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八十七章 要一口棺材(二更)



    這簡直是一件讓人生無可戀的真相。.l.

    “砰”她果然是沒有一絲的猶豫,如他所想的那樣,一旦知道了真相,她會殺了他,畢竟,在她的心里她一直愛的是明修,她一直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留給他的。

    一槍打在他的胸口上,罷了,也算是還了欠她的了,這一切他早在五年前就該還給她了,但卻一直拖到今天,多活五年,也算是他賺來的了。

    陸潔在朝他開了一槍後就拿槍指向自己的胸口,她殺了陸潔,她知道她也是活不成了,在軍隊殺了自己的戰友,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拯救她不被處份,甚至是以命償命,她丟不起這個臉。

    與其被審判,被槍殺,被嘲笑,不如自己一了白了。

    她陸潔也是有頭有臉身份尊貴的人,怎麼能得到這樣的結果,這個結果只想讓她殺了他好似才能以解她心頭之恨,之怒。

    “不要”

    在槍響的那一刻,林凌朝她撲了過來。

    盡管如此,槍還是打在了她的胸前。

    天吶,她居然真的要連自己一塊殺了。

    雖然他現在的情況並不好受,他還是一把就捂住了她胸口的血,不讓它往外冒,血紅著眼楮吼︰“來人,來人”

    陸潔任由他抱著扶著,整個人的身體根本就站立不住的下滑,她依舊是那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真相揭開,她的夢想也等于破碎了。

    這麼多年來她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他,為了他,她什麼都能做,即使是成為軍人,接受非人的訓練她也不怕,真的,再苦再累也不怕。

    現在,所有的堅持不過是一個笑話,她所有的趾高氣昂都變成了一個笑話,笑話,笑話。

    已經有人朝這邊跑了過來,當她槍響的時候就有人听到這邊的動靜了,很快軍區里巡視的哨兵跑來了。

    明希還沒有被找到,這邊就傳來了變故。

    林凌和陸潔被一同送往了軍區醫院,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只曉得這兩個人都受了極重的槍傷,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要了他們的命了。

    今天晚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被關在樓上的明希強撐著困意爬上了窗戶,她處的位置是二樓,如果她能夠下去的話,她是不是就可以逃走了

    看起來好高,她還是有些膽怯的。

    在這里她一刻也不想待下去,這里太恐怖了,那個女人瘋了似的打了她好幾回,逼著她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她哪里會這些啊,一個不高興就上來抽她幾個耳刮子或是踹她幾腳,到現在身上還疼著。

    “啊”她根本還沒有準備好要跳下去,只是試著看能不能夠到那邊的一個水管,但整個人就一個重心不穩的摔了下去,摔得她慘叫一聲就掉了下去。

    下面是松軟的草坪,這樣掉下去是沒有多少危險的,可她的叫聲還是驚動了旁人,她根本來不及逃走,那些人就來了。

    “你這個賤人,都成這德性了你還敢想著逃跑。”安靜氣得上前就踹她一腳,一把拽了她的頭發就對她拳打腳踢,實在是太氣人了。

    一旁的黎痕看著,他微微蹙了眉。

    安靜這副潑婦似的樣子令他有點不太喜悅,可最終也沒有多說什麼。

    “給我滾回去。”安靜又踢了她一腳,明希一個站立不穩就趴在了地上。

    她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用了她最大的意志了。

    最終還是不能逃走,她所有的意志立刻也就被擊垮,再也無力站起來,她實在是太累了,身上再也抽不出半點力氣。

    “別給我裝死,起來。”安靜上前踹她一腳,踢到她的肚子了,疼得她眼淚直掉。

    “起,起不來了”她雖是作勢想要站起來,但真的是沒有辦法起來的,雙腿發軟,都在打顫。

    安靜听這話還想上前再踹她,就覺得她可能是裝的,黎痕這時卻上前一把就提起了她,簡直就像提只小雞般把她給提走了。

    今天是第三天的最後一天了吧她能堅持到現在還在折騰,他不能不佩服她的意志,本以為這個時間她早就睡下去了呢。

    如果照著事情的正常發展,明希沒有被擄,她也就不會有這麼強的意志,可能早就睡下去了,第二天醒來的她會因為強烈的盅毒會是另一個精神面貌,但這件事情的發生令她的意志又頑強起來。

    黎痕提著她就走了,這令安靜是有點不舒服的,打心里她不希望黎痕踫確她,就算她現在離死不遠了,但這張臉依舊讓她嫉妒,明希她張了一張讓人嫉妒的臉,看到這張臉,她忽然有點想毀掉的沖動。

    人很快被黎痕提了回去,明希又重新被扔在了客廳里。

    這個時間這里並沒有旁人,由于時間不早了張顏和安寧都各自回去了,只留下黎痕與安靜還留在這里,這當然是因為安靜想多要與他溫存一會,也不想就此離開的。

    看著被摔在沙發上的明希,她雖是眼里裝滿了憤怒,可臉上的那種楚楚可憐實在令人看了不舒服,猛然,她上前就拿了茶幾上的水果刀逼向了明希。

    “你干什麼”黎痕一把就推開了她,他以為她想要殺了她。

    他的目的並不是現在就要她的性命,他甚至還沒有和明修通過電話,他就想要看一看這個女人不見了,他到底有多著急,他也存心想要他著急,令他手忙腳亂失了分寸,所以他是打算最後一天再告訴他的。

    安靜現在拿著水果的狠勁讓他生了不悅,所以推開她的時候手上也用了力道,安靜被一把推得差點摔倒,就听黎痕不悅的說︰“不許傷她性命。”

    安靜也有些不太高興,覺得他對自己太粗暴了,只說︰“我不會要她的命,我只是想在她的臉上劃一個口子。”

    嫉妒果然是會令人瘋狂的,黎痕瞧了瞧明希那張臉。

    此時的明希臉上因為被打了好幾回顯得紅通通的,乍一听說要在她臉上劃個口子的時候她本能的就捂了自己的臉露出一雙黑眸,那種驚嚇又楚楚可憐的小可憐樣倒真的是會令人心生憐惜的。

    為什麼所有的女人都會喜歡那個人就因為他們先一步認識

    當年的陸潔也是如此,因為先認識了那個人,就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黎痕是不會告訴別人,他也曾經朝陸潔表白過,只是被她拒絕了,這樣的拒絕無疑是激怒了他。

    拒絕他,整天追著南明修那些男人跑,當時他並不知道陸潔喜歡的是南明修,只是覺得萬一南明修真的和她在一起,他這個對手就更難對付了,所以,他一聲不響的制造了一個計劃,在戰友們狂歡的那個夜晚,他在兩個人的酒里下了點藥。

    他得不到的東西,包括人,當然是毀了。

    本來以為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後,當時還不滿十八歲的陸潔一定會驚慌無措,然後把這件事情告訴家里人,讓他負責,與未滿十八歲的陸潔發生那樣的事情,他的人生也注定會被抹上一筆洗刷不掉的黑暗記錄,誰知道陸潔隱瞞了下來,就算後來懷孕的事情在她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現了,她也不肯說出究竟那個人是誰,到如今還守口如瓶。

    可也正是由那件事情開始,南明修處處防備了他,在那之前,他們事實上都是稱兄道弟的好戰友。

    當然,他更沒有想到,陰差陽錯的,那藥被林凌給吃了。

    ~

    安靜看他一時之間沒有說話,以為他默認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她重新走向明希,只要在她的臉上劃上一刀,她就不可能再是那個漂亮的明希了。

    就算是死,她也希望她︰“那我去拿個繩子把她綁起來吧,免得她又想要跑掉。”

    黎痕點了頭,她便去找繩子。

    明希縮在沙發里看著那個凶狠的女人離去,再看看黎痕,他也正目不轉楮的看著她。

    雖然殺了她有點可惜,但這也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

    她是明修的人,永遠只會站在他敵對的位置上。

    很快,安靜找來了繩子,為了防止她再有小動作,黎痕直接親自把她的手腳給綁了,之後一並收了水果刀,轉去熄了客廳的燈,四周立時限入了黑暗,她什麼也看不見了,只听見這二個人離去的聲音。

    “明修你怎麼不來救我呢”她只能把臉深深的埋在自己的雙腿上,默默的掙扎了半天,反背過去的雙手上的繩子系得沒有縫隙。

    受過專業訓練的黎痕自然是很擅長這些的,隨便打一個結,她都沒有辦法掙開。

    “明修,你是不是不再愛我了”

    “你是不是也嫌我太麻煩了”

    時到現在,她的心里也有太多的不確定。

    她真的是太累了,現在連逃跑的念頭都不太想有了。

    靠在沙發的角落里,她到底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

    軍區醫院。

    在歷經二個小時的搶救後,兩個傷員都被從手術室推了出來。

    據醫生說,他們的傷都在心髒的位置上,一個左右,一個右邊,但又都偏離了僅一毫米的位置,所以雖不致死,可這個手術還是分外的棘手,一不小心觸踫到心髒位置的動脈,兩個人都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

    萬幸,手術還是成功了。

    南明修听著醫生的匯報後點了點頭,詢問一句︰“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大概要到明天早上了,現在麻醉還沒有過。”

    “醒來通知我。”

    “好”

    “陸家那邊暫時先不要驚動,一切等她醒來由她決定。”

    “好。”

    這邊交代了一番,明修轉身離去。

    他們脫離了危險了,明希呢,她在哪里

    等到天亮,就是第四天了,她還有三天的時間。

    如果三天內找不到她,就算解藥出來

    走出軍區醫院,坐在車里的時候他說︰“有黎痕的消息嗎”

    “沒有。”前面開車的小唐答他。

    關于明希的失蹤他也有過很多的假設,自己走失了,或者被黎痕擄走了,但現在黎痕人在哪里,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到。

    黎痕他,已經失蹤了一段時間了。

    次日。

    明希是被尿憋醒的。

    從被抓來到現在,她還沒有小便過。

    睜開眼來,看到自己睡在一個沙發里,可惡的是誰竟然把她的雙手給綁了起來,還雙腳,難怪她醒來後就覺得渾身酸疼。

    她努力想要掙扎,身上並沒有多少的力氣,掙扎了一會就讓她累得氣喘吁吁。

    “別白費力氣了。”一個冷清的聲音傳了過來,就見黎痕人已經從廚房那邊走了過來。

    在這個家里並沒有任何人,本來請的鐘點工這些天也都不讓來了。

    此時,連安靜也走了,這里僅有他們兩個而已。

    安靜本來不想走的,不放心他們單獨在一起,但黎痕告訴她說,如果她不走的話會令人起疑的,她不能和他一塊失蹤了,安靜沒有辦法,只好去了公司,假裝自己還在。

    明希看著他,一副畫面忽然就橫在了她的眼前。

    那景象是,她正在開車的時候接到了安靜的一個電話,安靜在電話里說她想她死,當然,也包括黎痕,同樣想讓她死。

    這副畫面是如此的真實,真實得好像剛剛發生過。

    她在腦子里搜刮了一圈,她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這件事情一定發生過的,但現在她究竟身在什麼地方她怎麼又會被綁了起來她不知道。

    她目不轉楮的盯著黎痕朝他走了過來,他的臉依舊是那樣的好看,但他的身上現在沒有穿那樣的軍裝,可就算他穿的是便穿,還是那樣的好看。

    只是,他好看的臉瞧起來有些冷清,似乎不太開心。

    他不開心,她當然更不開心。

    看到這個人忽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而且還把自己綁了起來,她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

    難道是自己沒有死嗎所以又被他們給抓了回來

    她不太清楚那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現在她也沒有時間去理這個頭緒,她有著說不出來的憤怒,眸中也慢慢浮現了一種滔天的恨意,說︰“黎痕,我自問我安然並沒有虧負過你,我與安靜之間的恩怨那是我們姐妹的事情,幾時論到你一個外人來干涉了,你卻與他們聯合欺騙我的感情不說,甚至想要取我性命,身為一個軍人,你真不配你不配”

    黎痕大概也沒有料想他走過來的時候她會忽然就開口對他說了這樣的一番話,他甚至是有些震驚的看著她。

    安然

    他幾乎要懷疑她是魂魄附了體,這種詭異的事情在偏遠的山區都會時有發生,當一個人死後她的靈魂會遲遲不肯離去,甚至會附到另一個人的身體里,她可以說出許多生前的事情來。

    當年眾軍在外,他也曾為了一些任務入過偏遠的山區,所以如果真是這樣子,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忽然提到安然,再次提到這個女人,他其實是沒有愧疚的。

    有一點,安然是說錯了,他當初並非是為了安靜。

    從一開始,他就是為了與安寧聯合奪取安家的所有財富,只不過因為安寧的關系,他認識了安靜,又認識了她。

    與她相戀,也不過是安靜的意思,讓他以美男計來麻痹她。

    安靜會常在她的面前說他的好話,他也會在安然的面前偶爾夸贊一句安靜與安寧,使得她更加信任他們,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就越來越好了。

    只是,這個女人無趣得很,認識了二年,連個親吻都沒有發生過,有一次他趁其不備親到了,她還滿臉不高興,說什麼她與安靜有約定,他當時只覺得可笑,甚至覺得這個女人太蠢了,被人耍得團團轉卻不知道。

    就算是到現在,他也自問自己也沒有佔到她半分的便宜,最多是欺騙過她罷了。

    他審視著她,想知道她此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便問她︰“你是安然”

    她狠狠的瞪著他,她不是安然,她會是誰

    此時,她也並不知道藥的作用使她完全失去了身為明希的記憶,她現在的所有的記憶都停留下安然出車禍的現場,但這一切也僅僅是臨死前的剎那返照罷了。

    這一生,令她念念不忘的大概也只有兩件事情了。

    第一個便是明修,當所有的一切都忘記的時候,她還依舊記得他。

    第二個,便是安然生前的那些仇恨,即使是在這般強烈的藥物下,已經是第四天了,還是再一次想了起來。

    “你們膽敢這般待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她沒有回答他的話,但她話已經證明了她此時的身份。

    她眸中的陰鷙可見,盡管她的這張臉蛋看起來是那樣的人畜無害,漂亮得不似人類。

    黎痕忽然就有了些許的興趣,他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他索性在她的面前坐了下來,審視著她說︰“安然已經死了那麼久了,你是早就附體了明希呢,還是剛剛才附體呢”

    這個問題安然顯然回答不上來,她並不太知道他究竟在說什麼。

    他顯然也並沒有想讓他回答,他自言自語的說︰“也許,是從一開始就附了明希吧”他漸漸想到了一些事情,她這般恐怕是因為時光倒流的原因。

    明希一定早就不是當初的明希了,否則,當初那個柔弱可憐女孩怎麼會忽然搖身一變,短短三四月的時間就打擊得京東一落千丈,最後她還成功的收回了京東一半的股份。

    雖然安然這個女人無趣了些,但在商業上,他不得不認同她的魄力。

    看來,一個人忽然的變化都是有原因的,不然,再怎麼改變也不大可能有這等驚奇的變化。

    難怪,當初的明希處處陷害他。

    現在想來,一切都有了答案。

    這個發現忽然就讓他笑了起來,他扶額輕笑,但這並非是開懷一笑,相反,他笑得有些苦澀。

    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了,他終于明白自己走到今天這一地步的原因了,當初他與安家兄弟聯合,設計了她,現在她是借尸還魂來找他們報仇來了啊

    猛然,他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看著眼前的女孩說︰“我不管你是安然還是明希,今天你落在我的手上,我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轉身,他拿了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電話之中,他說他需要一個棺材。

    電話之中,他說他需要一個棺材。

    明希在一旁听著他在電話里的吩咐,大概也知道他要干什麼了,看來他是要殺人滅口,這個棺材是準備給她的了。

    她使勁掙了一下手腕,手腕上生疼起來,根本掙脫不了。

    難道,她還注定逃不脫他的魔掌了

    難道,她還注定逃不脫他的魔掌了

    打完電話的黎痕已經再次轉身來到她面前看了看他,他忽然就又笑了笑,說︰“安然啊,我特意為你準備了上好的棺材,別說我舍不得給你花錢,就連你的靈魂和身體一起都釘入棺材之中吧,我會好好看著你的。”

    這一次,他是不會再允許她有機會來禍亂他的人生了。

    因為她,他的人生幾乎已經毀了。

    ------題外話------

    大家都很沉默啊啊,留言少,票票少樣樣都少,嗚嗚你們是不是不想我萬更了啊啊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