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七十六章 有媳婦摟就是好



    陸潔本來今天心情就不好,偏他黎優又不知死活的往她槍口上撞,居然敢親她。他是不是以為她是很隨便的女人,可以讓她隨便親一口?

    她所有一切的美好,都只想留給他。

    雖然她現在已經不是什麼完整的身子了,可那一次也是給了他的。

    女人有時候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一旦身子給了誰,就會認定了誰。

    而她陸潔,恰恰就是這種人。

    自從身子給了他後,她這輩子就認定了他。

    她也一直以為,自己一定會和他在一起的。

    這股子自信,不僅僅來自于她家族的優越感,也是她本身也是一個不錯的人,只是南明修,他到底是不是瞎了眼?居然看不出來只有她最適合他。

    也許,他早就看得出來了,只是,他就是不喜歡她?

    不管是哪一種理由,這都不是她想要的。

    那時,黎優看著她沒有說話。

    忽然,砰的一聲,槍響了。

    這個時候槍響,旁人實際上是听不見的,畢竟,那邊還有唱歌。

    在這之外的巡視的軍艦上的人也是很難听到這里傳來的一聲彈響,唯有林凌,他站在外面吹風,這邊的響聲他還是很敏銳的深察到了。

    子彈朝黎優打了過來,並沒有打中他的身體,而是從他的臉頰上過過,射進了他身後的牆上,打出了一個洞。

    “滾……”她惡狠狠的說,握著槍的手並沒有動。

    黎優看著她沒有言聲,只是覺得臉頰有些的疼,想必是被子彈劃破了。

    這個不可一世的野蠻女人,他不動聲色的朝外走了。

    他發誓,他會讓她後悔今天對他所做的事情。

    ~

    轉身走出她的房間,就迎上了匆匆而來的林凌。

    他也是听到槍聲就跑了過來,沒料想就看到黎優臉上帶血的黑著臉走了出來。

    林凌心里是詫異的,可一看到這方向是沖著陸潔的方向時他忙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黎少校。”

    黎優沒有理他,頭也不回的離去,他自然是要去處理一下他的傷口的。

    林凌忙往陸潔的門口跑了去,一把推開她的門,並沒有看見她的人,倒是听到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水聲,他忙跑進去,就見她整拿著水使勁往臉上啪。

    見她並沒有什麼事情,他也是暗暗松了口氣,忙問︰“陸潔,怎麼了?”

    見是他來了,陸潔關了水籠頭,依舊是氣憤難平,說︰“黎優,特麼的,他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招呼不打就親了我一口。”

    林凌心里微微一驚,說︰“所以,你就開槍要打他?”

    “難道我不該打他一槍嗎?我的清白是留給明修的。”她依舊氣憤憤的說,在她的心里眼里,只有明修而已。

    林凌微微抿了唇,如果她知道當年和她在一起的並非明修,也會氣得開槍殺了他吧!

    當初,確實是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他膽怯的隱瞞了事實的真相。

    她還拿著毛巾繼續擦她的臉,恨不能搓掉一層的皮下來。

    “別擦了,已經沒事了。”

    他忙著要拽了她手中的毛巾,她看了看自己的臉,都紅了。

    “我問你,我和那個明希,哪個漂亮?”她忽然瞅著他質問。

    “當然你漂亮了。”

    他這話倒也並非假話,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再則,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怎麼能比較出個高低來。

    听了他的話陸潔心里的火似乎消了一點,他默默的看著她說︰“臉都被你搓紅了,疼啊?”他下意識的伸手觸踫了一下她的臉頰,粉嫩的臉頰晶瑩剔透,充滿了彈性,不需要化任何妝,都比電影里的明星還漂亮。

    只是,她矜貴又高傲得認為,除了明修,沒人配得上她。

    忽然被她摸了一把臉,她也有一點的不自在,閃了一下說︰“別和我動手動腳的,我不喜歡這樣子。”除了明修,她不想讓任何人踫自己,可那個人,卻從來不肯踫她一下,除了那次醉酒之外……

    “如果我親了你,你會不會也開槍打我。”在她閃躲之後他問了一句,掩下自己內心的的失落。

    這輩子,不管他怎麼努力,她也不會正視他。

    她微微愣了一下,估計是沒想到她會這樣問。

    忽然,他就真的親了上來,一個吻就印在了她的臉頰上,就是剛剛被她搓紅的臉頰。

    陸潔愣住,忽然沖他這麼大喊了一句︰“林凌,你有病啊?”

    她的確是不會拿槍斃了他,可她會打他。

    林凌看著她沒有言聲,就那樣目不轉楮的看著她,她並沒有沖動的去拿槍來收拾她。陸潔也看著他,過了一會,忽然沖他又吼又叫︰“你這個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她飛起一腳就踹了過來,那一腳來勢洶洶,一點都不客氣,也不是平時的小打小鬧,林凌自然也是立刻躲了,難不成還真讓她踢得斷子絕孫啊!

    陸潔見他居然躲了,哪里肯放過他,頓時那股子野蠻勁就上來了,追著他就打了出去,林凌也就是故意躲了那麼幾下,見她實在是窮追不舍的真要打他一頓,如果不如了她的意,恐怕她也是怒意難消的,索性也就故意讓了她幾招,讓她一腳把他給踹到床上去了。

    陸潔身手也是利索的,立刻撲上來就壓在他的身上沖他喊︰“你這個混蛋,是不是故意的,快說……”故意試探她的底線?她想當然的這樣以為。

    以這種方式來試探她的底線,實在可惡,不知道她最討厭讓人踫的嗎?

    “是是,我是故意的,你別打臉。”林凌只好任命的躺在那里由她凌虐。

    “我就打你的臉。”她揮手就朝他臉上招呼,他忙就擋住了自己的臉。

    陸潔向來不是省油的燈,他左擋她右打,勢要招呼他幾個巴掌在他的臉上,卻不知道自己穿成這個樣子坐在一個男人的腰上要抽他的姿態實在不雅。

    幾番過招下來,非但沒有打到他的臉,還令她的睡袍給敞開了一大片,自己居然渾然不覺,直到她忽然感覺到自己身子底下有些異樣。

    瞬間,她呆愣的坐在那里不敢動了。

    林凌他,他居然敢硬。

    在呆愣了片刻之後她還是抬手就甩了他一個耳光,沖他罵了一句︰“不要臉。”之後她非常狼狽又難堪的慌忙爬了起來。

    林凌並沒有太多的尷尬,畢竟,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她在他的身上扭來扭去,折騰半天,磨了他半響,她現在又穿成這樣子,他怎麼可能會沒有非份之想,心猿意馬還是會產生的。

    不過是挨了一個巴掌,她沒有跳起來拿槍斃他已經很給面子了。

    畢竟,剛剛人家只是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她就開了槍。

    他自然是留意到黎優臉上的血,雖然只是擦傷,但也證明了她的下不為例。

    陸潔沒有朝他開槍,恐怕也是顧及著他們這麼多年的兄弟之情。

    的確,在陸潔的心底,她就拿他當哥們。

    林凌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陸潔站在那里都沒有回頭,面紅耳赤著。

    她是沒想到林凌會對她起反應,後來她也發現自己衣衫不整的,也就罷了,反正打也打過了。

    林凌這時走了過來,來到她的面前,看著她很不自在的表情,她抿著唇不說話,他則撫了一下臉上的被她打過的巴掌印說︰“打也打過了,是不是可以親一下了?”

    “滾。”她立刻沖他罵,丫在居然敢得寸進尺。

    在她的暴怒中他淡然的說︰“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女人。”雖然她整天說他們是哥們,但她是個女人,是個女人,他沒辦法把她當男人,特別是在與她發生過樣的關系後。

    當年他們都太年輕,不會處理這樣的事情,如果現在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逃避,就算被她開槍打死也罷了,他認命了。

    陸潔有點咬牙切齒,他今天已經冒犯過她了,他不是傻子,他該趁著她還沒遙繼續發作之際趕快滾蛋的。

    在她狂壓下的暴怒中,他又做出一個令她出其不意的動作,他扳過她的腦袋就親在了她的嘴上,簡直比剛才還過分。

    剛才是因為打鬧這之間產生的,她可以當作是無意的,但這一次分明是有意的冒犯,他明知道自己喜歡的是誰,居然還故意來親她,是料定她不會開槍打他?簡直是欺人太甚,拿她當軟柿子了?

    她激動的想掙扎了一下,下意識的想要拿槍,這樣就可以一槍崩在他的身上了,可惜槍現在不在身上。

    他得寸進尺的敲開她唇齒一陣狂卷,動作雖又笨拙又粗魯,令她不得不做出吞咽舉動,簡直惡心死了,他居然敢讓她吞咽他的口水。

    年輕的身體踫觸在一起,大有種干柴踫烈火的快意,令他瞬間就燃燒沸騰了起來,但她的掙扎也讓他知道不可以繼續下去。

    她一心念念著明修,只因為她以為當年的人是明修。

    現在的明修已經有了別的女人,他一時半會沒有辦法告訴他,當年的那個人是他,只怕她從此更不會原諒他了。

    但是,現在他以另一種方式再一次冒犯了她,在她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免得她以為她的身體這輩子只給明修踫過。

    事實上,只有他踫過而已。

    她掙扎得厲害,他也適可而止的收斂了,然後在她又驚又怒的表情中淡然的說︰“你可以殺了我。”

    她轉身就沖了過去,一把拿了她放在桌子上的槍就指向了他。

    “你為什麼要羞辱我?我一直拿你當最好的朋友,現在連你也欺負我,我會殺了你,會殺了你們的。”她沖他暴怒,槍在他手中顫抖,她隨時都會開槍。

    他站著沒動,如果真的死在她的槍下,也算還了欠她的了。

    只是,很遺憾最終不能走進她的心里去。

    她拿槍的手顫抖著,幾乎是痛聲的問︰“你說,如果我殺了明希,明修會怎麼對我?”今天發生的事情太讓她崩潰了,她覺得自己就要被逼瘋了,她愛的人和別的女人在大秀恩愛,她不愛的人一再的冒犯她,而這個人還是她一直認為的好兄弟。

    听她又問這樣的話,林凌就知道她已對明希動了殺機,他依舊肯定的說︰“他會殺了你。”其實會不會他並不知道,但如果這樣說可以阻止她的話,他依舊會這樣說。

    “如果明修殺了我,你會為我報仇嗎?”

    “不會。”

    多麼冷酷的回答,在這些男人的心里,根本就沒有她的位置。

    她又傷心又失望又憤怒的說︰“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但居然還敢來親她,簡直該死。

    比起她的憤怒,林凌一直是很冷靜的,雖然他也只有二十三歲,他只是說︰“我會陪你一起去死。”

    “滾,誰讓你陪了。”她一腳踹了過去,踹在他的胸口上,他退了幾步,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她並沒有朝他開槍,他以為,她會開槍的。

    就算不打死他,也會令他受傷的。

    ~

    林凌離開,陸潔已癱坐在了床上,扔了手中的槍。

    這個林凌,真是讓她又氣又難受。

    他奪了她的吻,她是要留給他的,雖然那個人一點不稀罕,但這一直是她的追求,自從十六歲遇見他的那年……

    ~

    陸潔獨自坐在床上難過,傷悲,那邊在不久之後也就結束了。

    跟著明修一塊來到她的房間,明希站在門口的時候沒有進去,只是說︰“你不能再為我開一個房間嗎?”這里瞧起來不小,應該還會有房間的吧。

    “這里沒有多余的房間了。”他卻把她的想法說了出來。

    她實際上是不願意和他睡在一個房間的,雖然在大家的眼里他們就是夫妻一樣了,可她心里清楚,她當時也是為了配合他的,免得讓他在人前難堪。

    她也想過了,就算沒有陸潔什麼事情,她也不會與他結婚的,這一直是她的初衷,她不想改變自己的初衷,但這樣的堅持,多少有點力不從心,是不是自己太矯情了點?

    她不想承認,這個男人,不知不覺就走近了她的心里去了,她中了他的毒,而且中毒不淺,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更要好好拿捏,可不想自己將來被他牽了鼻子走,她自認為感情這東西,也是要經營的,也是需要一些手段和計謀的,肯定是誰先付出了,誰愛得多了,誰就會比較處于被動,她也是死過一回的人了,再重活一回,她想得很多,尤其是面對感情的事情,會更謹慎的,想得比任何人都要多,因為她怕了。

    明修已拽著她進了房間,和她說了句︰“我洗一下,你可以先上床等我。”

    上床等他?

    等他干什麼?

    他想要她?她這算不算是自動把自己送上門給他吃?

    她覺得,白送給人吃的,人多半是不會珍惜的。

    明希下意識的朝床上看了看,又看了看這個房間,那個沙發足夠睡一個人了,怕讓他將就一下睡沙發他也不肯,畢竟,他是高高在上的軍官,那還是她將就好了,她可以將就,只要不被他給吃了就好,她還沒有把自己送到他鋪上去的心理準備。

    在他去浴室之時她立刻就抱了被子上了沙發,她才不會和他在床上將就一晚呢,那太危險了,想也不要想。

    時間也已經不早了,明天是要離開的,在明修來之前她坐了一會,听見他出來後她立刻躺下來假裝已經睡著了,這樣就可以不用爬起來上床睡覺了。

    走出來的男人看了看空蕩的床,又看了看沙發,便朝她走了過來。

    她刻意把自己的腦袋蒙在了被子里,免得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就听上空傳來他的聲音︰“睡床上去。”根本不理會她的裝睡,直接叫了她。

    她不動,也不吭聲,反正就是不肯去,裝睡到底。

    “那我抱你去了。”他的身子已彎了下來,在她腦袋邊說。

    實在是逃不掉了,她無可奈何,生無可戀的覺得是自己白送上給人家的,拒絕都顯得她矯情,不想要干嘛追過來啊?

    “我不去,我一個人睡在這兒,你睡床上。”她一把拉開被子沖他說,就算他認為她矯情也好,或者欲擒故縱也罷,她就是不去床上和他睡,他能怎麼樣?

    發火了,不高興了?之前明明還好好的,女人的臉說變就變,說陰就陰,他算是領教過了。

    “好,一塊睡沙發。”他一把就扯開她身上的被子給扔了,之後整個人已經壓了過來,沉重的身體立刻壓得她動彈不得。

    唔……

    又這樣,招呼也不打一聲就親上來。

    這個人,向來我行我素,想親就親。

    盡管她很不情願,但他很好聞的氣息還是罩在了她的全身,口中也被他的存唇舌侵佔,令她不得不吞咽著,甚至有些意亂情迷。

    他放肆的在她的唇舌之間一陣吸取,手也絲毫不肯安分的鑽進她的衣裳里,令她貓似的吟了一聲,面紅耳赤。

    這樣親密的舉動,他總是做得毫不害羞。

    他們之間的關系,總是被他很輕易就搞得異常曖昧,火爆。

    “不要臉,不許對我做這種事情。”到底還是理智的,她萬分不滿的沖他嚷,伸手拍打他。

    雖然她讓他親了,但不代表她願意越過最後那一步。

    “老公如果不對媳婦做這種事情,才是最大的不要臉。”

    他居然能把黑的說成白的,還說得振振有詞。

    她頓時就慌了,拼命的要推開他。

    她慌亂的樣子他是看在眼底的,實際上,他並沒有真的想要動她的念頭,畢竟,如果真的動了起來,怕她也吃不消,明天會走不掉。

    就是想要她,也得等到他回去之後。

    事實上後來也真的證明,真的動了她,她的確吃不消,腫了好幾天。

    他此時的決定是對的,盡管如此,也沒打算放過她,故意撩得她面戲耳赤。

    “一次之後,保準你會喜歡上的。”

    她要反抗,他則穩絲不動的緊貼著她,在她耳邊說著令她臉紅心跳的話。

    真是太不要臉了,太不要臉了啊啊!

    但這一刻,她也並不知道,他說的是事實。

    當真的經歷過他後,女人也是會上癮的。

    但現在,她還是羞得面紅耳赤,虧她還覺得他今天晚上帥斃了,好帥好帥好帥,現在一轉身回來了,他又原形畢露了,分明不要臉到姥姥家了。

    剛沐浴過的男人只是穿了一件浴袍,結實又性感的胸膛就在她的眼前晃悠,尤其是浴袍下令人羞恥的部分,分明已經氣勢洶洶的朝她揮手了,雖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在她眼前有反應了,但還是讓她覺得很丟人,不敢直視他的臉龐,他真是大有一言不合就干了她的架式。

    她慌亂的推著他,雖然根本就推不動。

    他忽然就嘆了口氣,說︰“會憋出內傷的。”

    又不是她的錯,她一臉無辜的看著他,甚至是有點可憐兮兮,求放過。

    他到底是松了口︰“今天暫且放過你,再給你幾天時間準備一下,等我回去吧。”他施恩似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袍,對還窩在沙發里的人說︰“起來,到床上睡覺,今晚不踫你,免得你明天下不了地。”說罷這話他自己去了床上,掀開了被子。

    說得好像自己有多威猛似的,明希一邊被說得耳朵發燙,一邊不以為然。

    “要我去抱你過來?”見她還賴在那邊不肯過來,他語氣不悅了。

    明希只好站了起來,怕不過去今晚他是不放過自己的。

    她早該知道在這方面他並非什麼正人君子,她就不該過來。

    心里暗暗抱怨自己這麼不明智的決定,分明是狼入虎口。

    “去把衣裳換了,穿那件。”他指了掛在衣架上自己的襯衫。

    明希站在床邊看了看,有些不情願,和他共處一室這樣太危險了,何況是一個床上。

    “要我幫你換?”他問。

    明希咬牙切齒,簡直是強人所難,但偏偏他就喜歡對她強取豪奪。

    至于她,她並沒有多討厭強取豪奪的他,但她就喜歡在他說要的時候,說不!她就是要這樣子傲嬌,他何嘗看不出來,但他就喜歡看她說不要的別扭勁,最終還是會意亂情迷,在他的親吻中嬌羞,反抗,甚至有了反應。

    她一臉不高興的去換了襯衫,只能慶幸她里面還是有衣裳的,也不至于像今天白天那樣真空上真。

    他則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又矜貴,又嬌氣,又別扭。

    他的女人,自然是該矜貴的,嬌氣的。

    她還是滿臉不高興的走了過來,然後磨磨蹭蹭的在床邊坐了下來,掀開被的一角,打算靠在最角落睡下,他側是解法的看著她,她果然也是這樣子做的,離他遠遠的,把背給他說︰“我累了,睡覺,明天還要離開呢,你快熄燈,晚安。”

    熄燈就熄燈,他伸手把床邊的燈給熄了,之後把身子挪了過來,一把撈過她就摁在了懷里說︰“有媳婦在懷里摟著睡覺就是舒服。”說得好似多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似的,他好似心情不錯,實事上她也被撩得心神不寧,被他這樣圈在他溫熱的雙臂之中,她很難踏實下來。

    “你再扭來扭去,我會控制不住的。”刻意令她的後背緊貼著他的身體,*的家伙,嚇得她一下子就不敢動彈了,她越動越會撩得他難受,這一點她多少也是清楚的。

    沒有媳婦的時候,是不會想這些事情的。

    即使想,也是偶爾,之後也就過去了。

    現在有了媳婦果然是不一樣的,知道這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也是可以為所欲為的,就有些不受控制的,說有反應就有了反應。

    ~

    次日。

    一夜安穩,明希也是一覺就睡到天色大亮,等她醒來之後已經看不見身邊的男人了,她甚至不知道他是幾時起身,幾時走掉的。

    她忙拿來手機看了看時間,還好,八點鐘,不算太晚。

    迅速起穿,換下自己的衣裳去洗漱一番,見明修還沒有回來,她只好自己走出去了,好在大家現在對她都認識了,一個個瞧見她的時候都和昨日一般沖她喊︰嫂子早!

    這樣的稱呼是讓她有些不自在的,可內心深處分明又冒出甜甜的泡泡。

    她得承認自己在這種事情上是很矯情的,但面上還是客氣的和大家打了招呼說︰“早啊!”

    “大家都早啊!”

    餐廳里已經沒有了旁人,想必是都吃過早飯了,就剩她一個沒吃了,她不能不為自己一覺睡到現在而稍微羞愧一下。

    外面的軍艦呼嘯著過去,大家都精神抖擻的繼續巡視著,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想到自己今天就要走了,心里還是失落了一下。

    她也知道,明修是不會留她繼續在這里的。

    “嫂子早,稍等一下,早餐馬上就好了。”

    前來和明希打招呼的是林凌,知道她來這邊了他也就立刻過來了。

    在她沒起來之前明修就有吩咐過了為她留一份早餐,他們雖然不知道她的胃口,但中將知道啊!

    不論是在外,還是在這里,在他的任務沒有撤消之前,他依舊是要負責他的安全的。

    明希有些尷尬的干笑著說︰“謝謝。”早知道定個時間早點起來了,和這些勤奮的軍人相比,她真是太懶了。

    她找個位置坐了下來,問了一句林凌︰“我們是不是一會就要走了?”

    “嗯,等你吃完早餐就離開。”

    這麼快啊,雖然早就知道今天一早就要離開,心里還是覺得有點快了,她昨天剛來,一直沒有機會出去看一看這片灣島。

    雖然她的目的並非來欣賞這片灣島的,但總覺得有些遺憾令她不太想立刻起程。

    她的早餐很快就被人送了過來,林凌就坐在她的面前看著她,仿若是只要她一吃完就立刻要帶她走似的。

    明希喝了一口熱牛奶,問他︰“明修人呢?”

    “出去巡察了,一會就會回來。”

    雖然這種事情他根本不必親力親為,但他向來如此,他喜歡與部下一起去執行一些看起來他根本不需要去參與的事情,也正是因為如此,雖然他整天一副高不可攀,高高在上的姿態,但下面的兄弟都非常樂意由他帶領大家執行任務。

    在前線上,許多人的命其實是不值錢的,但相信有不少兄弟親自體會過,在南中將的眼底,他們的性命和他一樣珍貴。

    也正因為如此,林凌,包括其他的人,對他的指令從來都是忠心不二的服從。

    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說,明修令他前來保護明希,他也是二話不說的就來了,根本沒有問過原因,也沒有問過明希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由他親自下達指令來保護她的安危。

    ~

    那時,明明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自己的牛奶,本來是十幾分鐘就可以吃完的早餐,她硬是吃了半個多小時還沒吃完。

    明知道她要走了,還不早點回來和她告別。

    該不會連她走了都不來送她一下吧?

    心里雖然不太高興的非議,但實際上並沒有惱他了。

    經過昨天,她其實也發現,也知道,他們都是有使命在身的人,而他們的使命,無異又是非常高尚的,這樣的使命是令她心中敬仰的,他們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

    心里正想著這事,就見陸潔忽然走了進來,說︰“不是說今天早上要走嗎?這都快九點了,怎麼還不走?”

    瞧那姿態,分明是巴不得他們立刻滾蛋啊!

    明希瞧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說了句︰“我不打算走了。”

    當然只是故意說的玩笑話,就是想要氣氣她。

    陸潔臉上表情微微變了那麼一分,看向林凌說︰“怎麼回事?”

    雖然昨天他親了她,甚至那樣冒犯了她,但她還是選擇原諒他了。

    反正,他們今天就要走了。

    林凌抿唇不語,他知道這兩個女人之間是有戰爭的,但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調和她們之間的戰爭,索性就閉口不語,誰也不幫就是了。

    正在那時,唐憶禮忽然就匆匆的走了進來喊︰“嫂子,都吃好了嗎?準備離開了。”

    “走吧。”明希朝外走,明修定意已決,反正是不會留她的。

    而且,這邊的事情貌似結束了。

    她個人分析著,小瑞丹那邊不可能再有動靜了,畢竟他們不國是一個小國,真干起來打不過他們幽都帝國,他們之所以囂張仗的不過是m國的勢力,但今天m國還沒有任何動靜,想必m國那邊也不會有什麼動靜的了。

    畢竟,這只是幽都帝國與小瑞丹的事情,而且是小瑞丹非要搶他們幽都帝國的灣島,說什麼是他們的,這在國際上都是個笑話,m國如果非要插手這些事情,在國際上也是會被譴責的,m國就算再囂張,也是會有所顧及的,這次之後只會想其它辦法來對幽都帝國進行施壓,打擊,但幽都帝國也不會懼怕他們的。

    她估計著,明修不久之後應該也會回來的。

    ~

    知道她們今天確實是要走了,陸潔難免愉快了些,她故意走在明希的身邊小聲的對她說︰“你不要太得意了,不到最後還不知道鹿死誰手,你沒瞧見這里就我一個女人嗎?明修的身體上還是需要我的,畢竟,男人是憋不住的。”

    這話雖然說聲音並不高,所以也僅有明希听見了。

    她表情上微微變了那麼一下,掃了一眼得意的陸潔,在說過這話後她就抬步揚長而去,耀武揚威,很是得意。

    “嫂子,這邊。”

    一艘軍艦停在那里,林凌已經跳了過去。

    明希四下看了看,就見一艘軍艦朝這邊駛了過來,明修果然是在上面的。

    風吹揚著她的長發,令她微微眯了眼,之後朝他揮了揮手。

    他們的軍艦停了下來,明修人已過來,朝他伸過手來。

    毫不猶豫的,她立刻抓著他的手跳到他面前去了,整個人故意裝著站立不穩的撲在他的懷里。

    其實,到了現在,她也並非信不過他的人品。

    他可以當著那個女人的面介紹她,說他是她的未婚妻,她才不相信明修是喜歡那個女人的。

    昨晚和她在一起,他其實完全可以要了她的,真要了她也不見得會有多反抗,但他還是憋住了,所以,她也不相信在她走之後明修會和這個女人苟且在一起。

    再則,她相信明修在某些方面有著軍人的正直,雖然有時候他也壞得要命。

    ~

    明修也就順勢扶了她,但在自己的部下面前他果然還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的,都不肯抱她一下,只是對她說︰“注意安全。”

    “你也是。”

    “等我回去。”

    “嗯。”她雖矯情,但這個時候還是答應了。

    他眸中噙了不意覺察的笑意,送她回到他們要離開的軍艦上,朝她揮了揮手,軍艦便在他們的揮手中離開,漸行漸遠。

    明希站在那里看他,但轉瞬之間也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一趟灣島之行,來去匆匆。

    收回自己的思緒,她走的這二天,不知道那邊怎麼樣了?

    原計劃,她是要等個十天八天後才能回去的。

    ~

    自然,那邊一切安好。

    但是,由南雨西在京東晃悠,也是鬧得某些人的心雞飛狗跳的。

    一大早上她就安時坐鎮在了辦公室里,其實在不久前她就接到了明希發來的消息,說要是沒出意外的話,今天她就會返回。

    還以為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呢,沒想到這麼快。

    也好,她早就不想待在這里了。

    咚咚的敲門聲傳了過來,她答應了一聲,就見安寧欣長的身子出現在眼前。

    看到這個人,她目光中有了些許的厭煩,但也僅是一閃而失。

    “南董事長,中午有空嗎?我發現有家不錯的餐廳……”

    “咚咚咚……”他話還沒有說完,外面又傳來的敲門的聲音,只是不待她答應,白韋就已經好似這里的主人般,來了。

    “都在呀。”他狀似隨意的說了一聲,之後旁若無人的自顧坐下來,順手拿了本桌子上的書,翻了翻。

    南雨西眼皮跳了跳,這個家伙肯定是沒什麼事的,來這里坐著分明就是想要監視她。

    她清了清嗓子,故意說︰“有空啊,那中午就一起吃飯吧。”

    正的看書的白韋接口︰“中午有飯吃啊?帶上我一個。”

    “恐怕不方便。”安寧拒絕了。

    南雨西立刻笑笑的說︰“多叫上幾個人一塊吃飯,熱鬧。”

    “ok,一會把韓君叫上,我去通知她一聲。”白韋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

    南雨西便說︰“安寧,那你把安靜小姐也叫上吧,沒事大家聚一聚聯絡一下感情也是很有必要的。”

    “好。”事已至此,安寧答應了。

    南雨西嘴角勾了一下,這個安寧瞧起來長得人畜無害的,但眼神中那忽隱忽現的陰戾,她可沒有忽略掉。

    想必這個安排,他並不滿意吧。

    ~

    靠了岸,在對方的軍艦又返回之後,明希也和林凌朝那輛越野車走了過去。

    “嫂子。”林凌忽然叫了她一聲。

    “現在都回來了,你別這麼叫我了,叫我明希好了。”

    在那邊她不好多說什麼,現在沒人了,還嫂子叫個不停的,她听著怪別扭的。

    林凌听言只好說︰“明小姐……”

    “還這麼客氣,叫我明希。”她再一次糾正。

    林凌想了想也就說︰“明希。”

    “嗯,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嫂子上車吧。”本來是想說些什麼的,但現在他又不想說什麼了,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好。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們回來了,也許以後她們都不可能會再見面,就這樣好了。

    明希忽然就笑著說︰“你是不是挺不想回來的啊?其實,你可留下來的,我一個人回去也是可以的。”

    “那可不行,中將吩咐要負責你的安全的。”

    “我哪里有不安全啊,明修他太小題大做了。”

    林凌嘴角微抽,瞧她一臉嫌棄的,他只好說︰“中將不會無辜浪費人力的。”所以如果不是非要保護她的安全不可的話,明修是不會派他過來的。

    對于明修,在有些方面,他還是比較了解的。

    兩個人一起上了越野車,林凌發動油門離開,從著來時的路又返了回去。

    只是,再次回來之時,這里的人明顯的多了起來,而且都是一些外國面孔,身高體長,看起來威猛無比。

    兩個人又安全的回來了,這倒是令此店的老板很是驚喜,忙迎著她們過來說︰“二位回來了啊!”

    明希應了一聲,忽然就說︰“給我支筆和紙。”

    “好勒。”

    她只是用紙和筆寫了自己的手機號和公司的地址,然後遞給這位老板說︰“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如果有一天你想離開這里到別處生活,可以來這里找我。”之所以這麼說,實在是她覺得這個地方太落後了,一般有點野心的人,恐怕都不會在這里待一輩子,畢竟,在這里是不可能有辦法出人頭地,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情的。

    這位年輕的老板,也不過是二十多歲的樣子,因著他樂意把車借給她,她現在也只是想給他一個機會,如果他真的肯去找她的話。

    “謝謝明小姐。”他把這張紙仔細的收了起來。

    在看了一眼寫下的地址時,對方還是有有些驚的。

    雖然她只是寫下了京都城的京東集團,他多少還是猜測到了她的身份。

    雖然這里比較落後,但還是有網絡的,這般盛名的京東集團,自然是听說過的。

    “我們馬上就要離開了,再見。”明希已轉身欲上樓。

    “明小姐。”對方立刻有些激動的叫了她一聲。

    “哦?”她回身,看了看他。

    他表情不太自在的忙又說︰“慢,慢走,小心樓梯。”

    明希聞言點了點頭,抬步欲在上樓,林凌跟在她的身邊,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這位貌似挺緊張的老板。

    “明希。”他忽然一把拽了她的胳膊,說︰“你不要上去了,我來上去取東西。”

    明希听這話也若有所思的點了下頭,樓上是必須要上去的,畢竟,他們的證件還在里面,沒有這些證件到時怎麼上飛機離開。

    他快步往樓上去了,那時,樓下的幾位客人忽然就站了起來,幾乎是一瞬之間,數支槍指向了明希。

    “帶走。”其中一位聲音冷厲,說的分明是m國語言,看來這些人都是m國人了。

    根本容不得明希多想,在這些冰冷的槍口之下,更容不得她反抗,幾個人已經上前就把她抓走了。

    “林凌……”她本能的大叫了一聲,可這些人速度之快,瞬間就把她推了出去。

    “明小姐……”年輕的老板也有一瞬間的臉色蒼白。

    這些人在昨天就來了,一來就拿了明希的畫像來打听她這個人,他又豈敢不說,就如實相告確有此人了。

    只是,沒想到明希剛剛回來給他留下了地址,讓他去找她。

    他當然知道,她是想要給他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

    只是,現在她被帶走了,這讓他內心有些愧疚,可面對這些手持真槍實彈的人,他真的也很無能為力。

    那時,林凌也已經迅速的沖了出來。

    這些人挾持了明希就往外走,他們的數輛車都停在外面。

    但是,瞬間,身後響起了槍聲,幾個高大的身軀瞬間倒了下來。

    可也正因為如此,明希更加快速的被人朝車里塞,她自然是不願意進去的,手扒著車門僵持著。

    她也看出來了,這些人並沒有第一時間殺了她,那麼他們便不會在這個時候要她死了。

    ~

    現在,她只是想要給林凌爭取一些時間,把這些人解決了。

    一時之間,這邊響起了槍聲,倒是驚動了路人。

    盡管如此,也並沒有人敢上前來,只是恐慌的快速躲閃。

    對方也朝林凌放了槍,但這家伙真的不是蓋的,第一次看見他身手,竟是如此的了得,他兩只手中都握有槍,每一槍的射擊都準確無誤,一槍斃命,至于他,還能夠成功的躲閃掉敵人的射擊。

    猛然,她也一個出擊,一腳踹向要把自己往車里推之人的跨。

    這一招通常都是女人最喜歡干的事情,對方頓時就被他踢了個正著,痛得齜牙,舉槍就朝她射了過來。

    當然,這一槍並沒有射出,他拿槍的胳膊已是一抖,瞬間,他的腦袋上又是一槍,正個人立刻就撲倒在地了。

    明希這才慌忙爬上了車,直接發動了油門。

    還有幾個m國人正在一邊躲閃林凌的身擊一邊也想要找機會上車,不過是短短三二分鐘的時間,他們八個m國人轉眼之間就剩下三個了。

    那時,明希的車也已迅速開到了林凌的身邊,他直接就上了車,在後面的槍彈之中,明希的車已揚長而去,後面的人見狀也立刻急忙就上了車不要命的追去。

    盡管他們的人已死了五個,但他們接了這個任務,就是全部死完,也必須把人給帶回去的。

    只是,買主下了命令,只要活人,不要死人。

    如果連命也要的活,倒容易解決了。

    但如果是抓活的話,真的不太容易。

    她身邊的這個男人,並非等閑之輩。

    當下,明希已開著車返回,這輛車是那些人來時開的越野車,性能超開,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車可以追得上來的。

    再看身後,那些人遠遠的被甩了開,一時半會還是追不上來的。

    ------題外話------

    淚奔,想加更都沒有人給我機會啊啊啊~

    大家是不是都要拋棄我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