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八十一章 七天壽命



    整個場面完全失控,女人失控,他最終也失控了。 首發哦親

    就算他年輕力壯,折騰個了個幾回後,他也得承認他真的吃不消了。

    至于她,他相信明天醒來後,有她哭的。

    好在她最終沉沉的睡了過去,他這才不能不暗暗松口氣。

    那時,外面傳來了小唐來叫他的聲音,他正拿著他的手機站在外面,上面已打了好幾個了,有明修自己父母的,也有明成耀來詢問情況的,明修不便接電話,他只好在外面給一一含糊的解釋了一通。

    只是,這一個電話卻是非他要親自接不可的。

    明修這時穿了件睡袍前去開門,一看就是剛剛大干過一場了,小唐也沒敢往里看,只是說︰“電話,黎痕的。”

    若不是這個電話很重要,他也不會跑上來打擾他們的。

    這個時候黎痕給他打電話,能有什麼好事?

    明修接過小唐遞來的手機掩上門走了出來,冷淡的說︰“說……”

    這段時間黎痕還一直沒有回總部,但明修由林凌的口里也已經得知,上次明希回來的時候,已經遇到了襲擊,這一切都是誰所為,他們都心知肚明。

    電話那端傳來了笑聲,笑得有些冷酷,說︰“明修,你以為那個女人只是中了一點普通的藥那麼簡單?隨便睡一次就好了?我不妨實話告訴你,她的身上已經中了時光倒流的盅毒,對于現在的她來說,一天如同十年,她身體的各項功能都會迅速衰老,不出七天,她就會因為身體的功能衰老而死,而這種毒,沒有任何醫生可以檢查出來,所以,她的死最終醫學上也會判定為,生理功能由于迅速衰竭而導致死亡。”

    在黎痕的話語中,明修的臉已經一點點的冷了下去,眸光陰鷙。

    對方笑了笑,听起來心情還不錯,他說︰“你不要妄想會有解藥,不可能有人在短短的七天內配出來時光倒流的解藥,因為這不僅僅是一種毒,而是一種盅毒,听到現在,你的心情如何?”

    他只是問︰“你想要什麼。”

    對方哈哈的笑了起來,說︰“我想要什麼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嗎?但是現在,我的一切都毀在你和這個女人的手中,明修,你很在意這個女人是嗎?那麼我會讓你知道,你所在意的東西,在以後的日子里,我會親手,逐個毀去。”說到最後,對方的聲音已充滿了殘忍的冷酷。

    如果他的人生就此毀了,那麼,他死也要拉上南明修這個人。

    ~

    “說你的條件。”南明修再次道,聲音里也已經滿了殺意,這個人,真是該死得很。

    “我的條件,就是你去死……”坐在幽暗的客廳里,黎痕一字一句的出了自己的條件,現在,不論是什麼條件,也不能修復他的過去,他的一切已經被他們給毀了,他的弟弟代替了他成為父親的繼承人。

    當然,明修也不可能願意去死,既然他死不了,那麼就由他身邊的人代替他逐個死去好了。

    “對你們來說,也許游戲已經結束了,但對于我來說,游戲才剛開始,從現在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明修,我們會再見的。”對方在說完這話時便已掛了電話,明修手中的手機也瞬間摔了出去。

    他只是以為明希吃了不該吃的東西,萬沒料想會這樣的嚴重。

    “怎麼了?”小唐忙問。

    “明希中了時光倒流的盅毒,讓一航查一下,我馬上來。”

    “一航已經到了,在樓下等著。”是他之前打電話把人給叫過來的。

    “哦?稍等我一下。”交代完這句話,他轉身回了屋,去了浴室,扔了浴袍沖洗了一下。

    還有七天的時間!

    一天就是十年!

    他不能讓她再死一次!

    她也不可能次次都這麼幸運,可以死里逃生。

    ~

    樓下,林凌、小唐、以及王小刀都坐在客廳里,還有一位從總部匆匆趕來的賀一航。

    一航不僅僅是軍人,同時也是軍醫。

    軍隊里的人都知,一航也不是什麼病都看的,除非有非要他主刀的,這樣的人多半也都是一些高難手術了。也只有明修卻可以不分大小病的把他給叫過來,不論他人在哪里,只要他一句話,他都會擱下一切趕過來。

    听了小唐的話,幾個人都看著他,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什麼叫時光倒流,盅毒倒是听說過,听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

    “你倒是說句話啊?”王小刀有些忍不了。

    一航只好說︰“如果真的是中了時光倒流的盅毒,真的很難解……”

    “那你到底能不能解啊?”林凌問他。

    他不語,這個他可不敢開口說大話,畢竟他也沒有試過。

    小唐也有點發急,說︰“你平時不是挺神的嗎,這可是咱們嫂子,你趕緊想想辦法,一會明修哥出來你好答復他。”

    一航閉口不語,似在思考。他年輕英俊的臉龐稜角分明,他並不像別的軍人那般皮膚幽默,相反,他的皮膚還偏向白皙,甚至白得還有點吹彈可破,可見平時是沒少在臉上下功夫保養的,保養不錯。

    賀一航平時的確是挺神乎的,快死的病人到他手里都能救活了,但這一次,他也不敢夸下海口。

    明修在不久之後就穿戴整齊的出來了,幾個人都看著他不說話,他掃了一眼一航,問︰“有解決的辦法?”

    “還沒有,這得采了嫂子的血樣才能決定。”

    “好,去采集血樣。”

    一航點頭,看得出來,明修心情很沉重,連個多余的表情都沒有。

    ~

    這次他們回軍區後大伙炸開了,說明修有了未婚妻,未婚妻擔心他的安危,都跑過去看望他了,大伙別提多羨慕嫉妒恨了。

    雖然大家都是扛搶的,看起來挺冷酷似的,但事實是內心多半都是熱血兒郎,私下里都很隨意,多半都是出生入死多年的人,在一起比親兄弟還要親。

    這麼多年了,他身邊並沒有什麼女人,縱然有出入的,與他也沒有那樣的關系。大伙都是槍彈雨淋里走過來的,多半都是生死之交,其實也都是很為他開心的,他今天還特意跑去參加了人家爸爸的生日宴會,特意從總部趕了過去,本來他的意思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搞個求婚儀式,讓大伙都知道他要娶了這明家的二小姐,誰知求婚儀式也沒有搞成,就匆匆把人帶回來了。

    不要說明修心情不好受,就是他們這些當兄弟的,也跟著一塊難受的。

    但凡有一絲希望,都會拼了命把人給救回來的。

    ~

    一航跟著他上了樓,明希實際上還在沉睡中,這個時間也來不及收拾房間,一進去就瞧得出來這房間里分明是剛剛經過了一場大戰。

    此時的明希嚴實的包裹在被子之中,只露出一個小小的腦袋,睡得很是踏實,即使是針扎在了她的手臂上她也是沒有知覺的,依舊沉沉的睡著。

    一航目不斜視的采了她的血樣,之後拿著血樣出去。

    沒敢有一刻的逗留,拿到血樣後一航就又連夜趕了回去。

    現在,明修也只能等待事情的結果。

    在明希的床邊坐了一會,小唐又上來喊他,是明成耀那邊來了電話。

    明希就這樣被帶走了,明成耀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小唐說得含糊其辭的,等了半天還不見有電話回過來,他還是決定再打過去問一問情況。

    這本來就是自己的女兒,他作為她的父親,打電話問自己女兒的情況有什麼不對?說到底在明成耀的心里,還是有一點忌憚這位年輕人的,盡管他看起來是中意自己的女兒,也許某一天真的會成為自己的女婿也說不定,但那份忌憚卻沒來由的令人每走一步都會產生顧慮。

    明修出來接了電話,明希的情況,他也沒有打算隱瞞他,如實的說︰“明希現在睡著了,不方便與明叔說話,但她現在很危險,她中了時光倒流的盅,也許只有七天的壽命……”

    電話那端的明成耀就愣了一會,此時他正一個人坐在書房里,雖然下面的宴會還沒有結束,明希被帶走了,他已經沒有心思繼續坐在下面了。

    听了明修的解釋,他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明希還只有七天的生命……

    這話一直盤旋在他的腦子里,如果明希就這樣走了,他該怎麼朝她媽交代啊!一想到這個他就異常痛苦,他已經失去了她的媽媽,難道連這個女兒也要一同失去嗎?

    此時的樓下,也並沒有因為之前的事情有多大的波動,大家仿若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繼續嗨,只是時間真的不早了,已經到了零點,年紀大一些的長輩們已早一步先走了,南小姐也隨著他爸媽早一塊走了,韓君一看熟人都不在了,一個人待著也沒意思,也就溜了,反正這里也不差她一個。

    小一輩的在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也都陸續離去,作為這個家的女主人林欣忙著與女兒一起招呼著客人,今天的明希中途走了,這後半場就是她們的天下了。

    送走了客人,整個明家也就冷清下來,明悅也無力的坐在了沙發里,今天也實在是太累了,一個晚上都在陪安寧安靜兄妹,不是跳舞就是喝酒,為了共同的目的,雖然有些厭煩,但也只能忍了。

    不過,想到明希之前的事情,她心里還是挺生氣的。

    本來是想她能夠當眾出丑的,哪知道她竟然被明修中途殺進來帶走了,這與她想像中的大有出入,這不等于前功盡棄了?而且又便宜了明希,想到今天他們應該會在一起的,她還是氣得有點牙疼,怎麼什麼好事都讓明希給佔了,她憑什麼能睡明修這樣的人?像明修這樣的人,雖然表面看起來冷酷,實際上定就是那種能在床事上令人熱血沸騰的男人。

    明悅有些失落的嘆口氣,為什麼所有的男人都要喜歡她啊啊?她的良辰哥在明希前腳走後,後面就氣惱的走掉了,根本連一支舞都沒陪她跳過。

    ~

    總之這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次日。

    明希在沉沉的睡了一夜後就醒來了,她實在是疼得很,一睜開眼就感覺到身體火辣辣的疼,這使得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麼地方不好疼,偏那個地方疼?

    本來半個腦袋是蒙在被子里的,在感覺到身上的不對勁時她勉強的動了一下,這整個人就更不對勁了,特麼的,誰把她給強j了?明顯的有人在她身邊睡覺,還抱著她。

    她掀被子低頭一看,自己什麼也沒有穿,一條長有力的手臂搭在她的身上,一看就是男人的手臂。

    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她甚至不曾去看一眼是誰在她身邊,她反手就打了過去,不管是誰強j了她,她都不會放過他。

    “嗷……”她的拳頭還沒有落下去,整個人就忽然被拽了下去,令她撲在了一個懷抱里。

    “一大早上,精神這麼好?還要再做一次?”暖昧的聲音,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放大,她被驚嚇住。

    在她醒過來蠕動的時候他實際上就跟著醒了,像他這樣警覺的人,怎麼可能會在她醒來之後才覺察,只是故意沒有啃聲想看一看她的反應,她果然是揮著拳頭就死命的打了過來。

    “啊,你,你……”她頓時又驚又怒,他怎麼會和自己在一起?

    “都不記得了?”看她受驚的又推他又打他,再想她昨晚的主動,他嘴角噙了笑。

    都不記得了嗎?

    被他這麼一提醒,她也認真的想了想,她真的都不記得怎麼會和他出現在這張床上的,她倒是記得,昨晚他好像是回來過,自己好像是看見過他了。

    不管怎麼樣,她現在身體又痛又難受,肯定是他搞的鬼,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嗎?她還是氣惱不已,眼楮都紅了。

    不對不對,現在也不是追究他憐香惜玉的問題,他憑什麼不經她同意就對她做這種事情啊啊!

    看她又糾結又氣憤的模樣,他嘆了口氣,說︰“別氣了,你又不吃虧……”

    “你還說……”她哪里不吃虧了,她大虧了,他外面還一頓風流帳沒整好……

    “你昨晚喝了別人給你下的藥,一看見我就往我身上撲,當那麼多人的面,我怕你出丑才趕緊找了個借口帶你走的,誰知你賴著我不肯放,非要纏著我干這件事情……”

    明希听得目瞪口呆,她在回憶這件事情,真的假的?

    “我原本想著一次就好了,就犧牲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誰知道你還沒完沒了,纏著我要了七八回……”說到最後他還一臉的嫌棄樣……

    明希的臉憋得通紅,她大概有了一點印象。

    昨晚宴席上,她就覺得身體不對勁了,後來的確看到明修來了,好像還給她戴了個戒指。

    想到這里她低頭一看,手上果然有戒指。

    再後來,她似乎是真的不受控制,一直想要……

    她多少有點記起來了,臉色也一陣紅一陣白,那根本不是她好不好,她是被人陰了才會變成那樣子。

    “想起來是你強迫我的了?”他問,嘴角噙了曖昧。

    “沒有,絕對不可能是我強迫你。”她打算來個死不認帳,這太丟人了。

    最丟人的是,她在車上的那一幕,她不敢想,自己那個樣子太可怕了。

    既然她不承認,他也不強迫她,只是伸手一撈就又把她抱在懷里,這溫軟如玉的嬌軀,抱著就是舒服,他把一個吻印在她裸著的香肩上。

    明希慌忙伸手把他往外推,氣憤憤的嚷嚷著︰“不要踫我了,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我疼死了。”別的地方疼還能忍受,但女人最為敏感的地方疼,實在讓她太難堪了。

    他哪里會不知道她的疼,趁她睡著的時候他也有檢查過,都紅腫起來了,畢竟是初次,她又非纏著他要了好幾個回合,為了防止她醒來難以忍受,他已經幫她上過藥了。

    看她臉色不好,他只好說︰“知道你疼,這幾天都不會踫你,先等你養好了,你再休息一會。”一邊說一邊放她睡下來,幫她把被子掩好了。

    明希瞧他一眼,雖然他臉上沒有多少的柔情蜜意,但聲音已經盡量放得柔和了。

    她別過臉背給他,心里還是氣得不行,究竟著了誰的道了,居然就這樣讓她稀里糊涂的和他這樣,想想自己的瘋狂,太特麼的丟臉了。

    ~

    明修這時已經起來了,他大刺刺的去穿衣裳,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居然一點都不避人,就這樣赤條條的去衣櫃那邊了,不過,看著他的體型她還是吞咽了一下,心里嘀咕著他太惡心了,可臉上還是燒了起來。

    他已經迅速穿戴整齊,進去洗漱過後也就走了出來,見她正蒙著腦袋在里面便走來喊她說︰“我先下去了,你一會洗漱一下,我把早餐拿上來。”

    “嗯。”她蒙在被子里悶哼一聲,直到听到他離去的腳步聲和關門聲後才慢慢露出腦袋。

    昨晚的事情,對她造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傷害到她的自尊了。

    她才不是那麼瘋狂的人,她是被藥控制的。

    但是,究竟是誰給她下的藥?

    她想了一圈,照理說沒有人有機會給她下藥,除了那個閨蜜。

    由于對她並沒有印象,在她遞給她飲料的時候心里還是有一點防備于歐的,所以她沒有接她遞過來的杯子,反而是拿了她的另一個杯子,盡管是這樣子,還是著了她的道。

    看來,自己是喝了于歐的飲料後才會導致她被陰。

    說好的閨蜜呢?她為什麼要這樣待她?恐怕是受了旁人的盅惑吧?

    一個人躺在床上暗自猜測一會,但好在她沒有什麼事,昨晚明修來了,不然,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想到昨晚是自己和明修做了那件事情,倒也沒有多讓她氣惱了,反而慶幸是他。

    那麼,以後這個男人就是她的了?她暗惻惻的想……

    明修在不久之後就上來了,她說她還很疼,他就把早餐一塊端了上來。

    他上來的時候明希還沒來得及起床去洗漱,只是听見門響的時候還是本能的立刻縮了進去,想要假裝自己還在睡覺。

    明修看了一眼床上,哪里有人睡覺把整個腦袋都悶進去的?分明就是在裝睡,他心里其實明鏡似的,知道她是想起來昨晚的事情覺得難為情,害羞了。

    放下手里的早點在桌子上,明修人來到床邊坐下來一把就給掀了她一半的被子。

    “啊……”她氣得忙坐起來要搶回自己的被子,實在是太可惡了,她還什麼都沒穿呢,他還要不要臉了啊啊啊!

    就算昨晚已經在一起了,她還是要有一點自己的**的啊啊!

    就這樣敞在他面前,他願意看,她也不願意給他看。

    她氣得搶了被子就忙往身上包裹,他也沒有再繼續與她搶被子,只是說︰“先吃點,一會再休息。”說罷這話他轉身就去為她找了一件他的襯衫,他這里目前又沒有她的衣裳,也只能讓她繼續穿他的了。

    “先穿著。”

    明希黑著臉接過他遞來的襯衫,還是忙轉過身往身上套了起來,其實心里別扭死了。

    “能走路嗎?”在看到她穿好後他還是細心的詢問了一句。

    “能。”她生硬的回了他一句,慢慢下了床。

    其實,她也不敢大幅度的走動,感覺走一步都疼,想想都覺得可恥,怎麼會把自己折騰成這樣子啊啊!太崩潰了。

    忽然,身子就被抱了起來。

    看她走路實在是有點別扭,知道她疼著呢,明修還是一把給抱了起來。

    “我自己可以走。”

    明修沒听她的逞強之言,抱著她直接放在了一旁的沙發里坐了下來。

    她臉紅得厲害,主要是昨晚的事情在看到他的時候就一直在腦子里揮之不去,實在太荒唐了,還有人被整得走不了路的,以往也听人說過,只覺得是夸大其詞,現在她是真的信了,他該多厲害才會整得她到現在還這麼痛?

    當然,她知道不能完全怪他,是她非要的,可就算是她要的,他就不能輕點啊啊!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

    明修看她還繼續糾結的小臉,他索性往她旁邊一坐,把她半抱在懷里說︰“還在想昨晚的事情?”

    “沒有。”她立刻否認,忙要推開他。

    “是不是很好奇究竟該有多……才會讓你這麼痛……”他附耳和她低語,她頓時氣得怒目捶他︰“你太不要臉了,我才沒想……”特麼的,為什麼她心里想什麼他都猜測得到?她沒脾氣了。

    瞧她又惱又羞的樣子,他其實心里很是開懷。

    只是,想著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他心里還是堵得要死,這件事情他也並沒打算告訴她,不管她還有幾天的壽命,他希望她這幾天都是開開心心的,當然,他不會讓她死的。

    無論如何,他也不許她死,這也是他的信念。

    明希幾次要推開了他,不許他抱著自己吃飯,但這個人卻是沒臉沒皮的,他那一身的正氣呢?和她在一起他就沒正經過,仗著昨晚和她已經那樣了,居然非要抱著她一邊看她吃,一邊在她身上揩油,不是摸她的腿,就是襲擊她的胸,還惡心的從她嘴里搶吃的,惹得她一臉嫌棄說他惡心,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內心卻被他弄得莫名的柔軟,充滿了甜意。

    吃飽喝足,明希這忽然想起來自己現在是睡在他這里,她這一夜未歸,爸爸就沒有找她?她起身想找一下自己的手機,發現手機根本不在自己的身邊。

    “你給我衣服,我要走了。”不管怎麼樣,她不能一直窩在這里不走的,于歐的事情,她還是要問一問的。

    “你可以走?”他是有些不放心的,畢竟她身上中了盅毒,她不知道有了盅毒的她會不會中途發生什麼狀況。

    “嗯。”她點頭,就是休息,她也要回家休息的,一直在這里休息像什麼話啊!

    “這幾天就在這里休息。”他一把抱起她往床上擱。

    他要隨時能看見她,不想她在自己不在的時候有個閃失。

    “我不要……”

    “抗議無效。”反正不給她衣裳穿就是了。

    “你是軍人,不帶這麼欺負老百姓的。”

    “我這是在救你……”

    “……”好吧,她淨無言以對,他的確是救了她。

    “好好休息……”他為她又掖了下被。

    “你幫我找個人。”

    既然走不了,她只好放棄掙扎,讓他給自己辦點事好了。

    “于歐,昨天她來找過我……”明希把這事情和他說了一遍,他點了頭,說︰“你在這兒等著,一會讓人把她帶到這里來見你。”

    ~

    照著明希所提供的一些資料,要找到于歐並不難,她實事上就是在醫院里,她媽得了癌癥,醫生說是惡性的,這段時間一直在放化治療,他們家已經在醫院里花盡了一切所有。

    今天她媽又推進去治療去了,每次都是痛苦不堪的,她人在外面等著,精神恍惚。

    林凌就這麼出現在她的面前,看了看她,問︰“是于歐嗎?”

    “我,我是,你是?”她有一些疑惑,完全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明小姐請你過去一趟。”他已伸手拽了她的胳膊往外走,實事上于歐是沒有半點反抗能力的,他就那麼別著她的胳膊,她立刻痛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別這樣,我會去見明希的,但我媽還在醫院里,我求求你了,再給我一些時間。”她哀求,疼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林凌顯然是不會听她的哀求的,很多時候,他們都有著一副鐵石心腸,他直接把人帶出了醫院,推她上了車。

    于歐跌跌撞撞的被塞進車里,胳膊得到了釋放,她還是疼得臉色蒼白,這個男人動作粗魯,一點也不怕把人給弄傷了殘了。

    他直接發動車前往了明希所在的住所,于歐知道求他也沒有用,坐在車里眼淚啪啪的往下掉,好一會才哽咽著問︰“明希,她還好嗎?”

    知道自己是對不住她的,可是她沒有辦法,她想不出來一點辦法。

    林凌沒有搭理,很多時候女人的眼淚對于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于歐等不到他的回答,這個人看起來很冷漠,一句話也不想說的樣子,她把臉埋在了自己的雙手里嗚咽起來,一會要見明希了,她也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她們那麼多年的感情,因為她的懦弱,就這樣毀了,明希的心里一定恨死她了吧!

    因為她的懦弱,她毀了明希的一生。

    同時,也毀了全家的一生。

    想到這些,她立刻就失聲痛哭起來,仿若要把自己這些天來所有的壓抑都哭出來,林凌听著她的哭聲,仿若沒有听見,他直接把車開了回去。

    “下車。”沒有理會還在車里繼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女人,林凌有幾分的不耐煩,怎麼會有女人這麼能哭?這一路她哭了二十分鐘了,到現在還沒有停止過,尼瑪的這眼淚好像一直哭不完似的,從未見過這麼能哭的女人。

    听到林凌不耐煩的聲音後她的哭聲就嘎然而止了,然後一聲不響的走了出來,跟著林凌往里面走。

    這里明顯不是明希的家,她才發現來的地方不對,等發現的時候人已經到了,但里面沒有明希,就見一個英挺的男人正坐在客廳里,那男人穿了一身的制服,帥氣逼人,尤其是一雙鳳眸,泛著迷人的光澤,是一位貴氣的男人。

    “一航,怎麼來了?”林凌有點驚訝,他不是剛回去過。

    “來看看嫂子。”之前只是取了血樣回去,他現在回來是要給她做一個全面的檢查,只是說她還在睡覺,所以才坐在這里等的。

    明希也沒讓他久等,王小刀來喊的時候她就已經起來了,小唐那時候也是風風火火的跑去給她照著明修的要求趕緊買了套衣裳回來,不然,她一會還真沒衣裳出去見人。

    明希和明修是一塊從樓上出來的,于歐一看見她就難過的垂下頭來,她知道明希是不會原諒她的了,她自己都不會原諒她自己。

    她垂著腦袋站在那里沒有動,等著明希過來責罵她,打她也好。

    明希果然也是朝她走了過來,倒是開門見山的問她︰“是誰讓你給我下的藥?”其實,只是還是想要從她嘴里听一個答案。

    一听她的聲音于歐眼淚就又啪啪的往外冒了,哽咽著說︰“我不知道,我沒見過他,也不知道他是誰,他只是通過電話指使我,後來派人給我送了藥……”盡管如此,她也依舊連送藥的人也沒有見過,因為人家開著車來的,她只是遠遠的站在那里,人家把藥扔給她就走了。

    明希看她哭得眼楮都紅了,昨天見她的時候也是如此,要哭不哭的樣子,讓她差點信以為真,所以才中了她的圈套,她冷著聲音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仿若也才想起來,又哭了,說︰“我弟弟被他抓走了,他們砍了他的一個手指送給我,到現在還沒有把人放掉。”他們說如果不照他們的吩咐做,他們會慢慢殺了她弟弟,一天送一個手指給她,他們說如果她報警了他們會立刻殺了她弟弟,警方不會查出來的……

    她實在太害怕了,媽媽又在醫院里,她也不敢讓媽媽知道,她想不出來其它辦法,她不想弟弟死,只好照對方的吩咐給她下一點藥。

    說到最後,她直接蹲在地上又失聲痛哭起來了。

    她弟弟到現在還沒有送回來,如果一直不回來,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和媽媽交代,如果這些壞人殺了她弟弟,她媽媽要是知道了,怎麼熬得下去,媽媽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的。

    明希沒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敢情搞了半天,于歐是被自己的事情牽連進去的?為了給自己成功的下藥,他們找了于歐。

    如果于歐是她最要好的閨蜜,她的確不會有什麼防備。

    但事實上,她還是成功的下藥成功了,好在是有驚無險。

    罷了,這事也怪不得于歐,她也是受害者,還是因為自己而受制于人。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她態度也就柔和了,忙拉她起來說︰“別哭了,這事不怪你,是我連累你了,你弟弟現在還在他們手上嗎?”

    剛剛好似听她說過,她弟弟還沒有回來,如果真出了意外,她心里也是會內疚的。

    于歐听到她的詢問哭聲小了一點,還是哽咽著點頭說︰“還沒有回來。”

    明希看向明修,那眼神已經很明顯了,你幫忙找找啊啊!

    明修自然也是看得懂的,便說︰“這事小唐去安排,我先帶你檢查一下身體。”

    “我身體怎麼了?”明希心里疑惑,她干嘛還要檢查身體?她不是已經沒事了嗎?

    “走吧。”明修往外走。

    “喂,你把話說清楚啊,不然我不走。”

    “怕你留下後遺癥。”他只能這樣說,能隱瞞她一天是一天,免得她知道了真相反而擔驚受怕。

    “能有什麼後遺癥啊……”明希無語,但還是答應了。

    轉身,看成了個淚人的于鷗,她還是忙拉著她說︰“先讓林凌送你回醫院,你不要擔心,你弟弟的會回來的。”

    “你不恨我嗎?”她疑惑。

    “干嘛要恨你?”本來就不是她的錯,換作是她自己的親人被抓來威脅,她也會為難的,她理解于鷗的難處。

    “別哭了。”她拿了紙巾擦了擦她臉上的淚,本來她應該過著她平凡無憂的生活,做一個快樂的吃貨,但現在都難過成什麼樣了。

    她忽然這樣子于鷗還有些難為情了,忙接了她手里的紙巾自己擦了眼淚說︰“你快去醫院吧,我自己搭車就可以過去了。”

    “林凌,你幫我送于鷗一下。”雖然她說不讓送了,明希還是不願意這樣子的,畢竟人是她們接過來的。

    林凌這會也知道自己是錯怪了人家,態度比之前好多了,便對于鷗言︰“于小姐,請……”

    于鷗推辭不下,也只好紅著眼楮和明希告別,出去又上了來時的車,送她回來時的醫院。

    ~

    于鷗紅著眼楮離開,明希也被帶到軍區醫院去檢查身體。

    她是不明白為什麼非要檢查身體,但明修堅持又有他的一套說法,她也只能去了。

    被一大堆醫療設備檢查了半天,好不容易結束後她已經覺得非常疲憊了,索性就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休息了那麼一會,由于她人在旁邊明修也不方便多問什麼,只是說︰“等有了結果告訴我,我們先走了。”

    “哦……”听他說要走,明希還是站了起來,有種困倦讓她很想回去休息休息,睡上一覺。

    一航沒有立刻跟著離開,只是和他們揮揮手。

    照著一天就是十年的說法,她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邁進了四十歲了,各項功能正在減退,要不三四天,她恐怕……

    從所檢查的結果來看,的確也是如此,她的骨骼都有衰退的跡像,而她,還只有五天的日子,他到現在實事上並沒有任何結果和頭緒。

    那時,上了車的明希已經疲憊的,不覺然的就靠在了他的肩頭上,她這般近乎依賴似的舉動令他心里動容,誰知,她竟是在沉穩的軍用越野悍馬車里睡了過去,前後也不過是二三分鐘的時間。

    料想她也許是因為昨夜太起勁了,所以到現在還沒有緩過神來,有了困意也正常,他也便沒有放在心上,索性就撥了一航的電話詢問了一下她現在的情況,一航如實的在電話中和他說︰“嫂子的身體功能正在迅速衰退,今天已經是第二天了,她已經加了二十年,她最近可能會經常出現疲憊的狀態,或者貪睡,你要多注意一下,不要讓她睡太久了,怕她醒不來,還有五天的時間,不容樂觀,你要有個心理準備。”那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沒有確切的把握了。

    明修沒有說話,只是啪的收了電話,望向靠在自己肩膀上沉沉睡去的人,睡得如此的踏實,卻令他的心不踏實起來。

    “醒醒……”他忙拍了拍她的臉頰。

    “煩死了,別人睡覺不要打擾。”她被拍醒,不高興的沖他嘟嚷一句,側了個身,背給了他,她要繼續睡。

    ------題外話------

    七八天的存稿全部在後台了,以後就得慢慢更新了,想我萬更嗎?想嗎?真想就大聲呼喊,給我加油……摸摸大……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