忽然有些煩燥。

    是黎痕派來的人麼?

    他並不喜歡這樣猜謎語,可顯然對方好像不願意和他明說什麼。

    “你可以稱呼我米修殿下。”在說這話時他的語氣听起來有幾分的傲氣,姿態上也就有著說不出來的高人一等的傲慢了。

    米修殿下?

    蘭國不過是一個極小的國度,平時與幽都也並無軍事上的來往,更別說生意上的往來的,對于蘭國皇室內的事情,安寧並不知情,更不知道蘭國有沒有這麼一號米修殿下了。

    既然他這麼自我介紹了,安寧嘴角也就扯了一絲冷笑,說︰“米修殿下是麼,請問你想說些什麼?”

    “安少爺,我們不妨找個地方慢慢談談,去你家如何?”

    “隨便。”

    既然他同意了,車也就直奔他家的方向了。

    看著開往他家的那個方向,安寧冷笑了一聲,說︰“看來你對我的了解很多。”他都沒有指路,他都知道他住在哪里了。

    “在來見安少爺之前,自然是要先了解安少爺的。”

    車駛進了安宅,在大門前停了下來,安寧先下了車,說︰“我現在很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既然你這麼了解我,等天亮了自己過來找我。”他一邊說著一邊自顧的進了宅院,大門在他身後自動閉合。

    心情其實糟糕得很,之前又輸了很多。

    還有,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黎痕派來的。

    黎痕這個時間來找他,無非是要資金上的幫助,而他,根本給不了他資金上的幫助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拒絕請這個人進安宅。

    至于身後的人,坐在車里的那位,則冷冷的看著緊閉的大門。

    安寧,在躲避他呢。

    與其說是躲避他,不如說是躲避黎痕吧。

    心里明知道有了黎痕的消息,並沒有追問下去,看起來也並不是那麼的感興趣。

    這個同盟,是要生外心了吧!

    只不過,京東那麼一大塊的肥肉,還有萬明集團這塊肥肉,他若想一個人獨吞,怎麼能吞得下去呢。

    ------題外話------

    狗咬狗,一嘴毛哈……

    互咬了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