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九十三章 嫂子,起床了



    所有的人都走了,瞬間,整個客廳里就陸潔和林凌了。 乏縹摩縲﹀縊

    陸潔仿若沒有看見他,自顧的站起來,也要去休息了。

    自從那天在醫院里罵過他後,他後來也就沒有過來看她了。

    明明自己的傷還很嚴重,可昨天晚上就出了院,跟著明修一塊來這里了。

    當然,陸潔也好不到哪里去。

    林凌看她冷漠的背影,以及陌生的臉龐。

    他們之間,自從告訴她真相之後,她就不願意搭理他了。

    當然,因為今笙的介入,她也不再對南明修這個人有什麼念想了。

    反正,這麼多年來都是一個人在瞎想。

    ~

    陸潔一個人上了樓,由于來者是客,他們都住在那邊的客房里,主臥室這邊是由南明修居住的。

    陸潔去了今笙的房間,她果然還在一個人生悶氣。

    她都氣成這樣子了,旁人不來安慰她也就算了,明修居然也不來安慰她一句,這令她更不開心了。

    看到陸潔回來,她還是氣憤憤的說︰“我真的一點也不喜歡這個明希和她的什麼哥哥來著。”

    初見面就給她這麼大的難堪,親了她也就算了,他們兩個人居然還一唱一合的擠兌她,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陸潔听了便說︰“算了,今天的事情都過去了,明天自有明天的事情,要是這麼一點事情都能把你氣成這樣子……”那以後若有更大的事情呢,她還能受得了?

    這位大小姐自幼是被嬌慣壞了的,特別是這幾年她的父親競選為幽都帝國的總統後,她的脾氣就更大了,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貴族的少爺小姐們哪個沒有脾氣?

    听了陸潔的一席安慰,今笙也就覺得順氣多了,反而問一句︰“這個明希今天晚上是住哪里?”

    陸潔笑了一下,說︰“她還能住哪里,當然是和中將住一塊了。”再則,這又不是頭一回了,當初在灣島不就是共處一室了。

    “這麼說他們都同居過了啊……”今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許是很嫉妒吧。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男歡女愛不是很正常。”

    陸潔故意把事情說得很隨意,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也很介意過。

    今笙小臉扭結在一起,明修是有未婚妻的人,以著她的身份,就算喜歡,她也不太好明目張膽的去搶過來。

    可是,如果對此無動于衷,這個男人就真的與她無份了。

    “好了,別想太多了,先睡覺吧,養好了精神,你才能去戰斗,明希可不是好對付的呢。”

    陸潔朝她擺擺手,轉身出去,回自己房間去了。

    今笙坐在床上,越想越難受,撲在床上打了個滾,吼叫了一聲︰為什麼我喜歡的人要有為未婚妻啊啊……

    她在此孤枕難眠,他們卻在那邊翻雲覆雨,這不是要她的命麼?

    ~

    事實上,與此同時,明希也跑到陽台上去了。

    明修在里面洗澡,她在外面實在是有些焦灼的。

    她就這麼提著行禮大搖大擺的住了進來,現在才說她不想和他那樣子,她都覺得自己太虛偽了。

    天哪!

    她今天都干了什麼事啊?

    她都不知道為什麼在听說總統的女兒住在他這里後,她直接提了行禮要住進來。

    現在好啦,她再一次把自己送他床上去了。

    想著一會要發生的事情,她也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燙,自己忙拿手捂住自己的臉蛋,真覺得燙了起來了。

    對于這種事情她不再是小女孩子,也不是什麼都不懂。

    她經歷過,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其實,明修還是特別美好的……

    在這種事情上,夠猛。

    “怎麼站在這兒吹風了?不冷?”

    “啊……”

    她正想得入神,明修就已洗完澡出來了,忽然在她耳邊說了這麼一句話,驚了她一跳。

    還沒待她反應過來,明修的雙臂已環繞在她的腰上,下巴壓在她的肩膀上,那種自然的親昵,立時就讓她臉紅心跳加速了數倍。

    “我……”一時之間,她倒是有些手忙腳亂,不知道自己的手該放在哪里,想要趕緊推開他,卻是被他反抱在懷中令她無從下手。

    “我們進去。”他仿若看不見她的慌亂,就這樣摟著她把她往里帶。

    “別這樣……”她還是覺得很不自在,他們之間怎麼進展這麼快?好像真的是夫婦一樣,她都搬過來住了。

    “那要怎麼樣?”他的眸中其實已滿了笑,看她現在面紅耳赤的樣子,他還真的有些懷念她之前纏著他非要騎馬馬的情形。

    “于歐……”這二個字她才剛說出來,他忽然就低首吻了她的唇,敲開了她的貝齒,細細的擁吻。

    竟是如被電擊,一陣酥麻全遍了周身,她嚶出了聲也渾然不覺。

    咚咚咚……

    外面傳來叩門的聲音,就听一航在外面喊︰“于歐帶來了。”所以要安排哪個房間啊?這事他又不知道,所以別怪他這個時候前來打擾。

    明希慌忙就推開了他,明修有種意猶未盡的不快,但還是答了一句︰“知道了。”

    “我今天和于歐睡。”扔下這麼一句話,明希抬步直接從他身邊跑了出去。

    和于歐睡?

    他頓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剛剛的前戲,已經讓他按奈不住了。

    她現在說不要回來睡了,那麼他怎麼辦?

    在與她偷食過幾次後,這種事情越來越難以控制。

    那種與她在一起的快意,想起來都會令人許久不能平息體內的火。

    ~

    明希已快步跑了出去,下了樓,于歐整拖著個行禮站在下面。

    一航忽然跑過去讓她收拾一下行禮過來住,雖然是有些意外,也別扭了一會推辭著不行,但那個人三言兩語的就給解釋過去了,到底也是高高興興的接受了。

    眼下就要過年了,各家各戶都在準備過年的事情,她卻在這些天準備了媽媽的喪禮,又尋不見弟弟的蹤影,她一個人在家里的日子實在也是很難過的,難免會胡思亂想。

    現在能搬來和明希暫且住幾天,一航說是要一塊過了這個年,不只是她一個人,還有別的朋友,這個年都會一起在明修這里過,既然不是她一個人在這里打擾,她還是很高興就這樣住進去的。

    只不過,由于剛剛沒了親人,她實在也是很難提起太在的精神。

    一航把她帶過來後就上去叫人了,沒多大一會,明希就跑了下來喊她︰“于歐,走,我帶你去看你的房間。”

    于歐並沒有分配在那邊的客房,畢竟,她是當她自己親人看待了,就直接把于歐帶了他們主臥室這邊的房間了。

    這邊空著的房間多了,明修讓她做主,她就這麼辦了。

    ~

    “一航,幫拿一下于歐的行禮啊。”

    明希前面領著于歐來到給她安排的房間,後面叫上一航幫著把皮箱提上了樓于歐的房間。

    待一航離去,明希才又說︰“今天晚上我就和你睡一塊吧。”

    “好啊,我換睡衣……”她難掩激動。

    她們之間也並非沒有一塊睡過,上高中的時候她就跑到他們家睡過幾回,因為被家里人罵了,她傷心難過了,就跑出來和她睡了。

    但算起來,除了高中那會,後來各自上了大學後,便就沒有這樣親熱的睡在一起過了。

    ~

    “小歐啊,你的睡衣也借我穿一套吧,我睡衣忘記拿了。”她皮箱都在明修的房間,這個時間她不太好敢回去拿自己的睡衣。

    “好啊,你看看,你喜歡哪一套。”于歐忙把自己的睡衣都找出來。

    她的睡衣,多半都是很幼稚的,上面帶一個小動物的圖案。

    明希也不講究這個,直接拿了一個戴小熊圖案的就穿上了,于歐則穿了一件粉紅的帶芭比娃娃圖案的衣裳,本來人就長得像個小孩子子,這樣的睡衣穿在身上,分明就是一個未成年少女啊!

    明希看了看她,看得出來,于歐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人。

    也正因為于歐很簡單,所以,才會和那樣的明希做朋友吧。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

    和她在一起的于歐心情果然也好了很多,她撲到床上掀開了被子鑽了進去,露出一張圓溜溜的眼楮看著明希,眨了眨,說︰“明希,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話用在你身上挺合適的,我做夢也沒有想過,有一天你真的會咸魚翻身,會這麼有出息,還能掌管那麼大的一個公司。”

    ~

    那天,在她爸爸的生日宴會上,看見明希的第一眼,她就覺得很詫異了,她變得令她認不出來了,除了這張臉,整個人的氣質好像都變了,她看起來不再是那個柔柔弱弱的明希,但有一點她還是沒有變,明希對她還是這麼的好,知道她現在很難過,連過年都要留下她在一起過年。

    本來她也是很猶豫的,畢竟太了解她在家里的情況,可一航說大家都會在一起過年,真是這樣子就不用太擔心明希家里會有人為難她了。

    明希瞧了瞧她幼稚的臉龐,也就忍俊不禁,掀開被子和她鑽在了一塊說︰“那就等過了年,你進我公司幫我一塊管理公司,抽時間你熟悉一個公司里的事務,過了年就去上任,有問題嗎?”

    “啊?我?行嗎?”她有些不太確定,明家的人會不會說閑話不高興啊?

    “當然行了,要不你就從我的秘書做起怎麼樣?我任命你為總裁特助。”

    知道于歐也是初出校門,並沒有什麼工作經驗,她是想要好好培養她,令單純的于歐成為自己的左右手這樣的想法已在心里生成了。

    “真的嗎?我可以啊?那明叔和阿姨他們願意啊?”

    于歐有些受寵若驚了。

    明希嘴角一勾,故作得意的說︰“現在京東是我個人產業,和明家沒有關系,他們沒有權利干涉。”

    “啊?明希,你現在這麼有錢了,你身價有多少億?啊?快說快說……”驚喜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她幾乎是要尖叫起來,不過,很快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她忙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這麼大呼小叫會不會影響到別人啊?

    明希笑,伸手點了她的腦袋說︰“這里隔音應該不錯,你隨便尖叫都沒有關系。”

    “真的啊?啊啊,讓我冷靜一下,我感覺我有點受到驚嚇了。”

    于歐捧住自己的臉,京東竟然是明希個人的財產,想破頭皮也想不出來,她是怎麼做到的?明家的人會不與她爭?

    咚咚咚……

    外面忽然就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還不待兩個人答話就听傳來一航的聲音︰“里面的人聲音小點,現在已經是十點四十五分五十秒了,早睡早起,明天還有任務。”

    “……”

    說好的隔音應該不錯呢?

    床上的兩個女孩子面面相覷,悄悄捂了嘴,往被窩里縮。

    “明天有什麼任務啊?”躺下來的時候于歐小聲的問。

    “我也不知道呢。”

    沒听明修說明天有什麼任務啊?她還想著明天去公司一趟呢。

    兩個人的聲音漸漸放小,門口的一航側耳听了听,確定沒了聲音,這才轉身走了。

    真是折磨人啊,這種事情明修還非要他過來說。

    轉身他也下了樓,準備回去睡覺了。

    唐憶禮在那時匆匆的回來了,臉上有著幾乎不曾見過的容光煥發。

    “喲,這大半夜的你才回來呀?找韓小姐約會去了?”一航故意揶揄他一句。

    “別瞎說。”本來容光煥發人立刻又收斂了,給了他一張刻板的臉。

    “就這麼點事情,你還好意思朝兄弟們藏著掖著的。”搞得好像誰不知道似的。

    “八字還沒一撇呢。”小唐被他說得有些難為情。

    “我知道你們八字還沒有一撇,到現在還沒有一撇,這就是你的錯了。”一航立刻化身為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攬著他的肩膀哥倆好的走了。

    能這樣攬著小唐的肩膀走的一航,本身也是很高了,在他們兄弟中,基本上找不到小個子的,最矮的可能也就是明修了,身高擱在了一米**那塊了。

    小唐見他好像挺有這方面的經驗似的,也不由得想要多听他說兩句,就問了他一句︰“怎麼是我的錯了?”

    “當然是你的錯,你說你和人家姑娘在一起,是不是沒有牽過人家的手?”

    真要嚴格說起來,他還真沒有牽過人家的手,偶爾的踫觸,都是意外的巧合。

    “沒有。”

    “我就說啊,你這智商都長在身高上了,沒長腦子里去……”

    “說什麼呢你。”小唐直接踹了他一腳,一航連忙撒手閃開。

    “別,別動手,用詞不當,用詞不當。”一航只得在他的眼神下改口,小唐這才給了他一記冷眼,算是不與他計較了。

    一航繼續說︰“人家姑娘對你有意,你也對人家姑娘有情,既然是郎有情妹有意,你就不能動作太慢了,學學樓上的那一位,你把人家姑娘擱在那里溫水煮青蛙呢?時間久了人家姑娘還以為你瞧不上她呢,既然有意思,該牽手的時候牽手,該親吻的時候就親吻,火候到了,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他說得頭頭是道,听起來好像是那麼回事,小唐卻是一本正經的回他一句︰“你自己都搞不定個女人,還來教我。”

    “……”敢情他這是好心被當成驢肝肺了啊?

    一航被他給懟了一句,臉上也就有些不好看了,說了聲︰“像本少這般優秀的男人還需要去搞定女人嗎?從來都是女人來搞我!”

    “沒臉沒皮的。”

    兩個人正說著這事,不料這話都被站在樓上的林凌听了個一清二楚,才會無語的這麼損了他一句。

    “這大半夜的你不睡覺站在這里望鬼呢?你那只鬼沒睡這兒。”

    幾個男人私下里也都是喜歡互損的,他們之間那點破事,誰不知道誰啊?想藏都藏不住,一個知道了大伙兒也就都知道了。

    一航這話就是指著陸潔說的,那次兩個人同時受了槍傷之後,雖然他守口如瓶,什麼也不肯說,可兄弟們也瞧出來了,他和陸潔之間,絕對不單純,不然,不會鬧到開槍這份上了。

    只是,這次陸潔來了,兩個人又像陌生人似的,誰也不搭理誰了,這與他們往日的作風就更不同了,昔日里,陸潔和他關系是最好的了,現在卻一副陌路的架式,說兩個人之間沒鬼,誰都不信。

    ~

    別瞧人前他們個個一本正經的,但私下里,脫了這身的軍裝,他們也只是普通人,有著人該有的性情,七情六欲喜怒哀樂一樣不少。

    幾個男人互損著回了房間,這邊的房間與主臥室是分開的,但客廳卻都是通著的,他們住在了主臥室的側面,而陸潔與那位今笙小姐,則住在主臥室的另一側面。

    次日。

    咚咚咚……

    還在睡夢中,外面就傳來叫門的聲音,就听又是一航在叫她們︰“嫂子,不是說了今天有任務的嗎?快起床了。”這都幾天了,她們還在睡懶覺,他們這些男人可都是早就起來跑了一圈連澡都洗好了。

    琢磨著她們現在七點鐘了也該起來了吧,誰知道等了十分鐘還不見她們房間有動靜,他又被派上來喊人起床了。

    睡得正香甜的兩個女人哪里會想到整棟豪宅里的人早就都起來了,就等她們兩個人下去吃早餐了。

    听到敲門的聲音明希人也猛然坐了起來,倒是于歐還迷迷糊糊的嘟嚷著不肯起來,翻了個身繼續又睡了。

    自從她媽生病以來,她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但這一夜,她睡得特別的踏實,好像自己的人生也一下子找到了目標。

    昨晚在被窩里,她和明希說了好久的悄悄話,到最後兩個人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各自睡著了。

    ------題外話------

    一屋的人等著呢……好意思嗎好意思嗎?嘿嘿……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