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七十九章 鑽石女王



    沒有誰能算出自己未來的命運,所以只能步步為營。www.ウwxs.com

    就是安寧,機關算盡到如今,他萬沒有他也會有被人算計的一天,並且,是如此的狼狽。

    本來,他當初念的是軍校,機緣巧合,就認識了同是軍校的黎痕。

    那時候,他滿心的抱負還是走從政這條路,內心也有著自己的規劃,黎痕的出現卻在後來改變了他一生的計劃。

    如果他走了從政這條路,京東那富可敵國的財富他根本就沒有機會掌控,男人們為了自己的野心和目的,最終達成了一致,他選擇從商,黎痕繼續走從政這條路,他助他平步青雲,將來黎痕就助他前程似錦。

    由此,他們成了最佳一的盟友,他甚至與他的妹妹產生了感情。

    如今,兩個同樣狼狽不堪的男人坐在屬于他們的私人宅院里,雖然所發生的事情令他們滿心的狼狽,但在他們的身上依舊散發著光鮮亮麗氣息,同時,一股子的陰鷙也從兩個人的眼神中屏射了進來。

    此時,安靜依舊溫柔的坐在黎痕的身邊,做也小鳥依人狀,只是臉上似有哭過的痕跡。

    她的確是哭過了,之前,她哭著解釋說她是被人陷害的,但她真的沒有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黎痕善解人意的說他都知道,他沒有怪她,只是恨不能把那些陷害她的人碎尸萬斷為她報仇。

    這段時間,他們曾是毀在一個女人的手中,黎痕說要報仇這話是不假的。

    雖然這一次是由南雨西出手設計的,但他一樣全部算在了明希的身上,如果不是明希,南小姐會插手管他們的閑事?

    幾個又坐在這里聊了一會,自然也聊到明成耀的生日宴會,明悅小姐已經邀請了他們。

    身為他們的母親張顏說︰“當然要去。”而且必須要去,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所以,幾個人最終達成一致,去!

    明成耀的五十周歲生日會,照著家人的意思是辦,大辦!

    自然,照著明家的財力,當然也是能有多風光就有多風光,整個幽都的豪門,上流人士,基本上能到的都到了。

    明珠山莊的豪宅里,這幾天該準備的都準備齊了。

    舞會的場地就選擇了露天的室外,從遠而近,無一不充斥著奢侈的豪華、這就是真正有錢人的派場吧,處處張揚。

    當然,這里的安全也加強了設施,比如保安人員方面,比平時不知道要增加多少人。

    ~

    中午的時候一些小輩就被明希先邀請過來了,自然是少不了咱們南氏家族的大小姐,她若敢不通知她中午過來一塊吃飯,只怕她又有得氣了,畢竟,一個禮裙就讓她數落了好久。

    除了南小姐外,良辰也在她的邀請之中。

    就算她不能和他有未來,但依舊是朋友不是嗎?

    況且,良辰這個人的確不錯,畢竟他與明希也是從小一起長大,可謂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還有一位,明希也並沒有忘記,趙總的兒子趙文默,渾身透露著一股子嫵媚的洋氣,他現在已經接手了他爸的公司,前途不可限量。

    據說,剛接手他爸的公司之後就在短短這二三個月的時間過五關斬六將,取得了公司上下的信任,可謂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中午還沒到,白韋韓君、趙文默良辰、南小姐都如期而至。

    由于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明希也特意在家待了一天,哪也沒有去。

    只是,一看到這來了一群人全是明希的朋友,她心時頓時氣了。

    好在她最心愛的良辰也來了,這才讓他心情好了些。

    跟著良辰一塊來的還有一位,良辰的弟弟車良易,25歲,據說,剛剛留學歸來,知道今天是他們明叔的五十生日,就一塊提前過來的。

    那些沒有被邀請到的人,是要晚上宴席前一起過來的。

    “良辰哥……”就算平時明悅在人前又驕傲又霸道的,但在良辰面前她還是立刻變乖了許多,愛情的力量總是特別的偉大,在戀愛期間,完全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情。

    只是,良辰的反應依舊是淡淡的,只是沖她笑了笑,一旁的良易看到她的眉眼時說︰“哦,這就是明悅吧。”他這二年基本上都沒有回國,所以對大家其實並不熟悉,但還是有著模糊的印象的。

    “哦……”明悅也瞧了瞧他,一時之間沒認出來他,畢竟,在她的眼里只有良辰哥的,但看兩個人眉宇之間有些相似還是又想起來了,可不等開口說話良易就越過她走了,分明是沖著明希的方向走了過去。

    今天的明希穿上了一套來自于喬蒙的設計,為了她的這套禮裙她特意加班加點馬不停蹄一針一線的給趕作出來了,並且沒有收她的一分錢,雖然明希要給她,她還是嚴肅的拒絕了。

    她怎麼能收自己女兒的錢呢?

    不論是做工,還是造型上,無一不精致。

    不僅如此,這套禮裙的周邊都瓖著閃閃發光的鑽石來作為裝飾點墜,白色的禮裙是很適合她看起來又單純又無辜的臉蛋的。

    還有明希脖子上那條鑽石項鏈,由一顆顆閃閃發光的小鑽石組合而成,還有她腳上的一雙白色高跟鞋,周邊也瓖上了閃閃發光的小小鑽石,分明就是一位鑽石女王,但這一切對于明希來說全是免費的,都是由喬蒙女士免費送給她的。

    這一身的行頭價值都在一個億,不要說今天的宴會不會有人穿得起這樣貴重的禮裙,就是整個幽都帝國,也沒有人穿過這般貴穿的禮裙。

    從頭到尾,都是閃閃發光的鑽石,她只要站在那里不動,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視線了,何況,她的確是一個漂亮得讓人無可挑剔的女人。

    長發也被她特意做過了,由于高高挽了起來,發上還戴了一個閃閃發光的發夾來當點墜,這也是喬蒙送的。

    明希知道她是想要補償在這個主人身上所有的虧欠,雖然她並非這身體的主人,但她真的沒有辦法堅持拒絕對方的好意。

    也正如明希所想的一般,喬蒙是想要彌補的,她也希望自己的女兒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女人,雖然她並不在她的身邊。

    良易就是被明希這一身的行頭給吸引了,他就是想過去瞧瞧,這是哪個多金的女人,居然這麼的豪氣,全身都是鑽石。

    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

    她正站在那里幫著整理了一下韓君的禮裙,雖然這件禮裙上只是瓖了少數的鑽石,但設計上做工上同樣的精致,無可挑剔,價值也絕對在一千萬元,而且,大概知道韓君也出不起這個價錢,所以喬蒙並沒有告訴她值多少錢,只是說是贈送于她了。

    韓君受寵若驚,最後還是明希讓她收下了她才敢真的收了。

    實際上她粗略的估計了一下,也知道這禮裙價錢絕不是她能負擔得起的。

    這禮裙的顏色是選擇了高貴又大氣的深紫,第一次穿這般性感的禮裙,韓君還是覺得很不自在的。

    不過,她不得不說,今天的自己真好看,之前對著鏡子她已經偷偷照了好幾遍了,自己都滿意得一直在偷笑。

    為了配這套禮裙,明希也特意贈了她一條昂貴的鑽石項鏈,雖然她覺得不好意思,還是戴上了,等結束了再還給明希好了。

    灰姑娘今天居然穿成了這等禮裙,恍然間都覺得像做夢似的。

    良易那時候就繞到兩個人面前,看了看這兩個女人,最後眼神落在了明希的臉上,認出了她,說︰“明希呀,你都長這麼大了啊?”

    猶記得自己走的時候她還只是一個青澀的丫頭。

    小的時候,她天天穿一套校服來往在學校和家里之間。

    就算是後來上了大學,她也是衣著普通,應該都是地攤貨,反正目測專賣店的貨色比較少,但是今天居然搖身一變成了鑽石女王了,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幾乎要閃到眼楮了啊!

    而且,這個曾經的小女孩貌似真的長大了不少,雖然瞧起來依舊單純的模樣,可身上還是有股子成熟的氣質。

    那種氣質很獨特,又很復雜。

    一時之間,看著這個昔日的女生竟是令人有些易不開眸子了。

    “……”這誰呀?明希沒有說話,只是眼神分明是在這麼的問。

    “喂,你這丫頭太沒良心了,我才兩年不回來你就不認識我了啊?我是你良易……”良易啊……真是有點生氣了,居然把自己給忘記了。

    明希聞言若有所悟的點頭,其實,她還是不知道他是誰。

    只是,如果她再繼續說不認識他,他是不是要氣死了?

    好在良辰已經快步走了過來介紹說︰“明希,這是咱們家良易。”稱呼上說不出來的曖昧,咱們家……

    良易斜了他一眼,就听良辰又說︰“良易這二年出國留學去了,這不昨天剛回來,听說明叔要過生日,死活非要跟我過來。”

    “誰死活要跟你過來了啊,說得好似我和明希不熟悉心的,你這死丫頭要不要我幫你回憶回憶,小時候你常被明悅打的時候可都是我在幫你罵她。”

    “……”那邊正暗暗生氣的明悅乍听到這邊提到她的名字,又提了以往的事情,頓時臉就更黑了。

    明希笑,說︰“謝謝你啊良易,歡迎你回來啊!”還有這麼一段往事啊,她是完全不知道,也沒有這樣的記憶,畢竟,她又不是本尊。

    其實,本尊也並非完全不幸,至少,還有兩個大男孩這般真心待過她。

    只可惜……

    她想到紅顏薄命這句話!

    心里有點沉,面上還是不露聲色的笑著,說︰“韓君,認識一下,咱們家良易,留洋過的就是不一樣,氣質上一看就與眾不同。”

    韓君臉上有些紅,這明希好像是專門為她介紹對像似的,雖然她的本意也是如此,但不要太明顯的好啊啊啊!

    太羞人了!

    ~

    “白韋哥,文默哥……”明希正要給他介紹韓君,他卻仿若沒有听見似的忽然就沖那邊招了招手。

    白韋和趙文默是一塊進來的,兩個人還有說有笑,好像舊相識一般。

    的確,良易、白韋、文默,他們都是在m國留學期間認識的,因為都是幽都帝國的國民,在那邊的時候竟是結下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白韋正在說︰“我們女主角今天晚上扮演的是鑽石女王。”

    “這類女人一般男人養不起。”趙文默評價了這麼一句。

    不過,他肯定是養得起的,這句話他還沒說出來白韋就給了他一記白眼說︰“養得起一般人也不敢養啊!”別人不知道她的事情,白韋豈會不知道。

    南小姐那二天同現在公司的時候他後來就從這個女人口中得知了真相。

    哪個男人能爭得過!

    兩個人正說著,那良易就一眼看見了他們,朝他們招手,然後,他才又看了看韓君,說了句︰“韓小姐好。”

    韓君臉上有著不自在的笑,還是忙說︰“我去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沒有,你們聊著。”雖然這會來的應該都是明希的朋友,也都是她熟悉的人,但還是會讓她有幾分的不自在。

    畢竟,她又不是真正的公主,又不像明董事這般有著好的家世。

    脫了這身的禮裙,她還是一個灰姑娘好吧!

    站在這些真正的豪門面前,她並不會覺得自己能夠攀附得上。

    倒不是她自卑,她只是比較清楚自己的位置,不想打腫臉主胖子。

    什麼該是她的,什麼不是她的,她懂。

    她匆匆的要去出去透透氣,其實這里哪會有需要她幫忙的,場景早就布置好了。

    “咦,這不是韓君嗎?”迎著這邊走來的白韋倒是眼尖的認出她來,這麼一打板還真不像她了。

    韓君白了他一眼,就听他和身邊的男人說︰“別瞧她身板小小的,可是飯桶呢。”

    有這麼介紹人的嗎?韓君氣得抬腳就要踹他直罵︰“你丫才是個飯桶呢。”

    “注意形象。”白韋閃了一下,搖了搖頭,穿成這樣子還敢抬腳,如果他使個壞就可以令她直接趴到地上去了。

    不過,不得不說,穿成這樣的韓君說不出來的性感,倒是更令人想要撕掉她這沒有肩帶的禮裙,半個美背露在外面,她不知道這樣會令人想入非非?

    韓君怒瞪他一眼,氣得跑了出去,兩個男人倒是依舊有說有笑的走了,一點都不介意把一個美女給氣倒了。

    那時,跑到門口的韓君倒是迎來了如期而至的南小姐。

    “你站在這里干什麼?進去啊……”她直接就被南小姐給拖了進去。

    “哎,我想透透氣。”她牽強的解釋,沒好說自己剛又被白韋給氣住了,居然在那麼一個帥哥面前叫自己飯桶。

    都是業界人士,她自然也認得那位帥哥的,不就是最近忽然冒出來的那位,很厲害的趙公子嗎。

    “里面很悶嗎?”南小姐驚訝,這里這麼的寬敞,怎麼可能會悶得了,她給了她一個你有病吧的眼神。

    不過,走進去後就又了然的笑了說︰“是看帥哥太多被悶得透不過氣了吧?”

    韓君無語,就又听南小姐說︰“還別說,這套禮裙穿在你身上挺好看的,顯得你特別有女人味,還性感,你瞧你平時的打扮,活像一個老處女……”

    “……”韓君有點咬牙切齒,這南小姐會不會說人話啊!比白韋說話還要不中听,氣死她啊啊!

    其實,南小姐就是嘴巴毒了點。

    當然,比起某人,她這張嘴巴的確只是毒了一點,南小姐被人損罵的時候韓君是沒有看到。

    “听我的,以後就照著這個風格打扮,保準你在三十歲之前是可以嫁出去的。”沒理會韓君氣了的臉,南小姐繼續發表自己的見解,其實就是瞧她臉憋得紅通通的,故意要逗弄她。

    年紀是韓君的致命傷,二十九歲了還沒有嫁出去,被她這麼一說她就更窘了,不高興的甩開她挽著自己的胳膊堵氣的說︰“我這輩子就不想嫁。”

    “不想嫁人?就不會想做那事?”南小姐驚訝,語不驚人死不休,還好她們已經走到明希那邊了,韓君只得壓下自己的內傷。

    二十九歲了,她當然知道南小姐的意思。

    她怎麼可能會不想那種事情,但也只是偶爾想想罷了,她又沒有心愛的男人當老公,她能怎麼辦啊啊!

    這南小姐真是氣死她了啊啊!今天專門戳她的痛啊啊!

    不過,南小姐今天穿得也是相當的出色,畢竟,人家都是真正的上流社會的豪門大小姐,人美,穿什麼都好看,天生的衣架子不說,還天生的矜貴,她自然也是在衣服上刻意下了功夫的,一身行頭都美得無可挑剔,深藍的禮裙也突顯出她與生俱來的高貴,優雅。

    正在那時,這個家的男主人明成耀在他夫人的陪伴下也從別處走了出來喊︰“各位公主,王子們好……”

    其實,他多數的時候還是比較嚴肅的,但這一聲的招呼卻是不失幽默與風趣的,立刻逗得大家都樂了。

    “國王生日快樂。”大家也打趣的這麼稱呼。

    不過,這些個王子公主們明成耀也並非全都認識的,他便又說︰“請公主王子們各自做個自我介紹,讓我重新再認識一下。”

    明希笑著說︰“國王殿下,兒臣明希……”

    “一口一個國王,這樣稱呼好像不太合適,要是讓有心的人听見,會怎麼議論我們明家?”一旁的林欣不太喜悅的開了口,教訓她。

    今天的明希打扮得好像自己真的是公主一般,現在又居然敢稱呼她爸國王,雖然只是玩笑,但也令她很不爽了。

    倒不是不爽自己的丈夫是國王,是不爽她是公主。

    掃了一眼,這里根本看不見自己女兒的身影,全是她的朋友,不知道自己的女兒跑哪傷心去了,她們分明是把自己的女兒排斥在外了。

    ~

    她這一席話說出來之後大家也都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乍被她這麼一說似乎是不太好,其實大家並沒有在意什麼,如果是尋常百姓家這樣玩也沒有關系,但明家的確是樹大招風。

    明希這時也只好道謙說︰“對不起爸爸,是我考慮欠妥了。”

    明成耀也立刻正色說︰“不怪你不怪你,是我考慮欠妥了。”畢竟,是他先幽默的稱呼大家為公主和王子的。

    話雖是這樣說,其實心里也是有些怪身邊的妻子的,總是小題大作,讓自己在孩子面前失了面子。

    雖然明希道謙了,但事實上是他帶著頭先這麼喊的,孩子們也就是迎合他一起逗一逗的,這里又沒有外人,能這個時候來的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是不會外傳的,旁人又听不見,樂一樂有何關系?

    好在幾個孩子們都是又成熟又穩重的,立刻就又轉移了這個不愉快,良易上前說︰“明叔,還認得我嗎?”

    “喲?這不是良易嗎?什麼時候回國了?”明成耀當然認得他,畢竟,也是看著他長大的,就算再變,這個臉也沒有多少變化,最多是人成熟穩重了,更英俊帥氣了。

    “還是明叔眼神好。”他還記著明希沒能一眼認出他的恨,不滿的掃了他一眼,又說︰“兩年不見,連咱們家明希都長得可以嫁人了。”

    口氣之中分明是有著明顯的親昵,雖是兩年不見,他也並沒有覺得與大家有半分的生疏,何況這里的人基本上哪個不是他所熟悉的。

    明希在一旁要笑不要笑的看著大家,陰惻惻的想,要是他們知道我並非他們所喜歡的那個明希會不會很失望啊!

    不過,她當然是不會告訴他們真相的。

    這個真相,除了當時酒醉後和明修說過,之後再無提及。

    即使是後來,她也刻意不在明修的面前提及這件事情。

    自己這一抹靈魂寄住在別人的身體里,也只有明修那個怪胎才膽大包天的接受得了,換作別人可不一定。

    想到那個人,心底還是莫名的涌出一股曖意。

    那個人看起來冷冰冰的,又一副高不可攀的姿態,偏現在想起來都會令人覺得身心舒暢,盡管他依舊會令人生出一股子懼意來。

    提到明希嫁人的事情,南小姐那時就一把攬了過來皮笑肉不笑的說︰“這個兒媳婦,我們家先下手為強了。”這一幫男人個個虎視眈眈的,現在他哥人又不在,她還是要幫著看好的,畢竟,下了二十個億當聘禮啊,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南家的人,就喜歡宣布自己的存在感。

    明希立刻順勢介紹說︰“這是南氏家的南雨西小姐,至今未婚。”她的意圖也很明顯了,哪個看上了趕快下手追吧,免得她有事沒事在她耳根下舌燥。

    提到了這事,南雨西不滿的瞪她一眼,介紹就介紹,干嘛非要說她未婚。

    不過,出了禮貌,她還是主動和這家的男主人打了招呼︰“明叔,生日快樂。”

    “南小姐,玩得開心……”

    “明叔,叫我小西就好,以後都是一家人了,不能太生疏了。”在長輩面前她還是一改平時的囂張古怪,立刻也變成了一個乖乖女,但這說出來的話,總是听得人不是那麼舒服的好吧!

    無時無刻不在宣示,明希是她們南氏家的兒媳婦。

    剛回來的良易不明舊情,他不太喜悅這話,就問︰“我們家明希答應嫁入你們南氏家了?”說了半天也就見來了她一個,壓根沒瞧見男主人在哪,在看明希和明叔的表情,都有點想要避開這個話題不談,他就分外不滿意了。

    這人還沒有出嫁,甚至都沒有訂婚,干嘛口口聲聲明希是他們南氏家的人了。

    南小姐向來不畏任何人的挑釁,旁人這個時候都不說話,一個個全都看著她們,其實也想听明希表個態的。

    南小姐說︰“這還不是早晚的事情。”說得好似人家嫁入他們南家已是案板上的事情了。

    明希忙打住這個話題,作了個暫停的手勢說︰“論年紀,就算要出嫁,也是南小姐比我先嫁,畢竟你大我幾歲呢。”說到這個年紀,她毫無羞恥的得意起來,她現在才二十三歲,南小姐可已經二十六歲了。

    眼光太挑的女人,居上不下,難嫁呀!

    “白韋……”明希一把拽過這個人到她與南小姐的跟前。

    “你今晚就做南小姐的舞伴了,幫我好好照顧她。”不然,這南小姐還不得纏死她。

    誰讓白韋是她的死忠黨的,現在她也只有犧牲白韋了。

    白韋果然也以她這話為美,欣然接受︰“明小姐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南小姐的。”這話她說得意味深長,在看南小姐的時候故意朝她挑了個曖昧的眼神,使得南小姐渾身不自在的自冒冷汗。

    說起來與白韋也不陌生了,那日在夜店里她豪爽的叫了二位少爺左擁右抱,他是看在眼里的。但接下來,白韋也一副花花公子的範,叫了二位小姐,同樣左擁右抱,好不快活,分明就是歲月老手啊!

    雖然當時就是做戲,但一想到他摟著那兩個女人的樣子,她還是渾身一抖,連忙退到韓君的旁邊避開他嫌棄的說︰“我不需要照顧。”

    明希笑笑的上前挽了明成耀的手臂,一行人往那邊走去,就听明成耀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位就是文默了。”

    趙家與他們萬明集團是有生意上的往來的,雖然這一直是明希之前在負責的一個項目,但明成耀也是知道這事的。

    只是,到今天為止,他也是第一次看見文默。

    但是,也听說了他的一些事情,知道他上了自己父親的公司後大展拳腳。

    現在的年輕人,一個個都很了不起,尤其是他的女兒,身為她的父親,他也覺得很是驕傲。

    整個明家,其樂融融,尤其是下面這副景象,更是令人嫉妒得發狂。

    遠遠的,明悅站在樓上看著這邊的一幕,並沒有要過去的意思。

    她的禮裙因為上次的事件非得沒能讓爸爸責備明希,反而氣得不肯再給她錢買禮裙,最後還是從她媽那里拿了三百萬買了禮裙,本以為已經是非常好的了,哪曉得明希身上的幾顆鑽石就值她這件禮裙的錢了,如果她站在她的身邊,兩個女兒誰高誰低,立刻立竿見影了。

    但是,這已經是她最好的禮裙了,她又能怎麼辦?

    雖然她不想過去,但明成耀也並沒有忘記他,在與大伙說了一會話後他就問了︰“怎麼不見明悅?”這說話半天了,這里又都是年輕人,她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出現在這里與大家認識一下交結一下?

    他知道眼前這些個都是年輕有為之人,所以也希望女兒與人認識。

    “去喊大小姐下來。”林欣這里也已經吩咐佣人去喊了,心里也不由得暗暗責備女兒,趁著這麼個機會,怎麼不與人來熱絡一下,不能什麼好事都讓明希給佔了,雖然說這些人是明希叫來的朋友,但俗話說得好,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不是嗎?

    由于午飯時間也就要到了,所以明悅就算不情願還是走了出來。

    一大桌的人在一張圓的餐桌坐了下來,身為明成耀的大女兒,她理所當然的坐在爸爸的身邊,另一則坐的則是她的媽媽。

    至于明希,也只能礙著她坐下來了。

    不過,在明希的身邊坐的就是車良辰了,這也一直是他們家的秩序,每次良辰來他們家,只要留下來吃飯,就會坐在明希的旁邊。

    身為良辰的弟弟良易,理所當然的礙著哥哥坐了下來,男人們都礙著一邊倒坐這邊了,人家白韋文默良易都是舊相認,這麼坐下來,韓君不願意礙著白韋坐,硬是忙空了一個位置給南小姐,令她不得不坐在白韋身邊了。

    這倒也正應了明希一句,讓白韋照顧她。

    不過,白韋似乎忘記這件事情了,壓根沒有照顧他的意思。

    比如,餐桌上有她想吃的,她胳膊短又夠不著,白韋就不知道問一問有沒有她想要吃的,幫她夾著點?

    幾個男人小斟了幾杯,他們倒是自在,絲毫沒有問她們女士要不要喝酒,直接給倒了飲料了,喝完了還得她們自己動手去倒。

    因為都是自己人,就沒有讓佣人上來幫忙,但是瞧瞧那邊,車良辰真的是很有風度,對明希的照顧可謂是無微不至,夾菜,倒飲料,他都包了,看得她都暗暗著急起來,這車良辰不知道明希是她們家的啊?干嘛還這麼賣力的表演。這飯吃得最不痛快的就是明悅了,從頭到尾,她都是被忽略的那一個人,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她似的,好像她不存在。

    這不合理,絕對不合理,她才是明家的大小姐啊啊啊!

    真的是氣死她了,明希不過是一個私生女,到現在連她媽在哪都找不著,她有什麼臉讓這麼多人圍著她轉悠啊?她憑什麼能交到這麼多的朋友啊啊?

    想到這些,明悅就氣得不能淡定,夾菜的筷子都抖了起來。

    良辰哥對她真的是太照顧了,即使知道她可能根本不會愛他,他還是不改初衷的對她好,甚至是願意在事業上幫助她。

    為什麼良辰哥的眼楮里就看不到自己,自己到底哪里不如她了?

    不過,當看到她那身禮裙時,她就又嫉妒得發狂。

    這個飯吃得食不知味,簡直渡日如年。

    她發誓,她今天有多風光,她就會讓她有多丟臉。

    明希,你去死吧,去死吧。

    心里早就暗暗畫了一百個小人詛咒她,太可恨了,為什麼她成了今天的女主角?明明應該是她啊啊!

    “明悅姐,發什麼呆?”

    就在她悶悶不樂之時,明希喊了她,狀若關心。

    她瞧起來心不在焉的,當听到明希的喊聲時她恍了一下神,面前的杯子就被她的手那麼順勢帶倒了,里面的飲料全順著桌子往外流,直流到她的禮裙上。

    雖然不及明希的貴,但也是她花了三百萬啊,而且為了這三百萬還被媽媽埋怨了好一頓,現在又被飲料灑上了,真的是要氣瘋她了。

    她騰的就站了起來,神情上說不出來的憤怒,只覺得因為有明希在,她才會如此的倒楣。

    林欣也蹙了眉,說︰“怎麼這麼不小心。”禮裙弄濕了,哪里還有比這更好的給她穿?

    “先去換了吧。”明希只好無奈的說。

    明悅有些憤恨的看她一眼,覺得她一定是故意叫自己的,因為剛才她在走神,如果不是她故意叫她一聲,她怎麼會一驚之下把杯子踫倒?

    再看良辰哥,壓根沒有什麼情緒,根本不關心她的禮裙有沒有髒。

    當然,別的男人與她不熟,甚至談不上認識,更不會關心她這些事了。

    “我先失陪了。”雖然心里憤怒之至,在人前還是壓抑了一下自己的憤怒,只是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失禮,雖然,除了良辰哥她一個也瞧不上,甚至覺得他們的身份不過如此,畢竟,又沒有列如四大家族之列,說明他們的財富還不如她們明家,所以她一點都不稀罕,但在人前,還是要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的。

    可是現在,她分明是有些狼狽的。

    她提了禮裙轉身離去,只是等她再次回來之前這里就結束了用餐,由于剛吃過午飯,離晚上的宴會尚早,幾個男人閑來沒事就去那邊休閑娛樂了一把。

    花園里有個台球場,幾個男人玩了起來,女人們則在一旁喝喝茶。

    那時,南小姐一邊扒著桔子一邊陰陽怪氣的說︰“明小姐,你認識的男人不少嘛。”

    听出她話里的不懷好意,明希也就說︰“為了能把你這位老姑娘嫁出去,認識的不認識的,我今天都請來了。”

    “你丫的,誰老姑娘了,我還沒韓君大呢。”南小姐朝扔了桔子就朝她撲了過去,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韓君更是表情一僵。

    特麼的,她躺著也中槍,能不能不要把她給扯進來啊啊啊?

    第一次,她覺得自己挺想隱瞞自己已經是二十九歲年紀的事實。

    望著那邊幾位帥氣的男人,她幻想著如果她現在只有十八歲該多好啊啊啊!

    不,二十五歲也好啊啊!

    二十六歲就被明小姐叫成了老姑娘,看來在明小姐的眼里自己也已經是老老姑娘了……

    ~

    這個瘋女人,明希瞧她張牙舞爪的立刻就站起來跑了。

    韓君無力的坐在那里,看兩個人瘋鬧起來,你追我逐,哪里還有一點豪門千金大小姐的矜貴,說好的優雅呢?淑女呢?

    “啊……”南小姐到底是追不過明希的,累得氣喘之余,腳上還忽然就扭了一下,她疼得直叫,站在那里就不敢再動了。

    高跟鞋太高了,她不小心扭到了。

    “沒事吧?”明希看到她掉在一旁的鞋子還是忙過來問。

    “死丫頭,你把腳扭一個給我看有沒有事。”嘴上還是不肯饒過她,氣憤憤的叫。

    “白韋,你快過來一下。”明希叫。

    這些個男人實在太沒風度了,沒听見有美女在這邊叫疼嗎?都不知道過來問一問。

    好在白韋還是比較有良心的,听了她的喊聲也就過來了,問︰“怎麼了?”

    “小西的腳扭到了,你抱她到那邊坐下來看一看。”

    白韋听了這話倒也沒有猶豫,抱起她就去那邊坐了下來,倒是南小姐很別扭的忙叫︰“我可以自己走。”

    明希噎她︰“還逞強,能自己走你叫個什麼勁。”

    “怎麼了?”韓君也忙過來關心的詢問,南小姐臉上都是一個忍字。

    白韋提議︰“得把絲襪脫了看看是不是腫了。”然後才後判斷她嚴重不嚴重,要不要請醫生,或者送醫院。

    “都說了我沒事。”南小姐騰的站了起來,她不過是追不上明希故意使了個詐,這幫人一個個大驚小怪的,她還真怕她們把她絲毫給脫了,或者她不配合的時候給剪了,她還是趕緊站了直來離他們遠遠的。

    看來,南小姐真的沒事。

    明希無語的看著她,被耍了。

    不過,正在那時,王媽匆匆跑來叫她︰“二小姐,二小姐……”

    “王媽,什麼事?”

    “于鷗來了。”

    于鷗?明希想了想,顯然不認識這個人,甚至沒听說過,但看王媽的樣子,好似自己認識這個人,便轉身對旁邊白韋幾個說︰“你們先玩著,我去看看。”隨後同王媽一邊往回走一邊問︰“于鷗是誰?”

    “二小姐,是你閨蜜呀。”王媽在驚訝一會後還是忙解釋了一下,她想起來了,二小姐上次從樓梯上摔下來時撞了一下腦袋,雖然沒有受傷,可還是失憶了,醫生說只是暫時性的,會好的。

    明希點點頭,若的所悟的說︰“王媽,我有些東西不太記得了,你是知道的,你和我說說,于鷗的情況。”

    ------題外話------

    不出意外,下章咱帥帥的男主就要歸來了啊啊

    本書由網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