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七十七章 來互相傷害呀



    明希與林凌直接把車扔在了路上,後來上了一輛公交車走了。m.. 樂文移動網

    最終,在轉了幾個站台後,兩個人返回了機場,訂了一個回京都的機票。

    好在往返的人並不多,這個時間還依舊有機票,在一個小時後就起飛了。

    匆忙訂了機票,那些人並沒有再追過來,最終兩人平安的上了飛機。

    也只有上了飛機,明希才覺得自己目前是真安全的了。

    坐在機上,她也想了一會,想想是誰想要抓她,最後就想到了黎痕。

    自然也是只有他了吧?畢竟他這段時間一直失蹤的。

    想到這個人,眸中也是抖然一寒,有股陰戾從眸中爬了上來。

    從在她身邊的林凌不經意的看了她一眼,就瞧見她的眼眸中竟是有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嗜血光芒,這等陰鷙的眸光倒是讓他微微一愣,叫她︰“明希……”

    “啊?我休息一會。”她瞬間回過神來,躺在那里閉上了眼眸,也合上了自己眸中的一切陰暗的光芒。

    黎痕啊!既然安然毀在你們的手中,那麼現在,就讓你們所有的人都毀在我的手上,方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如今,她這一抹冤魂借用了別人了身體而活著,如果不能逐個摧毀這些人,她的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都盡情的過來互相傷害。互撕吧!

    當然,受傷的絕不會是她。

    ~

    而事實上,這件事情也的確是黎痕派去的人。

    他現在的名聲一落千丈,黎優成為代替他的人,這一切不都是拜明希所賜嗎?

    得知她是出了門的,他立刻著人調查她的去向,就查出了她是去了灣島那邊,所以才立刻花了高價要人把明希帶到他的面前來。

    他是想,等帶到自己面前來,一定要好好折磨她,以泄他心頭之恨。

    當然,還有對明修的報復。

    既然她去看明修,可見兩個的關系真的很不一般了。

    如果拿她來對付南明修,當然是一個不錯的計劃。

    可惜,派去的人竟然只有三個人回來,別的人全部都死了。

    他一直都知道林凌槍法不錯的,所以也有刻意提供了一下他的情況,以防萬一。

    誰料,這些人居然還能栽在林凌的手中。

    一群廢物。

    他氣得心里頭很想罵娘,什麼國際頂尖第一殺手?連個林凌都干不過,不如去死了算了。

    可同時也知道,南明修身邊沒有廢人,一個林凌就這樣難搞了,看來他日後的官途生涯會走得更加的順暢了,這當然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

    明希回去之後並沒有急著去公司,主要也是知道這兩天公司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何況現在天都黑了,她索性就先回了家,準備沐浴一下,休息一下,好好想一想。

    既然黎痕想要她的命,她心里冷笑,這麼快他就沉不住氣了,想要對她動手了,那麼,她當然也得以其人之道來報答他的了。

    明珠山莊。

    “二小姐回來了。”王媽慈眉善目的叫她。

    “王媽,我先去洗個澡。”一路上風塵僕僕的,她打了聲招呼後直接就往樓上去了。

    “明希回來了?”隨時她上樓,林欣一臉嫌棄的走了過來問。

    “是的太太。”王媽答應一聲。

    林欣不太高興的哼了一聲,這幾天沒看見她心情是好受了很多,巴不得她死在外面回不來才好呢,不料,這才去了兩天人就又跑回來了。

    當然,林欣自然是從別的渠道得知了她的去向,雖然她對外保密甚嚴,但哪有不透風的牆啊!她有些頭疼的坐下來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想,這明希這輩子是不會死走了吧?這一輩子都在她的面前晃悠,而且現在又掌握著京東的大權,這不是存心讓她死不瞑目嗎?

    正想著這事,不久之後明成耀也就回來了。

    看到丈夫今天歸來的比較早,她也就忙起身迎了過去,那時人也已換了一張溫柔的笑臉,說︰“老公,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啊?”

    “明希回來了?”他問了一句。

    听這話她就明白了,敢情他是因為明希回來了,所以今天才這麼早回家的?想到這兒就氣得心疼,但她總不能在面上與一個孩子計較什麼吧?

    因為她那個媽的原因,明成耀對明希向來是存著憐惜之意的,現在她又好像變得很厲害的樣子,這明成耀對她就更是喜愛有加了。

    再看自己那個女兒,作為明家的長女,她到現在也沒能在萬明集團佔領什麼重要的位置,將來這萬明集團還指不定會不會又落在那個明希手里呢。

    過去的明希,她是一心想要趕出自己的眼皮底下,現在的明希,她是不能不防。

    ~

    得知明希人在樓上,明成耀也就吩咐王媽說︰“去和小姐說一聲,一會到我書房來一趟。”說罷這話他也上樓去了。

    瞧把他給忙得,回來就又立刻鑽書房了,林欣還是忙耐著性子陪著笑臉上去喊他︰“老公,再過不多時日就是你五十歲生日了,這麼多年來,你的生日也沒有好好過一次,這麼大一個生日,這次要好好熱鬧一下,把親朋好友都請過來。”

    明成耀應她這麼說也就答應了,只說︰“你著手去辦吧。”

    林欣應了,腦子里其實多天來已經在思考,都要請些什麼樣的人物過來。

    在三十年前,她們林欣確實也是極有本事的。

    但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三十年過去的林家早已沒落,而她嫁的丈夫,在整個幽都帝國都是屈指可數的富商,可他們夫妻的感覺並不是真如表面的那樣恩愛,特別是最近明希掌權了京東後,背後里那些豪門太太都在笑話她,說她生養的女兒不如還不如一個私生女,說那個走了的女人沒準有一天就會回來母憑女貴,和她一爭高低。

    雖然她很有自信那個走了的女人沒有任何資格和她爭,但心里總歸是不痛快的,所以她想著,這次一定要大辦特辦,也好顯擺她一下豪門當家主母的威風,讓那些想看她笑話的人都閉嘴。

    ~

    那時,在洗過澡後的明希知道明成耀回來後就去了她的書房。

    回來之時的旅途是有些勞累的,主要是驚心動魄過多,以至令她現在顯得有些疲憊,即使是沐浴過,也不難看出她的倦色。

    敲開明成耀的書房,她還是換上輕松的笑意說︰“爸爸,我回來了。”

    明成耀看著她,雖然面帶疲憊,可絲毫不能掩蓋著她身上那股子意氣風發,盡管在他的面前她一直都在扮演一個乖巧的孩子,而一直以來,他也真的是把她當成了一個溫室里的花朵,一個孩子。

    “你這個孩子,到處瞎跑,怎麼能瞞著爸爸。”雖然知道她已經不再是一個需要依附別人的孩子,可在他心里,她還是他的女兒。

    明成耀責備她的話語里有著些心疼,畢竟她只是一個女孩子。

    起先明成耀也並不知情,真的以為她是去談生意去了,哪想到竟是去了那麼遠又那麼危險的地方。

    之所以明成耀現在知道了這件事情,還不都是因為今天在公司內部明悅一氣之下脫口和他說的。

    當時他原本是要批評明悅的,她也是在怒頭上,就脫口而出說︰在你眼里是不是現在就只有明希了,你是不是覺得她現在比較我強,比我乖巧?可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那個寶貝女兒背著你都干了些什麼……

    听著明悅的話,他又驚又怕,這個明希也太不相話了,怎麼可以不告訴他一聲就跑了,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她怎麼朝她的媽媽交代啊?

    好在後面他趕緊聯系人,到底是讓他聯系上了,听說馬就上飛機了,這才算是松了口氣。

    看到女兒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面前,心有余悸之余還是要責備她的。

    明希听他這話就知道他曉得了,便笑笑說︰“爸,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您別生氣了,不告訴您,不就是怕你擔心嗎?”

    “你還有理了,以後不許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說得頭頭是道,听起來也在理,明成耀還是不給她好臉。

    這個女兒,連嘴皮子都變得這麼的能說會道了,他都來不及適應她的轉變,就已經接受了。

    “爸,大不了以後我不論去哪都朝您報告好啦。”

    看她始終軟聲細語的懇求,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覺得她還是自己的女兒,也就順勢緩和了臉色說︰“下不為例。”

    明希笑笑,點頭。

    這事就算過去了,不過,既然她去了那邊,明成耀也就不得不再次問︰“你真要選他結婚?”都跑那邊去找人了,他當然會這樣想。

    “爸,你想太遠了,我沒想過結婚。”她的初衷依舊沒有變,就算明修是那個最適合與她結婚的人,她還是沒想過要結婚。

    不結婚,也很好。

    如果有一天京東真的需要繼承人了,她可以再考慮,是收養幾個孩子呢,還是自己借點種生幾個孩子呢。

    明成耀嘆了口氣,說︰“其實,良辰挺不錯的。”他本來也一直看好良辰的,與他們明家才真正的是旗鼓相當,他也是看著良辰長大的,對他的脾性還是比較了解的,正所謂知根知底,可南明修那個人,就不一樣了,他對他一無所知,根本一點不了解。

    比起南氏家族的人,明家與車家才算得上是世交。

    ~

    又提到這事,明希也就又笑了笑,這估計應該是他第一頭疼的大事,就算她下了保證,他心里還是不會太滿意南明修那個人的,明成耀的顧慮她懂。

    “爸,我只把良辰當好朋友,當哥哥……”盡管那個人很不錯,也許很多的東西都先入為主了,對那個人她是沒有一點想法的。

    明成耀也知道自己左右不了她的決定,他只是覺得女兒如果跟了良辰,才會真的幸福。

    明希那時又說︰“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悅姐也喜歡良辰哥,我可不想姐妹兩個人因為一個男人而鬧得不愉快。”

    這話的意思分明也是在告訴明成耀,她也顧慮著明悅,因為明悅更加不會接受受良辰了。

    明希處處都在為明悅著想,而明悅呢?

    想到這個女兒明成耀心里也是氣的,他嘆了口氣,只好說︰“爸爸不希望你委屈求全,按照你的心意去做就好了。”

    明希便笑了一下,說︰“我的心意就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曾經,這的確是她的真心話。

    即使到了今天,雖然她也不是那麼喜歡明悅,但也的確不願意與她們鬧得你死我活,如果她們不來招惹她的話。

    只是,偶爾想到這身體的主人因為明悅而死,心里總歸不是那麼痛快的,但如果讓她出手的話,這個家只怕真的要家破人亡了,已經沒有了一個明希,因著明成耀對自己還不錯的原因,她還是樂意就這樣維持著這個家的平衡,不然,一旦這個家也弄得家破人亡的話,想必明成耀也會萬分痛苦的。

    父女倆談了一會話,明希從明成耀的書房走了出來,明成耀坐在書房里,心里是欣賞這樣的女兒的,當然,更多的是欣慰。

    看來,他明家的產業後繼有人了。

    ~

    次日。

    明希下了樓,坐在飯桌上,明悅是習慣性的拿了手機翻看,雖然這個習慣並不好,也被說教過了幾次,但在這個低頭族時代,有多少人做得到不摸手機。

    “呀,這姓安的真的是沒有一個好東西。”明悅一邊喝著牛奶一邊看著手機,一邊評價。

    有條新聞正在熱議安寧,雖然他們是從商的,可也放在了娛樂版塊去了,現在的娛樂不都是這樣子,掛著羊頭賣狗肉的也多,只要能博人眼球就好。

    上面拍到安寧昨晚左擁右抱的摟著兩個女人從夜店里出來了,不僅有安寧,還有安靜,同樣的左擁右抱著兩個男人。

    標題寫著豪門私生子兄妹深夜出入夜店大玩香艷,尤其私生子二字,寫得分外醒目,明白的要告訴世人他是私生子。

    評論下面罵聲一片,畢竟現在的網民真的有很多人不但仇富,更仇視這等私生子的身份,而且是兄妹兩個人一起上陣,先是在夜店里與幾位男女玩得瘋狂,有幾處拍得很是香艷的照片也貼在一旁,再就是從夜里出來的時候兄妹兩個人都是左擁右抱。

    “還想爸爸過五十壽辰的時候請他們一塊來玩呢,不過也罷,我交朋友又不看人的身份。”明悅忽然提了這事,目光中微微有了笑意。

    明希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怎麼想起來要請安寧他們過來玩了?她也就噙了笑說︰“恐怕他們不敢來。”

    明悅听言就說︰“這事我去搞定,只要你不從中作梗就好。”其實,她心里也料定了明希定然喜歡她們來,誰不喜歡看自己的對手出丑呢?

    現在的安家可是一落千丈,不論走到哪里,只會受人嘲笑罷了。

    至于她想要請安家的人過來,當然並不是真的想要嘲笑他們,她自然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現在,最看不慣的不是明希這副意氣風發的嘴臉,早晚有一天,要給她措手一擊。

    對于這件事情,明成耀也就不參與意見了,反正兩個孩子都有此意,就依他們了,只是說︰“別鬧出什麼事情就好。”

    ~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明希吃過後也就出去了,林凌依然來她家門口接她。

    看著林凌開著那輛蘭博基尼,那才是最讓人嫉妒的炫富,還有那個林凌,不過是一個司機,但看起來連這個司機都非常的與眾不同。

    明悅氣得牙疼,但花幾千萬買一輛這樣的車,他爸肯定是不樂意的。

    只不過,她也稍微听說了一下,這輛車也並非出自明家的錢,可能是南氏家族出的錢,但不管怎麼樣,她這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都讓她覺得憎惡,為什麼會有男人舍得給她花這麼多的錢送這麼貴重的車啊啊?

    ~

    明希坐著她那輛耀眼的蘭博基尼走了,根本無視于誰的羨慕嫉妒恨。

    其實,身為安然的時候,她也是一個奢侈的人,尤其是車,她分外的講究,畢竟,她有這樣的資本,爺爺也分外的縱容嬌慣她,錢不給她花,給誰花?但花三四千萬來買輛車她還真沒有過。

    車往京東集團駛去,與後面明悅和明成耀的車分道而行。

    對于當父親的來說,女兒越好,自然是越高興的。

    雖然挑不出南明修的什麼毛病來,但總歸覺得這個人不是那麼的讓人覺得安全。

    ~

    明希今天回來了,實際上公司內外還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就連南西雨也不知道,她如入無人止境的進了公司,一大早上公司的員工都在竊竊私語,還不是因為他們公司的領導人安寧出了問題。

    這本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畢竟現在有幾個成功的男人不這般?

    關健是,安寧以往在外的名聲都很好,他不是一個花花公子,在多數人的眼里,他實際上是一個相當正經的男人,可這一次的左擁右抱,還是顛覆了他以往的形象,這就讓吃瓜的群眾異常興奮了,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早上公司里面就相互傳開,議論開了。

    “各位早,都早……”

    在大家的議論聲中,明希就回來了,而且瞧起來心情相當的不錯,笑著主動主就給公司的員工先打了的招呼,令正在八卦的各位嚇了一跳,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人就已經遠去了,去了電梯那邊。

    對于安寧生出這樣的事情明希的內心表示是分外滿意的,非常好。

    安寧在這上面向來是沒有任何可以捏造之處,但如今這麼一來,再加上文章中又對他的身份刻意做了炒作,私生子……

    真正的豪門,是不會樂意把女兒嫁給一個私生子當老婆的。

    那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安寧想打哪個豪門千金小姐的主意,這條生路已經被掐斷了。

    是誰干的好事?她想了想,她真該謝謝她。

    這二天她不在,也沒有聯絡,所以並不知道安寧這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不過,相信不久之後會有人給她一個答案的。

    她回到自己的總裁室,林凌依舊安寧的站在一旁,那副隨時待命的姿態還是讓她忍俊不禁。

    “林凌,你隨便坐啊,不用一直站在那里。”所以你都不嫌累的嗎?

    以往她與林凌的話並不多,關健是這些個人也話不多,都像個木頭似的不肯多說話,即使她問個什麼他也是不說的,但經過這一次灣島之行,她對這些人的印象就改觀了。

    其實,在他們冷淡的外表之下,包藏著一顆火熱的心!

    那顆心,是熱的,沸騰的。

    他們看上去粗獷,但並不粗野。

    看上去冷漠,但內心熱情。

    比如明修,他的內心應該也是分外溫柔的,以至于,會讓她有時候也覺得迷惑。

    ~

    南雨西那丫頭還是比較敬業的,八點就到公司了,推開總裁室的門,看見里面已經坐了一位的時候她還是露出驚訝的神情。

    尼瑪,這都什麼時候回來的,居然也不打個電話給她,她知不知道這二天她其實是有點擔心她的,畢竟,她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孩子。

    驚訝過後,不顧明希噙著笑電的眼神便沖她吼︰“你丫的,回來也不說一聲,你打個電話會死人嗎?”

    “會。”明希說。

    “……”

    明希瞧她氣鼓鼓的表情,還是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讓她坐下來說︰“我不在的這二天,戰果不錯嘛?昨晚玩得快活?”

    雖然她不在,但聯想到這件事情,她還是覺得極有可能是她搞出來的鬼。

    不然,還有誰能把安寧整成這樣子?

    左擁右抱?多半是喝多了,或者酒里下了藥之類的了,不然,以著安寧的冷靜和沉著,不可能讓人拍到這樣的事情。

    果然,听她這麼一說南小姐也就不和她算不提前打電話給她的帳了,只是得意的挑了挑眉,說︰“那當然,我們南氏家族的人出馬……”不過,她話語一轉,又謙虛的說︰“這件事情我也不好自己邀功,也有白韋的功勞,但是……”她話鋒又是一轉,說︰“我的功勞最大,你是不是該好好的報答我了?”

    正說著這話,門就又被推開了,就見白韋和韓君一起走了進來。

    其實,昨晚的事情,他們三個人都有功勞。

    如果不是他們齊心協力,怎麼能同時整倒這兄妹兩個人。

    瞧這二個一塊進來了,乍一看到明希在的時候也是一愣。

    “哎呀,明董事長回來了。”韓君眼里冒光的忙跑到她面前去了,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當時她走的時候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的,還以為她要走個十天半月呢,哪料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明希也就笑笑的說︰“是啊,回來了,這二天辛苦你們了,下午沒事,請你們去喝下午茶。”

    “不辛苦,不辛苦。”韓君忙說。

    “的確沒什麼好辛苦的,不過是閑坐了二天。”白韋這其實是說的南雨西,最辛苦的也應該是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幾個人去吃了飯,然後喝了點酒,趁著這個勁頭又去了夜店,嗨了大半夜。

    就在安寧與安靜以為他們估計可能拉攏得住南氏家族這位千金的時候,沒料到今天早上就出了這等新聞,南小姐利用他們南氏家族的勢力來大肆報道了安寧與安靜在外面的事情,直接被寫成了一個丑聞。

    這下子,安寧與安寧恐怕幾年之內都很難再翻身,尤其是女人,她前面有了與黎痕那樣的緋聞,現在又左擁右抱的,被寫成是被黎痕給甩了。

    總之,豪門的私生活真是夠亂的了。

    當然,安寧也因為這件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來,倒不是他害怕了不想來,想要逃避這件事情,而是他到現在還睡在床上起不來。

    安寧做夢也想不到,向來在私生活上謹慎的他會出了紕漏,等他醒來之時,居然發現自己一個人躺在賓館里,至于安靜,此時的情況也一點不比他好,她同樣是在賓館里醒過來的,看到自己的處境時已經是一臉驚慌,身體上的各種反應告訴她,她真的出事了。

    昨天的事情她是不太記得的,只記得大家一起喝了不少的酒,一個個的都酒了,南小姐還分外不要臉的要了少爺過來,白韋也要了兩個小姐過來陪他喝酒。

    只是,後來的事情實在是記不得了。

    看看時間,如今已經是十一點了。

    在看看手機的未接電話,他們的母親幾乎要打爆了他們的電話,兩個人愣是全都收不到,她的手機是關機了。

    發生這樣驚恐的事情,她甚至是來不及哭一哭,根來不及去查原因,就匆匆的跑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安靜是與她哥哥安寧一同沖進了自己的家里。

    那時,他們的母親已經在他們家里等著了。

    她一早看到這樣的新聞就在聯系他們,可愣是聯系不上。

    如今,直等到他們兄妹兩個人前後腳的一塊進來,在的看看他們的表情,還有安靜那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她就知道一切都是真的了。

    就算是被人設計了,但這件事情是千真萬確的發生了,張顏有些火了,直沖他們吼︰“瞧瞧你們干的好事,你們是想要把自己玩完了嗎?”她直接把報紙甩到了他們面前。

    雖然這是一個手機爆炸的時代,人人都會用手機看信息,但報紙也一直沒有被淘汰,而且,這種東西一旦被印成紙張傳遞出去,可不像在網絡上那樣刪掉就算了。

    “一定是南雨西設計了我們。”

    如今,安靜也慢慢冷靜下來,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南雨西,除了她還會有誰?

    昨天晚上是她豪放的要了少爺,她當時心里還嘲笑她私下里不知道有多浪,哪曾想到今天這些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雖然看不清楚這些少爺的樣子,但看衣裳就知道了,就是昨晚上的少爺。

    至于和她哥哥在一起的小姐,也分明是白韋自己要來的。

    他們要了小姐少爺,假裝自己享受,其實是在他們喝醉之後推給了他們吧?所以才會制造出這麼一件丑聞來。

    這一點,安寧自然也是已經猜測得到了,此時,他已壓下心里的狂怒,可目中卻充斥著可怕的戾氣。

    南雨西,他敢這般暗算她,他會讓她不得好死。

    不過,眼下之際,是要怎麼澄清這些事情?

    說是被人陷害的?

    也許不會有人相信!

    但不管怎麼樣,他眼下還是要解決這件事情的。

    面對母親的憤怒,他只是平靜的說了句︰“這件事情我來處理。”

    張顏有點恨鐵不成鋼的說︰“一個個的,一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處處被別人陷害,今天明希已經回來了。”這也說明,黎痕失手了。

    黎痕居然失手了,還真是令她失望透頂。

    安寧最終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冷著臉匆匆上了樓。

    至于安靜,也紅了紅眼楮,最終一咬牙,也準備上樓。

    “安靜。”她媽忽然就叫住她,問︰“你這一夜未歸,是真的發生那樣的事情了吧?”

    安靜不語,她媽則是說句︰“這事你好好想一想,怎麼朝黎痕解釋。”雖然心里現在有點不太喜黎痕的處境,但黎家目前還是不能得罪的。

    “我知道了。”安靜應了一聲匆匆上了樓,這飯,她今天是再也吃不下了。

    與此同時,南雨西還翹著二郎腿很不淑女的坐在明希的辦公室里。

    一上午的時間,等她忙過一些必要的事情外,幾個人就坐在這里等她說她這一趟灣島之行,根本不給她喘口事情的時間。

    明希只好給他們講了一遍,只是只字沒有提唐憶禮的事情。

    其實,說了半天她?就是撿無關緊要的說了一下,倒是最後南小姐忍不住了,問她︰“那邊就沒個女人什麼的?”

    “有啊,女人多呢。”她嘴角勾了勾,但和她有什麼關系啊!

    “我哥應該很受歡迎的吧?”說到這個她有幾分的得意,她可真不想看她一點挫折都受的就拿下了她哥。

    提到這個明希就想起了那個前女友,便陰陽怪氣的說了句︰“是挺受歡迎的,有個前女友對他可是一直念念不忘來著。”

    “哪家的小姐?”南小姐立刻來了精神。

    敢對他哥念念不忘的女人,肯定是非富即貴。

    一般普通人,高攀不起她哥,想都不敢想的。

    明希冷笑了一下,這南小姐是盼著什麼她算是听出來了。

    正在那時,安寧的電話就進來了,打給南雨西的。

    一看來電她就作了個噓的動作,說了句︰“安寧的。”

    南小姐這時就摁了免提,能把人在神不知鬼不覺中耍得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這種惡趣味她還是挺喜歡的。

    對付這樣的人,當然也只能用這樣的手段。

    敢接近她,她還不得整死他們。

    她故作輕柔的喊了句︰“安寧啊,怎麼這麼晚還沒有來公司啊?”

    仿若昨天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般,安寧听在耳里有了些許的疑惑,但還是沉靜的說︰“新聞上的事情你看到了沒有?”

    提到這事,她又聲音一變,帶著幾分不悅的說︰“看到了,就等你來公司給我一個解釋了。”這語調,好似對方是他男朋友一般,出了這樣的事情必須給她一個交代。

    本來,安寧是認定了是她干的,這一刻竟是有些動搖了。

    “雨西,這里面有些誤會,我應該是被人陷害的。”本來是想要對她興師問罪的,這時就成了解釋。

    真是愚蠢可笑,到現在居然還相信她。

    對于安寧的反應她打心里鄙視著,可嘴上還是繼續與他周旋︰“那我就等你給我一個解釋。”

    “好,今天我要處理一下事情,明天公司見……”

    “明希回來了你不知道嗎?最近我都不會再來京東了,我看我們也沒有必要再聯系了。”說完自己要說的話,她直接摁了掛斷。

    不過,照此推測,她覺得這安寧還是會繼續找上她的。

    “真是個蠢貨。”她對此人評價了一句。

    明希笑了一下,說︰“不要小瞧了他,只怕還有後招呢。”

    “也是,瞧他長得也不像是個蠢貨。”剛才倒是自己大意了,想來這安寧恐怕是真有後招留著想要對付她了。

    不過,她南氏家族的千金,會怕他一個安寧?

    “時間不早了,走吧,我們去吃飯,我請客。”明希這時也站了起來。

    當下白韋韓君,南小姐和明希林凌就一塊出了公司。

    韓君跟著上了明希的車,白韋和南小姐各自有自己的座駕。

    既然明希說了她請客,自然是不會去低檔次的地方吃飯,所以就帶他們又去了輝煌,這里的菜都不錯,因為安然生前在這里也是常客了,因此也就比較喜歡來這里。

    不過,今天來這里之後明希就意外的遇著了一位老熟人,以至于她張口就叫了她︰“喬姨。”

    喬姨姓喬單名一個蒙字,其實她已經四十一歲的人了,但由于保養得好,瞧上去也就是二十七八歲的樣子。

    听見有人叫她,喬蒙回頭看了一眼,微微愣了那麼幾分鐘,喃喃的說︰“明希?”驚訝呈在臉上,甚至是有點不可思議。

    這一刻,她才想到自己還是明希,並非安然。

    只是,剛剛忽然看見喬蒙出現在這,她也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沒有看見她了,才會脫口就叫了出來。

    要怎麼解釋明希竟然能夠一眼她是喬蒙?國際時尚界第一設計師,還張口叫人家喬姨。

    由于安然也曾經是一位服裝設計愛好者,所以對于國際時尚界的喬蒙還是很關注的,甚至也因此和她成了忘年交。

    只是,這麼多年來她都在海外發展,為人又低當,基本上是很少會有她的信息的,所以國內的人如果不關心這些還是很難知道她就是喬蒙的,她平時只是偶爾會回一趟國內,說是這里有她的親人。

    如今,向來不關心時尚界的明希忽然就叫出了她的名字,的確有著說不出來的驚訝,但她還是很快笑著解釋說︰“喬姨,以往听安然提過你的名字,她一直說你是她最喜歡的設計師呢,改天也請喬小姐幫我設計一套禮裙可好?”

    “當然好,當然好。”她很快就答應下來,甚至是有些激動的。

    “這是我的名片,可以隨便聯系我。”喬蒙又忙把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

    明希接過她的名片放在包里,笑著說︰“喬姨,我和朋友要去吃飯了,晚會再聯系你。”

    “好的,不耽誤你了。”她忙點頭,甚至是目光激動的看著她離去。

    這表情,明希詫異,但也不好多問什麼,還是等私下里再聯系好了。

    喬蒙一直望著她離去的身影,甚至是眼角有一瞬間的紅了起來。

    這真的是,緣份吧?

    安然那個孩子,竟然和她是好朋友,還經常在她面前提到自己?

    只是,想到那個孩子,她現在已經去逝了,這還是令她心里難過了好一陣的。

    暗暗吸了口氣,她也快步走了進去。

    今天,她也是來吃飯的,有位朋友約了她來這里。

    當然,她在國內的朋友並不多,許多過去的朋友都不聯系了,現在的這位朋友,是她現在的追求者,這些年來一直都在追求她。

    這一次,她來到國內,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去了,他也非來不可,說什麼要一直陪著她。

    ~

    “哎,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女人很像咱們的明小姐。”在進了包廂之後,南小姐就發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嗯。”韓君也點頭。

    明希聞言笑了一下,心里微微一怔,莫不是?

    若真的是,那可真是巧了?

    她怎麼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呢?現在仔細想一想,還真是像呢。

    不過,她並沒有點破,只是坐下來說︰“過幾天是我爸的五十壽辰,到時請貼會給你們送過去,記得都來參加。”

    “啊?是不是要穿禮裙啊?”韓君當然是非常想去的,但她沒有禮裙啊,還是先問清楚,好提前準備。

    這等豪門的生日宴會,她可是第一次參加。

    明希點頭說︰“是要穿禮裙,到時會請很多人,所以,打扮得隆重一點。”女人當然是越漂亮越好啦,尤其是韓君,她想在豪門中幫她物色一個,把她給嫁出去。

    但是,韓君的臉垮了下來,她哪里有什麼隆重的禮裙,要是買的話,恐怕那個天價她也沒有,可要穿得寒酸,會被那些豪門中人笑話的,這一點她當然是曉得的。

    ------題外話------

    咱們軍爺馬上就歸來啦……必須歸來……必須有意外驚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