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七十八章再踩一腳



    弄套禮服什麼的對于明希來說自然不是個事,瞧韓君糾結的樣子,她也就笑了,說︰“有我在,怕什麼。《樂〈文《小說 ”

    “南小姐你也好好準備一下。”看南小姐那副心不在焉的,明希點了她的名。

    南小姐不為以然的說︰“我有什麼好準備的,又不是去見心上人。”

    “難說,保不準就有一個讓你中意的呢。”

    “搞得好像相親大會是的,那可是你爸的生日。”

    明希噙了笑,說︰“就當是相親大會好了。”

    她已經想好了,到時把她認識的年輕的男女都邀請過來,沒準就能結束了這幾個人的單身生活。

    說到年紀,這南小姐也不小了吧,都二十六了。

    只是,到底是南氏家族的千金,這心高氣傲的,怕一般人難入她的眼啊!

    幾個人吃了一頓飯,圍繞著生日宴會討論了一圈,南小姐只能翻白眼,明小姐到底懂不懂,這是她老爸的生日宴會,她非搞得像相親大會。

    ~

    幾個人吃了個午飯,又一塊出了飯店,不料,在門口的時候就又迎上了喬蒙,她甚至是緊張又有些難為情的忙上前叫︰“明小姐……”

    “啊?喬姨,你怎麼還在這兒?”明希驚訝,她不會一直在等自己吧?

    “明小姐,我剛才忘記朝你要名片了,方便留一張名片嗎?”雖然覺得這樣有些唐突,但剛剛不是已經打過招面了?要她一張名片應該也沒有什麼?

    剛剛的忽然遇見讓喬蒙太過意外,以至于在收了她的名片後竟然忘記朝明希也要一張了,所以在里面吃了一會後索性就跑了出來在外面等她,果然,她人並沒有離開。

    明希這時已經從包里拿了自己的名片遞給她說︰“喬姨,不要客氣,叫我明希好了。”

    喬蒙看了看名片,上面有她的手機號碼,她小心的收好,目光溫柔,笑笑說︰“明希。”

    “等我電話,晚上去找你,幫我倆量一下尺寸。”她一把拉過韓君和喬蒙講,有現成的設計師,多好的事啊!

    “好啊,好啊!”她忙高興的應了,分明又有點受寵若驚。

    韓君忙說︰“謝謝喬小姐……”

    明希說︰“跟著叫喬姨就是了。”

    “啊?”

    “是的,都叫我喬姨吧。”喬蒙也忙咐和,論起輩份,她的確是他們的前輩,這些個年輕人,也不過都是二十多歲。

    “謝謝喬姨。”韓君還是忙害羞的又大方的改了口。

    喬蒙也沒有再逗留,主要是怕自己打擾了他們,耽誤了她們的事情,便就告辭了,只說等他們晚上過來。

    直到喬蒙離開,一旁的南小姐才不太痛快的開口罵她︰“你丫的可真沒一點人情味啊,我替你守了這麼久的公司,為了對付你的敵人出謀劃策死了我多少的腦細胞,你要定禮服居然沒我的份。”

    她和韓君一人一套,那麼她呢?

    她若不在,也就罷了。

    關健她現在站在旁邊,她們兩個晚上一塊去了,她的呢?她的呢?啊啊!簡直是氣死她的,她不會承認她其實是挺嫉妒的,明希怎麼對韓君這麼好,連禮服都要帶著她一塊定做。

    明希被罵得臉上黑了黑,只好說︰“你大小姐不是不缺禮服嗎?”再說,她爸再過一星期就過生日了,真讓人給做現成的禮服,三套呢,喬姨就是累死了也趕做不出來啊!

    “我缺,誰說我不缺了,等你的禮服定做出來,歸我。”她氣哼哼的霸道的宣布,明希無語。

    “好吧,如果你穿得進去,就歸你。”瞄了一下她的胸脯,可比她大了整整一圈。

    “哼。”南小姐氣呼呼的甩手走了。

    “哎,這女人真小氣。”明希嘆了口氣。

    ~

    下午的時候安寧就已經發微博闢謠,說是被人陷害,喝多了……

    但事實上,誰信啊!

    再則,他又能有多大的煽動力,令網友來支持他的清白?

    他微博上的粉絲,也不過幾萬人而已,他的號召力遠沒那麼強的。

    但這事,在找不到被人陷害的證據時,他也不能做什麼。

    當然,他並不是對網民來解釋這件事情,他只是對上流的豪門來解釋這件事情,令大家相信他是一個行得端坐得正的人。

    晚上的時候明希就帶著韓君一塊去找喬蒙去了,趁著這會只有兩個人的單獨時間,她還是沒能忍住問了自己一直想問的事情,她自動忽略了前面開車的林凌。

    “那個,你看到唐憶禮了嗎?”她還想假裝隨口問問,但表情卻是不太自在的。

    “見到了,他挺好的。”明希說。

    當時唐憶禮都吞吞吐吐的沒有表態讓她稍個話給韓君,她真不好說什麼。

    “哦。”韓君也不好再繼續追問什麼,她本就不是風風火火的女人。

    明希嘆了口氣,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說︰“別吊死在一棵樹上,當軍嫂一點也不好,異地戀,時不時的分居,你受得了啊?過幾天就是我爸生日了,我給你引薦幾位帥哥,不論是模樣還是家世,都不會讓你吃虧的。”而且,肯定要比小唐好不知多少倍!

    “嗯。”韓君心里雖然失落,但還是點了頭。

    明希都這樣說了,那說明人家唐憶禮估計也沒有什麼話要對她說。

    罷了,就當他是自己心中的一份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吧!

    就這樣藏在心里想想也不錯,俗話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真得著了,還指不定過成什麼樣呢,就像明希說的,軍嫂可沒那麼好當!

    雖然她也不認為自己當不好這個軍嫂,但眼下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不是?

    前面開車的林凌這時忍不住插了一句︰“其實,唐哥人挺好的,他是外冷內熱型的人,根本不善于哄女孩子開心,但誰要是真當了他老婆……”後面的詞他琢磨了一下,要怎麼表達比較合適……

    韓君就窘了。

    “誰要真當了他老婆,天天守活寡吧……”明希在一旁與他唱起了反調。

    倒不是她覺得小唐不好,而是不想韓君拼命的去追去想這個人,至少,也應該那貨追過來吧?

    一個女人太主動去追一個男人的時候,其實是比較辛苦的。

    往往,也得不到那個男人的寵愛。

    趁著韓君與小唐的關系並不成熟,不過是剛認識而已,她還是希望韓君收收心,別一下子投入進去了。

    重活一世,對于許多的事情上,尤其是男女之情上,她覺得還是需要一些計謀的,比較,人的劣根性就是那樣,往往太容易得到的都不大珍惜,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慢慢來好了。

    如果小唐真和韓君有緣份,他會主動追過來的。

    ~

    說話之間,幾個人來到一幢小區樓下,照著地址找了過去。

    知道他們要來了,喬蒙也一早就在家里等著,並且又刻意把家里擦了一遍,拖鞋也是新買的,刻意為他們準備的。

    在之前,她的家一直都無人造訪的。

    “喬姨……”幾個人都這麼叫,喬蒙就忙把他們讓進屋里來,三室二廳的居室,很有家的感覺,設計的相當溫馨,房間的光線都充滿了溫柔。

    喬蒙忙著請他們坐下來,明希笑著說︰“喬姨,你不用忙了,我們都是吃過才來的。”

    其實,喬蒙她什麼樣的世面沒有見過,但每次看見明希,她都很緊張。

    “喬姨,你這是打算不走了嗎?”明希在打量了一眼房間後笑著問她。

    “嗯,我打算定居在這兒了,這房子是我半個年前剛買的。”所以她花了三個月的時間來設計房間的布局和裝修,一切完工之後又通風了二個月,她到現在也是才剛剛搬進來住的。

    明希听言也就又笑著說︰“喬姨能回來定居真好,以後有時間就可以常看到喬姨了。”

    喬蒙脫口而出︰“我也是這樣想的。”

    其實,說出這話後她就後悔了,面對明希,真是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的確,她就是為了她回來的。

    當初她離開的時候,她才是個七歲的孩子。

    那時候,明希並不知道她要走,以為她只是寄住在明家一段時間。

    現在十六年都過去了,她當年走了,如今又回來了,但又哪里敢與她相認,她都不知道她會不會恨她。

    不過,能夠時時看到她,看她現在過得很是不錯,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就讓她,以為自己死了也罷。

    反正,她丟棄了她那麼多年,根本不配讓她再叫自己一聲媽媽了。

    ~

    喬蒙並沒有打算與她相識的意思,在聊了一會後明希也就確認了這一點了,她回來只是想可以常常看到她的女兒。

    也許,人漸漸年紀大了的時候,都會格外思念親情吧?

    但是,她並不知道她的女兒已經去逝了。

    如果當年她是帶著自己的女兒離開,也許她們還可以母女永遠在一起。

    明希現在是已斷定喬蒙的確就是這身體主人的母親喬雨了,只是,在離開之後她就換了名字,改了戶口,之後去了國外生活,只是因為掂記著自己在國內的女兒,所以她還是會常常偷偷跑回來看望她,即使不和她相認,遠遠的看著她,知道她一切安好,她也就放心了,這也正是她一直往國內跑的原因。

    查詢這一切的信息其實並不難,這麼多年明成耀沒有找到她,也許是根本就沒有找她,因為他也知道,他根本給不了這個女人什麼,找到了又如何?只是帶給她一生的傷害,他已經深深傷害她了,喬蒙可是他曾經的青梅竹馬,小了他九歲,十八歲的花樣年華就為他沖動的生了孩子。

    說起來,那也是鄰家小妹妹啊!

    ~

    只是,喬蒙又哪里知道,眼前女兒已經不是她當初的那個女兒了,這不過是她女兒的軀殼而已。

    不過,這樣也好!

    就讓她以為自己還是她的女兒也好,畢竟,這個女人一直也是她所敬重的一位。

    如今她能回來,大家又坐在了一起,也未嘗不是一種緣份。

    看得出來,因為喬蒙對女兒的虧欠,使她極力的想要彌補自己在她身上缺失的母愛。

    ~

    喬蒙顯然是很高興的,她忙著給兩個女孩子量尺寸,那時明希和她說︰“喬姨,馬上就是我爸爸的生日了,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啊!”

    “啊?我恐怕沒有時間,過幾天還要回m國,那邊有點急事需要我處理。”這自然只是一種借口,她怎麼可能會去參加他的生日會,更不可能再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輩子,就讓他們以為她死了也好。

    現在,她只要知道她的女兒一切安好,又能這樣近距離的與她說說話,像老朋友一樣,沒有絲毫的陌生,這對她來說已是天大的恩賜了,她心滿意足了。

    明希自然也是猜測著她不可能去的,也罷,如果她不願意與她相識,那就不認,如果她願意認的話,她也就代明希孝敬她一回吧。

    雖然說她當年的離開讓她覺得很不能原諒,但同時她也清楚,喬蒙這個女人其實也挺不容易,從小就與青梅竹馬的明成耀相愛,卻沒料想等來的卻是這個男人的背叛,為了自己的事業選擇了別的女人,而她卻還心存盼望,以為他功成名就之時會回來,男人一旦真的功成名就了,就會有更多的‘身不由己’,又怎麼能夠輕易的舍得現有的一切再次回來。

    只是,那時的喬蒙太年輕,看不懂這一切,生下女兒的時候也不過才十八歲,好在她後來看透了這一切,離開他了,但可惜了她的女兒了。

    ~

    看著喬蒙在她們跟前忙碌著,但臉上分明有著她從未見過的幸福,明希嘴角也扯了扯。

    以前的喬蒙,臉上總是有著一種淡淡的憂愁。

    說起喬蒙,安然那時真的與她是比較熟悉的,因為每次來國內的時候她們也會相約喝上一杯茶的,她也談到過她的親人,只是說得很隱晦,現在才知道她當初說的都是明家的人啊!

    ~

    如果是明希現在還活著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諒解她當初的離開。

    其實,她很樂意代表明希原諒她。

    畢竟,明希不是個壞心眼的女孩子,就算一時不能諒解,最終還是會心軟,原諒這位在自己七歲就離開的媽媽。

    ~

    “喬姨,兩套呢,半個月可以做出來?”明希是有點擔心的,如果不行就做一套好了。

    “沒問題。”她忙應。

    量好了尺寸,明希又笑著說︰“喬姨,既然你回來了,以後有什麼打算呢?”

    “我準備在這邊成立一個自己的工作室。”在m國她也是有自己的工作室的,自己的服裝設計都是專門由自己的工作室而出,如今雖是回來了,但有了之前的那些寶貴經驗,她還是想要在這邊也繼續發展下去的。

    才四十一歲的喬蒙還很有很長的路要走,既然她這麼說了,明希也就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不要客氣哦。”

    “好的好的。”喬蒙笑著應了,目光充滿了母愛的溫柔,不要太明顯了。

    明希只能暗暗嘆口氣,她快樂就好了。

    ~

    從喬蒙這邊出來的時候她戀戀不舍的送幾個人出了門口,由于時間也不早了,明希就讓先送韓君回家,韓君住的小區還是可以的,這些年來她靠自己的努力換來了一棟不錯的房子,雖然目前還在還貸當中,不過她也挺知足了。

    把車停在她小區的樓下,韓君下了車,笑著和他們說︰“我就不留你們了。”

    “你這個死丫頭,三更半夜去哪里鬼混了。”韓君話才落下,腦袋上就是一疼,被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的她爸使勁打了一個腦袋殼子。

    韓君轉身一看,他爸不知道又從哪里喝酒回來了,滿身的酒氣不說,明顯喝多了,站都站不穩。

    只不過,眼前這輛車他還是認得的,豪車啊啊!

    尼瑪,她女兒什麼時候交了這麼有錢的朋友了。

    “爸,回家了。”韓君不想在朋友面前說什麼,忙要拽他就走。

    “哎,我是韓君的爸爸,你們是韓君的朋友吧?既然來了,就進去坐坐吧,我給你們倒杯茶。”韓君她爸沒理會她說什麼,只覺得這個女兒太礙事了,這麼豪氣的朋友來了也不請上樓坐坐,居然就讓人家這樣走了,她索性一把推開了女兒,自己去打招呼。

    不過,他舌頭都大了,畢竟酒多了。

    明希瞧了瞧他,這韓君有這樣的一位父親,其實是很可憐的,如果不是這位父親的拖累,整天拿著韓君掙來的錢去賭,韓君的生活應該更好,但有什麼辦法,這個人始終是她父親,而韓君又是一位孝女,更本不忍心他父親流落在外,所以雖然每次都氣得不行,可錢還是得給的,就算自己不花,也得給他。

    “伯父,時間不早了,我們改天再上來坐。”明希心里嘆了口氣,但還是耐著性子和他說話。

    韓君他爸沒有見過明希的,明希靠了窗戶來和她說話,是一位漂亮的好孩子,頓時口氣也硬了不少︰“怎麼?不給我面子?”酒喝多的人其實說話完全不受大腦控制的,韓君忙上前一把拽過他喊︰“爸爸,走了。”

    明希搖搖頭,讓林凌開車。

    明希的車走了,韓君她爸瞧沒有請動人家,再看拼命要拽自己走的女兒,頓時就火了,反手就給女兒一個巴掌吼︰“你特麼沒腦子啊?認識這麼有錢的朋友都不知道好好巴結著點。”

    韓君被打了一個巴掌,臉色也鐵青,沒好氣的吼︰“我不管你了。”自己轉身跑上樓去。

    “死丫頭片子,你還翅膀硬了不成,敢不管老子,老子告你去……”韓君她爸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搖晃著跟著她走。

    韓君顯然也是早就習慣了這一切,就算被打她也是不能還手的,畢竟這個人是她的爸爸。

    心里雖然也不止一次的狂吼︰為什麼我爸爸為這樣子啊啊啊!

    但最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她爸爸就是這樣子,自從她媽因為受不了他的賭鬼性子跟了別的男人結婚後,他爸就變本加厲了。

    那時,明希的車也一路往返,回了明家。

    林凌是不住在這里的,把她送回來後就又繼續返了回去。

    回家之後就見明悅和她媽都在,她爸也回來了。

    客廳里,明悅正在穿自己的衣禮裙,然後在自己的爸爸媽媽面前轉了幾圈,故作嗲聲嗲氣的問︰“爸爸,好看嗎?”

    這是她為爸爸的生日宴會準備的,爸爸要過生日,肯定要請很多的豪門人士,她自然是要打扮好了,這套衣裳可是花了她差不多二百萬買的呢。

    “我女兒自然是穿什麼都好看。”明成耀夸贊了一句。

    女兒一撒嬌,一溫柔起來,他的心也立刻跟著受用了,作為一個父親,當然也是喜歡看到自己女兒該乖巧的時候乖巧的。

    當看到明希回來明成耀也就立刻轉向了她問︰“明希,有沒有為自己準備禮裙。”

    “爸爸,已經在準備了。”

    “嗯。”

    看注意力又轉移到了明希的身上,明悅有點不太開心了,撇了撇嘴說︰“我這套禮裙可是花了二百萬呢,我還是先脫下來收拾起來吧,免得不小心給弄壞了。”說罷這話她轉身朝樓上跑了去。

    明希仿若沒有看見她的禮裙,對于她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好羨慕的,二百萬的禮裙她都當寶貝,曾經的安然,安家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就是花一千萬做套禮裙都她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不過眼下嘛……

    眼下她剛接手京東,許多資金上的事情,的確令她一時半會不好太大手筆的去從財務上支出這麼多的錢,但她現在不是有喬蒙來設計嗎?

    相信出于她手的禮裙,不論貴賤,一定會讓人耳目一新的。

    這點自信,她對喬蒙還是有的。

    ~

    這事也就過去了,明希也上樓準備洗洗休息了。

    次日,清早。

    明希剛剛下了樓,就听見樓上傳來尖叫的聲音,明悅鬼哭狼嚎的尖叫著跑了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明悅的母親林欣也慌忙從客廳那邊跑了過來喊著問。

    “媽,媽,明希把我的禮裙給剪了。”明悅抱著自己的禮裙跑下來,果然,在她的昨晚穿的那件裙子上,有幾個洞。

    一大早上,剛剛從外面晨運過的明成耀這時也走了進來,微微蹙了眉。

    一旁的明希低頭不語,只是隱去了眸中的一層寒光。

    這個明悅,剛老實一段時間又不安份了,自己不招惹她,她倒是處處想要來討她的惡心,禮裙被剪了,虧她想得出來這種拙劣的手段。

    “怎麼回事?”明成耀不太喜悅的問。

    “爸……”明悅紅著眼楮捧著自己心愛的禮裙說︰“明希把我的禮裙剪了,怎麼辦啊……”

    “有證據?”明成耀問了聲,顯然是不太信她的。

    “我沒有證據。”明悅委屈的說,但又說︰“除了她,誰敢剪我的禮裙?肯定是她。”

    “既然沒有證據,就不要妄加猜測,自己找到證據後再說。”明成耀不為她主持這個公道,明悅頓時氣得額頭都要冒青筋了。

    明希那時也就笑笑說︰“爸。”

    “嗯。”明成耀應了她一聲。

    明希這才轉眸看了看這對母女說︰“二百萬的禮裙呢,你們可真夠大方的,說剪就剪了,還要陷害在我的身上,當爸爸的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呢,我們明家的每一分錢都是靠爸爸辛辛苦苦用血汗換來的,爸爸早出晚歸的為這個家奔波,你們是不是整天太閑了,沒事就琢磨這些骯髒的事情,搞得家里雞犬不寧的,讓爸爸如何安心工作?”

    這一席話可謂是說到明成耀的心里了,雖然他一直期望家和萬事興,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時,明成耀也黑著臉說︰“如果找不出被剪的證據,這禮裙不用再買了。”當然,如果她們有私房錢自己買他不會阻止,但別想再讓他出錢給她買了。

    說罷這話,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準備去洗個熱水澡。

    “爸爸,你怎麼這麼偏心呢,明明是她剪的。”明悅氣得大吼大叫,明成耀卻是頭也不回。

    明希搖了搖頭,說︰“這就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以為隨便陷害自己,又拿不出證據來,明成耀就會認定一定是她干的嗎?簡直是愚蠢,不知道這腦子里都裝了些什麼?

    不再理會她們母女,她轉身去了餐廳,準備吃點東西去公司。

    想必今天安寧是會來公司的,她得好好問候他一聲。

    ~

    看明希走了,林欣有些惱火,沖她低嚷︰“你搞什麼鬼?”顯然她也懂了,這事根本就是她自導自演的啊啊!怎麼會這麼蠢啊,真是氣死她了,這要是拿不出證據,要害她自己去貼錢為女兒買禮裙了。

    明悅看了看自己媽媽質疑的目光,頓時氣呼呼的吼︰“你也不信我。”說罷這話扔了手里的禮裙就跑上樓了。

    倒不是她連自己的媽媽都要隱瞞,她只是不想媽媽覺得她很沒用。

    她氣憤憤的跑回自己的房間,用力甩上門罵︰“什麼破計謀,一點用沒有,根本就沒有人相信我啊啊啊!”真是氣死她了,為什麼大家都要相信她啊?是不是不管她做了什麼壞事到時候也不會有人相信是她干的?

    爸爸這麼信任她,那以後整個萬明集團是不是也要落入她的手里了啊啊!

    簡直是要崩潰了,越想越覺得可怕。

    她快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和電話里的人說︰“安靜,你出來,一起去吃早餐。”

    認識這個安靜後,她得承認這個安靜是有些手段的,她在幫她分析了一下她目前的處境如何堪憂後,真的是令她分分鐘鐘都想趕走明希離開這個家庭,如果明希她死了就好了,她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擔憂了。

    為什麼明希這麼明大,不死呢!

    ~

    不久之後,吃過早餐的明希也出門上了自己的車,明悅已早她一步先走了。

    坐進車里,她對林凌說︰“跟上明悅,看看她去哪兒。”

    剛剛老實一段時間的明悅又想出ど蛾子了,而這種手段未夠又太拙劣了,沒有任何證據就要陷害給他,以著明成耀對她的信任,和她現在的能力,怎麼可能會去嫉妒她這條二百萬的破裙子。

    直覺,是不是她在外面交了什麼不三不四的朋友,給她支起了怪招。

    果然,在跟了明悅一段時間後,車在一家早餐店停了下來,跟明悅踫頭的是安靜,已停好車的安靜迎著明悅走來,笑著挽了她的胳膊,兩個人瞧起來還挺親密的。

    記得明悅是最討厭小三之類的,所以連小三生的孩子也跟著厭惡,現在為了對付自己,竟然和安靜聯合起來了。

    她搖搖頭,既然明悅想要自己送死,她也攔不住啊!

    由她去折騰吧!

    ~

    轉而回去了京東,今天安寧應該會來公司的,她倒是想瞧一瞧他現在亂成什麼樣了,還能繼續保持鎮定?

    對于男人來說,其實發生那樣的事情本來也不是什麼羞辱的事情,反正男人就好這口,最多被人罵個種馬或是爛人吧!

    但是安寧,偏就又很在意這些事情,這自然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了。

    今天一來公司就感覺大家看他的眼神不一樣了,雖然他壓根听不見大家在說什麼,但卻看見大家的眼神都很古怪,往他身上在瞟,分明是在說︰瞧他平日里裝模作樣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原來他私下里這麼混亂啊,竟然還玩起3p了。

    安寧微微握緊了拳頭,這也是大多數網民對他的評價。

    他自然是有特意去看了一下留言,看看別人怎麼評價他,對他進行惡意攻擊的人不少,雖然他也有刻意去解釋一下,但這些人根本不听他的解釋。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場陰謀,是有人想要刻意弄垮他。

    這樣的手段,和對付黎痕的如出一轍,雖然南小姐不承認,他內心其實還是有數的。

    “都不好好工作,閑聊什麼?”安寧的心情顯然並不好,他平時基本上是不會太去吼下面的員工的,但今天看大家看他的眼神都不對勁,他也就火了。

    听到他的斥責聲,前台的工作人員也忙著低頭去干活,安寧則是匆匆離去,真是恨不得開除這些整天都在吃里扒外的員工。

    不過,馬上八點的時候還有個會議,雖然他很不情願看見明希那張臉,但還是不能不去的。

    這個女人,她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他是不會讓這個女人知道,那次在安然的葬禮上見她時,還曾對她有過幾分的好感,哪曾料想,他們曾走到敵對的立場上去了。

    他坐在辦公室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盡量令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雖然一夜又過去了,實際上這事是不會在他心里過去的。

    那個使了詭計的南小姐,拒絕和他見面了。

    他微微眯了一下鳳眸,他這一刻算是明白了,她一開始就打算陷害他的,所以才會來了個欲擒故縱。

    她這可謂是一箭雙雕,同時陷害了他與安靜不說,還故意制造了輿論。

    眼看時間就到了八點了,他磨蹭了一會,在八點十分的時候站了起來,這才準備去開會了。

    開會的時間到了,各部門的領導也都在這個時間一起往會議室走了去。

    明希倒也並沒有怠慢,時間一到她就去了,雖然她去得並不晚,但也並沒有一個人在開會的時間遲到,除了安寧之外。

    她看了看人數,再看了看時間,只是問︰“安總經理來了嗎?”

    “回明董事長,安總經理來了。”有人朝她匯報。

    她點了點頭,說了句︰“那就再等一會吧。”

    這般,大家就坐著等安寧一個人前來,好在他還是到了,雖然遲到了十分鐘。

    原本以為這會已經進入了主題,不料會議室里竟是沒有一個人說話。

    安寧進來後頓了那麼一下,就听明希貌似很是關心的說︰“安總經理這是前二天嗨得太快活了嗎?怎麼昨天沒來也就算了,今天開會還能遲到,安總經理雖是年輕力壯,還是要悠著點的,別年紀輕輕就讓人掏空了身體可怎麼辦啊!”

    說是關心他的身體狀況,不如說是故意拿這事來嘲諷他,而且還是當著全公司上下各部門經理的面來嘲笑她的。

    果然,就有人很給面子的配合著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韓君很給面子的笑了,別人也跟著笑,只當明董事是在說一個笑話,活躍氣氛好了。

    安寧氣得臉色鐵定,拳頭握緊了那麼幾下,死死的盯著明希說︰“取笑別人,你覺得很得意?”

    “取笑?”明希狀若驚訝,又說︰“安總經理,你可千萬不要誤會,這是好事啊,怎麼會用取笑這二個字,相信在座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安總經理的身強力壯呢,可不是誰都能吃得消的,你們說是不是啊!”

    在座的有很多年紀大點的人,四十多歲的五十多歲的,听了明董事長這話立刻跟著咐和︰“是啊是啊!年輕人就是好,我是要再年輕二十歲……”

    “我就是再年輕二十歲也不敢這麼胡來哦……”

    大家七嘴八舌的就著這個火爆的話題討論起來了,本來氣氛挺嚴肅的,因為明董事長說了安寧去夜店玩3p的事情,大家就來了神了。

    自然,同時大家也不會忘記他的妹妹也參與其中。

    雖然大家嘴上是這樣說的,可內心哪個不是巴不得對方不好過?

    畢竟,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如果真的值得炫耀,怎麼一個個都要私下里搞,不敢拿到台面上,更不願意讓旁人知道的。

    安寧氣得眼里幾乎要噴了火光,好她個明希,居然在會議室里八卦這件事情,她是故意要弄得公司全上下都知道是吧?

    當然,公司全上下可能都知道了,畢竟,這事哪里藏得住啊!

    不過,他猛然瞧見韓君,眸中厲光一射,忽然就盯向她說︰“韓經理,那天你可是一起去的,你給我作證,我那天是不是被人陷害的。”

    他也是被氣昏了頭,才會叫韓君的名字。

    韓君聞言表示異常驚恐,說︰“安總經理,你可千萬別拖我下水啊,我還要嫁人呢。”說到最後一句話,她表情有幾分的害羞,別扭,分明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待嫁少女嘛,倒是看得有些異性心神一動。

    安寧氣得很想甩韓君一個巴掌,她現在居然不承認那天有參與了?

    陰謀,毫無疑問了。

    他幾乎是一個箭步就逼向了韓君,一把抓起她就擰了她的脖子沖她吼︰“你這個賤人,居然敢和人一起陰我。”

    何止是韓君,還有白韋,這些個人竄通了南小姐一起陰了他們兄妹。

    隱忍到現在,這一刻,當這些人把他的事情拿到會議室來談討嘲笑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下去了。

    韓君被他一把掐住脖子,頓時小臉憋得通紅,直咳。

    頓時,會議室也騷動起來。

    明希使了個眼色給林凌,他一個箭步上前,一個拳頭就打在了安寧的腦門上,他腦袋上一痛,手也就松開了韓君,自己一個趔趄,之後就又挨了林凌一個拳頭,他一時之間即沒防備,也沒反應過來,直接摔在了地上。

    明希那時已站了起來走到安寧的面前,分明是居高臨下的姿態看他說︰“安寧,你這是干什麼?怎麼能對韓經理動手?韓經理哪里得罪到了你,太不相話了。”

    安寧只覺得腦袋昏沉,是被林凌打得使不上勁來。

    想他當初也是進過軍校的人,居然被這樣一個人打得沒有還手之力?

    心里在震驚之余也顫悠著站了起來,他臉色鐵青的看了看面前的明希,而林凌就站在一旁,分明是虎視眈眈,如果他再敢出去,他會打得他爬不起來。

    安寧只覺得今天這個女人分明就是故意來羞辱自己的,所以才會在他進會議室就發生了這些事情。

    他看了看躲在一旁的韓君,她假裝害怕,可眼神里哪有一點恐怕,都是在演戲而已。

    明明知道自己被愚弄了,偏他又無力為自己報仇,這感覺真特麼的讓人……

    不過,他不會放過他們這些人的。

    最終,他狠狠的盯了韓君一眼,似有一雙利箭要射出來一般,又對她發了狠話︰“韓君,你這個賤人,敢聯合別人陷害我,你給我等著。”已經這般了,他也全然不在顧及自己的形象,直接沖韓君開罵又威脅的,這會議他自然也是開不下去了,甩手就要走。

    韓君垮著小臉站在那里好似不知所措,明希忙上來安慰他說︰“韓經理,讓你受驚了,安總經理是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壓力太大,又追南氏家的小姐被拒絕了,所以才會牽怒于你,等他氣消了也就沒事了。”

    眾人一听明希這解釋,瞬間明白。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被安小姐拒絕了。

    安小姐在本公司代職了二天的總裁,大家自然是清楚的。

    听說安總經理那二天,天天狗腿子似的跟著南小姐呢,果然是想攀南家啊!還好被拒絕了!這種人面獸心的家火,表面正經,內心里其實住著一個魔鬼,就是人渣啊!

    ------題外話------

    存稿都是放入後台自動更新的,每章基本上都是在一萬字出頭,如果沒有意外都是早上九點更新,希望我的努力可以得到更多的支持!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