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九十二章 不讓她受委屈



    原本,照明希的意思,她不太想過去了。m..com 樂文移動網

    她想起來自己在那混沌之日的所做所為,忽然就倍覺羞恥。

    一會要面對明修了,她當然是打定主意假裝自己什麼也不記得的,這樣也不會有人知道她依舊記得自己在混沌之時的所作所為,盡管心里是這樣子打算的,可一想到要見他了,臉上還是火辣辣的疼,臉紅啊!

    她不想去,可林凌剛剛悄悄和她說了。

    林凌說︰跟中將一起回來的是總統的女兒,今天二十二歲,自幼就在m國留學,這幾天才剛剛完成學業歸來。

    林凌說︰在過年之前的這幾天,她會一直住在中將那里不走了。

    所以……

    明希在房間里的時候想了一會,所以呢?

    這是個什麼意思?

    林凌沒有和她再說別的了,但她就有種情敵臨到頭的感覺,很不舒服。

    總統的女兒,那敢情是權大氣粗啊!來頭不小啊!

    所以,她要點名見她?

    為什麼要點名見她?

    還不是心里喜歡了明修,想要找她挑釁。

    這麼想來,她當然也是知道她的身份了,至少,明修是和她們說明了,她是明修的未婚妻了。

    明希開始動手打包,收拾了自己的一些衣裳往明皮箱里放。

    雖然上次走的時候已經收拾了一些衣服,但那個時候她的狀態並不正常,一切都是明修在安排,這一次是不同的,是在她清醒的狀態下,她做了一個決定。

    嗯,既然她是他的未婚妻,那就以未婚妻的身份住進去後了,至少也要住到她們離開,這麼一來,在明修那里,她們都是客人,她才是女主人。

    總統的女兒嘛,這身份的確是不太好得罪。

    她既不能影響了明修的官途,也不能影響了自己的生活。

    一切,都先住進去再說。

    打算好了這一切,她令了皮箱下了樓。

    之前良易說要跟她一塊去,她同意了,這會還在下面等著她。

    至于良辰,大概是心里不太痛快,所以就先走一步了。

    跟著林凌再一次往回而返,明希靠在那里想了一會,便又去問開車的林凌︰“要是人家非要嫁明修的話,明修會不會和她結婚?”為了他的前途,最終選擇這個女人。

    林凌听了這話好似愣了一下,說︰“嫂子,你怎麼知道人家想嫁明修?”

    “……”

    明希當時就有種想抽自己一個嘴巴的尷尬,那一切都是她自己在心里猜測的,林凌從來沒有說過這個女人對明修有意思,明修也沒有這樣提過,只是說她點名想見她,她一個人卻在心里臆想了這麼多,現在居然還朝林凌張口問了出來。

    她臉上一片尷尬,奧惱,卻不知林凌暗暗偷笑起來。

    瞧把她給緊張的,她大概以為自己遇著了最強的情敵了吧。

    不過,這也恰好反應出了,她對中將是多麼的在乎吧。

    ~

    車一路駛進明修的府上,下了車後林凌就跟著一塊把她的皮箱提了進去,明希則走在前頭,至于良易,跟在她旁邊,一邊走一邊看,一邊說︰“尼瑪,哥以後是不是也要去當官了。”當官的與普通老百姓就是不同,瞧這府上守衛,都是扛槍的,瞧著還挺嚇人的。

    明希給了他一個白眼,說︰“你可以考慮當總統女婿試試看。”

    說著這話,幾個人也走進了大廳之中。

    這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大家也都吃過喝過,知道他們一會回來,全都在大廳里干坐著了,陸潔依舊坐在一個角落里自己看會電視,雖然她根本看不下去。

    今笙則坐在明修的身邊纏著他說話,東問一句,西問一句,反正她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至于小唐,他則坐得遠遠的,此時正拿著手機在發信息呢。

    是韓君正和他說,什麼時候把他衣裳還回去,他回信息說不急,可想一想,還是又回復說︰“現在吧?”

    一航和梅青則無聊的下了會棋,時間不知不覺的也就過去了。

    外面傳來了車的聲音,還有人往這里來的聲音,明希這個時候就回來了,她一邊回來一邊故意和林凌說︰“幫忙把我的行禮放到樓上好了。”

    林凌應了一聲,拎著行禮就往樓上去。

    她的行禮能放哪里,當然是放中將的房間了。

    明希這時又仿若才看到這里有生人般,以主人的姿態問候一句︰“家里來客人啦?”

    明修人已經站了起來,看她也是分明刻意畫了一個淡妝,由于外面實在冷了,她穿了一件白色昵子的風衣,下身穿了一件短裙,靴子是短款黑色,倒是顯得她整個人也高挑起來,實際比起這些身高都在一米九的男人來說,她小得就像個小人兒。

    “嫂子來了啊……”那邊正下棋的一航也起身喊了過來。

    小唐這時也跟著過來說︰“嫂子,你們先聊著,我出去一下。”

    “拜……”明希望他笑笑,他們這一口一個嫂子的,分明都是承認她的身份好吧。

    “你就是明希啊……”今笙也笑笑的走了過來,可她並不曾離開過明修,還是很自然的伸手就拽了他的親昵胳膊說︰“你未婚妻真漂亮,難怪把你迷得魂都丟了。”

    明希偏了腦袋看了看她,說︰“你就是今笙啊,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哥,良易,也是從m國留學回來的。”說罷這話她一把就把良易推到她面前來了。

    “啊……”今笙忽然就尖叫了一聲,這真不怪她,是良易整個人就不受控制似的朝她撞了過去,直接把她從明修的身邊撞開了。

    ~

    知道是她的未婚夫,還敢和他未婚夫這麼親昵,真當她好欺負怕了她不成啊啊?

    明希暗暗壓下心里的火氣,好在這個哥沒白認,還是很乖的配合了她,就勢就撞上了今笙。

    她本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現在哪里禁得起他大力的撞過來,整個人尖叫著就摔了下去,那個男人也是壞,刻意跟著就壓了下去。

    尼瑪,敢和他妹搶男人。

    雖然心里是希望自己的哥哥和明希在一起的,但現在看到別的女人這樣挑釁他們的明希,他也火大了。

    ~

    “額……”

    所有的人都朝那個方向望了過去,這是個什麼情況?

    今笙也懵了片刻。

    尼瑪,這是個什麼鬼?

    她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整個人就被撲倒在地上。

    砰的一聲,腦袋著地,疼得她眼冒金星不說,不知道是哪個的豬嘴,居然敢趁機親了上來,還是在她喜歡的人面前親了她,她頓時又急又氣,還不待她反應過來那人就已經爬了起來了。

    “你沒事吧?這麼大個人了走路還能摔腳?”良易很紳士了朝她伸了手,作勢要拉她起來。

    明明剛佔了她的便宜,現在居然還若無其事?

    今笙狂壓下心里的憤怒,也不知道別人有沒有看見她被親了,這個時候她也不好發作,難道要在喜歡的人面前大叫著她被這個人親了不成嗎?

    好吧,這個啞巴虧,她暫且吃了。

    很多的時候,女人在這些事情上都是處于弱勢的。

    就算她是留洋歸來的,但骨子里到底是幽都帝國的子民,還是有著女人該有的保守的。

    她並沒有接要扶她的手,只是自個撐著地狠狠的站了起來,又狠狠的瞪她一眼後轉而面向明修,一臉委屈︰“這是哪里來的冒失鬼啊?”

    她剛剛明明听見明希介紹過,說是她的一個什麼哥哥來著。

    明修便說︰“都是自家人,別介意。”

    因著他這句話,良易暫且不給他差評。

    “明希,身體沒有別的問題了吧?”他已轉移目標轉移話題,詢問了明希。

    明希聞言伸手做扶額狀說︰“就是太累了會頭暈……”演戲什麼的,她也會啊。

    “妹啊,我抱你上樓休息。”良易這個哥當得真是稱職,他立刻過來攬了她的腰,還打算來個公主抱呢。

    “我來扶她上樓就好了……”明修已伸手把明希攬到自己的身邊來了,他當然知道這個哥並非親哥,既然不是親哥,那就是男女授受不親了。

    明希也就忙推辭說︰“沒事的,我坐在這里休息一會就好了,剛好陪你的客人聊會天。”所以,做為女主人她不能冷落了客人啊!

    這樣明希也就坐了下來,坐下之後她仿若才看到一直坐在沙發一角未曾動過分毫的陸潔,她便笑了一下,說︰“陸潔,你也來了啊。”

    陸潔翻了下眼皮,瞧了她一眼,她這幾天受傷一直住在醫院,傷實際上還沒有好她就非出院不可了。

    如果不是今笙非要過來,她又哪會有機會陪著她一塊前來。

    今笙一個女孩到底是不太好意思單獨過來住在明修這里,可如果拉上她這個堂姐作伴的話,就會不一樣了。

    陸潔這時就答非所問的說︰“那是我堂妹,叫今笙,這幾天都會住在這兒。”她覺得吧明修應該提前給她打招呼了,這是總統的女兒,不是她可以隨便怠慢的。

    不過,剛她進來就和她這個什麼哥的鬧這麼一出,她雖是坐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卻是一直觀察著這邊的動靜的。

    她怎麼會看不出來,她分明就是故意想要來給今笙一個下馬威的。

    她既然要刻意把問題再次轉移到這個所謂的總統的女兒身上,明希也不好回避著不理會,便也轉眸看了看還有些生氣的今笙說︰“這是我哥良易,你們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的,看來你們還是挺有緣份的。”

    提到了他哥,良易也就刻意往明希的旁邊一站,一本正經的對她了一躬,說︰“今笙小姐,剛剛失禮了,我不是故意要親到你嘴上的,但我保證,這是我的初吻。”

    “……”

    其實,那一吻大家都有看到好啊,只是大家都裝看不到,偏他還又不知死活的說了出來。

    今笙的表情已經很不好看了,她忍著爆粗口的沖動。

    尼瑪,這究竟是個什麼鬼?怎麼說話這麼口無遮攔的?

    明希也忍著要笑的沖動,之前在家里還不覺得他討喜,現在她真心覺得,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良易,實在是太得她的心了。

    “今笙小姐,我作證,我哥為人很好的,也不花心,如果你願意讓他負責,他一定會負責到底的。”既然話說開了,明希也跟著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他們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個今笙是志在明修的,從剛進來的一剎那,她們都有注意到她刻意的宣示,就算明知道她是這個人的未婚妻,她還是故意要做出與明修親昵的舉動。

    總統的女兒,也不能搶人夫啊!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今笙表示很生氣,臉色也黑了下來,說︰“我只當是被狗咬了一口,不礙事的。”

    良易听言便笑了,說︰“喲呵,今笙小姐原來是這麼隨便的人啊,被人吻了都可以無所謂啊!”

    這貨損人的本事倒是一絕,言談之間就把人給罵了個狗血噴頭還不帶髒字的,今笙氣得竟是有點無言以對,她發現不是她罵不過這個男人,關健是這個男人不要臉,她還要臉的啊!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總不能潑婦罵街吧?

    想到這兒,她臉上也是一屈,轉顏看了看明修,一臉委屈的說︰“這都什麼人啊?是故意來氣我的嗎?”

    明修就說︰“不是說了嗎?都是自己人。”所以自己人說說笑笑就不用介意了。

    今笙是看出來了,自己在這里倒成了無依無靠沒人給撐腰了。

    原本她也以為,憑著自己的身份,無論到哪里不都是萬人追捧著的啊!但現在,分明就是萬人踩啊啊!

    真是氣死她了!

    “時間都不早了,我先去睡覺了。”今笙含怒的轉身蹬蹬往樓上去了。

    這些個人,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明希看了看跑掉的今笙,還是有點擔憂的對明修說︰“她生氣了?你要不要過去哄哄她,道個謙啊?”

    “她沒事。”明修答了她一句。

    “妹子,我先走一步了,有事隨時打哥電話……”

    看看這里也確實沒什麼事了,畢竟都大晚上的了,良易也準備走了。

    “好,拜……”明希朝他揮了揮手。

    良易又看了一眼明修說︰“我暫且把我妹放在你這里玩幾天,要是她有個閃失什麼的,我會過來把人帶走的。”他現在不只是在和明希交往,也分明是從他們車家搶人啊,本來是他哥中意的人,現在被搶了過來(他也知道並非是人家搶的,人家明希就看上了他,兩情相悅他也沒招)他心底也不太爽啊!

    不爽歸不爽,自家從小一塊玩到大的妹子如果真在這里被欺負了,他會更不爽,畢竟,在他們的眼里,明希一直都是那個乖巧又懂事的女孩子,縱然她可能現在有了些改變,但在他們心里的位置是沒有變的,總覺得她這麼好女孩子是不該被欺負的。

    明修就答了他說︰“不會讓她受委屈的。”不管怎麼樣,現在他是贏家,人家明顯的也貌似要把明希當成自己人了,他若在人家面前示威什麼的都沒有必要了,倒是說了句類似于肯定的話。

    良易也就從他們面前走了出去,開了自己的車返回了。

    夜晚的街道依舊燈火通明,坐在車里的時候他又想了一下他哥的處境,想到他哥現在處境,他也只能嘆口氣了。

    這明希怎麼就不能和他哥好呢?他哥從小就處處維護她,她會看不出來他哥對她的心意?

    她怎麼就瞧上了這個人了呢?這人也不見得比他哥優秀多少,不就是走了軍途現在是中將了嗎?但他哥也不差啊,財富可不是他一個中將可以相比的,雖然他們南家也挺好。

    但,他哥該有多不痛快啊!

    ~

    這邊送走了良易,明希也就和梅青說︰“梅青,馬上就過年了,過了這個年,你就到京東來吧。”當初她在灣島的時候也有這麼邀請過他,倒沒想到與他當真是有這等緣份的,他救了她的命。

    身為苗人的梅青,若非是他懂一些盅術,她還真的是死定了。

    梅青也就笑了一下,答應了︰“好……”

    說好了這事,明希也就又說︰“一航,拜托你一件事好嗎?”

    這個時間小唐不在,林凌的傷還沒有完全好,她實在不想麻煩他繼續跑來跑去,所以只有拜托一航了。

    “嫂子你說。”一航答應了。

    “你去把于歐接過來好嗎?馬上就過年了,她現在家里就她一個人,我怕她一個人會觸景生情。”更糟糕的是怕她心情抑郁,想不開尋了短。

    之前她回了明家一趟,于歐也回家一趟,眼下就過年了,她不想于歐一個人在家里孤零零的,她心里是這麼想的,也就這麼說了,以至于她忘記這里根本不是她的地盤,但她說出這樣的話,分明就好像她真的是這里的女主人一般了。

    事實上,一航並沒有立刻答應她,還是看了看明修,就算她是未婚妻,但這位才是男主人啊!

    “去吧。”明修答應了,一航也就站起來走了。

    明希後知後覺的發現有一些不太對勁,她這才偏頭看了看他,問︰“你不在介家里多一個人吧?”

    “以後,你是這個家里的女主人,你說了算。”

    雖然這個答案讓她覺得很滿意,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主要是那幾天做的事情太過不同尋常,完全超乎她的底線了。

    “那我先上樓去。”她想好了,今晚上她是要和于歐一起睡的。

    雖然她把東西都帶了進來,一副要宣示她才是女主人的架式,可讓她就這樣和他睡一塊,她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那幾天的事情,她不是沒有意識嗎?不是不受控制嗎?

    倒不是她矯情,是真的覺得很難為情。

    ------題外話------

    明修夫婦今天晚上會睡一塊嗎?哈哈~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