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八十二章 明修的恐慌



    本來明希是想回去睡個覺的,不知道明修又發了什麼瘋,直接帶著她回了明家去了,她也只好勉強打起精神。網值得您收藏 。l。

    明成耀因為她的事情已經一夜都沒睡好覺,知道她被帶了回來便也立刻從公司趕了回來。

    明成耀回來之前家里也就林欣一個女主人,當看到兩個人一塊又來了後雖是心里厭煩面上還是要強顏歡笑的,畢竟這個男人不是她可以隨便得罪的。

    與此同時,于鷗也正坐在媽媽的病床邊安慰她︰“媽媽,你別操這個心了,小鳴是這兩天學習忙,馬上要面臨高考了,所以才沒有時間來看你,等過了這段時間就來了。”

    “好吧。”于母只能嘆口氣,她只是想趁自己活著的時候能多看孩子一眼是一眼,只怕自己兩眼一閉,就看不見孩子了。

    得了癌癥的人,最後的結果就是死,就算化療也沒有多大的用處的。

    “媽,你睡一會,我先回家了,一會再來陪你。”

    “好,你去吧。”

    為了節省錢,她雖是在醫院住了下來,但吃飯上都是于鷗跑回家做飯,然後再帶來給她吃,每天都是如此,來回奔波,晚上的時候有時候會與她擠在一處睡一會,自從她生病以來,女兒都是這樣陪著她,本來大學畢業後,她應該可以找一份不錯的工作的,因為她的病,硬是給拖累了。于母心里雖是不想拖累女兒,但也沒有辦法,只能在女兒離開後暗暗掉眼淚,獨自傷心了。

    于鷗幫她把被掖好,水也倒好放在她的旁邊,又笑著與她揮了揮手,走了,于母當然也看得出來,女兒是在強顏歡笑,她眼楮都是紅紅的,看來今天又偷偷哭了,但卻不肯告訴她,于母也就裝著不知道。

    出了醫院,于鷗直接去了站台,家里現在需要錢,雖然說明希有借了錢給她,她也不敢隨便亂用。

    當時的本意並沒有想要去找明希借錢的,只是剛好弟弟出了事情,她也實在找不到別的借口,才開了口說借錢。

    來之前是沒有想到明希會有錢的,她的生活狀況她太了解了,雖然是有錢人家的女兒,但穿的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當明希給了她卡的時候她還是嚇了一跳,後來感動哭了。

    自己處心積慮的想要害她,她還拿著她的錢給了她用。

    可是,弟弟的命在別人的手里,她不敢,她什麼也不敢做。

    這都三天了,弟弟還沒有回來,她不確定他現在究竟安全不安全,她想找那個人要人,但她沒有辦法,她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只能拼命的忍著,等著,她不敢和媽媽說,她怕媽媽受不了這個刺激。

    其實,她也快要承受不住了。

    她沒有爸爸,是媽媽把她與弟弟拉扯長大的,又供她念了大學,現在弟弟正在高三,學習成績也向來優異,可她的媽媽卻在這個時候出了這樣的變故,現在連弟弟也不見了,她能怎麼辦,她該怎麼辦啊

    拼命了抹了一把眼淚,甚至錯過了停在一旁的公交車也渾然不覺。

    至于旁人的異樣目光,她根本也不會顧及。

    她的家都這樣子了,她都要走頭無路了,她還能怎麼辦

    ~

    賀一航的車路過這邊的時候就看見這個哭得像個大花貓的女孩子站在站台邊拼命的抹眼淚,之前有過一面之緣,所以還是有印象的,那個時候她就哭得像個淚兒,好像眼淚不要錢似的。

    他是有了解一些她的情況的,所以,他又折了回來了。

    “你哭什麼呢”賀一航折回來後站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問。

    于鷗愣了一下,抹了一把眼淚,然後認出了他,是之前在明希那里看到的那個人,他看起來並不友善,看他的眼神有著審視,好像她是一個壞人。

    于鷗吸了一下鼻子,說︰“我弟弟不見了,我不知道該怎麼朝我媽交代。”她看得出來這些人不是一般的人,他們的車都不一樣,是軍用的,他們的衣裳也不一樣,也是軍用的。

    他當然知道她弟弟不見了,這事不是已交給小唐去找了。

    “我求求你,你幫幫我好不好,我弟弟要是死了,我媽也會傷心死的,我也活不了了”她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穿成這樣的衣裳,一定是當官的,反正不是她們這些普通的老百姓。

    當官的抓壞人,天經地義。

    被這個瘦弱的女孩一把抓住胳膊,一航倒是被抓得一愣,忙就要伸手推開她,她哪里會知道身為軍醫的一航有著要命的潔癖。

    只是,別看她人現在瘦弱,雙手還是挺有勁的,他一把推開了她,她就又一把抱住他的手臂不放,求他︰“求求你了,你們當官的不就是為人民服務的嗎我弟弟被壞人抓走了,你們要是不幫我把人找回來,就沒有人能幫我了。”

    他真不該停下來,他原本是想擠兌她兩句的,哪知擠兌的話還沒有說,就被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給抱住不放了。

    “你,你給我放手。”這里人來人往的,他身為一名軍人,穿成這樣子在路邊和一個女孩子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我不放,我不放,除非你答應我救我弟弟。”她哽咽著說,恐怕自己一松手他就跑了。

    “你,之前明希小姐不是已經答應說派人去找了。”他真是有點生氣了,他看得出來了,這女孩子纏人的功夫可不簡單。

    好像是有這回事,她太傷心了,也太害怕了,就忘記了。

    看她似乎是記起來了,一航就又忙推開抱住自己的手臂說︰“你知道不知道因為你的關系,明希小姐就快要死了。”

    “啊”她驚訝,她當然不知道。

    “你下的藥里其中有一種叫時光倒流的盅毒,現在明希小姐每過一天就是等于老十年,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她身體內的各種功能都在迅速衰老,還有五天,如果研究不出來解藥,她就會死。”

    于鷗震驚,她真不知道會有這麼嚴重,她當時實際上只是以為對方想要綁架明希勒索之類的,可萬沒想到對方想要明希的命啊。

    明希是什麼人她又不是明家的大小姐,她又不可能得罪什麼人,她向來心底善良,老實巴交的。

    “不會的”她搖頭,一航無語

    又哭了,這眼淚不要錢啊

    “是我害了明希,明希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反正弟弟也回不來了,媽媽得了這種病,也不會活太久的,她活著實在也是沒有一點意義的。

    她撒退跑開,她要去看看明希,朝她道謙,請她原諒自己。

    就算她不原諒也沒有關系,她去告訴她,如果她真死了,她肯定不會讓她一個人死的,她一定會很快陪她過去的。

    這麼多天了,弟弟還沒有回來,她知道弟弟實際上是回不來了,那些人一定是殺了他,不讓他回來了。

    她哭著跑了,賀一航他還要趕回軍區醫療中心,去研究一下解盅的事情,哪有時間管她一個小丫頭,所以,他也揚長而去了。

    ~

    于鷗是直接跑去找明希了,她也不是頭一次來這里了,說起來也是輕車熟路的,出租車在明珠山莊停了下來,就見有了軍用越野車從里面開了出來,是明希又被明修給帶了出來。

    雖然她有心抗議,不想離開,但扭不過這個霸道的男人,不由分說就拉她走,她只覺得自己渾身綿綿無力,想掙扎都使不上勁。

    坐在車里就看見于鷗人站在路邊,她還是忙喊了停車。

    她來這里,大概也是要找她了。

    知道她弟弟失蹤,媽媽也住院,她有心想要關心的,雖然有點力不從心。

    明希還是連忙下了車喊她︰“于鷗”

    她不知道明希以往都是叫她小鷗的,但這些小細節于鷗也顧不上了,還是忙跑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說︰“明希,都是我把你害成這個樣子,你是不是怕我會自責所以都不肯告訴我真相,那個人都和我說了,你還有五天的時間好活,我太對不起你了”

    她在說什麼啊明希當時就驚了。

    于鷗還在哭著和她說︰“我沒想到會這樣子,我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你從小就沒有媽媽,我從小就沒有爸爸,不過這樣也好,反正我弟弟也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我媽又得了癌癥也活不多久的,你要是早我一步去了,你等我一會,在奈何橋上不要走太遠,等我處理好我媽的後事後,我一定會過去陪你的,到時候我們要投胎成一家,我一定會陪你不讓你被欺負的。”

    “”明希看了看她又是哭又是莫名其妙的話,漸漸也明白了一些。

    她偏著腦袋看了看已下了車的明修,明修也沒料想她會知道這些事情,並且全和明希說了。

    “明修,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還有五天的時間”她偏過腦袋問過,這麼大的事情他怎麼不和她說,她居然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她也沒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異樣啊,就是容易疲憊,老想睡覺。

    他表情冷峻,拽過她的手腕說︰“回去再說,上車”

    “明希,明希”

    雖然她也很想陪著她,不過那個男人顯然不想讓她去,直接關了車門,帶著明希一個人走了,留下她站在原地又哭成了個淚人。

    “喂,你停車啊,于鷗還在哭呢。”不知道是來自于她個人的感情,還是來自于這個身體主人的感情,對于這個女孩,她動了一種莫名的感情,不想看到她哭,不想看到她難過。

    本來,這一切與她無關,是她的事情連累到于鷗卷了進來。

    現在,就算她快要死了又如何這也不能怪于鷗。

    只是,明修似乎有點惱怒于鷗,把這事怪罪在她身上了

    明修沒理讓停車,只是說︰“她會回家的。”

    “你怎麼這樣子啊,她是我朋友,她不是故意要害我變成這樣子的,這事本來就和她沒有關系,她現在也亂成一團了,她心里會很害怕的。”

    “停車,停車”她有些生氣了,怎麼說他都無動于衷,她發現他有時候特別的鐵石心腸,她索性就作勢要跳車,不過車門被索著她是打不開車門的。

    “回頭。”明修到底是冷著臉發了話。

    前面開車的另一位司機立刻听令回了頭,強如明希吼叫一百句。

    “于鷗,上車。”車一停下來,明希就忙開了車門,沖這個哭紅了眼楮的女孩喊了起來。

    “嗯。”她立刻撥腿就上了車,挨著她坐在她的旁邊,沒敢看一旁的明修,只是看了看她,又努力的抹了把眼淚,不讓自己再哭了。

    “你是打算把這輩子的眼淚都哭完啊”明希拿了紙巾給她擦了一把。

    “也不是啦。”其實,在這段沒有和她見面的時候,她一直都沒有哭過,所有的事情都默默的承受著,自從三天前,那些人忽然把她的弟弟抓走了,然後打了電話給她,這些事情令她再也無力承受,除了哭她也只能哭了,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

    車一路又去了明修那里,這個人非要堅持,她現在終于懂了他堅持的理由,原來他是怕自己這幾天忽然死掉了。

    一路上她倒也並沒有因為自己快要死掉的事情而太難受,反正多活這麼一段時間也是她賺來的了,只是于鷗之前的話讓她覺得很不好受,她還是拽了她的胳膊和她說︰“于鷗,你听我說”

    于鷗瞪著眼楮听她說︰“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許輕生,如果你敢輕生了,就是到了黃泉路上,我也不會見你的。”

    這一刻,她相信,于鷗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

    給她下藥,實在是逼不得已。

    畢竟,她只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和當初的明希一樣,實事上沒見過多少世面,她早已經被嚇壞了,只能任憑別人的擺布,但經過這一次,于鷗會長大的。

    于鷗听她這麼說拼命的搖頭,說︰“如果大家都死了,我為什麼還要活著反正,我要和你們在一起”

    “”明希無語,她知道一時之間她沒有辦法說服她。

    這邊兩個女人一直死啊活的,那邊的男人冷眼听著,實在心煩意亂。

    ~

    夜幕已經降臨,車重新回到了豪宅,就見唐憶禮人也已經回來了。

    今天是派她去查于鷗弟弟的事情了,他現在人在這里,想必事情是已經有了眉目,明希還是忙開了口先問他︰“事情查得怎麼樣了”

    他瞧了一眼跟在旁邊的于鷗,她同樣也急切的看著他。

    雖然這個事情她可能會難以接受,唐憶禮還是如實的說︰“那邊說,已經處理掉了。”意思也就是,已經把人殺了,但連個尸骨也沒有留給他們。

    “黎痕說的”明希直問。

    “嗯。”唐憶禮應。

    于鷗已經听不見他們在說什麼了,腦子轟的炸了。

    處理掉了

    弟弟死了

    弟弟死了

    她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最壞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她已經連哭都哭不出來了,從見到明希開始到現在,她感覺自己的眼淚可能都已經哭干了,弟弟沒了,她反而哭不出來了。

    弟弟沒了,媽媽受不了這個打擊的,會活不下去的。

    腦袋亂亂的,想的都是醫院里的媽媽。

    “于鷗,于鷗”一時之間,明希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這個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她弟弟沒有了,這件事情實事上她是要負責任的,雖然她現在也快要死了。

    “明希”于鷗似了魂般,愣愣的看了看她,她想起來了,明希也快要死了,還有五天了,她要連續失去兩個最親的人。

    “明希,怎麼辦啊,弟弟沒了,你也要死了”就剩下她一個人要照顧媽媽,可能要過不多久就會一樣死掉。

    “于鷗,你振作起來,听我說”知道她受打擊嚴重,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但還是說︰“人都會死的,不過是早晚而已,就算我死了,你也得好好活著,你還要照顧你媽媽,你先不要告訴她你弟弟的事情”只有這樣子才能夠讓她打起精神繼續活著,照顧她媽媽的生活。

    于鷗听言點了點頭,喃喃說︰“是的,不能讓媽媽知道,她會瘋掉的。”

    “我要去醫院看看她了,她看不見我會亂想的”她從地上站起來就往外跑,她這個時候只想靜一靜

    “先不能走。”一直不太願說話的明修開了腔,吩咐下去︰“打個電話,叫王浩過來,把這個案子立了,讓他來錄口供。”

    小唐聞言便立刻著手去打電話辦了,王浩就是上次在安家的葬禮上出現的那位年輕的隊長,接到電話後他便立刻帶人趕了過來。

    一個人沒了,如果放在普通老百姓身上,查不到也就成了無頭之案了,但這位軍爺發了話,事情就會立刻變得很不一樣。

    汪浩來詢問了一些情況,于鷗當然也是很想抓住那個惡人的,所以便配合的把事情發生的經過都說了一遍,實際上,從她這里並沒有任何線索,她一直都是在通過電話得到對方的指令,而對方的電話都是隱藏的,無跡可尋。

    于鷗這邊問完了情況,汪浩又來詢問明希的情況。

    照著汪浩的推測,對方是從她閨蜜于鷗下的手,又綁走了于鷗的弟弟,說明對她們的情況都是相當了解的,但于鷗和她平時來往在外人來看應該是不知情的,畢竟她們只是高中同學,大學之後就分開了,平時就算有來往也是私底下,只是偶爾的聚會去過明家幾回,就算她們兩個是閨蜜也應該是極少人知道的事情,所以照著汪隊長的推測,他把目標鎖定了明家的人,但這一切他只是在詢問的時候推測的,並沒有當著明希說出來自己的想法。

    問完明希的情況後,她實在是有了困意,明修也就讓她上樓先去休息一會,她答應了,也就和于鷗說︰“于鷗,你也跟我來休息一會,晚上留下來吃個飯。”

    “不要了,我還要回家給媽媽做飯。”雖然她也很想留下來,但現在不能。

    “那就吃完飯帶一份去醫院里,等晚會我陪你一塊去。”她現在實在是困極了,雖然她現在就想去看看她媽,對于鷗,她是有一份內疚的。

    于歐听了她這個提議方才點了頭,明修也就吩咐管家︰“老王,把樓上的房間收拾一間給她。”

    “好。”王小刀忙過來領她上樓。

    這般,待兩位都走了,明修才問︰“王隊長對這事有何看法”

    “這事得先從明家下手。”那位不在了,他也才敢大膽的說出來。

    “說說看。”明修這才矜貴的坐了下來,剛才听完口供後他心里實際上也已經有了線索,那一位既然要自找死路,他也攔不住啊

    雖然說這件事情牽扯到明家的人,但因著了解一些明希的情況,他也無所顧及,不管是什麼人,她敢扯進這件事情中來,他都可以讓她再無翻身之日,甚至是,死無葬身之地。

    ~

    與此同時,明希一躺回床上後就渾身綿綿無力的睡了過去,她實際上是不太想入睡的,畢竟她剛剛知道自己還有五天的壽命,可她奈何不住這身體上的困倦,也就睡了過去。

    這種藥性就是這樣的霸道,陰毒,在不知不覺中讓人老去,死去,睡去,最終還查不出個所以然。

    如果不是知道她身上有了時光倒流的盅,恐怕等她死的那一刻,都沒有人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等到明修從下面上來的時候她已睡得天昏地暗,任憑他叫了好幾聲都沒有醒來的跡象,這讓他瞬間就慌了神。

    今天之所以從醫院回來就帶她去了明家,就是想她到處走一走,打起精神來,怕她有了困意就想睡覺,更怕她會真的睡著了不會再醒來。

    “明希不要睡了不要睡了”他冷俊的面龐起了恐慌。

    縱然他曾無數次從死人堆里爬也來,十七歲就把自己送往了那個許多人進去都是有去無回的魔鬼部隊接受魔鬼般訓練,接受任務,什麼生死他看得太多也經歷得太多了,很多同伴他都曾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于任務之中,可這一刻看到她沉睡的臉龐,第一次,他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他懼怕她的死亡。

    “啊”她忽然就睜開了眼楮,實在是被他吵得不行。

    明明想睡個覺,他偏在腦袋上一直叫,她恍惚間就睜開了雙眸,就看見他甚至恐慌的臉龐。

    從知道她的病情到現在,她甚至都沒來得及恐慌

    “明,明修”她一時之間有點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神情,這也讓她覺得有些恐慌,好像是發生了什麼非常的事情,不然,明修是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他向來冷靜得雷打不動。

    他無聲的松了口氣,就扶著她坐了起來,摟在懷中不再放開她,只說︰“乖,答應我,不要一直睡覺。”

    她偏著腦袋看了看他,他真的是很奇怪,這樣的態度不像明修,冷俊的臉龐分明是有著傷感的。

    驀然,她又想起了什麼,她忙推開了他,問︰“于鷗說的都是真的吧,我還有五天好活了”剛剛真是睡糊涂了,這麼大的事情她怎麼就忘記了難道她還老年痴呆了

    事實上,在後來的幾天里,她真的忘記了許多的事情,和老年痴呆無疑。

    他沒有回答她,只是說︰“你是安然,不會死的。”

    她是安然,所以她不會死

    她偏著腦袋想了想,也許,她忽然就笑了。

    也許,真的會有奇跡呢因為她是安然

    這種阿q精神的確不錯,她說︰“那你干嘛還這麼不開心。”雖然他多半都是這個臉龐,她還是覺得他是不開心的。

    他沒有言聲,看著她忽然伸手捏了捏他的冷俊的臉龐說︰“笑一個,快笑一個。”如果真的只有五天的時間,她想,她希望他是快樂的。

    重活的這些日子,對于她來說,如果真的讓她再死一次,她其實也是挺舍不得他的。

    他沒有笑。

    她分明刻意的俏皮,刻意要制造開心的氣氛逗他開心,但他實在笑不出來,反而忽然就噙住她還依舊粉嫩的唇瓣。

    她唔了一聲,出奇的安寧,竟沒有拒絕他。

    至于他,也出奇的反常,竟沒有像以往那樣深深的吻下去。

    其實,他的唇瓣很柔嫩,也好甜,她試著舔了一下,又舔了一下,他沒有動,她再吻一下,可他一直沒反攻,她反而有些懵了,這種事情一直都是他主動的,忽然讓她繼續下去,她又矜貴起來了,拳頭不覺然的握住,他忽然就笑了,把她緊抱在了懷里。

    他的女人,還是這麼的矜貴,明明想要,還是不肯主動一些。

    但這樣,已經很好了,說明她對他是有感覺的,甚至是想要他的。

    明希臉上就有些掛不住了,感覺他是在笑話自己,雖然並沒有真的生氣,還是故作氣憤的要打他,嚷嚷著︰不許笑,不許笑。

    拳頭被他捉住,他握在自己的大手之中。

    只有五天的時間,雖然他堅信著她會好,藥馬上就配出來了,但在這幾天的時間,他還是難免要患得患失,擔驚受怕的。

    “咦,我手上怎麼會有這個戒指”她又發現了一個令她驚奇的事情,忙把自己的拳頭送到了自己眼前仔細看,真的是戒指,她好像一直沒有注意到。

    “這是我送給我的”她仔細想一想,不太確定,但除了明修,還會有誰送給她戒指

    “嗯,我送的,好好戴著,不許摘下來。”

    “哦”她算是答應了,反正她手上也沒有戒指,戴著就戴著吧,反正,她可能活不五天了,也算滿足他一個小小的心願。

    “走吧,我們下樓了,可以吃飯了。”

    “哦”她好像是有點餓了,也就從床上起來了。

    下去的時候于鷗也起來了,這個時候都五點了,她該去醫院里了,所以王管家把飯菜都給她打包好了,她還是決定拿著東西去陪媽媽一塊吃的,等看到明希下樓來她還是走過去說︰“明希,我要走了,我明天再來看你。”晚上她要在醫院里陪媽媽聊天,說說話,免得她孤單寂寞,所以就不能來陪她了。

    再則,看她身邊的這位,她想這個時間她應該也是不需要她陪的吧。

    “這麼快就要走了啊”她還想著一會去醫院看看她媽媽呢。

    “別太想我,我明天來陪你”她強顏歡笑的朝她揮了揮手,拿著王管家燒好的飯菜走了。

    “我也想去醫院”看于鷗小小的身影離開,覺得她現在內心一定是崩潰的,她轉身和身邊的男人說。

    “可以,等吃過飯送你過去。”反正時間還早,他也不想她吃過飯又犯困,到時又睡著了。

    就這麼說定了,她也趕緊去吃飯。

    吃過飯她就上了車帶她去醫院那邊溜溜,坐在她車里的時候明希想起一件事情,問他說︰“我的手機呢”好像有一天沒看見她自己的手機了,她就算要死,也得把公司處理好吧

    這一天她沒有去公司,公司什麼狀況也不知道,因為她手機好像一直不在身邊。

    “明天派人去把你手機取過來。”明修坐在她的身邊答了她。

    她的手機一直在明家,那晚他直接把人給帶過來了,壓根也沒注意她的手機。

    “明修”

    “嗯”

    她偏頭看了看他,雖然他以往也是如此,可她現在真的總是覺得他心情不是很好,甚至是挺難過的。

    “你是不是怕我死了啊”她歪著腦袋問他這話的時候反而噙了笑。

    他听了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腦袋,這個動作多半都會讓她心房柔軟下來,感覺有電流傳遍全身。

    她一動不動的歪著腦袋看著他,也許是意識到自己就快要死了,也許是覺得他並沒有那樣可怕,總之,看他的時候她可以直視他的眼眸,一眼不眨的與他對峙半響。

    她不能忠于自己的內心來贊美他︰明修真帥啊

    她敢說,沒有男人像明修這般的帥。

    當初第一眼看見黎痕的時候,也覺得他好帥啊

    一身的軍裝出現在她的眼前,讓她眼前為之一亮。

    他溫潤如玉,話也並不多,安靜說他為人極為低調,一點也沒有權貴之弟的那些臭毛病,她也還是覺得他很好,並不是一個奢侈又鋪張浪費的人。

    不過,認識了明修後,她覺得自己眼界被他刷新了。

    身為權貴的他,也可以很奢侈很鋪張浪費,為了她。

    身為權貴,他也可以很張揚,當著全軍宣告她是他的未婚妻,這些,她都忘不掉,都深深的印在她的記憶之中。

    身為權貴,他看起來很冷酷,盡管如此,他卻有是真的有一副鐵血柔腸。

    這樣的明修,真的狠帥,狠帥,狠帥

    再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像他這麼帥了。

    以往的黎痕與他相比,也早就被妙成了渣渣。

    “看呆了”就這麼注視著對方的雙眸,他沒有移開,她也沒有退縮,默默的注視,但到底是他先開了口。

    她還是頭一次用這種仰慕的眼神直愣愣的盯著他看,這種眼神看得他有些招架不住,畢竟,以往都是他在看著她,看得她羞怯轉身。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真的好帥。”她忽然笑笑的反問,又嘆了口氣說︰“果然是人即將死,其言也善。”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還有五天的生命,她是絕不可能這樣夸贊他一句的。

    “很多人說過。”他居然毫不臉紅的這樣答她了。

    “臭美。”她給他一個不屑的眼神,這種人就不能贊美,不然他會更驕傲,他則伸手攬過她,讓他可以依在他的懷中,她依舊順從的沒有反抗,只是嘴角噙了一些笑意。

    重活一回,她這是在和他戀愛吧

    死就死吧,倒也不是太虧。

    遺憾的是,她的事情還沒有完成,目的還沒有達到,她真是太輕敵了。

    這些事情也僅是在她腦子里一閃而過,並沒有停留。

    現在,她腦子里似乎裝不下太多東西,她甚至不太願意去思考,就這樣和明修在一起挺好,這幾天由她陪著,她也不會死得太孤單。

    車子開到醫院,她一路上精神倒是一直挺好,這個人一直剝弄著她的腦袋,或者淺嘗一下她的唇瓣,撩得她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

    一起來到病房的時候已經是七點來鐘的時間了,這個時候于母也躺在床上在休息,于鷗陪在她的身邊陪她說著話。

    被癌癥折磨了好幾個月了,于母整個人異常的消瘦,連帶著照顧她的女兒都瘦了一大圈。

    看著女兒于母來回奔波于母也是心疼的,但有心卻無力,化妝折騰得她都不想活了,她看著下巴都尖了的女兒說︰“我覺得我真的活不長了,你還是讓小鳴抽時間來看看我吧,我有很多話想和他說。”

    她想告訴那個孩子,一定要和姐姐好好生活,好好上學,千萬不能耽誤了學業,還要照顧好姐姐,雖然以往都是姐姐照顧她,但她走了以後,他是這個家里惟一的男人了,他們姐弟相依為命,她還是要和他多說一說。

    于鷗很是為難,她上哪里去把弟弟找回來,她還是忙說︰“媽,我明天就去說,明天”她只能這樣就,能拖一天是一天。

    後來明希他們就進來了,明修拎著一些營養品,畢竟是來看病人,自然是不會空手來的,看到忽然來的人于母還是一眼認出她來了。

    明希還是會經常來他們家的,雖然他們只是普通的家庭,可由于和于鷗關系好,她會時不時的來他們家玩,兩個孩子的關系一直要好著,她還會刻意從明家帶些好吃的,總之,那是個不錯的女孩子,但听于鷗說過,也是個命苦的女孩。

    在看到明希的時候也看到了一旁跟著的明修,那是一個穿軍裝的男人,一看就是軍官,瞧起來挺冷俊的,雖然很好看,還是會讓人心生懼意。

    “你先出去坐會吧。”明希瞧于母的神情有些緊張,還是忙推了推身邊的人,他這個人就算長了一個好看的臉都沒有用,他本身的氣勢太過強勢,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加上這身的軍裝,一般膽小些的看了都會有些懼意的。

    明修听她這麼說只好轉身出去了,自己在外面坐了一會。

    病房間,于母已經親切的在叫她︰“明希啊,那是你男朋友嗎”于母還是挺八卦的,一看那麼帥的男人在她身邊,直覺是男朋友。

    明希也就點了頭,說︰“是的阿姨。”

    于母听了可羨慕了,說︰“我們小鷗什麼時候才能找個男朋友啊,哎,都是我拖累了這孩子,明希你要是有好的朋友記得幫我們小鷗也介紹一個哦。”

    “好的阿姨。”她笑著應了。

    于鷗不樂意了,嚷嚷起來︰“媽,你什麼意思嘛,明希有男朋友我就非得有啊我才不想找什麼男朋友。”

    本來精神不大好的于母這時精神也振作起來,說到這個她就來勁了,打起精神說︰“你已經二十四了,今年這個年馬上就要過了就二十五了”

    實事上于鷗周歲也才二十三歲,但一般人都喜歡按虛歲算,非要多報上一個歲,照于母這說法她明年就二十五了,放在普通人家就是大齡姑娘,要趕緊找個對像完成人生大事。

    這邊三個人聊起這樣的事情都來了神,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話是沒錯的,三個女人在里面聊了一個多小時,明修在外面坐了一個多小時,眼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不能不過去打擾她們說︰“時間不早了,明希,可以讓阿姨早點休息了。”

    說到這個她也就站了起來,她都覺得累了,何況是身為病人的于母。

    “阿姨,我明天再來看你。”

    “小鷗,明天見。”

    于鷗起身送她到門口,明希不讓她送,她留下來多陪陪媽媽。

    事實上,這也是她最後一夜陪她了。

    于母到底是因為癌癥這樣的病,在化療期間就去逝了。

    ------題外話------

    雖然我覺得票票對我來說用處不大,因為沖不是月票榜嘛,但還是要呼喊一下有票嗎月初了,有票的可以投給咱們軍爺啊啊咱軍爺也是要門面的嘛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