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八十章 明修求婚 場面失控



    照王媽的說法來看,這于鷗是明希高中時代的同學,二個人高中三年,一直都在一個班,所以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貳何摹盒 核

    對于這個名字她是有點印象的,應該是在手機的電話薄里看到過,只是這個人一直沒有聯系過她,她由于並非明希本人,也不記得她們之間的關系,自然也不會去聯系對方。

    照王媽的說法,後來,兩個人沒有考進同一所大學,也就分開了,但私下里還是有往來的,畢竟都在同一所城市,所以會時常聯絡,也會偶爾一起看看電影,吃個飯之類的。

    因為是明家的二小姐,有時候家里舉辦了什麼舞會明希也會邀請這位同學一起過來參與,那時候,兩個小女生就會躲在宴會的一個角落里吃得歡天喜地,反正這樣的宴會基本上沒有她們什麼事,她們是成為不了女主角的,連個陪襯都算不上。

    所以,王媽還是知道這位于歐同學的,記憶里是有一張圓嘟嘟的小臉蛋,只是這段時間已經有好久沒有見過這位于鷗同學了。

    王媽還記得,她是個貪吃鬼,每次看見她的時候她都在不停的吃不停的吃。

    大王媽這邊大致的了解了一二,不見是不行的,人都來了。

    雖然她並不是當時的明希,可她現在就是明希,她的靈魂佔有了人家的身體,那麼她還是得接受明希的朋友,甚至是什麼閨蜜來著。

    跟著王媽一塊來到會客廳,就見于鷗正拘束的坐在那里,臉色瞧起來也不大好,整個人好像沒有一點精神,一看到明希人進來了,她也就騰的站了起來,看起來分外的緊張。

    果然像王媽說的那樣,于歐的小臉圓嘟嘟的,非常的可愛好看,但她並不胖,身上的骨子一看就屬于小巧型的人,大概是屬于那種怎麼吃也吃不胖的女生。

    照王媽來說,如果是明希的閨蜜的話,也就是二十三歲的年紀吧,但這張臉特別的顯得她小,看起來倒像是十七八歲的女生。

    “明希……”她跑了過來就拉住了她的手,但剛叫了她的名字,眼楮就紅了起來。

    王媽看了看兩個人,估計著是于歐小姐發生什麼事情了,便悄然離開,由她們兩個說話來著。

    忽然被于鷗抓住了手,又見她紅著眼楮幾乎要哭出來,明希也就忙說︰“怎麼了?”

    “沒,沒什麼,好久沒看見你了,忽然看見你這麼漂亮,我,我太激動了,你怎麼把自己全身都弄的全是鑽石,你是不是在你家里咸魚翻身了?”

    于歐的話听起來有點語無倫次,離她這麼近,這才發現她身上閃閃發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鑽石,她還是撩了她的裙子用自己的牙就咬上了一口,看看是不是真鑽。

    明希在家里的情況她太清楚了,說是明家的二小姐,其實就是一個灰姑娘好吧!她平時的衣裳上千塊的都是屈指可數的,多半都是和她一樣穿地攤貨,還是打折的那種。

    因此,明希雖然是豪門的千金,但在她面前一點架子也是沒有的,所以高中三年,二個人才會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即使後來大學時代沒在一起,也沒有影響到兩個的感情,私下里還會有聯絡,明家有什麼宴會還是會叫她一塊過來參加,知道她愛吃,兩個人整個宴會就躲在角落里把東西都吃了個遍,直吃得肚皮都翻了起來了。

    那時候被明家的大小姐看見,還嘲笑她們丟人現眼,上不了台面,但也阻擋不了她這貪吃的胃,她就是要吃,恨不得吃窮他們明家。

    誰在乎她的嘲笑,她只是來陪明希的。

    畢竟,這樣的場合明希都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她來了,她們就可以作個伴一起偷吃了。

    ~

    明希看她搞笑似的咬自己身上的鑽石,她有些無奈,說︰“都是真的,我現在咸魚翻身了,你呢?”

    剛才王媽說,她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麼,畢竟她們都剛大學畢業,她這段時間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根本不知道于鷗這個人,自然是不會聯系她的,于歐這段時間也沒有聯系過她,所以才會對她一無所知。

    听到明希問自己的近況,她又紅了眼楮,說︰“我媽最近生病住院了,我一直在照顧她。”

    “什麼病?嚴重嗎?怎麼不早告訴我?”明希半是責備又半是關心的詢問。

    “不太好……”她吸了吸鼻子,像是一個受足了委屈的小孩子。

    “怎麼今天想起來聯系我了?”明希這時拉著她會下來,慢慢問她,第一次見面,又是以她閨蜜的身份出現,這身份孰輕孰重,她自然是要問清楚的。

    提到這個,她又吸了吸鼻子,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憐樣,說︰“我需要一筆錢……”

    “我知道你也困難,我不該朝你提這些的,可是我真的需要錢,錢都為我媽看病看完了,再籌不出錢醫生就讓我媽出院了……”說到這些她顯得有些無地自容。

    兩個人認識這麼多年了,她實際上也從未在錢上求過她,因為她知道明希確實不容易。

    “我知道了,需要多少錢……”她伸手摁在她的肩膀上,不讓她再繼續解釋下去。

    如果真的是明希生前的閨蜜,她會幫助她的。

    “一,一百萬……”她有些結巴,這個數目對于她來說實在是太龐大了,朝明希說出一百萬,也讓她覺得異常的艱難。

    “好,等我一下。”明希站了起來。

    她卡里還是有一百萬的,所以她轉身就去了樓上,準備拿一張卡過來給她用,只是她並沒有瞧見,在她走了之後,于歐顫顫抖抖的從自己的身上拿了一個小瓶子出來,把里面清涼的水倒進了一個杯子里,之後又兌了一些飲料在里面。

    做完這一切後,她就又安靜的坐在那里,但身上還是抑制不住的顫抖起來,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對不起,直到明希再次出現。

    “于歐,這個卡你拿著,里面有一百多萬,不夠了再告訴我。”她把卡放在于歐的手里,鄭重的說。

    “謝謝你明希。”于歐一下子就紅了眼,里面裝滿了淚,說︰“你對我這麼好,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之後竟是抱著她哽咽開了。

    忽然被她這麼抱著哭,明希還是有點無措的,只當她可能是因為太感動了,也就拍拍她的肩膀說︰“好啦好啦,都哭成什麼鬼樣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欺負了你呢。”

    “我,我只是太感動了,這輩子能認識你這麼好的朋友,我也是死而無憾了。”

    “說什麼鬼話,等今天這事過去,我再聯絡你。”畢竟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她現在也走不開了。

    “嗯。”于歐抹了一把眼淚,她拿起紙巾遞給她,她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于歐把眼淚擦干淨,吸了吸鼻子說︰“我知道今天是你爸爸生日,可惜我不能在這里陪著你了,我媽還在醫院里等我……”又說︰“我現在這鬼樣也不好意思去見明伯伯,你就代明伯伯接受一下我的祝福吧,祝明叔叔生日快樂,也祝你今天玩得開心。”她一這說著一邊把兩杯飲料拿了起來,遞給她。

    明希看了看她遞來的飲料,忽然就伸手拿了她手中的另一個杯子說︰“也祝你媽早日康復。”

    “嗯。”她含著淚點頭答應,把杯中的飲料一飲而盡。

    明希見她喝光,也就把手中的飲料給喝了,放下杯子,于歐怔怔的看著她說︰“明希,要是有來生的話,我要是能投胎一個有錢人家,我一定娶你當老婆的。”說罷這話她轉身就飛快的跑了出去。

    明希看著她飛快的跑開的身影,也就當她是因為感動……

    畢竟,一百萬對于普通人來說不是小數目。

    會有多少人願意在人為難之際伸出雙手去幫助,不踩一腳就不錯了。

    她嘆了口氣,差點也被這個妞給弄得有點感動了,從看見她後就一直紅著眼楮,最後都哭了起來,她失去過親人,知道沒有親人的滋味,也知道親人痛苦的時候,恨不得所有的痛苦都由自己來承擔。

    其實,很多時候,女人之間的友誼,一樣令人心動的,若處得好了,和愛情一樣美麗。

    ~

    下午的時候客人就陸陸續續的都到了,南行山夫婦自然也是來了。

    應了明悅的邀請,在這一天安寧和安靜也一同來了。

    安寧和安靜來了,明悅也就高高興興的過來和他們打了招呼。

    如果不是為了惹動明希的怒氣,她實際上是不屑于與他們為伍的,但現在,她必須遵守著一條原則︰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明希與安寧兄妹是敵人,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明悅與安寧客套了二句,就听安靜輕聲問聲︰“明希人呢?”

    提到這個妹妹,明悅就沒好氣,說︰“外面陪她的朋友玩著呢。”提到這事她也是氣得牙疼,整個下午她的良辰哥都在陪她,那些個人玩得開心,她根本就融不進去,前去了也是自討沒趣。

    現在的她因為之前的禮裙髒了,只得換了下來,不過到了現在,禮裙又干了,幸好也是干了,不然,一時半會她是沒有辦法再弄一套比這件更漂亮的禮裙的,照他爸爸現在的態度也不可能再給她出幾百萬買禮裙了,對于前幾天她故意陷害明希剪了她禮裙一事,爸爸到現在還氣著呢。

    在爸爸的心里,一直希望她們姐妹能夠和睦相處,這麼多年來明希的確也一直乖巧著很是听話,倒也不會太讓她生氣,只有良辰這件事情。

    但現在的明希,完全不受控制,在她身上哪里還找出半點乖巧的影子來,說是不好良辰哥有什麼,但現在還不是和良辰哥打成一片,這就讓她更生氣了。

    ~

    不過,想到之前于歐對她干的事,心里還是舒坦了點,心想她明希得意不了多久,馬上就讓她丟盡天下人的臉。

    那時,主持人的聲音忽然就響了起來,就听主持人說︰“今天是明先生五十生辰,歡迎各位朋友百忙之中抽出空閑來一起慶祝明先生的生辰,現在宴席就要開始了,各位朋友請入座……”

    這個時候也不過是晚上六點鐘,雖然是在露天之外舉行了宴會,不過四面卻是燈火通明的。

    那時,在一片彩燈的照耀下,就見明希已陪著她爸一同走了過來,陪在明成耀另一側的是他的妻子。

    明悅回頭一看,頓時氣得不行。

    她才是這個家里的長女,應該是他陪在爸爸的身邊才對。

    不過,她這個時間跑出來和安靜兄妹說話,根本就忘記看時間了,以至都沒有過去,就算她媽想要找她,一時之間也沒有找到她,這個時間也已經到了,管家又在一旁催著說吉時到了,不能讓客人久等了,明成耀便帶著女兒一塊出來了,也就沒有再等她這個長女。

    明家的二女兒,向來不被外界所看好的那一位,就在萬眾矚目中走了出來,陪在他父親的左右。

    自然,眼尖的人也是發現了,少了一位女兒。

    但這個時候,基本上不會有人去尋思那一位大小姐去了哪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位二小姐給吸引了過來。

    真正的鑽石女王,那一身的行頭就足夠令大家閃了眼,評頭論足幾個月。

    她刻意裝扮過的容貌和發型無一不精致,直看得人呼吸一緊,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她的氣質也是那樣的矜貴,渾身上下充滿了貴族千金的優雅氣度,舉手投足之間,都告訴世人,什麼是真正的名門千金,什麼是真正的土豪。

    其實,這樣的高調也真的是明希之前沒有想過的,當這套禮裙送來的時候已經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為了這套禮裙,喬蒙是特意趕去了m國,請了自己的團隊連夜加班加點的給趕做了出來,之後就又立刻派人給親自送上了她的門上來。

    穿在身上的時候她也曾覺得是不是太高調了,太張揚了,可一想這是喬蒙的一片心意,也就罷了。

    喬蒙現在樂意讓自己的女兒這般高調,也證明她的確有了這樣的資本,她只要享受矚目就好了。

    果然,她一出現就惹得大家的目光都流漣在她的身上,當然也有許多嫉妒的眼神。

    那時,明悅已經匆匆往這邊走了過來,她實在是氣憤極了。

    她今天完全搶了她的風頭不說,甚至還想搶走她長女的地位不成?

    一直以來,她都以自己長女的身份而驕傲,在她眼里,明希始終就是一個小三生的女兒,並非明媒正娶的女人所生下來的,至今她媽媽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只是,她這樣黑著臉快步走到他爸的身邊,把明希擠到一旁,實在是太過惹眼。

    明家的大小姐幾時被二小姐給比了下去?

    很多人還是有印象的,記憶中,二小姐永遠都是縮在角落里的那一個,或者低頭默默吃著東西,從來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但是今天……

    畫風好像忽然變了。

    明成耀看了看來到自己身邊的女兒,今天這樣的場合到底是沒批評她的無禮,只是拿了麥克風客氣的說了一些感謝的話,請大家愉快玩耍之類的。

    那時,明希跟在身邊,已經覺得有些頭暈了,她並不知道是藥效的作用已經在發作了,只當是自己忙了一天太累了。

    她這一天是沒干活,但一直穿著高跟鞋在走來走去,陪他們幾個人玩耍啊!玩到現在也沒有休息,她估計是自己給累暈了。

    那時,有人把一個人型高的大蛋糕推了進來,是準備要切蛋糕了。

    身邊圍著一對女兒,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大家一起唱了生日快樂歌,蛋糕被慢慢切開,大家熱烈的鼓掌。外面在那個時候引起了一些騷動,就見有人朝這邊走了過來,有人認出了來人,就听有人在說︰“是南中將來了。”

    的確是南中將來了,不僅是他個人來了,在他們身後還有許多身穿軍裝的人,他們就這麼如入無人止境的走來了,倒是令在場的人都忙退了開,給了一條路給他。

    誰不知道南中將最近甚是春風得意,軍權在手,多少人不忌憚他幾分。

    他們的出現倒是令韓君眸子一亮,有種終于又見到他的激動,人也一下子就擠到了小唐的面前,他向來跟隨明修,不離左右。

    忽然擠到他的旁邊,當著這麼多人她能說什麼,因為自己這忽然的舉止,她一下子就尷尬起來,自己究竟在干什麼啊啊啊啊?怎麼就跑到他面前來了?

    韓君心里懊惱,感覺都快沒臉了。

    小唐自是發現了她,撇了她一眼,目光中有著一瞬間的驚艷,他的確是被這個女人給驚艷到了。

    見過她二回,她穿的還都是工作服,上面白襯衫下面工作裙,但這一次她卻穿著如此性感的禮裙,很好的勾勒出她凸凹有致的小身板。

    本來就不高的人兒,往他身旁一站,又害羞又無措又懊惱的看了看她,她立刻後悔得想剁了自己不听話的腳,尷尬的給了他一個干笑,她慌不擇路的就又溜走了。

    真是太丟人了,她干嘛要這麼激動的竄出去啊啊啊!

    整個臉蛋都覺得燙了起來,她慌忙溜出人群外面拍拍自己發燙的臉蛋,感覺自己在他面前就像個白痴一樣,而人家都不在意她。

    “韓君。”

    原本以為只是她自己溜了出來,誰知唐憶禮也會跟著來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轉身看了看他,听他說︰“你有按時去打針嗎?”

    “啊?有,我有,你看,還有針眼呢……”韓君立刻答他,忙舉了自己的手給他看。

    走之前他一再交待過,讓她一定不要忘記去打針,為了自己的小命,他就是不交待,她也會乖乖照做的,被那麼一只狗咬了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望著舉到自己面前的手臂,到底是伸了手接過來,認真的看了看,果然還有針眼在上面。

    只是,夜晚是有些涼意的,她穿著禮裙站在這邊,他撫過她手臂的時候都感覺到她手臂上的涼意。

    其實,這個舉動也令韓君愣住,她只是在面對他的時候有些慌,便無意識的把手給了他以證實自己真的打針了,哪料想他接了她的手臂,他的大手充滿了溫暖,還有手指上的老繭都能讓她清楚的感覺到,頓時渾身就像被電擊了似的,從頭到尾,向她襲來,她又慌又亂又害羞得不知所以。

    長這麼大,還沒有男人摸過她呢,雖然只是摸她的胳膊。

    蓮藕似的胳膊白白嫩嫩,實事上有感覺的又豈是她一個人,她的手臂落在他的手中,那種嬌嫩的肌膚一觸踫到他的掌心,他的心就漏了半拍,說︰“是不是冷了。”還是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女孩子的嬌嫩總是會令男人愛不釋手。

    “啊……還,還好……”

    他已伸手解了自己外面的軍裝往她身上一披,說︰“別著涼了。”

    頓時,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屬于唐憶禮的味道,更是讓她有些手足無措,但心底又是暗暗竊喜的,她忍著要親吻這衣裳的沖動。

    “你呢,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忙找話問他,恐怕兩個人之間會冷了場。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麼熱切,看他的眼神充滿了自己都無法覺察的愛慕,他一身軍裝的樣子,實在是太帥了,外面脫了,里面還有一個綠襯衫,依舊帥得令人窒息。他人也又高又大,感覺自己如果被他抱住的話,一定會像這衣裳似的,被他抱得嚴嚴實實的,他真的是她理想中的夢中情人。

    高、大、帥、熱血,會幫她做面,雖然面冷,她覺得他其實內心也是溫柔的……

    她幾乎找不到缺點來形容他,想到的都是優點。

    “剛剛回來。”因為知道了今天明成耀要過生日,所以特意陪同一起趕了過來。

    他喉結也滾動了一下,這個女人看他的眼神讓他身上的熱血都沸騰起來,倒也不是有女人這般看過他,比她更直接的眼神都有,但惟的她的眼神落在他身上的時候,會讓他有種不受控制的沖動,但他到底是控制住了。

    特別是自己的衣裳也整個人都包住了,女人穿男人的衣裳永遠都是充滿了別樣的誘惑,感覺就像是自己把她整個人吞了下去,令人血液沸騰。

    這個女人大概不知道,她又嬌羞又大膽的眼神,會令男人很有沖動,尤其是此時兩個人都無心的舉動。

    ~

    與此同時,南明修清涼的聲音傳了過來︰“明叔,我這是不是來遲了,生日快樂。”南明修沒有理會竄到她身邊的妹妹,先是朝明成耀道了聲祝福。

    他語調好似他活該來參加這個生日宴會一般,若不來就是他失禮了,搞得好像真的已經是自家人一樣。

    “沒來遲,沒來遲。”明成耀的心情依舊是復雜的,還是連忙應了聲。

    南明修這樣的身份,實在也令他不知道該如何待他。

    拿他當未來的女婿?他覺得不合適,在他心里最合適的其實還是車良辰,所以,對于南明修這個人,他打骨子里還是抗拒的,這個男人不是誰有掌控的,只怕,和他在一起,只會被他所掌控。

    明修的目光望向明希,她正站在明悅的旁邊,也同樣看著他,只是目光看起來有些迷離,甚至是隱忍,倒是沒有忽然看見他的驚喜,就听明修說︰“借著今天明叔的生日,我剛好還有件事情要宣布,耽誤明叔幾分鐘時間好嗎?”

    “當然,當然。”明成耀哪能說不行的道理。

    他有事情要宣布,說得這般的鄭重,所有的人都看著他,不知道他要宣布什麼樣的事情,就見他抬步走向了明希,她也同樣看著他,其實她的意思還是清醒的,只是覺得現在的她,渾身都不對勁了,腳下好像也有千斤重似的令她難以抬步。

    明修這時伸手拉了她的手,拉到她了他的面前,以致于她忽然就覺得渾身像著了火似的直接就入了他的懷,雙手也攀上了他的腰,身子磨蹭在他的身上的感覺讓她覺得舒坦了許多,卻也心頭一驚,自己在干什麼?

    瞬間,她算是醒悟過來,也算是反應過來,她這恐怕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吧?便她究竟吃了什麼?誰給她吃的,一時之間也來不及多想。

    明修微微挑眉,自然也是看出了她些許異樣,臉蛋紅撲撲的像是喝醉了一般,只是他今天確實是有話要說,因此,他還是不得不繼續下去,拿出一枚戒指直接就套在了她的手上說︰“明希今天很漂亮,只是手上少了這個,這個戒指配在你的手上剛好……”那是一枚閃閃發光的鑽石戒指,她實際上根本沒有力氣說要或不要,就任由他給當眾戴上了。

    多了這一枚鑽石戒指,她的確是全身無一處不是鑽石了。

    她的不拒絕在所有的人看來都是接受了,車良辰的拳頭瞬間也握緊了,雖然他很想沖過去讓她不要接受,但她不是一早就拒絕了他嗎?

    拒絕了他,接受這個人。

    明希的心里,裝的是這個人。

    盡管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可看她的手上被他戴上戒指,他還是又難受又憤怒,在眾人眼前卻又發作不得。

    “啊,哥,你這是在求婚嗎?”南小姐這下子是揚眉吐氣了,竄到她們面前笑著問。

    她故意挑釁的掃了一眼車良辰,他的臉色鐵青,並不好看,這讓她心情大好。

    “求婚?”明修順勢把迷離著雙眼要往他懷里鑽的明希抱住,說︰“已經求過婚了,只是差了這一枚戒指。”的確,在灣島的時候她已經是他媳婦了,所有的部下都叫過她嫂子了,現在全軍哪個不知道他的未婚妻是明家的二小姐。

    明成耀也神情復雜的看著這一切,又看了看車良辰,他並沒有任何行動,其實他的內心是盼盼他可以阻止的,但他沒有。

    “明叔,能允許我帶明希暫時離開片刻嗎?”他的女人看來真的是非常不對勁,他也必須盡快帶她離開眾人的視線。

    他想要離人帶開,明成耀其實是有些為難的,就連他把戒指帶在女兒的手上他都沒來得及說不行,其實他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拒絕,畢竟明希都沒有說不好。

    好在明悅已經上前一步不悅的說︰“爸爸的生日才剛開始,就這樣離開恐怕不太好,你們想要約會什麼時候都可以,干嘛非要挑在這個時間。”

    這倒也是,大家覺得明悅說得還是言之有理的。

    看明希的樣子,顯然是有些受不了,她當然是要把她拖住,如果她受不了,在眾人眼前發起騷來,那該是一件多麼快活人心的妙事啊!

    這些人的談話實際上明希是都知道的,她只是渾身難受,像被火燒著了一樣,甚至有些頭暈目眩,整個人根本已經很難再使上力氣的依在了明修的胸前,低喃︰“帶我離開這兒……”

    明修並沒有理會明悅的話,只是依舊對明成耀說︰“明叔,我看明希現在是不太舒服,應該是著涼了。”他伸手摸了一下她發燙的臉蛋,的確很燙,她軟綿綿的靠著她使不上力氣,但分明又有些貪婪的想要從他身上得到一些什麼。

    “我先帶她去看一下醫院,大概是發熱了。”

    經他這麼一說,刻意的引導,大家的確也發現了,這位明希好像是真的不對勁。

    照理說,這個天氣的確會容易著涼,幽都帝國雖是一年四季如春,但晚上還是有些涼意的,她今天穿了這個禮裙,面料又少,胳膊腿都在外面,受了涼意也有可能。

    明成耀心里狐疑,看了看明希,她的確是很不對勁。

    但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心下一驚,還是立刻就答應了,忙說︰“那趕緊送去醫院檢查吧。”心下這時已經把眾人掃了一圈,是誰膽敢在這個時候來害他的女兒?竟然給她的女兒下藥,如果不是明修及時趕來的話,他都不知道後果會怎麼樣!

    明修直接就把人攬著走了,明希實際上是幾乎被他給提走的,後面他部下立刻轉身緊緊跟上,擋去了後面所有人的視線。

    ~

    這邊明修一行人已離去,那邊的小唐瞧見這邊的動靜也抬步要走,他是沒料到明修會這麼快離開的,照著原來的計劃,應該是等到宴會結束才是。

    韓君看著他轉身就走的身影,甚至連個再見也沒有和她說。

    她有些懊惱,忽然又發現他的衣裳還在自己的身上,剛想追過去想要送給他的時候就又停止了這個打算。

    要是這一次送過去了,下次還有什麼借口再見他?

    本來她也想死了心不搭理他了,但他今天又出現在她的眼前,好像也是關心她的,這就又令她的內心燃起了一些希望。

    那怕就是這樣與他說說話也好,她喜歡這樣的男人,如果可以,就算只是朋友也好,她的要求也並不高。

    ~

    很快,那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了明珠山莊,沒有一個人再敢阻攔,就算是車良辰也沒有辦法阻攔,畢竟,明希並沒有反抗,她甚至都接受了他的戒指,除了痛苦,甚至是憤怒,沒什麼可以形容他此時的心情。

    那時,明希整個人也早已被抱了起來,她根本走不了路。

    從被抱上的那一刻她就已經不受控制甚至是不安分的摟著他的脖子在他懷里磨蹭,由于神志還在,她也僅僅是在他身上取點火,伸出小舌吻了離自己最近的脖子,咬他的喉結。

    這個動作令他喉結滾動了幾下,低聲呵斥她︰“乖點,這是在外面……”後面還跟著一幫的部下,難道要在人前上演?

    她當然不會乖,用力吻他,他卻是腿上更快了,小唐也立刻前去開了車門,雖然明修還沒有說什麼,但也看得出來這位的情況很不對勁。

    今天晚上,他們實際上也是從總部匆匆趕了過來的。

    兩個人一上車小唐就立刻開了車離去,明修已經拿了手機開始打電話,不過,他根本沒法拿穩電話,身邊的女人根本不給他打電話的機會。

    那時的明希被放在了車上脫離了他的身體,這頓時令她覺得更加難受了,思維的反應遲鈍于動作,她整個人已經撲了過來,直接就又往他懷里坐,抱了他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就要去親他。

    明修被她忽然大動作的撲過來就親也是令他很無語的,忙擱下手中的手機,摁了她的腦袋在懷里,現在的她力大無比,他一只手還能難控制她,一不溜神就被她給佔了先機。

    懷里的人嗚咽了一聲,似很委屈,不滿的掙扎起來,坐在他懷里不安分的扭動。明修不肯讓她再繼續作怪,就算要干也得回家干吧?這里是車上沒關系,關健是小唐還在呢。

    她不滿的扭動著掙扎,明修忙安撫她,使勁把她按在自己懷里在她耳邊輕輕親了親她說︰“乖,再忍一忍,馬上就到家了。”

    只是這般輕輕的一個吻她顯然並不滿意,她雙眸迷離的抬眼看了看他,意識早已模糊了,此時,在她的眼里,只要抱著他就會讓她覺得舒坦很多,她知道他是可以把她身上燃燒的火給熄滅的,她只想要更多,更多。

    她嘟了一下唇就一口親在他的唇上,雙唇的踫觸好似讓她找到了一個舒服點,她有些貪婪的想要更多,這樣的主動原本是好事,但因時間不對,地點不對,明修還是倒吸了口氣,努力把她的腦袋又壓在懷里對前面開車的小唐說︰“快點。”其實已經最快了,小唐還是忙應了聲。

    他自然也瞧出來了這位的情景並不樂觀,分明是已經失去了理智。

    “清醒一點,你想要在別人面前做?”不清醒的女人力氣也實在是有點大了點,她在掙扎的時候雙手不小心就觸踫到他的紐扣,之後順勢就鑽了進去,里面的觸感立刻讓她覺得萬分美好,但這樣的踫觸無疑是撩人的,真是讓人有點忍無可忍。

    就算他一向忍功不錯又怎麼樣,胸口被她一路襲,她又在他懷里不停的扭來扭去,崛起來的反應按也按不住,那個反應也立刻令她覺察出來了,因為她正坐在他的懷中。

    她只是覺得這讓她異常的舒服,每一次的踫觸都讓她好像解了一點渴,卻令男人暗暗的倒吸口冷氣,他真的是要被她折騰死了。

    分明找到了發泄的出口,她繼續這個點磨蹭,並且毫無意識的她的哼了出來,他忙吻住她的嘴,不想讓小唐听見她的聲音。

    這個磨人精,她肯定是不知道她在干什麼的。

    彼此這般的踫觸令她得到了一些的滿足,他因為防止她叫出來堵住了她的嘴,這可令她又找到了一處發泄的源頭,她的唇舌像條小蛇似的就滑溜進他的唇齒之中。

    場面瞬間失控,失控。

    車開得太快,有時候又會顛簸幾下子,這般的顛簸分明是助長了她此時的快意,她神情分明停滯了那麼一會,所有的聲音都被他如數吞在了自己的口中。

    她居然就這樣心滿意足了一次。

    她這般,分明是把他往死里整,他脹痛得要命,卻不得其門。

    好在,終于到了。

    車一停下來她就忙把這個女人抱了出去,唐憶禮則忙也跟著下車拾了他遺落在車里的手機,想了想,還是撥了個號出去。

    瞧她那反應,恐怕不是一般的藥物,為防萬一,他還是撥了一航的電話。

    ~

    當然,剛剛那些對于明希來說遠遠是不夠的,那只是暫時的讓她解一下渴,現在的她還是渴得難受。

    這一刻她還有什麼理智,藥物早就控制住她的理智,讓她不能思想。

    當人被放在鋪上,當那個身體覆蓋下來的時候,她雙臂立刻就抱了他,哼唧著還要繼續。

    “乖,不要急……”他嘆了口氣,他根本不想以這樣的方式和她這樣。

    他原本是想要她的,但也是在她清醒的情況下。

    自然,這個女人此時哪里管得了他的心情和想法,他磨蹭著沒有動手,她就已經又吻了他,身體也僅僅的貼著他,剛剛就是這般的緊貼,讓她覺得異常快樂,她還是記得那個感覺的。

    她如此難耐,他難道還有別的辦法不成,他這一路也快憋成內傷了。

    ------題外話------

    乖乖……

    怎麼會這樣子啊啊……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