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 第七十五章未過門的媳婦(求首訂)



    “一會還要把你介紹給大伙認識一下呢,你擺著這麼一張臭臉會讓別人笑話的。”他話語溫潤,哄著她。

    “干嘛介紹我和別人認識,我不去。”她繼續表達著她不滿的小情緒,盡管心早已被融化了,但傲嬌一下還是要的,這都是被他給慣出來的。

    他半是溫柔半是寵溺的說︰“本將的未婚妻來了,自然是要介紹給部下認識一下的,你可不要害我丟了臉。”說得那個驕傲,好似他未婚妻來了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她沉默不語,心里的甜意卻已經在節節升起,這個男人就是有辦法瞬間哄得她又開心起來,他低首就在她唇邊輕啄一口,她立刻嫌棄的擦了一下被他吻過嘴角,臉上已經燥起,耳根也軟了,他見了又繼續淺啄了她一口。

    她無語,別扭的側過臉,他這般的一副濃情蜜意的姿態,她連眼神都不知道往哪擺了,從來沒有男人這麼待過她,當然,也是因為她從來沒有過男人,即使黎痕,也不會肯花這樣的心思哄她的。

    她繼續別扭著說︰“我又不是你未婚妻,你不要瞎說,影響不好。”現在她知道影響不好了……

    “?”他貌似疑惑,說︰“不是你說的,你是我的未婚妻?”怎麼就成了他瞎說了,她頓時語塞,她當時不是著急才說的嘛……

    他嘆了口氣,貌似還有些苦惱的說︰“不然,你要我怎麼和部下說,有個女人和我一起單獨待了一天,但她不是我未婚妻。”

    “……”

    “到時大家議論紛紛猜忌我在這個時間還有心思亂搞男女關系?”何況晚上他們還要單獨待在一起一個夜晚,他並沒有打算給她另開一個房。

    所以,也只有未婚妻的說法才能解釋得清楚不是。

    她已經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事情真要這麼發展下去,他的名聲大概就要和黎痕一樣臭了。

    “就這麼決定了。”她壓根沒有主意到他眼眸中的得逞,她又糾結又有些高興的樣子他看在眼底,心情還是滿愉快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去吃晚飯了。”

    他毫不避諱的牽了她的手,朝餐廳處走去,她有心想要甩開,他卻握緊了不放,還不忘記提醒她︰“記得保持笑容,別讓人以為你不情願似的。”

    明希拿眼剜他,明明他自己都是保持著一貫的冷峻,居然還有臉讓她保持笑容。

    心里雖然反抗他,可還是乖乖照做,畢竟,真黑著臉進去確實不妥。

    拿眼微微瞧他,這樣的明修,說不出的英姿颯爽,憑心而論,真的是好帥,好帥,好帥……

    也難怪有女人為了他找自己挑釁了。

    她自己不也為了他暗暗和人挑釁,但這個問題她絕對不太願意去正視的,誰讓她是傲嬌的安然呢,其實除了當初的黎痕,她也沒有覺得有誰可以配得上她,但現在,黎痕對于她來說連給她提鞋也不配。

    好在,他們之間也沒有真的發生過什麼,甚至連個親吻都沒有過。

    這一點,她得感謝那位好妹妹,因為她,沒有讓她想起這段感情而惡心得睡不著覺。

    但身邊這人男人,卻不只一次的親吻了她。

    ~

    出席這樣的場面明希也是第一次,所有的人都穿著正式的軍裝,好不威風,令她第一次覺得,這些人真的是好帥,好帥,好帥。

    當然,最帥的還是她身邊的明修,她拿眼角悄悄看他一眼,他冷俊的側顏也帥得無懈可擊,完美。

    兩個一塊進來後所有的人都齊刷刷的看了過來,之後齊刷刷的站了起來,朝他們行了個禮,齊喊︰“中將好……”

    “我來介紹一下,明希,你們未來的嫂子。”

    拋開他的身份,現在的他的確是以他們老大的身份出現在他們面前的。

    也許,在年紀上有人比他還要年長了些,但以著能力,都會心甘情願的叫他一聲老大。

    此時,南明修這樣介紹了身邊的明希,瞬間也就把大家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他們的嫂子,那他就是他們的大哥了。

    “嫂子好……”

    也容不得明希有太多別扭的機會,這些人果然是訓練有素的,連這三個字都叫得整齊又哄亮。

    一聲嫂子好後,唐憶禮也快步走了過來客氣又恭敬的說︰“嫂子,您請這邊坐。”

    所有的人都帶著笑意,或是探究,又或是羨慕的看著他們這邊。

    像他們這等經常從軍在外的人,其實是很難找到一位真心實意一輩子永遠相愛的女人陪伴的,即使是當時有了,過不了幾年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出現,在他們中間也並非沒有過那樣的事情,因為男人從軍在外,女人耐不住寂寞給戴了綠帽子的事情也會常有出現。

    當然,最終也有以離婚收場的。

    ~

    明希來不及尷尬,她只得認命的,裝著落落大方的姿態被邀請的那張專為明修以及幾位官長而設的餐桌坐了下來了。

    黎優、陸潔、林凌、都在那張桌子上。

    幾個人目不轉楮的看著他們走過來,林凌忙上前拉開椅子說︰“嫂子,坐。”

    明希很想讓他們不要這樣子叫,但這也只能想想。

    “嫂子好。”黎優在他們坐下後也開口叫了聲,自我介紹了一句︰“我叫黎優。”

    明希看著他,覺得他面熟,又听他的名字,也覺得熟悉,只是並不認識他,所以一下子也沒有想到黎痕弟弟這岔事上來。

    黎痕從未朝她說過關于黎優這個弟弟的事情,她自然對他一無所知。

    她對面的陸潔目光森森的,時不時的盯著她,一副想要斃了她的樣子,她也權當看不見,當她不存在好了,這樣更能氣死她,敢拿什麼前女友的身體來耀武揚威,她還要不要臉了。

    從始至終,陸潔也都沒有站起來過,更不會開口叫她一聲嫂子。

    她沒想到,明修居然當著全軍的面承認了她的身份,把他介紹給了所有的人,那她這鐵打的未婚妻身份豈不是坐實了?可他幾時這般在人前待過自己?他當她隱形的不成?啊啊!她心里在狂怒,在吶喊!但場合不對,她只能狂壓下心底深處的滔天怒意。

    “來,來,兄弟們,今日我們都以茶代酒,都倒滿了,我們預祝嫂子與中將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就在這個桌上氣氛稍微沉悶之際,唐憶禮已經招呼起來了。

    回到他們兄弟之間,他整個人也活躍起來,高大的身軀走往那一站,說不出來的帥氣,帥氣。

    那時,林凌也跟著站了起來,來為自己這桌的人斟酒。

    大家都為自己倒了茶,以茶代酒,畢竟現在是行軍打仗之際,是禁止喝酒的,陸潔這時擋了林凌要為她倒茶的手,冷著臉說︰“我是不會祝福他們的。”所以,她也是不會喝的。

    林凌怕她鬧出什麼亂子,只好低聲說︰“別這樣子,讓人看見多不好。”

    明修仿若沒有看見這邊所發生的事情,他拿了茶杯站了起來說︰“今天我未過門的媳婦不顧自己生命的危險來前線看我,我的確很高興。”

    她什麼時候不顧生命危險的來看他了,她壓根沒覺得自己會有生命危險好吧!

    反正,她是不會承認自己不顧生命危險來看望他。

    但是,他當著所有的人非認她是他未過門的媳婦的事情,還是讓她心底涌起莫名的甜蜜,內心的那股子雀躍,怎麼都按不下去。

    明修又說︰“兄弟們隨我出生入死到如今,我也一直都放在心上,等這次結束之後,大家該回家探親的都回去探親。”他究竟有沒有放在心上,他們自然是知道的,若他並不顧惜他們的性命,他們也不會一直跟隨他到如今。

    的確,這里的人都是跟了他好幾年的人。

    他的語氣鏗鏘有力,明希拿眼看他,覺得在他的身上分明有著一種耀眼的美,那種光彩奪目,令她恍了一下神。

    轉向看她的明希,他又說︰“媳婦,跟我一起來敬我的這幫兄弟,如果沒有他們,不僅灣島是別人的了,就連我們許多的人都不能安穩的生活。”

    這個道理明希自然是懂的,如果沒有軍人的保家衛國,在第一時間沖上前線,老百姓的確是沒有太平日子好過。

    但是,被他這麼鄭重的叫著媳婦,她莫名的覺得壓力好大,她這就成了軍嫂了?這真的不在她的計劃之內啊!

    明修,原本也是她計劃之外的人啊!

    只是,她整個人已經迅速站起來,身體的反應永遠快過腦子,她並且說了一句︰“我雖然不能代表整個幽都帝國的人民,但我代表我自己和我全家,感謝你們的付出。”之後,她萬分真誠的行了一個還算標準的禮。

    她覺得這應該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在她敬完禮後,這些人也齊刷刷的就回了她一個禮,明修就有點要笑不笑的看了看她,覺得她這樣子很好笑似的,之後唐憶禮又讓大家倒是茶,以茶代酒,要再敬他們一杯,並揚聲說︰“我們大伙可都等著吃你們的喜糖來著,這一次就算了,等歸隊之後,嫂子記得再來看望那日莫要忘記把喜糖補發給兄弟們。”

    別瞧他平時一板一眼的,這會居然還會調侃起人來了。

    唐憶禮這麼說了,明希只好硬著頭皮說好,這才把這一杯茶喝了。

    待大家喝過茶,就有人忍不住問︰“嫂子,你究竟是怎麼把我們南中將拿下來的。”跟他久了的兄弟都知道,他其中有五年的時間在國外的特種部隊接受過訓練,從那里回來的人,都不能當人看。

    對于他們來說,除了任務,就是任務,絕不會摻雜半天的感情,因此,從那里出來的人,多半也都是冷血的,因為他們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如今他回到幽都帝國的軍隊,這一待又是六七年,很多人都跟著他一起執行過任務,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了解他這方面的為人,這麼多年來,他的身邊從未有一個被他承認過的女人,連一個曖昧的女人都不曾出現過。

    雖然也有不少女人示愛于他,討好于他,也有一些大膽的表白過,也都被他婉拒了,再則他那種高高在上冷峻的姿態,很多女人也是懼怕于他的,多數人也是不敢厚著臉皮往上沖。

    現在忽然有兄弟這樣問了,大家也都分外好奇了,一個個的都說︰“嫂子說說看。”

    明希一個頭兩個大了,本來之前還覺得這些個人個個一本正經的,怎麼三杯還沒有喝下去就都醉了,一個個想要八卦他們的事情,而且他們喝的不是真酒啊啊!

    看來,人八卦的天性是不會因為他的職業就改變的。

    ~

    明希有些為難的看了看明修,偏頭想了想,分明是他霸道的強迫的她,她幾時拿下過他了,但這話她是不敢當著全軍的面說出來的。

    明修這時也就說︰“這個問題,改天歸隊後再慢慢告訴你們。”

    見他這樣說了,唐憶禮也就說︰“這個問題,不如問我,我最清楚了。”他這麼一說,大伙可雀躍了。

    天吶,小唐怎麼會這麼八卦?以前怎麼沒發現?

    好在大伙並不會再繼續追問,她也開始招呼自己的胃。

    在大伙吃個差不多的時候,那邊傳來了音樂聲。

    這里的條件雖然不如外面,但該有的還是會有的,比如大伙晚上沒事自娛自樂的k歌,這基本上是許多人共同的愛好。

    瑞丹已經全部撤離,一時半會是不可能再來犯的了,大伙也就放松了一下,做這些事情之前已請示過明修,他準許了,下面的人才會活躍起來。

    放的都是一些幽都帝國的兵哥們常唱的軍歌,朗朗上口,倒是好學,其中有些歌明希自己都會唱的,主要是這些歌這些年間實在是太火爆了,听過幾遍就能記得住了。

    ~

    “嫂子,要不要唱一首歌給大伙听听。”坐在對面的黎優含笑提議。

    黎優長了一副看似單純無害的臉,可那眸中的靈光是騙不了人的。

    明希瞧他,他膚色白皙,清秀的五官中帶著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多了一分溫柔,說不出的溫良,她忽然就想起了黎痕,仔細一瞧,他們兩個人當真是有相似之處,但礙于人多,她也不好去問明修這個人究竟是誰。

    ~

    如今,黎優成為他父親想要栽培的人,再被安排到這里後,他也很快就晉升為了少校,也正因為很清楚黎痕與南明修之間那種敵對的關系,他過來後便對南明修表現出友好來。

    其實,一堆大老爺們整天對著屏幕哼也實在無趣,但如果有個女人上去助威,效果肯定是不一樣的。

    明希看了看明修,他說了句︰“唱之前的那首。”

    他這是給自己點歌了,明希想起之前她輕唱的那首歌,當你的秀發拂過我的臉龐……

    她忍住心里的笑意,沒料想明修喜歡听這首歌呢。

    實際上,他是一個血熱之人吧。

    從他私下里對她的舉止,她也該覺察出來。

    表面冷俊的明修,私下里是很主動的,甚至,很霸道。

    “好,我會的歌可多了。”她果斷的站了起來,嘴角飛揚,那意思是她不是只唱一首了?

    看她高興的彎了眉眼,心情大好的樣子,他的心情何嘗不是跟著起伏。

    拋開那些復仇的事情,她其實也是一個熱血之人,有著常人所有的一切優點或缺點,如今又身處在這種地方,她有被感染了的動容。

    明希這一刻覺得自己有必要唱一首歌來表達一下對他們的敬仰,她真的覺得這些人是最偉大的。

    前段時間因為黎痕的關系,她沒有理由的討厭這類人,包括明修。

    不知不覺,她對這些人竟是生出敬佩之情。

    如果不是有著滿控的血熱,真的熱愛幽都帝國,他們何苦非要出來從軍,這種把生命獻上的精神,她打心是敬佩的。

    明希居然願意去獻唱,唐憶禮也是意外的,林凌更是意外,畢竟她平時都是一副嬌滴滴的傲嬌模樣,以為她會不屑于上台獻唱。

    唐憶禮立刻打了雞血似的快速跑過去拿了麥克風來和大家報道這件事情說︰“各位兄弟安靜片刻,咱們嫂子要為大家獻唱一首歌,我們來鼓掌,歡迎嫂子。”

    話落,熱烈的掌聲已經啪啪響了起來,明希穩了一下心神,還是從容不迫的走了過去。

    她接過唐憶禮遞給她的麥克風,意思是讓她也說幾句的,她也就說︰“我很高興今天能來到這里,認識這麼多可愛的軍人,我想這將會成為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筆。”事實上也是如此,往後她的人生都會和這些軍人不可分割。

    她第一次覺得,這些人實際上大多數都是純樸的,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家,自己的領土,他們不顧自己的性命,昨天晚上那些受傷的戰士,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樣的人無疑是最可愛的人。

    奸惡詭詐的畢竟都是少數之人,在這個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還是善良的,天空還是充滿著陽光的,烏雲總是在極少數的時候。

    她低語和唐憶禮說了一下自己要唱的歌,他便去把歌調了出來。

    一听這優美的音樂響起,大家也就知道她要唱的是什麼歌了,這第一首歌她是要獻唱給這些軍人的。

    ~

    軍港的夜啊,靜悄悄,

    海濤把戰艦,輕輕的搖,

    年輕的水兵,頭枕著波濤,

    睡夢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海水你輕輕的吹,海浪你輕輕的搖,

    遠航的水兵多麼辛勞。

    之所以會唱這些歌,也是因為黎痕的關系,因為對他的喜愛,她刻意去學習了這類的歌,以為他會喜歡听呢。

    結果,她學會了不少這類的歌,卻一次也沒有與他一同去唱過,因為他也總是很忙。

    觀眾席上,大家都安靜的注視著她,這真是一位矜貴又漂亮的女人,美得不可思議,不似人類。此時,她的眼神中透露著獨有的溫柔,那股子溫柔幾乎要令人沉浸下去,她偶爾掃向他,明修也正目不轉楮的注視著她。

    卻沒想到,畫風忽然就變了,音樂也變了。

    嗯,是唐憶禮照她的說法正在調整音樂。

    當你的秀發拂過我的鋼槍,

    別怪我仍保持冷俊臉龐。

    其實我既有鐵骨,也有柔腸。

    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暫時冷藏,

    當兵的日子既短暫又漫長,

    別說我不懂風情,只重陽剛。

    這世界雖有戰火但也有花香。

    我的明天也會浪漫得和你一樣。

    當你的縴手搭上他的肩膀,我也會回過頭淚流兩行。

    也許我們的路不是同一方向,我扔衷心祝福你姑娘。

    當我脫下這身軍裝,不怨你沒多等我些時光。

    也許那時你我已是天各一方,相信你還會看到我的愛在旗幟上飛揚。

    這一首歌真的是唱到了許多人的心里深處,縱然是熱血男兒,也忍不住要淚流兩行。

    實事上,唱著這首歌的明希,心也柔軟了下來。

    她悄悄的掃過他,就見明修他依舊目不轉楮的看著她,連姿勢都沒有變過,這個動作實際上是令陸潔相當的生氣的,看呆了?特麼的,她有這麼好看嗎?

    好在下一首風格忽然就又變了,整個畫風完全不同,明希繼續唱,雖然她的聲音有些甜,但還是比較渾厚的,唱起來也是相當豪邁的。

    咱當兵的人,

    有啥不一樣?

    只因為我們都穿著,

    樸實的軍裝。

    咱當兵的人,

    有啥不一樣,

    自從離開家鄉,就難見到爹娘。

    這歌倒真是唱到兵哥們的心里去了,有的人從軍多年,真的是多年不曾回家過了,尤其是過年之際,一家家都大團圓了,但他們這些人還必須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輪不上他們休假,有的老兵真的是十年二十年都回不了家去過一個團圓年。

    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

    都是青春的年華,

    都是熱血兒,

    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

    一樣的足跡留給,山高水長。

    咱當兵的人,咱當兵的人。

    本來是明希一個人的演唱,下面的兄弟們都禁不住跟著合唱起來,小唐也加入了這個隊伍,配合著一起唱完這首歌。

    這本來就是一首幽都帝國基本上人人都會唱的國歌,很容易激發人的斗志,溫暖人的心窩,令人熱淚盈眶。

    咱當兵的人,

    就是不一樣,

    頭枕著邊關的明月,

    身披著雨雪風霜。

    咱當兵的人,

    就是不一樣,

    為了國家的安寧,

    我們緊握手中槍。

    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

    都在渴望輝煌,

    都在贏得榮光。

    ……

    陸潔死死的盯著她,這麼多的兄弟,居然全都被她的歌聲鼓舞,感染了。

    他們熱血沸騰,只因這幾首歌,這些個廢物,唱首歌有什麼了不起,她會端槍嗎?

    她不能不承認,她心里嫉妒得發狂。

    本來,在她沒來之前,她是這里惟一的女人。

    拋開她的身份不說,她在這里可以說是一個香餑餑,哪個人不喜歡她?

    忽然,畫風又變了,唐憶禮主唱,她配唱。

    ~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綠色軍營,綠色軍營,教會我,

    唱得山搖地也動,唱得花開水歡樂。

    觀眾席上的人都沸騰了,跟著一起合唱起來。

    一呀麼一呀麼一,一桿鋼槍交給我,

    二呀麼二呀麼二呀麼二,二話沒說為祖國,

    三呀麼三,三軍將士苦為樂,

    四海為家,嗨嗨嗨,

    哪里有我,哪里就有一二三四,

    戰士的歌!

    明希算是發現了,這小唐在他們自己的兄弟堆里,簡直就是一歌神啊!

    她其實是很想讓明修也上來獻唱一首的,也悄然問過小唐,小唐表示他從來不唱歌,她也只好作罷了。

    氣氛已經到了最高點,大家都熱烈的站起來一首唱完這首歌。

    ~

    陸潔咬牙切齒的看著,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明希的身上,就連身邊的林凌,也一副花痴的表情,看得入了迷,真是氣得她想一拳打在他的眼楮上,但這里是公眾場合,她就惡狠狠的在暗中狠踩了林凌一腳,不敢找明修出氣,但拿林凌出氣還是可以的。

    白痴。

    她在心底暗暗咒罵,這首歌她也會唱,早知道她們這麼喜歡听,她唱給他們好了。只不過,很多的時候她不太樂意與這些老爺們打成一團,畢竟,她身份尊貴,她向來高傲,平時根本不屑于去唱給這些小兵蛋子听。

    骨子里,她多少是有點不屑與那些身份低賤的人廝混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因為明修在這里,她也不可能冒著生命的危險非要跟著一塊前來的。

    ~

    林凌被她一腳踩得生疼,詫異的轉眸看她,小聲的說︰“你干嘛啊?”

    “你是白痴嗎?居然用這種表情看那個女人,知道什麼是兄弟妻不可欺嗎?”雖然她根本不承認明希是南明修的人,但也非常看不慣林凌那種愛慕似的眼神,不得不說了這樣違心的話。

    要知道,之前林凌也是一直圍著她轉的,現在好像因為保護了這個女人幾天,居然敢對她變了心,去圍著別的女人轉。

    林凌無辜的收回眼神,陸潔已經氣得騰的站了起來就往外走,這個女人在這里獻唱一個歌而已,居然搞得萬眾矚目似的,她實在是受不了,如果再不離開,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沖動的撥搶斃了她。

    因為她的關系,破壞了她所有的好心情,她體內所有的細胞都在朝她抗議,讓她去找這個女人單挑。

    但是,在這麼多的兄弟面前,她當然是不能這麼干的。

    就在剛剛,明修當著所有人的面承認她是他的未婚妻。

    如果她在眾兄弟面前做出不妥的事情,只會讓她以為她要橫刀奪愛。

    明明是她先認識明修的,也是她先愛了他,也是他們之間先有了關系,到了最後,她卻成了那個要橫刀奪愛的人,實在是難咽下這口氣的。

    那時,林凌看她撥腿氣沖沖的走了,很是為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去看著她。”就在他為難之際,明修開了口。

    “好。”林凌立刻站起來就去了。

    明修讓他看著她,多半是不想她在這個節骨眼上惹出什麼事情來,這一點林凌自然是懂的。

    林凌悄然的跟著跑了出去,就見陸潔在出來之後一腳踢在了軍艦的欄桿上,好似有多大的仇恨一般。

    “哎,你可別把自己的腳踢痛了。”

    林凌跑過去說了一句自以為搞笑的話,不料卻惹得陸潔怒目轉向他,直指著他質問︰“你說,你現在是不是也被這個女人勾得迷了心竅?保護她幾天倒是保護出感情來了?”

    之前她並不知道林凌是去保護明希去了,如果不是林凌這次與明希一起過來,她依舊不會知道這件事情,他們兄弟之間有什麼事情也從來不會朝她說,分明就是沒拿她當自己人。

    想到這些事情,陸潔也是越想越生氣。

    ~

    她這般猜測倒是讓林凌嚇了一跳,忙說︰“小祖宗,你快別胡說八道了,就算你不顧及我的名聲,也得顧及一下中將的名聲。”

    陸潔依舊很是憤怒,點著他的胸口問︰“他有什麼名聲?你說,你說啊!你們這些虛偽的混蛋,根本就沒拿我當過兄弟……”她氣得朝他腿上踹了一腳,還是覺得不解氣,又轉身一腳踹在欄桿上。

    拿林凌出氣實在是沒有道理的,這點是非她還是分得清楚的。

    林凌見她氣得臉色都變了,只得嘆口氣,說︰“其實,你也沒拿別人當兄弟啊?你能當你自己是個男人?不對別的男人發生感情?”

    這也正是,男人和女人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兄弟原因,因為在一起久了就會發生超越兄弟的感情。

    陸潔听了這話倒是冷靜了不少,但更多的是委屈。

    她特麼的太委屈了,向來驕傲又倔強的她,眼淚都快盈了出來。

    她實在是太傷心了,明修怎麼可以這麼不在乎她,當著她的面宣布別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

    因為傷心,她又有點咬牙切齒,仰臉望著天空,沒讓自己的淚流出來,只是,卻看到天空上閃亮的星光在沖她眨眼。

    “他明知道我對他的心意,我從十六歲就喜歡他,十八歲為他流了產,為了怕影響他的前途,我死也不肯對父親說出是誰令我流產的事情,我以為他會對我心存感動,他會慢慢的喜歡上我,誰料想到他竟是這樣的冷血無情,這麼多年來,他明知道我一直在等他,他卻整天無視我的存在,好像和我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甚至對我連一句抱謙都沒有……”

    “更過分的是,他居然宣布他有了未婚妻,卻對我沒有過一句的解釋,他怎麼可以對我這樣的狠心絕情,我究竟哪里不好了,他寧願選擇一個對他沒有任何幫助的女人,也不肯與我在一起,難道我們這麼多年的情份,都抵不過他與這個女人認識幾個月的情份嗎?”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里已經是帶了哽咽,可她偏是努力的仰臉,不讓淚流出來,但心底的滔天恨意,根本無從宣泄,現在只有一股腦的和林凌說出來。

    林凌看著她痛苦的側顏,她所說的一切他都知道。

    只是,這一切的真相,他現在不敢告訴她,更不敢在這個時候告訴她。

    但下一刻,他還是做一個大膽的動作,把她給抱在了懷里說︰“陸潔,你要哭就哭吧,但我想告訴你一個事實,不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離開你的身邊的,你把我當兄弟也好,朋友也罷,不論什麼都好……”

    事實上,在她的心里,她就是一直當他兄弟一般。

    她可與朝他訴說自己的心事,說自己多愛明修,讓他幫自己約明修出來。

    至于林凌,也一直謹慎的做著她所謂的兄弟,從不越過雷池半分,對她更不會有半點超越男女之間過分的舉動,因為他們都知道,她愛的是明修。

    現在,他忽然抱了她,這溫暖的懷抱倒是讓她像是找到一個出口,可以令她靠一靠,最終,在他溫柔的愛撫中她哽咽著哭出了聲。

    他輕輕摸著她的背,听著她小聲又壓抑的哽咽,心里怕會有人出來看見這一幕,總歸是不太好的,索性就一把抱起了她。

    “你干什麼啊?”她正哭得傷心,人忽然被抱起來,倒是一驚,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問。

    “我們去找個安靜的地方。”當然還是房間里最安靜了,不會有人過來打擾。

    “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她也知道自己剛才實在是太失態了,要是讓人看見她哭,還以為她被拋棄了呢。

    她當然不會承認自己被拋棄了,她陸潔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

    只是,她比較專一而已,所以就認定了明修這個人。

    林凌沒理會她的話,抱著她就往她房間的方向去了。

    雖然她個子並不矮,有一米七零呢,但論起一米九的他,抱起這個女人來還是像抱了個孩子一樣輕松。

    不論她有多麼驕傲,平時又多麼的矜貴,但這一刻,他觸手就抱到了她柔弱的身體,這讓他並不想一下子就松開。

    多年前的那個錯誤,那場誤會,他一直無力去解釋。

    那時,他也只是個十八歲的大男孩,和她一樣。

    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他也驚慌失措,很害怕自己被驅趕離開軍隊,他不知該怎麼辦,所以才會求了明修幫他隱瞞,而她,居然以為是明修做了那件事情,明修為了保護他並不解釋,這件事情就將錯就錯的錯了下去。

    如今,他們都二十三歲了,五年的時間過去了,他們都成長起來,處理事情相對就會沉穩老練了許多,再不是當初那個初出茅廬的幼稚的少年人了。

    ~

    她明顯的非常不習慣被他這樣公主抱,只沖他喊︰“林凌,你有毛病是不是啊,你快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

    他繃著臉不說話,在她的叫罵聲中直接把送進了她的房間,這才把她放下來。

    陸潔氣憤憤的又踹了他一腳,她一直喜歡踹他,一言不合就踹他,對別人她實際上並不會這樣動手動腳,只有對他。

    他站著沒有動,任由她踹了一腳,剛剛那樣距離的摟抱,讓他的呼吸其實是有些不暢的,多年前的那些事情,他其實早就忘記了,根本不記得當時與她做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畢竟,當時他們都是被下了藥的,迷迷糊糊的就在一起做了那樣不可挽回的事情。

    陸潔這時又氣憤憤的解了自己身上軍裝的紐扣,說︰“我洗澡睡覺了,你可以走了。”她轉身沖進了衛生間,剛剛哭了半天,眼楮都紅了。

    ~

    她這邊沖了個澡,吃飯那邊還在繼續吃飯,現場氣氛一直活躍,在明希唱了那首歌後,會唱歌的也都紛紛點起了歌,甚至是一些大老爺們跳起了舞。

    坐在觀眾席上,黎優的目光中也帶著淺淺的,深遠的笑意。

    在這樣的場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們的身上,很顯然,他們是今天晚上的主角。

    他不動聲響的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

    此時,在確定了陸潔不會有任何行動時林凌也就稍微放心下來,他踱到外面吹了一會風,一個人靠在那里望著天空發了一會呆。

    都這個時間了,想必洗過澡後她應該會去睡覺了。

    明天,明天他們就要離開這里了。

    真希望他們也可以盡快結束這里的一切,然後回去。

    ~

    咚咚咚……

    外面傳來叩門的聲音,剛剛洗過澡的陸潔前去開了門,就見黎優站在她的門口。

    “是你啊……”她意興闌珊的掃了他一眼。

    “心情不好?”他已從她身邊擠了進去,來到她的房間。

    陸潔砰的就關上了門說︰“你管我。”

    黎優不過比她大一歲,又是留過洋的人,不知道在外面究竟受過什麼樣的訓練,反正從第一眼看見他,就知道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別瞧他長了一張人畜無害的臉,她可不認為他會有什麼好心眼。

    他的哥哥黎痕與明修的那些矛盾她是清楚的,當然也不會相信這個弟弟過來會真的與明修交好,他現在裝得這麼友好,不過是因為他剛回來,實力上還不如人罷了,一旦旗鼓相當,有了敵對的能力,他還會這麼老實?

    對于她的冷淡,他顯然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目光溫柔的看著她說︰“為了不在乎你的人氣壞了自己真的不值當的,你這麼漂亮,怕什麼!”

    听這話說得,陸潔挑眉,看了看他,玩味的說︰“你喜歡我?”眼神之中卻分明有著一股子的不屑。

    除了南明修,任何人的喜歡都不會讓她覺得有趣。

    她若願意,願意娶她的人多了去了,但多數都是沖著她的身份來的不是嗎?

    黎優看著他,目光溫潤。

    此時的陸潔剛剛沐浴過,身上穿了一件睡衣,比起平日的那股子英姿颯爽,現在的她看起來真的是充滿了另一番風韻,柔順的長發傾瀉下來,她的目光像不肯馴服的貓兒,表情張揚氣質尊貴,在她的身上卻自有一番狂野的韻味,令人想要征服。

    他沒有說話,只是忽然就傾向了她,用一個動作表達了他的意思。

    他的一個吻落在她的臉頰上,他用行動告訴她了。

    陸潔當時就怒了,還從來沒有人敢不經她的許可對她做出超越朋友的舉動的。

    瞬間,她已經拿了桌上的槍指向他,怒︰“你以為自己是誰?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雖然黎家是有些勢力的,但她還不放在眼底。

    整個幽都帝國,除了總統之外,還沒有誰家的勢力大過他們陸家的。

    黎優看著她,她是真的露了殺機。

    ------題外話------

    今天是第一天上架,求訂閱,求不要拋棄~

    後面的情節,會越來越精彩的~

    瞧咱軍爺一個個撩得妹妹臉兒紅心兒跳~

    這一章咱們寫了一萬出頭呢,妹子們今天要不要我第二更?還有一萬出頭,我要看你們的歡呼聲,要兩更就大聲發留言告訴我,不說就算了,留著下次更,哈哈^w^。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之拒嫁豪門軍爺”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